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二次元王座 > 第431章到底还是一只宠物啊

第431章到底还是一只宠物啊

    季空一行人来到游泳池边,距离季空下定决心要改造游泳池,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

    因为是周末,装修工人自然也是要放假的,所以改造工程便暂时停了下来,不过现场倒是打扫的比较干净。

    季空站在游泳池边放眼望去,总的来说这一周的成果还是非常喜人的,进度至少完成了百分之四十以上。

    照这个进度下去,说不定在游泳池正式开放前就能完成改造。

    ——

    “莫夫鲁你们几个,就继续去各自的岗位上工作吧,对了,如果精灵四姐妹没事的话,就把她们几个喊过来。”

    “至于诗羽你们,反正现在也没事,就直接开始练习吧……嗯,既然剧本是由诗羽你写的,那就由你来任导演。”

    在游泳池的周边逛了一圈,对这里的情况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后,季空便开始对他们各自的任务进行安排。

    “由我任导演吗?”

    霞之丘诗羽红唇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目光不着痕迹的看了加藤惠一眼,“听起来挺有意思的,不过我的要求可是非常严厉的哦。”

    “呐……季空君,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有点冷呢?”

    加藤惠轻声道。

    “大概是因为你站在游泳池边,被凉风吹了所以有些冷吧。”霞之丘诗羽耸了耸肩,突然反应过来,“不对,你怎么叫他季空君?”

    “这样的叫法不可以吗?”

    加藤惠白净的俏脸上一片茫然,有些无辜的样子,“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邻居的话,叫先生好像有些太见外了,可如果叫季君的话,又好像有些太亲密了呢,所以就决定叫季空君。”

    加藤惠漆黑的眼眸看向季空,眼波柔柔的,声音轻细柔软,“季空先生,这样叫你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其实你叫我季君也没有问题。”季空笑道。

    “不用了,我叫季空君就可以了。”

    加藤惠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不再开口了。

    亭亭玉立的她站立在游泳池边,白色的贝雷帽,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双腿和白净的脸蛋上那淡然的微笑,仿佛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圣人之姿。

    “以前怎么没注意,这个加藤惠也挺漂亮的啊!”

    穿着喜洋洋人偶服的马卡龙轻声嘀咕道。

    “这样纯白的一个美少女,胖ci也一定是白色的!”

    穿着博美犬人偶服的提拉米色眯眯道。

    莫夫鲁:“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今天是周末,我们的工作还很重呢,快点准备回去开工了!”

    “嘛,就算莫夫鲁你不在,游客们也不会有丝毫在意的。”

    “你们说什么?!”

    “……”

    吉祥物三人组吵吵嚷嚷的离去,霞之丘诗羽警惕的目光却注视在了加藤惠的身上。

    仿佛是注意到了霞之丘诗羽的目光,加藤惠偏过脑袋,掩了掩被风吹散的头发,朝着她轻轻一笑。

    霞之丘诗羽抱着双臂,略显高傲的抬了抬圆润精致的下巴,朝着季空问道:“季君,如果现在就开始练习的话,服装之类的事情怎么解决?因为是在游泳池边举行活动,要不要考虑泳装?”

    “泳装就不必了吧。”

    看了一眼迅速就变得脸红的青山七海,季空笑道:“有关于服装的问题我会去解决,你现在教教她们说话的方式和演技就够了。”

    “好吧,我明白了。”

    霞之丘诗羽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加藤惠:“那么作为女主角,首先就由加藤同学你开始吧。”

    “……霞之丘学姐请多多关照。”

    加藤惠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

    看着霞之丘诗羽和加藤惠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季空摇了摇头。

    他当然听出来了霞之丘诗羽话里那“深深的恶意”。

    虽然不清楚这两名少女是怎么怼上的,但他相信霞之丘诗羽是一个识大体的人,不至于把一些私人的恩怨带入到工作中,最多对加藤惠严厉一点罢了。

    而这也正是季空期待的地方。

    现在的加藤惠到底还是有些太青涩了,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女主角,还需要更加严厉的调教才行。

    安排好了这些人,季空目光转向一直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椎名真白。

    因为有了上次的房屋爆炸事件,所以季空当然不放心把真白一个人丢在家里,于是这次也把她带出来了。

    “真白,这里风景还算不错,你就在这里画画好吗?”

    “空,你呢?”

    感受到少女话语里浓浓的依恋之情,季空按住她脑袋上纯白的遮阳帽,轻轻往下按了按,弄得她眼眸微眯,浅黄色的长发也是一阵颤动后,才笑道:“我就在这周围走走,放心吧,不会离开真白酱太远的。”

    “那好。”

    椎名真白点了点头,从季空手里接过带来的包包,打开,里面放着一把小巧的折叠椅、一张画板、一副画板支架、颜料、画笔等用来户外写生的东西。

    在季空的帮助下把这些东西摆放好后,椎名真白就坐在折叠椅上,开始描绘起眼前动人的景色。

    头上带着一顶白色遮阳帽的椎名真白,显得比平时更加柔弱动人,遮阳帽下浅黄色的发丝在微风中轻轻飘荡,再加上少女绘画时那微抿的樱唇、认真的眼神,还有轻轻皱起的娇俏小鼻,这样一幅专注的姿态,让季空突然觉得此时的真白,比任何画卷都要美丽!

    然而就在季空这么想着的时候,椎名真白突然扭过头对着季空说道:“空,我要年轮蛋糕!”

    美好的画面瞬间破灭!

    “昨天不是说过了吗?今天的年轮蛋糕作为惩罚被取消了!”

    季空残忍的拒绝了椎名真白的请求。

    看着一副嗷嗷待哺,渴望着被投食的椎名真白,季空颇为有些无奈的按了按额头。

    到底还是一只宠物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