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谢靖秋倒也没有霸王硬上弓,顺着苏念的力道坐回了驾驶座,剑眉皱起。
    苏念挣扎的动作一顿,抬头……谢靖秋那双深邃的眸子深深望着自己。
    苏念看过太多女人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和目的攀上所谓“富贵”,后来的结局……不过是被当做那些“富贵”一时兴起豢养的“宠物”,该抛弃另觅新欢的时候,一点儿都不会手软。
    苏念克制着自己一阵阵冲上头顶的凉意,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激怒:“这种话,对只见过几次面的女性说,不失礼吗?!”
    这样强烈的吻,苏念何曾经历过?!
    越是这样的男人,就越是喜欢拿女人来消遣。
    苏念想到了自己迷迷糊糊梦到过很多次的……在酒吧外面的画面,自己当时……确实是举止出格了。
    苏念想起在天玺苑唐西说的那些话,他说:“小苏医生,做人别那么轴,你和三哥在一起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知道和三哥在一起,你以后的生活会有想象不到的方便,至少……比你在顾家要更方便,你说是不是?!”
    虽然苏念不知道谢靖秋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但……既然金城赫赫有名的唐西都能在他身边马首是瞻,甘愿当他的司机,苏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谢靖秋恐怕是高高在上的那一类人物。
    他毕业一次,说等苏念毕业就结婚一次。
    撩?!
    谢靖秋看着苏念还未褪去红潮的白皙面颊,和起伏不断的锁骨,深刻的眉眼含笑,眸子微微眯起:“你撩我的时候,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唐西既然调查了自己,想必……谢靖秋也知道了!
    谢靖秋的话让苏念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她含水的眸子此刻含怒瞪着谢靖秋。
    她考上海城医大一次……
    心头陡然升起一股凉意,像是血液凝结了冰碴……刺痛。
    以为给予自己一点儿唐西口中所谓的“方便”,自己就会心甘情愿的奉上自己?!
    仅此三次……蜻蜓点水的轻微刺激触碰,都让苏念心律失控了好几天。
    恐怕在眼前这个男人的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在顾家过的悲惨的女人,所以才会来找自己……拿自己消遣。
    趁谢靖秋打量自己的间隙,面颊滚烫的苏念推开了谢靖秋:“我当时醉了!”
    谢靖秋有些不明白,女孩子矜持他可以理解。
    酒店……还是这里?!
    谢靖秋抱着在自己怀里软下去的苏念,吻住她的侧脸面颊,薄唇紧贴苏念的耳骨,醇厚的声音里带着粗chuan,嗓音沙哑性感:“酒店,还是这里?”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