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谢靖秋点头,江景行向后退了两步……似乎是想要给谢靖秋让路,让谢靖秋过去。
    “恭喜”两个字,没有苏念想象般的难以启齿。
    谢靖秋逆光而立,深凹的眼窝看向苏念。
    “她告诉我,你是怎么和她在一起的。”苏念唇角竟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没事儿吧?!”江景行眉头紧皱问。
    有酒店的工作人员从这里路过,江景行眉头紧皱,朝着苏念靠近了一些,错开身子让酒店的工作人员过去,和酒店人员擦肩时,江景行被轻微撞了一下,整个都逼向苏念。
    苏念摇头,江景行后退一步……和苏念拉开一个礼貌的距离。
    谢靖秋的声音醇厚深沉,带着不容抗拒的味道。
    苏念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江景行宛如雷击。
    “苏念……我……”江景行开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终开口却说了这么一句,“那个王家的公子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他配不上你!你适合更好的!”
    今天,是江景行的婚礼,苏念想了想对江景行道:“恭喜……”
    苏念沉默着不吭声,她没有办法告诉江景行是因为董清华栽赃了尤嘉欣,苏念从来都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这种事情的人。
    江景行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领结,浑身上下透着儒雅精致的气息。
    今天,谢靖秋帮了苏念……又给苏念准备衣服鞋子,在苏念看来……是欠了谢靖秋的。
    他紧抿薄唇,深邃的眼窝看着苏念,神情复杂。
    他没有直接询问苏念是否顾婉荞找过她,声音很柔和。
    江景行苏念两人侧头,看到谢靖秋都是一怔。
    可谢靖秋却站在那里,直视苏念,江景行正欲解释,就听谢靖秋道:“苏医生,方便的话……帮我换个药。”
    “你不是说,全都是鲜花的婚礼很俗气吗?!怎么……”苏念打起精神,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些。
    谢靖秋把烟蒂按灭在垃圾桶的烟灰缸里,慢条斯理解开了衬衫的袖口,露出手臂处的纱布,迈腿从转角处出来,薄唇溢出白雾。
    苏念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和谢靖秋对视,几乎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靖秋哥!”江景行眉头紧皱唤了一声,目光注意到了谢靖秋手臂处的纱布,却没有询问是怎么回事儿。
    “你怎么来了?!”江景行的眼神里带着关切,亦有些微红。
    江景行身侧的拳头紧握,听苏念提起这件事儿,岔开话题,语气有些着急:“是婉荞去找你了是吗?!她说了什么?!她让你来的?!”
    那双看着苏念的眼眸,带着些许疲惫……这个距离,苏念可以清楚的看到江景行眼白中的红血丝。
    苏念后退一步,脊背撞在了墙上。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