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77章 千人忏
    在叶风惊叹黑小子不俗时,黑影已经来到了叶风面前。

    说来也奇怪,兴许是叶风脸上没有太多的慌乱,也可能感觉叶风没有离开的意思,黑影并没对叶风展开攻击,反而围着叶风绕起了圈。

    此刻,若是站在高空向下一望,会发现叶风周围全部是黑影,说成被黑影彻底围住了也不为过,这可是将岸上的两千余人惊的不轻。

    “我的天啊,那鬼魅要对叶风做什么?”

    “好恐怖,根本看不到叶风的身影。叶少爷他……他不会被鬼魅掀翻了木筏,已经坠入了河中了吧?”

    “真是该死!如果咱们之前没有那样对叶少爷,他就不会孤身去河中,此时也不会被鬼魅围住了。”

    自责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很多人都懊悔起了对叶风做的一切。然而木已成舟,已经无法改变河面上的惊变。

    再看无力跪在岸边的李天涯,他的右拳死死的紧握着,眼中不断涌出的泪已经打湿了黑面纱。

    “少……主!”

    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岸边的碎石上,丝丝鲜血从他的拳面流出,在石缝间汇聚成了一条血线缓缓流入了河中。

    在李天涯的身后,金子童的身子在打颤,已然被河中心的一幕吓破了胆。

    但是,金子童的心里也不得不敬佩起叶风。

    “真没想到你为了让两千余人留在岸上,会孤身犯险做出这等壮举。呵!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心智还是胆气,你叶风都胜我金子童一筹。我输了,输的很彻底。”

    金子童和叶风斗了数年,对叶风始终都是不服气的。但经过这一事,金子童也认清了自己,知晓了自己和叶风之间的差距绝非是一星半点。

    岸上众人心绪不一,再将目光看向百丈宽的河中心。

    此刻,若是能透过黑影,会发现叶风的神色极为阴冷,那双寒目更是随着黑影移动不停。

    渐渐的,叶风的额头已经冒出了细汗,就连拿着紫剑的左手都轻微抖动了起来。

    “他要做什么?为何一直围着我绕圈?”叶风暗自调动着丹田元气,使得化掌的右手散发着淡淡的寒气线丝。

    叶风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察觉黑影要对他展开攻击,叶风便会立即使出寒冰掌武功。

    但叶风等了好长时间,黑影只是绕着他转圈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渐渐让叶风的心里更加疑惑了起来。

    虽说没有等来黑影的攻击,但接下来周围传入耳中的瓮声瓮气的声音,让站在木筏上的叶风猛然一愣。

    “嗤!嗤!他……们……见……我……就跑,你……你咋不跑?”

    这话本平常,但是被人听见后,心里第一感觉就是说话的人是个五大三粗之辈,甚至可以说带着傻气和憨劲。

    稳了稳心神,叶风晃动了一下紫剑,盯着周围黑影冷声笑道:“跑?为什么要跑?你一个黑小子,还真把自己当成鬼了?”

    “你……你……咋知道我……不是鬼?那他们……为什么都叫我鬼?”

    憨憨带着傻劲的话语嗡嗡传开,震得叶风的双耳都疼。更要命的是叶风发觉无法跟这个黑小子交流,根本就沟通不了。

    “你是人是鬼跟我没关系,你听我一句劝马上离开古叶山。再敢兴风作浪害人,不出三日就是你的忌日。”叶风压了压心里燃起的怒火,盯着疾驰的黑影劝道。

    叶风的话语刚一出口,只见在周围晃动的黑影猛然间一顿,叶风前方十米处的河面上,多出了一个半米高的黑小子。

    黑小子这一停下来,叶风算是彻底的看清了此人。

    黑小子光着膀子,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破布,被撕得一条一条的扎在了腰上,算是过膝遮住了私密之处。

    向着黑小子的脸上看去,粗粗的黑眉、大大的黑眼珠,鼻孔犹如豆粒,厚厚的嘴唇微微欠开一条缝,两排小白牙格外的引人注目。

    不管怎么去看黑小子,上上下下都透着一股憨憨的傻劲。

    此刻,只见停下来的黑小子时不时的用脚尖点一下水面,黝黑的脸上露出浓浓的疑惑,又紧皱着粗眉好似在想着什么。

    “啥是……忌日?咦!我……好像听说过忌日。”黑小子足足想了半刻钟的时间,愣是没能想明白叶风说的忌日是什么东西,最后怒喘着粗气一指叶风道:“我忘了,你……你告诉我,我在哪听过忌日?”

    叶风的身子微微一晃,差点没被眼前怒视自己的黑小子气死。

    黑小子像是又想起了什么,顿时一瞪眼点指着叶风怒道:“咦?你……你是谁?见没见过方形的树叶?”。

    叶风的眸子猛然一闪,心里合计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方形的树叶嘛,我还真见过。”

    叶风早就从李天涯口中得知了方形树叶之事,此时答得也很从容,脸上根本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只见黑小子闻听此言,小黑腿一点水面,身子蹭的一下踏上了木筏,来到叶风面前抬着头,黑眼睛闪着异芒问道:“在哪?拿来,快给我拿来。”

    看着黑小子伸出来的小黑手,叶风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

    在叶风看来这可是个好兆头,最起码眼前的黑小子来了兴趣,没有立即掀翻木筏将他杀死。

    “我身上可没有方形的叶子,不过你若跟我走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去取。”叶风想好了,如果可以将这黑小子骗走到了万古镇中,这黑小子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逃不掉的。

    但这个黑小子并不好骗,抓着了头发来回在木筏上踱步疾走喃喃:“骨头说叶子在人的身上,他……他的身上怎么没有?骨头说的对,还是他说的对?”

    偷眼看黑小子的叶风猛然一皱眉,随之又将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两座山峰。

    “骨头?这个憨傻的小子说的骨头是什么?难道是人么?这么说……黑小子在此地兴风作浪,是被自称骨头之人唆使的?”

    叶风越来越觉得此事透着蹊跷,更是觉得这个古叶山越来越神秘。

    就在叶风心里琢磨之际,来回踱步疾走的黑小子猛然一转身。

    “啊哈!骨头不骗我,是你在骗我。你没有方形叶子,你是来抢骨头的,我要弄死你。”

    黑小子的态度顿时大变,话音还未散去脚尖一蹬粗木,抬起黝黑的小手直接向着叶风拍去。

    叶风心中正思索着骨头一事时,也在合计着怎么继续骗黑小子跟他走,却万万没有想到眼前憨傻的黑小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反应过来了。

    不得不承认,黑小子的速度真是快如闪电,前一秒距离叶风还有两米多远,当他的小脚一蹬粗木,下一秒黝黑小手就轰到了叶风的胸膛。

    叶风顿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体内传出了咔咔的骨碎声响,身子更是腾空飞了起来。

    一掌将叶风击飞,黑小子并不停留,小脚丫一点木筏,身子犹如一道利箭直奔叶风射去。

    自从黑小子上了木筏,岸上的两千余人就死死的盯着河中心的一幕。

    原本众人正在好奇叶风和黑小子怎么都停在了木筏上,误以为是叶风降服了那个鬼魅。不成想没过多长时间,叶风直接被轰飞到了半空之中,使得众人心里渐渐燃起的一丝希望也瞬间破灭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叶少主还是没能降服住那个鬼魅。”

    “这一次,叶少爷真的凶多吉少了。只要叶少爷一死,那个鬼魅定会飘上岸的,到时咱们都会被鬼魅杀了。”

    “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啊?叶少爷,您都能杀了熊天霸,杀一个鬼魅更是小菜一碟的事吧?快杀了那个鬼魅,我们不想死啊。”

    哭天喊地的声音轰然传开,却瞬间被阴森的童笑声所压盖。

    就在童笑声再次惊扰了寂静,河面上顿时射出了一道紫芒。

    这一道紫芒直奔黑影而去,转眼之间又消失了。

    也就在紫芒消失的一霎那,河面上顿时传出了一声童声怒吼。

    “你……你……你别吸我气,啊……。”

    河面上,没有了紫芒、没有了黑影、更不见叶风的踪迹。

    “少……主!”

    跪在岸边的李天涯无助的盯着空无一人的河面,他的心都要碎了。

    李天涯经历了太多的杀戮,虽然没有达到看破生死的境界,却也对死之一字麻木了。但在这一刻,李天涯眼睁睁的看着叶风消失却无能为力,这种无助的痛胜过了战场上受到的伤,胜过了之前断臂时的痛。

    可以说,叶风的突然消失,让李天涯的心都在滴血般的剧痛。但李天涯终究没有起身踏上木筏去搜救。他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在遵守着叶风的嘱托。

    “少主!您在黄泉路上走的慢一些。等我完成了您交代的任务,便会与同叶家仅存的十煞来此杀了他。等到将他人头斩下我便投河自尽,也好在黄泉路上陪着您。如若还有来世的话,我李天涯还愿再护叶家。”

    李天涯右手扶着地,对着空无一人的河面磕了三个头。

    后面的金子童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看向河面的眸子中透着一股悲痛和浓浓的不舍。

    “叶……风!是我……害了你。”

    深深的自责充斥了金子童的心田,他恨自己当时太弱懦弱,被河上的黑影吓破了胆。

    他后悔指责叶风为引人鬼,若不是那番话两千余人不会发生轰乱。若是当时他能像在拍卖行前那样站出来为叶风说句话,或许与他交往数年的伴友此时也不会消失在河面、身沉于河底没了踪迹。

    金子童后方的两千余人在叶风消失在河面上的瞬间,足有千人眼角滑落了泪。

    他们心里的自责丝毫不比金子童少,尤其是想起叶风独站木筏上说的那番话,眼窝之中的泪犹如泉涌一般。

    “叶少爷!是我们害了您。回来吧,我们不想让你死。”

    不知是谁,对着漆黑夜空上的弯月撕心的一吼。

    在这撕心裂肺的吼声下,两千余人顷刻之间跪下了千人。

    这千人对着河面放声大哭,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失去了亲人后万念俱灰极度悲伤。

    夜空,空有嘶吼之声。已经没有了慎人的童笑,不见了那个手持紫剑,一身白衣傲骨的俊俏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