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51章 较劲
    即将走到门前的叶风,背对着金子童一皱眉。

    “难道说这个贪财的小鬼,真的铁了心不接我叶家的活了?”叶风眼珠转了转,心里琢磨着金子童怎么还不叫住他。

    其实,叶风并非真的想离开,奈何金子童直言不接他叶家的活,所以叶风只好故作离开的样子,只要金子童忍不住了,自然就会叫他叶风回来商谈。

    这样一来在接下来的商谈中,叶风便可肆无忌惮的杀价,反正已经摸透了金子童动了心。

    现在金子童不但没有开口,反而任由着叶风离去,也让叶风的心里有些没底了。

    此刻,叶风心里没底,金子童的心里也是如此。当他看到叶风的手握住了门把手,金子童的双眸微缩了一下,眼中的挣扎犹豫随之浓郁了一些。

    从叶风转身欲要离去,金子童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叶风的背影。他跟叶风打交道已有些年头了,很清楚眼前的白衣少年可不是省油的灯。

    “哼!叶家不缺真金白银,清水国的所有雇佣工会都可去得,但叶风偏偏来到了我的雇佣工会。这说明他对我手下的工匠手艺还是很认可的。眼下,叶风想要让我率先开口,之后再好好的剥削我一次。哼!门都没有。走吧!我倒要看看你叶风敢不敢走。”金子童背起了小手,随着心中暗自喃喃,小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奸诈的微笑。

    金子童也想好了,只要叶风停下脚步,他继续摆出一幅不愿接手的高姿态。

    等到把叶风折磨的没了脾气,他再接手建宗一事。到那时,他金子童就赚大了,足以把数次和叶家做的亏本买卖都补回来。

    二人各怀鬼胎算是叫起了真,均是等着对方开口。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比的就是耐心和定力。只要谁率先开口,这一场无言的争斗也就悄然败北。

    吱嘎一声,叶风将房门打了开。

    金子童脸上的奸诈笑容散去,当看到叶风的脚步一顿,他那双微缩的小眼睛猛然一闪,心中暗道:“有门!转过身来,只要你转身,这一次我定要狠狠的敲诈你一次。”

    金子童悬着的心随着脚步一顿渐渐的放了下来,就好像确定了叶风不会走了。

    瞬时!只见金子童也摆起了架子,缓缓转身走向了木椅,打算坐上去翘着二郎腿,想想词怎么去剥削叶风。

    然而世事难料,金子童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转身刚走出两步后,叶风竟然直接迈步离去了。

    “哎呦喂!”金子童猛然转过了身,看着敞开的房门气的直跺脚,心里谩骂着:“什么狗屁少主,什么狗屁大少爷。穷鬼,一文钱都能跟我讨价还价一上午的穷鬼。”

    这些年,金子童可没少跟叶家打交道。让金子童恼火的,每一次都不会从叶风手里讨到太多银子。

    眼下别看金子童心里骂着叶风小气,却也没有先前的沉稳,略显慌乱疾步走到了房门前。

    “走!有本事你就走出我的工会。”金子童鼓鼓腮帮子暗自运着气,心里继续跟叶风较着劲,他就不信叶风真的打算离去。

    再看走出金子童房间的叶风,眼角余光向后扫了扫,虽然没有看到金子童,却从侠者特殊的感知下,察觉到了后面有人在看着他。

    不用去想,叶风也知道是金子童。

    “金子童啊金子童,就冲你没在我走后立即关上门,说明你还是动了心。好,你打算跟我较劲,我叶风就看看你我谁厉害。”叶风的嘴角翘了翘,脸上露出了一抹邪笑,继续向着工会外走去。

    这一次,叶风前行的速度可不慢,三步变成两步眼看着就要走出了工会。

    这一下金子童更加不镇定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不知怎么的就一步步走出了房间。

    “娘的!你还真打算要走啊?行,你走。走了就别回来。”金子童咬着牙心里暗自喃喃,眼中既有怒火也带着挣扎。

    虽说嘴上说着气话,金子童心里还真有点后悔了,暗自责怪着自己刚刚真不应该提前说出那番话。就算非要找找面子,最起码也要听叶风把话说完。现在这事闹的,追上去无疑是自己抬手打自己脸,若是不叫住叶风,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溜走,金子童更是心疼。

    时间,可不等人。在金子童挣扎犹豫不决时,拿着紫剑的叶风已经迈着大步走出了工会。

    “好小子,你行!你真他娘的行。”金子童的牙齿咬的嘎吱嘎吱指向,当叶风走下了工会台阶,金子童迈着小短腿快步冲了出去。

    “等等!叶风,你他娘的有点良心没有?金爷为你家拍卖行服务了多少次?你现在倒好,有大工程拍拍屁股就想找他家。”冲出了工会,金子童站在台阶上怒指着叶风道。

    听到了金子童的怒言,叶风非但没有动怒,反而背对着金子童邪邪的笑了笑。

    缓缓的转过身,叶风一脸无辜的样子:“金子童,我刚刚可是给过你机会了,你非要跟我叶风过不去,还摆着臭架子说不接我叶家的活。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反正银子在哪都能用,也没必要非请你去建造宗门。”

    “你……。”金子童的小脸被气的通红,指着叶风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随后一跺脚生着闷气对叶风挥了挥手,很是不悦道:“进来。”

    看着金子童的背影,叶风长出了一口气。

    刚刚没有走出雇佣工会的时候,叶风的心也很忐忑。不过察觉到金子童走出了屋子,叶风一咬牙还是决定走出工会。

    事实证明,叶风这一次赌对了。

    回到金子童的房间,叶风直接坐回到了原位,将紫剑往桌上一放,端起了还未凉的茶杯,抿了一口抬眼对着金子童笑了笑。

    “金胖子,你说这是何必呢?”

    “别说话,我头疼,让我休息一下。”

    金子童胳膊肘拄着桌子,拇指使劲揉着太阳穴,胖嘟嘟的小脸上露着极度无奈。

    叶风耸了耸肩,也不再去打扰金子童,坐在那里悠哉的喝起了茶。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金子童放下了左手,瞥了一眼叶风翻了翻白眼道:“叶风!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一百个工匠一天的薪酬是一千两银子,一千名工匠每天的薪酬是一万五千两银子,两千名工匠则是四万两银子,你打算雇佣多少人?如果你想让宗门早日建成,我劝你一次雇佣两千名工匠。”

    叶风眉头一皱,暗道价格真是高的离谱。不过,叶风也很认同金子童的建议。

    叶风明白其中的道理,比如一个宗派用一百个工匠去修建,大约要用两个月的时间,细算一下总费用需要六十万两银子。

    如果用一千名工匠去修建,差不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修建完成,所用的费用在四十五万两银子左右。

    要是用两千名工匠白天黑夜加急的话,只用七天的时间足以,总费用也不过是在二十八万两上下。

    可以说,一次性雇佣两千名工匠是最为划算的。但是一次拿出将近三十万两银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所以清水国大多数宗主和掌门建宗时,除了六大宗派之外,根本没有人一次雇佣过两千名工匠。

    但一次雇佣一千名工匠的人还是不在少数,在这个清水国境内,还是有十几个宗主凭借江湖人脉,再加上手里有些积蓄,都咬咬牙一次雇佣了一千人。

    虽说雇佣一千名工匠还是很吃亏,但总比雇佣一百名工匠划算的多。

    将价格报了一遍,金子童偷眼看了看叶风,发现叶风的神色很是凝重,金子童心里冷哼了一声。

    他跟叶风打交道已有数次了,很清楚叶风一露出这样的表情,心里就是在心疼银子。

    “叶风!两千人足以用七天的时间建成一个宗派,二十八万银子已经很便宜了。”金子童眼中露出了一抹奸诈,发觉叶风还是无动于衷,再道:“堂堂叶家大少爷,难道还在乎这点银子?我记得当初恒月派建宗时,你家老爷子可是直接雇佣了两千人助司马川建,怎么到你自己建……。”

    金子童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无动于衷沉思的叶风猛然拍桌而起,震得桌上的茶杯都颤了颤。

    “金子童,你再给我说一遍。”叶风横眉立目,话语透着刺骨的寒。

    “额!”

    数年间,金子童还从未见过叶风大怒过。眼下叶风怒视着自己,金子童觉得后背都冒着凉风。

    不过金子童也不傻,瞬间便明白了叶风为何发怒,紧忙赔笑站起身道:“叶大哥,是老弟口无遮拦没把门的。咱不提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相信你早晚有一天能灭了恒月派。”

    听闻此言,叶风的面色略微缓和了一点。将紫剑往桌上一拍,再次坐了下来。

    “叶大哥,咱都一个镇上住着。这么多年了,我也知道你非愚昧之人,你就给个痛快话,到底打算雇佣多少人?”

    叶风怒吸了一口气,将怒火向下压了压,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羊皮卷,一挥手扔给了金子童。

    “人数放在一旁,你先看看羊皮卷和那张纸。羊皮卷是我要建造宗门选择的地貌,那张纸上记着我对宗门的规划。”

    得知叶风都将宗门规划写了下来,金子童顿时就乐了。

    金子童巴不得每个来到工会的人都将规划写好,这样一来就无需他点灯熬夜去画图纸,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但当金子童打开了羊皮卷,看到羊皮卷上的三个字时,金子童的脸瞬间僵硬了。

    “你……你选择了古叶山?该死的,你怎么选择了一个闹鬼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