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194章暗器上有毒
    正所谓万道归宗,宝岛上的修行者其实跟中原的修行者的术法也差不多,他这种术法我之前好像见过,便是救白展的时候,血灵教的那些家伙也都能裂变成狗头人身的怪物,这种术法是一种邪术,一旦施展成功,便能瞬间将修为提升数倍。

    而且我看着这个狼堂堂主孤狼动用的这个术法似乎要比那些血灵教的人要强悍一些,这个应该是个加强版,感觉要厉害许多。

    看到他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旋即收起了轻视之心,将手中的剑魂横在了面前。

    而那孤狼则是一身嘶吼,挥舞起了一双锋利的爪子,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正要闪身上前与之厮杀的时候,白展突然跨前一步,挡在了我的前面,手中的火精赤龙剑旋即喷出了一道火光,就朝着那孤狼打了过去。

    白展这家伙看着文弱,也是个暴脾气,我让他负责在后面断后,他心中一直就不怎么乐意,这会儿终于逮住了机会,看来是想给我展示一下他的实力,证明他不是个弱鸡。

    这会儿憋着的火气一释放出来,果真凶猛的很,那火精赤龙剑也是一十分霸道的法器,那火焰比二师兄的真火莲花还要炙热。

    其实,我并不是觉得白展手段不行,只是对他不是太熟悉,跟花和尚比较默契而已。

    孤狼不敢硬结,身形在半空中一晃,就躲闪到了一旁,刚一落地,再次从地上弹射而起,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这小子倒是眼光极好,一眼便看出我是这几个人当中的领头人。

    擒贼先擒王,这是恒古不变的道路。

    他想要先将我拿下,再震慑住白展和花和尚。

    我正要动手,花和尚已然祭出了紫金钵,一到金芒乍现,旋即也朝着孤狼打了过去。

    好家伙,他们两个人对付孤狼,倒是没我啥事儿了。

    不过还有一个人,便是那狼堂的副堂主独狼。

    这家伙一点儿都不仁义,看着老大发威,自己却想趁机溜走。

    趁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孤狼身上的时候,这小子一掉头就钻进了密林之中,跑的比兔子都快。

    花和尚和白展两人对付孤狼一个,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是那小子即便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也不能让他这么轻松就给逃了。

    当即,我身形一晃,就朝着那独狼追了过去,一连施展了好几个迷踪八步才看到了那小子的踪影。

    我发现随着我修为的提升,这迷踪八步的手段用起来也是愈发的得心应手。

    心念一致,身形旋即便出现在了八步开外,这灵力消耗起来的也十分少,很快就能回气,跟我当初刚掌握迷踪八步的时候相比,已然有了天壤之别。

    接连又是几个迷踪八步施展出来,我已经离着那小子还有七八米远,那小子回头一看,顿时是要被吓疯了的节奏,他大喊大叫了起来,没命一般的加足狂奔。

    可是他再怎么快,也快不过我这迷踪八步,他跑一步,我便能追他八步远。

    两三秒钟之后,我就已经堵在了他的前面,那小子回头一看,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正提着剑魂一脸微笑的看着他,顿时吓的来了一个急刹车,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爹喊娘一般的磕头不止:“大哥……大哥……你不要杀我,我投降……”

    “你小子怎么不跑了?来来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看看你能跑多远……”我往旁边一闪,嘿嘿笑道。

    那小子旋即也挪动了方位,对准了我的方向,再次磕起头来,一边磕头,一边又道:“大哥……我不想死啊,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跑了……”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小子突然手里就多出了几把暗器,趁着脑袋抬起来的那一刹那,直接朝着我打了过来,顿时吓的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我离着他仅仅有两三米的距离,他突然来了这么一手,若是旁人肯定是没法躲了,可是我这迷踪八步的手段真不是白给的,眨眼间就移动到了八步开外。

    饶是如此,我还是晚了一小步,当我出现在八步开外的时候,顿时觉得胳膊上传来了一股刺痛,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胳膊上插着一把狼头飞刀,深可及骨。

    疼的我龇牙咧嘴,身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而且片刻的功夫,我感觉到一条手臂都麻酥酥的。

    尼玛,暗器上有毒!

    想都没想,我直接将那暗器从伤口处拔了出来,丢在了地上,连忙在伤口周围的几处穴道上快速的点了几下,阻止血液流通,防止毒液扩散。

    饶是如此,还是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这暗器上的毒还真是够猛的。

    这一次,真是我轻敌了,这小子完全是扮猪吃老虎的节奏。

    我还真以为他是怕极了我,被我吓的方寸大乱,哪会想到这样一个被我瞧不起的角色,竟然暗中藏了杀招。

    一直小心谨慎的我,这次真是有些托大了。

    而用暗器打中我的独狼却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兀自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小子,你中了我们四海帮狼堂的独门暗器——三步夺命刀,此刻你必死无疑了……你要是想活命的话,可以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喊我几声爷爷,我或许会给你解药……”

    这转变还真是够大的。

    我没理会那小子,而是将手伸进了乾坤八宝囊之中,将薛小七给我的那块兽骨给摸了出来,放在鼻子上闻了两下,意识猛然间清醒了许多。

    不过,我还是继续装出一副中毒不轻的模样,身子晃了两晃,扶住了旁边的一棵大树,粗重的喘息道:“真是够无耻的……竟然在暗器上喂毒……”

    “兵不厌诈听说过没有?要是不用这招来对付你,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真不知道你们几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如今中原的修行者怎么都这么厉害了……特么的,一下杀了我们这么多人……”那独狼恨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