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名花有主可以给松松土27

    如同宋医生让他学生转告的,如此贵重的伞……应该她亲自转交才算妥善。
    苏念今天是来还伞的,虽然不喜欢唐西这个人……但也不至于伞还没有还自己就直接先回去。
    于是,苏念只能跟着唐西一起,一前一后朝着包间儿走去。
    苏念用词客气,但语气里分明已经有了温怒,清亮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翔子这话酸溜溜的!”有人道,“这刚分手没多久的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幸福!”
    “名花有主可以给松松土,还能有你唐副总松不了的土?!”那人笑的戏虐。
    包间里,都是谢靖秋的朋友。
    唐西把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晚起衬衫袖子就朝着麻将桌走去。
    “我当然是没有这个艳福啊!人家名花有主!”唐西摸了一张牌打出。
    唐西这话的意思,分明指的是苏念这个人而不是伞!
    “唐西带出来这么大一个美人儿你说你没艳福,我怎么听着怎么这么心塞呢?!”坐在唐西对面儿的男人打趣。
    苏念安静地坐在那里,和这群人同处一个包间,却淡漠的像是在不同时空。
    唐西把苏念带进来之后,似乎就不打算在管苏念,自径走到麻将桌前坐下。
    “哟……火气很大嘛!”有人笑道。
    她走到沙发前,把谢靖秋的伞放置一旁,斜靠在沙发扶手处。
    那一句“谢三哥的……”有些暧昧不明,让苏念不绝皱起眉头来……
    天玺苑算是金城最高端的茶艺休闲会所,以前苏念也来过,不算是陌生。
    众人发出哄笑,全然不顾及还坐在这里的苏念,仿佛习以为常。
    ……
    苏念和说要出去打电话的男人擦肩,她看了眼表,自己可以再等十分钟……
    “唐先生,你可能是误会了,这把伞是昨天我帮谢先生包扎了伤口,谢先生见下雨了才好心借给我的,我和谢先生并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
    “快别闹了,我可没这个艳福……”唐西笑着脱下外套。
    当苏念和唐西一前一后进了烟雾浓郁的包间,苏念听到麻将机洗牌的声音中夹杂着起哄声:“哟……唐副总,昨天还和那个小演员你侬我侬呢,今儿就又带来一个大美人儿!艳福不浅啊!”
    唐西呼出一口烟雾,咬着香烟笑开来:“你们觉得这土我松得动吗?!”
    这一句话一出,倒是让牌桌上的人意外了。
    唐西随手从香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没看那把伞吗?!谢三哥的……”
    “唐西哥你来的正好,我去打个电话……你来替我!”一个嘴里叼着香烟的男人说着,起身拿了桌角的香烟打火机和手机就起身。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