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53章 狗眼看人低
    叶风离开了雇佣工会,房间中的金子童在叶风离开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金算盘,噼里啪啦的的敲打了几下,随后邪邪的怪笑了一阵。

    将金算盘放回到了怀中,金子童跳下椅子在房间中来回走了几圈,像是心里有什么事让他极为喜悦一般,背着手仰着头又是怪笑了几声。

    “叶风,你就吹吧。我作为一会的会长,想要在明日召集一千五百人都有些压力,你一个经营拍卖生意的,怎么能在明日清晨召集一千多人?”金子童根本不相信叶风有那么大的能耐,心里也隐隐的期待着明天的到来,提前到拍卖行门前看着叶风吃瘪。

    叶风能不能召集到一千人,的确是金子童很关心的一件事情。

    他是按天算薪酬,自然希望建宗之事拖得越久越好,这样他才能赚到更多的银两。到时就算叶风有气,金子童也可以用人数去反驳。

    金子童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认为这一次可算能让叶风吃一次亏了。但他却不知离开工会的叶风,此时站在他的工会门前也在暗自偷笑着。

    “金子童,你以为捡到了大便宜?明天清晨你到了拍卖行门口,我确保你哭的心都有。”

    在叶风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丝的吃亏叫苦的表情。不仅如此,叶风反而信心百倍,而且只用两万银子就雇佣到了清水国一流的建造师,着实的捡了一个大便宜。

    收回了看向雇佣工会的目光,叶风看了看头顶的烈日,心里算了一下时间,转身向着自家的拍卖行走去。

    “本以为会很顺利的一件事,却没想到当误了这么长时间。不过,金子童说古叶山闹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刻,叶风想起了家族的护卫李天涯。当时叶风派李天涯押着二百多恶匪去古叶山,叶风清楚的看到了李天涯眼中的犹豫。

    “怪不得当时李天涯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我还以为他不愿意押着恶匪去古叶山,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古叶山闹鬼。”叶风深吸了一口气,摇头苦笑了笑。

    想到此处,叶风心里隐隐的责怪起自己来了,如果当时能开口问一句,他一定会和李天涯一同去古叶山。

    “不管古叶山闹鬼一事是真是假,李天涯你都不能有事。如果真的发生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要等我过去。”

    叶风自己也清楚,他现在担心也没有用,眼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那便是解救穷苦完成系统空间的赏善任务。

    “哎!也不知道杨总管安排的怎么样了。算一算时间,距离午时还差半个时辰,一切都应该都办妥当了吧?”叶风轻叹了一声,心里担忧着李天涯的安危时,也想着吩咐杨总管做的事。

    在心中思索万千之际,叶风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向着自家的拍卖行走去。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叶风便回到了拍卖行门前。

    也就在叶风刚一到拍卖行的门口,府中的两个仆人也走了出来。

    当中一人手里捧着一匹红布,另一个仆人手里端着笔墨纸砚,来到了叶风面前恭拜道:“少主,这是您嘱咐杨总管要的东西。”

    叶风点了点头,走到手捧红布的仆人面前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只见那个仆人将红布放在了地上,转身又回到了府中。

    没过多时,在后院哗啦一下出来了十多个壮丁。

    当中有十位壮丁两人一组,合力抬着长条桌案,来到拍卖行前的街道上,在叶风的指挥下一字摆开。

    叶风满意的再次点了点头,随声再道:“将红布铺好!”

    仆人和壮丁也不清楚叶风要做什么,既然叶风说要这么做,几个仆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将那一丈长的红布铺在了长条桌案上。

    只见叶风抬手拿起了毛笔,重重的沾了沾墨汁,当着众位仆人的面走到了长条桌案旁,拿着笔在红布上舞动了起来。

    叶风的奇怪举动引去了叶府壮丁和女仆的注意,不仅是他们投去了目光,就连街道上行走的路人也停下了脚步,想要看看这一大清早发生了什么。

    很快,叶风就收起了手中的笔,站在红布的末端瞧了瞧,之后将笔交给了一旁的仆人。

    这时,长条桌案的两侧已经围上了人,一个个看到红布上的字迹后,各自的神色纷纷一变。

    叶风也不理睬众人,对着刚刚手捧红布走出的丫鬟摆了摆手,当这个丫鬟走到了叶风的身旁,叶风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只见丫鬟的面色一变再变,最后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惊愕。

    “少爷,这……这事……。”丫鬟吱吱呜呜了两声,好像是很不情愿一样。

    “去办吧!”叶风微笑道。

    叶风的指令丫鬟不敢违抗,只好不情愿的转身挤过了围观的人群,向着万古镇的南街跑去。

    待丫鬟彻底消失在了街上,叶风也收回了目光,看了一眼叶府仆人道:“别愣着,将红布扯起来。”

    随着一丈长的红布被扯起,清晰可见上面写着八个大字。

    天佑万古,解救穷苦。

    “叶风要做什么?解救穷苦?他要怎么解救?”

    “要我说啊,叶风根本就不明白解救二字的意思,若是小恩小惠,那是施舍而已。”

    “此言也对,我觉得叶风有些狂妄了。大家都知道叶家第八代族长叶天龙吧?他半辈子积攒下了数不尽的金银,都不敢狂傲的说解救穷苦。他叶风只是个黄毛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成了济世救人的活菩萨?”

    “嘿嘿!要我说啊,叶风就是个败家子。这不他爹刚一亡故,他就装好人要散家财。”

    ……

    随着红布被扯起来,周围说什么的都有。但百口如一,话语中都是对叶风解救穷苦很是不屑。

    对此,叶风也不在意。随手在一旁拉过来一把椅子,抱着紫剑往椅子上一坐,好似静等着什么一样。

    “你们看看叶风那样,在红布上写字的时候狂傲至极,现如今却往那一坐,哪有半点解救穷苦的意思?”

    “喂!叶风,你不是要解救穷苦么?我的口袋比脸都干净,你抓紧从账房支出千八百两的银子送我,好让我也过过你这种阔少爷的生活。”

    “是啊,怎么闭着眼在那傻坐着呢?既然敢写,好歹也从府中抬出一箱白银啊。就算你假仁假义不施舍,也好让我们过过眼瘾啊。”

    ……

    叶风不言不语,让街道上围观的人更加肆无忌惮,从最初与身旁的路人交谈,再到现在直言讥讽叶风,甚是让人恼火。

    叶风闭目沉默不语,周围的叶府仆人和壮丁可不干了。

    “你们这群人就是见不得旁人好,我家少爷敢写下那八个大字,就一定会兑现的。”

    “一群狗眼看人底的东西,我家少爷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再敢诋毁我家少主,休怪我等将你们轰出万古镇。”

    在叶风身后冲出了两个壮丁,紧握着拳头不露不善,恶狠狠的盯着街上七嘴八舌的路人。

    两个壮丁的一席话,的确让吵闹的街道安静了许多。

    当中一些万古镇的百姓,可是知道叶家不是好惹的。若是再说一些讽刺叶风的话,绝对讨不到好果子吃,索性刚刚快活快活嘴见好就收吧。

    但是,人群中也有一些手持刀剑、闯荡江湖之辈,这些人的性情本就刚烈,往往一句话不和极容易刀兵相见。

    正如此刻,人群中有两个侠者冷笑着走出了人群,目露讥讽盯着一脸怒意的两个壮丁。

    “哎呦呵!你俩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叶府的壮丁而已。你们还急了,想要让我们闭嘴就拿点沉甸甸的白银出来啊?”

    “没错,光是摆开了架势却不见一锭银子。还敢厚颜无耻的说解救穷苦?难道就用嘴皮子解救啊?”

    两个壮丁双眼瞪圆,身子更是被气的直哆嗦。也不顾忌对面的二人是侠者,直接抡起了右拳冲来过去。

    两个壮丁这一动,坐在椅子上的叶风猛然睁开了双眸。

    “回来!”

    “少主,他们两个欺人太甚了。”左侧的壮丁回过了头,憋屈的看着叶风。

    叶风不语,但目光却看向了那两个侠者,鼻子中传出了一声怒哼,再次闭上了双眸。

    再看冲上前去的两个壮丁,心中已经愤怒至极,也自知打不过眼前的两个侠者,却也真想冲上去与对方斗一斗。

    奈何叶风已经开了口,两个壮丁气的一跺脚,不情愿的转身回到了叶风身后。

    阵阵冷笑声从两个侠者口中传出,其中一人刚想再次开口讥讽,眼角余光却看到了拍卖行后面,突然走出了六个叶府壮丁。

    这六个壮丁两人一组,费力的抬着三个大箱子。

    当六人将箱子抬到叶风面前,叶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在叶风睁开眼的一霎那,两道讥讽之茫直射对面的两个侠者,随后一指三个大箱子,对着刚刚冲去的两个壮丁道:“司卫、陆丰!你二人将三个箱子盖打开。让那两个狗东西看看,咱们叶家到底有没有实力解救穷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