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好言相劝
    刚刚岸边还围着两千余人,转眼之间只剩下了几十人还站在这里。

    显而易见他们的胆气,已经被毛骨悚然的笑声震碎了。

    对此叶风也可以理解,因为在阴森鬼笑声响起的一霎那,叶风的后背也冒出了凉气,就连体内的骨头都被吓得酥麻了。

    但是,让叶风不能容忍的是金子童。

    此次来到古叶山建造宗门,金子童的职责重之又重。就算是对笑声恐惧心惊,他也不应该乱了分寸。

    现在倒好,金子童这一疯癫让许多人更没了胆气。两千多人就像是耗子见了猫全部四散奔逃着。

    金子童乃是一会之长,能将雇佣工会做大做强,抗压能力绝不一般。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被河上的笑声吓得神志不清,着实的让叶风恼火愤怒。

    “金子童,莫要胡言乱语。你作为一会之长,再没弄清楚河上的黑影是人是鬼前,你怎么能扰乱人心?你可知道刚刚的一席话,会让多少人误解我叶风?”叶风看着疯癫的金子童怒道。

    “你是勾人的小鬼,河上飘荡的黑影就是鬼童。你将我们带上了阴阳路,你想杀我们,那鬼童在笑,他要吃人。”金子童根本就没将叶风的话听进去,像是着了魔一般,继续对着叶风狰狞怒吼着。

    金子童这么一说,躲在林中瑟瑟发抖的千人也吼叫了起来。

    “我们被小鬼引到了地狱,我听到了好多小鬼在笑。”

    “是谁碰我?不要缠着我,我没做过坏事。滚,给我滚开。”

    “鬼!我的周围有好多鬼魂在飘荡,求求你们不要吃我。”

    ……。

    林中的千余人瞬间诈乱成了一团,有的人哭喊着跪地磕头,有的在林中疯癫狂奔,即便被断木绊倒摔得头破血流,还是惊慌爬起继续奔跑着。

    这一幕让叶风的头都大了,他有心上前劝慰众人先冷静下来,但疯癫的人实在太多了,根本就无从着手去劝谁。

    叶风也想过从金子童下手,毕竟他在千人的心中还是有一定分量的。但叶风看到金子童视他犹如嗜血的恶魔一样,叶风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眼下的局面已经失控了,就算我花费大精力去安抚他们,也不是几句话能让他们恢复神智。看来,只有从那个黑影着手了。”叶风紧锁着眉,觉得想要让两千人都镇定恢复神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河上的黑影擒住。

    然而,就在叶风转身去看河面的刹那间,天空久久不散的童笑声突然消失了。

    不仅笑声没了,就连河面上快速移动的黑影也没了踪迹。

    “哎呀!”

    这可把叶风气个半死,站在岸边连连跺脚。

    再次环视了一眼汹涌的河面,叶风还是没能发现那个黑影。气的叶风左拳缓缓的攥紧,咔咔的骨头声响幽幽传开。

    随着河上的黑影离奇的消失,八方也没有了阴森刺耳的童笑声,那些在林中乱窜奔逃、以及跪地连连磕头的两千人,在寂静的氛围下也恢复了一些理智。

    站在叶风身后的金子童,眼中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丝清明,不再像刚刚那般疯癫。

    看着河面的叶风怒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转过身看向了金子童。

    这一刻,叶风的眼中透着一股无名之火,但他将目光看向林中惊恐失色的两千余人,叶风缓缓的闭上了眸子,睁开后没有了怒焰。

    别看叶风眼中没有了怒火,却是一直阴沉着脸,直至陆陆续续有人从林中走出来,叶风都是不言不语。

    金子童稍微休缓了一下,童笑声带给他的惊恐也被压了下去。但他那张惨白的小脸,还是将内心中的恐惧表露无疑。

    “叶风!我金子童要退出。你愿意找谁建造宗门就找谁去,我要立即离开古叶山。”走到叶风面前,金子童直言道。

    “留在这里迟早要丢了命,我也退出。”

    “叶少爷,我等在万古镇中见到了你的侠义之举,才会明知古叶山闹鬼,还给了你三分薄面来古叶山为你建宗。但现在,我等不得不离开古叶山。此事,你也莫怪。”

    “没错!叶少主,您打算建宗立派我们举双手赞同。但是你还执意要在这个闹鬼的地方开宗立派,我等只有乘坐木筏先行离开了。”

    “您也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当时你进入林中没有看到发生的那一幕。两个站在河边的大活人,在那黑影闪现的一霎那,那两个人直接到了河中心。”

    ……

    一声声退出离开之语入耳,叶风的呼吸略有急促了起来。

    叶风的心里有怒火,但他却跟眼前的千人无法发泄出来。这一刻,叶风的心里有委屈,却也不知怎么和这些人解释。

    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夜空中的那轮弯月,叶风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时间,悄然划逝着。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叶风缓慢的睁开了双眼。

    他的目光在两千余人的脸上扫过,右手一挥直接将紫剑插入了沙滩,双手抱拳对着两千余人躬身一拜。

    “这一拜,拜谢诸位给叶风三分薄面,不惜跋山涉水来到古叶山。”叶风没有站直身子,继续拱手拜道:“方才发生之事,叶风也瞧得一清二楚。现如今宗门未建就先死两人实乃叶风照顾不周。诸位想要离去,叶风也不敢阻拦。但夜晚河面有险,诸位不如等到清晨来临再乘坐木筏离去。”

    “叶风,你好不知廉耻。还想让我等在这里过夜?”

    “我们现在就要走,在古叶山上多待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

    “大家不要听他的,咱们现在就将木筏推到岸边,我就不信两千余人一同过河,那鬼魅还敢兴风作浪。”

    面对叶风的好意,两千余人根本就不领情。非但不领情,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叶风有意加害他们,让他们留在古叶山过夜更是没安好心。

    “金子童,你经营雇佣工会数年,也是见过世面知情理的人。此时此刻,难道也认为我叶风有心加害你等?若是觉得我叶风的话为真,还请带着诸人在山上留守一夜。”叶风站直了身子,脸上看不到众人恶语带来的怒意,只是目露诚恳看着金子童。

    盯着叶风的眸子看了片刻,金子童轻声叹了一声。

    “叶风,不是我金子童不给你的面子。没来古叶山之前,我就极力反对你在这里建造宗门,而你却不听我劝非要一意孤行。今天我们也踏上了古叶山,算是给足了你叶风的面子。但你要我们在山上过夜,我金子童……反对!”

    叶风的剑眉猛然一皱,看着金子童的那双眸子中,瞬间燃起了团团烈焰。

    “金子童,你怎么也不明事理?咱先不说那黑影是人是鬼,单凭白天咱们可以顺利过河,而夜晚就出了亡人之事。这足以说明那黑影是在夜晚行凶。俗话说水火无情,这河水足有百丈宽,一旦三百木筏被那黑影掀翻,死的可就不是一两人了。”

    “呵!说的好似真的一样。就算明知木筏会被鬼魅掀翻,我等也要立即过河。过了河我们还有一线生机,若是留在古叶山上必死无疑。”

    “金老板,您别和叶风废话了。就算叶风跪地磕头让我留下,我也不会在古叶山上过夜的。”

    “对!咱们不和叶风絮叨。他愿意在古叶山上等死,咱们不能陪他丢了命啊。大家去推木筏,现在就过河离开古叶山。”

    ……

    两千余人已经失去了耐性,吵吵嚷嚷着冲向沙滩上的一艘艘木筏,想要立即过河离开古叶山。

    然而就在此时,两千余人后方的树林中突然传出了铁链相互撞击的声音。

    在铁链撞击声下,一声浑厚的声音随之传了出来。

    “少主!是您来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