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70章 打赌
    金子童还真不愧是一会之长,安排起任务的确井井有条。

    两千三百人中一些体格稍微健壮点的,被安排去道路两边的林中伐木头。膀大腰圆五大三粗之辈,十人一组共分了十组去扛木头。剩下的三百余人多是体型瘦弱的乞丐,既然来到这里帮助叶风建宗,金子童也没让他们闲着,被金子童安排捡拾捆绑粗木用的枝条去了。

    别看寻找枝条不用出大力,但上树折枝也不是容易的活。

    乞丐们本来穿着的衣服就破破烂烂的,上蹿下跳一顿忙乎,没过多久很多人的破烂衣服都被刮成了一条条的,活脱脱的更像乞丐了,这可把周围伐木和运木头的人乐个半死。

    苦于临行前叶风没给他们发放衣服,现在衣服又没办法穿了,这些乞丐一合计找到了金子童让他想办法。

    金子童的馊点子也多,捡起了地上的几根枝叶,小手上下翻飞转眼间就编制成了一个衣裙。

    乞丐们看到金子童手里的衣裙,他们的面色顿时变得比衣裙还绿上一倍。

    七嘴八舌的一顿抗议,奈何这个金子童油盐不进,直言说出了爱穿不穿的话语,背着手直接转身走了。

    没办法,乞丐们这样根本就没办法干活,而且周围不断有笑声传来,乞丐们也红起了脸,只能七手八脚的编制起了衣裙,穿好之后各自又去收集枝条去了。

    “叶风!你都站在这里一个时辰了。从来到此地我就发现你一直阴沉着脸,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你要是发现了可要赶紧告诉我,也好让我有个心里准备。”

    背着手来到叶风的身旁,金子童抬头看着叶风那张神色凝重的脸,心里隐隐觉得叶风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他。

    别看平时金子童和叶风不太和气,但真是遇到事情的时候,金子童还是很配合叶风的。

    这些年,金子童知道叶风的脑瓜子好使,也知道叶风来了倔劲就一根筋,就像建宗这件事,金子童都快磨破了嘴皮子,叶风还是铁了心要在古叶山上建宗。

    金子童不怕叶风惹事,也不怕叶风跟他较劲,就怕叶风这根筋转不过来。况且古叶山已经不是福地了,要是叶风发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还蛮干,金子童觉得他们这些人很有可能栽在了古叶山。

    叶风侧目低头对着金子童笑了笑:“也没发现什么。只是觉得古叶山闹鬼一事八成是假的。你看咱们都到了一个多时辰了,除了咱们这些人之外,也没发生诡异离奇的事情啊。”

    “叶风,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有白天出来的鬼么?”金子童翻了翻白眼,将目光看向古叶山时,脸上的神色变得很是严肃:“叶风!我也不信这世间有鬼。但是,闹鬼之事并非空穴来风。到了古叶山上,咱们一定要小心行事。最起码没弄清闹鬼之事前,绝对不能大张旗鼓的修建宗门。”

    叶风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自然明白。这里除了你带来的一千人之外,其他人都是给了我叶风三分薄面才会来的。如果他们因为帮助我建造宗门发生了意外,今生我叶风都会难以安心。”

    “话也别说的那么严重,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接下来在古叶山上发生了伤亡,你也不必太过自责,毕竟你也没有五花大绑将他们押来,完全是他们自愿的。况且,你以为他们会白给你出力啊?这些人是等宗门建成后,等着你给一个交代那。”

    “交代?是让我给他们记上一功么?其实,我也早就想好了。正如我给你的那张纸上写的一样,我打算将前面的一座山建成外院。供给外门弟子、伙夫、杂役等人居住,平日里忙一些宗门中的琐事。等到年末,宗门也会给他们发放银子报酬。”叶风淡言道。

    金子童点了点头,随后像是心里有什么事情,足足沉思了七八息时间。

    “叶风!你济世救人施舍银子之举我也佩服你,心里也认可你称得上一个侠字。但有几句话我要跟你说说,别看我金子童没有当过宗主和掌门,但是十年来建造的宗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当中有些宗派的实力与日俱增,有的宗门日益衰败不得不被旁宗合并。”

    叶风的剑眉微微一皱,听出了金子童是话里有话:“行啦!数年的交情了,你有话就直说吧。”

    “也好,那我就直言跟你说一说,兴许日后对你有些帮助。”金子童的话语顿了顿,再次说道:“作为一宗之主首先要做到三点,心必正、法要狠、智胜妖。”

    “哦?何意?”

    “所谓的心必正,说的是你要有一颗正义之心。以侠之一字行事,以义之心收宗徒,这样你的宗门才会经得住岁月洗礼。所谓的法要狠中的法意,指的是宗规戒法。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一套严谨的宗规戒法约束弟子门徒,你的宗门他定有暴乱之日。至于智胜妖很容易理解,说你的心智一定要胜过妖孽,提前看到了旁人看不到的,事先想到旁人未曾想到的事。若是你按我说的三点去做,说的小一点你的宗门能屹立清水不倒。说的大一点,你才有让宗门傲立中土大陆称霸武林的资格。”

    认真听着的叶风双眸一闪,转正身子躬身对着金子童深深一拜。

    “你……你这是干什么?”金子童造了个大红脸,根本就没有想到叶风会给他施大礼。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也不怕你笑话,我还真没仔细琢磨宗门之道。此时受到你的点拨,岂有不恭拜答谢之理?”

    金子童挥了挥手,一脸的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别跟我来这套。你叶风乃是聪明人,就算我金子童现在不说,日后你的宗门一建成,自然第一时间就发觉了这些弊端。”

    “那你还说出来?就凭你的这份心,叶风也需一拜答谢。”叶风笑着问道。

    “嘿!你真以为我是为了你啊?我完全是为了自己。这么跟你说吧,别人建宗立派会发展成什么样,我金子童一点没兴趣都没有,建完宗收了钱拍屁股走人。但是你叶风建宗立派则不同,我可是高举双手赞成。当然了,我也巴不得你的宗派越来越强,到时候我才会有大把的银子赚。”

    叶风猛地一愣,心里暗言着金子童说的哪跟哪啊?

    “不明白吧?好好想想。”金子童晃着脑袋,背着手看着叶风坏笑道。

    叶风眨了眨眼,看到金子童脸上的坏笑猛地一拍脑门,真恨不得催动丹田元气,使出寒冰掌将金子童扇河里去。

    “你……你说你损不损?知府侯天元是个财迷,你金子童比他还厉害,活生生的是个大财迷,骨头里都透着铜臭味。”

    “说什么呢?知府侯天元就是个蠢货,跟我金子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再者说了他是搜刮民脂民膏不会得好报的。而我不同啊,我是靠手艺赚钱。”

    “狗屁的手艺。叶某算是彻底看出来,你金子童巴不得清水国大乱,最好是三千宗门大开杀戒那种。到时候找你修复宗门建筑的宗主和掌门也就多起来了,我说的对不?”叶风瞪着眼质问道。

    金子童嘿嘿怪笑了一下,没有开口却对叶风竖起了大拇指。

    “你也知道我和司马川有不共戴天的仇,只要叶某建宗立派的消息传出去,恒月派的掌门司马川绝不会养虎为患的。虽然顾忌恒月派的声誉不跟我明着干,背地里也会使阴谋诡计捅刀子。到时候,只要我的宗派受到重创,我就会花大把的银子请你修复阁楼等等建筑。对不?”

    金子童脸上的怪笑已经无法形容了,就连眯着的小眼睛中都已经散发出道道金光。

    叶风背着手拿着紫剑,弯着腰向前探了探身子,对着金子童诡异的说道:“你……做梦!虽然我和恒月派的一战避免不了,你却也没有修复宗门建筑的机会。因为没等司马川攻上我的宗门,我就早已灭了他的恒月派。”

    “嘿!别把话说的太绝啊。要是有一真的请我来修复宗门建筑,看我不敲诈死你的。”

    “若真有那一日,我出三倍的薪酬雇佣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我先灭了恒月派,没能请你出手修复建筑,你该如何呢?”叶风面露诡异的笑着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