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64章 难道是她?(第二更)

第64章 难道是她?(第二更)

    突然被叶风那么一推,杨总管差点没站稳从台阶上轱辘下去。

    “嘿!前天晚上我给您创造机会,您不把握住。此时还主动将我推了出来少主你真是……哎!”杨总管对着紧闭的房门指指点点,转身打算离去的一霎那,杨总管突然闻到了空气中的臭味,只见他的神色一变,再次转身看向了紧闭的房门。

    “不对劲,韩姑娘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这种臭味?另外,少爷从没对我动粗过,刚刚怎么用力将我推了出来?为何还慌慌张张的关上了房门?”

    杨总管猛然间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杨总管也说不上来。

    再看将房门关好的叶风,也顾不得房间中刺鼻难闻的臭味,直接来到了床前。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风的目光死死盯着床上的韩紫蝶,脑海犹如被闷雷劈过一半,嗡嗡一阵轰鸣。

    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叶风紧忙将紧闭双眸的韩紫蝶扶正,抓过一旁的衣服胡乱的给她穿上后,又轻轻的让她平躺在了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像总管说的那样,我叶家闯进了歹人?”叶风在屋中来回踱步走着,目光一刻都没曾离开过韩紫蝶。

    叶风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韩紫蝶衣衫不整,准确无误的说明了在这两天一夜当中,的确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房门没锁,紫蝶妹妹的衣衫又不整。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风犹如抓狂了一般,来回的在房间中踱步而走。

    来来回回的走了十多回,当叶风再次来到韩紫蝶的身旁,他的脚步一顿,提鼻使劲闻了闻房间中的臭味。

    “这……这股臭味……怎么如此熟悉?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一股药味,这药味是……。”叶风紧锁着眉头,再次吸了吸恶臭味,片刻后双眸一闪惊慌道:“草,是草的味道。”

    草,乃是一种能麻醉人的神经草药,行走江湖的人基本都知道这一种草药。

    并非是这种草药名贵难寻,而是草通常都被人碾压成粉末,然后放置在烟筒中,只要点燃烟筒之中的粉末吹一下,便会飘出带有麻醉功效的烟雾。

    这烟雾极为不凡,不仅可以麻醉人的神经,吸入过多的话还有生命危险。

    当然了,很少有人用草杀人,因为使人致死的时间太过漫长,大多数都用它来迷倒人。

    而通常江湖上使用草最多的人,无一不是寻花问柳偏好采花的淫贼。

    “难不成,我叶府真的来了采花大盗?”

    想到此处,叶风额头上的青筋猛然暴起,俊俏的面容顿时布满了杀意。

    叶风最恨的就是采花淫贼,痛恨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打家劫舍的恶匪。最起码恶匪还有点善心,只要舍得破财的话,恶匪兴许最终不会杀人。但采花淫贼则不同,往往深夜潜入女子闺房,事后害的女子都会自寻短见。

    所以,江湖人见到恶匪兴许会放其一条生路,但是碰到采花淫贼均是持剑将其杀之。

    再次将目光看向了紧闭双眸的韩紫蝶,叶风又是一阵皱眉,再次闻了闻恶臭味,疑惑道:“这股味道太熟悉了,到底在哪闻过呢?”

    叶风挠了挠头,仔细的想了想,猛地一摆手惊呼道:“对!就是在我苏醒时。当时屋子中遍布了腐臭味,虽然与这股味道略有差别,却也没有多少分别。”

    叶风紧忙转过身来到房门前,将房门打开对杨总管说道:“总管,赶紧去请镇上的大夫,就说叶府有人生命垂……咦?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叶风的话还没说完,紧忙转身跑到了韩紫蝶的床前。

    门外的杨总管愣了愣,算是被叶风的古怪举动造蒙了。

    这次叶风没有关门,杨总管带着咦楞探头向屋里看了看,随后挥了挥手驱散着臭味走了进来。

    “咦?她在屋啊?”看到床上的韩紫蝶,杨总管轻咦开口。当看到叶风为韩紫蝶把脉,杨总管再次愣在了原地:“少爷,你……你这是做啥?难不成……您成了大夫?”

    叶风用眼角扫了一下杨总管,没有搭话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左手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搭在韩紫蝶的手腕上,三根手指时而下压时而抬起。

    这可把杨总管看的一愣一愣的,当发现叶风闭目神态严肃认真,韩紫蝶又紧闭眸子好似昏睡的样子,杨总管觉察到这里一定有事,所以也不再言语,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叶风和韩紫蝶。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叶风收回了把脉的左手,轻轻的将韩紫蝶的手臂放回到褥中,缓缓的站起了身子。

    “少主!您……您这是?”杨总管不解的皱了皱眉,看着背对着他的叶风疑惑轻问。

    叶风阴沉的面色略有缓和,但是眉宇之间却带着一股疑惑,喃喃道:“脉象平稳、生机蓬勃。丹田有元气,而且任督二脉已被打通。怪……真是怪了。”

    “少主?您说什么呢?老奴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啊?”杨总管看了看韩紫蝶,转头再次问道。

    叶风回过了神,走到房间的书桌前拿起了笔,又摊开了一张白纸,行云流水般写下了一篇字迹。

    “总管!你将这张纸带去药铺,让药铺的老板按方抓药。回来后让仆人将药熬好端过来。”

    “这……这……少主,您写的这东西……不如老奴去请大……。”接过了药方,杨总管面露难色吱吱呜呜的说道。

    叶风知道杨总管不相信他会医术,眼下也不想和杨总管解释太多,说道:“行啦!抓紧时间去办吧。”

    “好……好吧!”

    杨总管泄气般的点了点头,转身拿着药方离开了。

    背着手回到了床前,叶风神色凝重的盯着韩紫蝶,心中已然泛起了惊天骇浪。

    “紫蝶妹妹手臂上的守宫砂还在,可以断定未被歹人迫害。她丹田中又有了元气,任督二脉又是被打通不长时间,到底是谁闯进了紫蝶妹妹的房间?又为何助她打通任督二脉呢?”

    沉思了片刻,叶风的双眸猛然一闪,脑海之中猛然闪现出了一个人。

    “难道……是那个老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