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65章 杨总管的敬赞(第三更)

第65章 杨总管的敬赞(第三更)

    叶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在他怒闯熊儿山匪厅时用银针救他一命的白发老妪。

    当时叶风就很奇怪,那位老妪打暗器的本事可谓是卓越超群,又不被众匪发觉混入了匪厅中,足以说明老妪是个江湖中武功高强之辈。这样一个武功修为高强的人,怎么就去了熊儿山的匪窝呢?

    现在在叶风看来,那个老妪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不是路过也不是为了除暴安良杀恶匪。

    她去熊儿山的目的只有一个,专门为救韩紫蝶。

    “先前我记得紫蝶妹妹说过,她无父无母自幼在王员外家长大的。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武功高强的老妪,隐隐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叶风摸了摸无须的下颚,看着韩紫蝶心中再道:“其一,紫蝶妹妹和老妪有着某种关系,所以老妪才会不惜消耗大量元气,为紫蝶妹妹在十五岁之前打通了任督二脉。其二,老妪的动机不纯,兴许……。”

    叶风心里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从他那张严肃阴沉的脸上,隐隐可以猜测出这第二个结论或许对韩紫蝶百害而无一利。

    其实,叶风听说过江湖上有一些邪魔之士,为了修炼成某种邪功,专门喜欢取一些体质奇特之人的某个器官做药引子,已达到连成邪功的目的。

    虽然叶风刚刚把脉没有发现韩紫蝶身体奇特,但也并不排除这个想法。

    “当时在匪巢中,老妪和熊天霸之间的交谈我也听得很清楚。老妪的字里行间中已然透露出了她非清水国人。如果真如我所料,那么紫蝶妹妹的身上定然隐藏着一段旁人不知的隐秘。”叶风深吸了一口气,探身为韩紫蝶盖了盖被子,脸上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

    “紫蝶妹妹,没想到将你带回到了我家府宅,竟然会让你受了苦。”叶风拉过来了一把椅子,坐下后暗惊的看着韩紫蝶,眼中渐渐闪现出了一抹坚定:“我无母,父以亡。你我的命何尝不相似?现如今又有什么不同?还不都是无人疼的苦孩子?”

    “不过没关系的,紫蝶妹妹你施舍给我三文钱,已经是我叶风的救命恩人了。以后,你的安全我来守护。”

    叶风坐在椅子上默默喃喃,看着安祥熟睡中的韩紫蝶,心里一股暖流缓缓流淌开。

    这种感觉让叶风很是陌生,与父亲叶龙天对他的爱护截然不同。叶风觉得其中,总像是多了一些什么。

    但具体是什么,叶风也说不清楚。

    时间,悄然流逝着。

    当屋外已经可以听见杂乱的脚步声,梳洗后走出来的丫鬟和壮丁也忙碌起来,叶风已经在韩紫蝶的屋中坐了一个时辰。

    这期间,因为叶风并没有关上房门,所以有些好奇的丫鬟时不时的探进头来,当看到叶风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韩紫蝶,这些丫鬟缩头窃笑了一阵才会离开。

    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从外面飘来了丝丝药味。

    “少主!药已经熬好了。”杨总管端着一个青花碗,碗中青绿色的药汁散发着苦味,被杨总管小心翼翼的端到了叶风的身旁。

    接过杨总管手里的碗,叶风先是提鼻闻了闻,随后用勺子盛起了一点,吹了吹散发热气的药汁,放在韩紫蝶的嘴边轻轻的喂了进去。

    “少主!您……您啥时候成大夫了?起初我拿着药方还不信呢,询问了一下药铺老板方子有没有不妥,那老板连连称赞开药方之人医道精湛,以最少的草药配制出了绝佳滋补心神的药方。那店铺老板还特意问我了呢,说开药方之人在何处?可否让我过过话,高薪聘请您去当他药铺的坐诊大夫。”杨总管的目中散发着精芒,滔滔开口一脸的吃惊和敬佩。

    再看叶风不急不缓的给韩紫蝶喂着药汁,好似没有听到杨总管的赞赏一般。

    “少爷,老奴越来越觉得您神秘了。比如说啊,叶家除了第一代老祖之外无人可以习武,而您昏迷了半年跨过了生死劫,醒来之后还成为了侠者。”

    “本来这件事就足够让人震惊的了,您还突然间成为了医术精湛的大夫。您看看,您为紫蝶姑娘一把脉,一点都不犹豫就知道紫蝶姑娘心神受损。别看这药汁刚入紫蝶姑娘腹中,她的小脸却瞬间恢复了一些血色。”

    杨总管已经忍不住心中对叶风的敬赞,滔滔不绝的话语无一不是夸赞着叶风。

    很快,碗中的药汁一空。叶风抬手将碗递给了杨总管,他的目光也随之跟了过去。

    “成为侠者能怎样?还不是没有了助父亲一臂之力的机会?成为了妙手回春的大夫又如何?还不是晚了一步让父命丧黄泉,此生与父阴阳两相隔?”

    这是叶风的痛,痛入骨髓悔一生。

    他渴望成为侠者让父亲叶龙天颜面添光,渴望帮助父亲叶龙天共同昌盛家族产业。但当他醒来之日,却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吐血含恨而死。

    那一时,他渴望自己是个圣手仙医,用精湛医术夺回叶龙天的命。奈何,当他学会了精湛的医术,却与父亲早已阴阳相隔两世难一见。

    “少爷!”杨总管脸上的兴奋劲散去了,看着散发悲楚的叶风,眸子中隐隐闪现出了泪花,愧疚喃喃:“老奴……说错话了。”

    叶风的那双微红眸子透着一抹悲苦,当听见杨总管愧疚的喃喃之语,叶风转身之际,眼中的悲苦消散了踪影。

    “总管!我知道你是无意的。好啦!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用太过自责。虽说现在不能和父亲同手操持家业,但叶家的拍卖行何尝不是他老人家?就算如今与父亲阴阳相隔,想必父亲在天之灵看到我脱胎换骨后,也会含笑九泉安了心。”

    “少爷,您能有这份心性,着实的让老奴敬佩。”

    杨总管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叶风,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年,早已经不再是那个病病殃殃的孩子了。

    这一刻,叶风在杨总管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变了。虽然叶风还称不上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如今一手托起了叶氏家族,也算得上是钢筋铁骨的男儿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