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 谢靖秋丝毫没有退开的意思76

谢靖秋丝毫没有退开的意思76

    其实……这个粉色的饭盒,也不是苏念买的,是李爱宁给苏念买的,李爱宁觉得苏念用的东西……颜色都太老成了,所以专门给买了这个粉嘟嘟的饭盒,说是要培养培养苏念的少女心。
    然……面对苏念,唐西丝毫没有那种被抓包的尴尬,还十分坦然的和苏念打招呼:“哟……小苏医生,来看谢先生啊!”
    谢靖秋丝毫没有退开的意思,声音里的笑意,苏念怎么听都怎么像是嘲讽。
    苏念有一句话说对了,男女力量悬殊……
    外面……竟然站着听墙角的唐西。
    他问:’这饭盒……是姓苏小妞的吧?!’
    谢靖秋眸子睨了过去,虽然没说话……但是默认了。
    唐西给腾腾喂过了饭,硬是把腾腾给哄睡着了。
    “腾腾刚才给我说……你在罚站人家医生姐姐呢!”唐西回过头笑盈盈看着谢靖秋,“谢先生……人家医生姐姐犯什么错了?!”
    想起上一次在车上,苏念的拒绝……
    见谢靖秋一直盯着饭盒,唐西越发乐了:“该不会是什么爱心便当之类的吧?!”
    唐西听着腾腾的话只想笑,这个腾腾怎么这么可爱!
    唐西拎着食盒朝茶几的方向走去,还没放下食盒就看到了站在墙角的腾腾。
    谢靖秋还没搭话,电话就响了,来电是谢靖媛。
    苏念依旧撇开脸,尽力和谢靖秋拉开距离:“谢先生靠近我的距离,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相处的安全距离,男女力量悬殊……我自然怕!谢先生如果您够绅士的话……是不是应该往后靠靠?!”
    唐西放下食盒和文件,腾腾十分乖巧对唐西甜笑开来:“唐叔叔!”
    谢靖秋棱角分明的容颜没有丝毫变化,他声音平缓道:“我去抽根烟……”
    苏念随也被谢靖秋撩得几近动情,不过……苏念从小最大的优点,就是够有自知之明!
    “什么时候醒来的?!”唐西慢条斯理坐在茶几上,手肘搭在膝盖上……对腾腾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唐西看着腾腾一愣,回头看向门口……可谢靖秋已经离开了。
    刚才谢靖秋闻到苏念头发洗发水茉莉花的香味,就对苏念来了感觉,看到苏念红了眼……不想让她更加害怕,只得收回手到裤兜,谁成想……唐西竟然来了。
    罚站?!
    要是在这里,谢靖秋想要对苏念做些什么,苏念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苏念只能给谢靖秋扣高帽,希望谢靖秋能知趣放开自己。
    距离……太暧昧。
    苏念被看穿心思,面颊越发的滚烫……连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
    就算是苏念再单纯也明白,谢靖秋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因为和一个女人上-床了,就和那个女人结婚,如果是那样的话……谢靖秋应该都不知道有多少老婆了!
    她知道谢靖秋这样的男人,身边位置只属于一个足以和他匹敌的女人,而自己不是那个女人。
    唐西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
    唐西问谢靖秋:“去喝个茶?!”
    推门进去,唐西正给腾腾喂饭,侧头见谢靖秋已经关门进来,他接着打趣谢靖秋:“哟……谢先生回来了!”
    谢靖秋薄唇张合,十分淡漠说了一句:“强扭的瓜不甜,算了……”
    因为紧张,苏念颈脖柔和的线条此刻显得格外深刻,谢靖秋眼底有了笑意。
    谢靖秋站在吸烟区点了一根香烟,叼在唇边……
    唐西靠立在病床床尾,看着谢靖秋问:“真的喜欢这姓苏的小妞?!”
    唐西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茶几上那粉色的饭盒上,笑开来。
    他把烟蒂按灭在垃圾桶的烟灰缸里,朝着腾腾的病房走去。
    腾腾认真想了想之后回答:“我闻到了鸡腿的味道就醒来了,之后……就看到舅舅让医生姐姐在门口罚站不许走!”
    谢靖秋接了电话,谢靖媛对谢靖秋道:“腾腾醒来了……闹腾要找你,你要是没时间的话电话里和孩子说几句。”
    “饭盒算是一个挺私人的用品,要是姓苏的对你真的没有感觉的话,怎么会用自己的饭和给你送饭?!”唐西说到这里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啊……对你没感觉的话,姓苏的为什么要给你送饭?!”
    “还荤素搭配……”唐西道。
    谢靖秋之所以把双手插进裤兜,是为了掩饰自己异常。
    她说的一字一句,顿挫有力。
    被谢靖秋这样注视着,让苏念有一种错觉,仿佛……谢靖秋对她用情至深。
    谢靖秋这样耍流-氓那叫沉稳,要是换上腾腾这张肉呼呼的小脸儿……估计要多违和有多违和!
    唐西走过去,打开饭盒……
    这是唐西追女人的惯用手段,但……以谢靖秋对苏念的认知,他觉得……苏念这类型的姑娘不会喜欢。
    他看着谢三哥这个圆嘟嘟胖乎乎的小外甥,伸手捏了捏腾腾的小脸儿道:“小笨蛋……那不叫罚站!那叫暧-昧!等腾腾长大了……腾腾就知道了!来来来……唐叔叔给腾腾带了好吃的!我们来吃饭……快点儿吃饭,快点儿长大……”
    谢靖媛到了之后,谢靖秋和唐西就准备走,下午有个会议。谢靖秋开完会出来,已经三点半了。
    苏念连忙低下头,挤开唐西,逃窜似的一溜烟跑了。
    谢靖秋什么都没有说,唐西欢快地拿起筷子道:“恩……这个医院的饭菜我还没吃过,不知道怎么样……”
    然而,之后呢?!
    谢靖秋今天不打算对苏念怎么样,毕竟……他刚被拒绝。
    苏念余光注意到谢靖秋手收了回去,这才回过头……她深深看了谢靖秋一眼:“谢先生……麻烦向后一点,我得开门。”
    对于谢靖秋这样的男人,被拒绝……还是第一次。
    ……
    他面对窗户,朝外面茂密的树林看去,双手依旧在裤兜中。
    唐西问腾腾:“你给叔叔说……你都看到了多少?!”
    唐西被腾腾逗的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想象着以后腾腾长大了……和谢靖秋一样一本正经的对人家姑娘耍流-氓……
    唐西眼角眉梢笑意越发的浓郁,他推门进来……见谢靖秋双手插兜站在那里,坏坏地笑着:“哟……谢先生!巧啊!”
    菜香一瞬间就满屋。
    “我去……这也太大胆了吧!”唐西嘟哝了一句,孩子还醒着……谢三哥就敢对苏医生那样,也不怕把腾腾教坏了!
    她拳头紧攥……
    苏念身侧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指甲陷入掌心嫩肉中……
    唐西一手拎着精致漂亮的食盒,一手抱着一摞文件,一脸偷听到乐的不行的样子,看到苏念突然开门,显然唐西也是被吓了一跳。
    苏念喉头一哽,所有的话都卡在嗓子眼儿,发不出声来钤。
    谢靖秋就站在窗口,一根烟抽完才平静了自己的异样。
    “我这边儿开完会了,一会儿过来……”---题外话---
    谢靖秋这个男人……说白了,不过是抱着和自己上-床目的!
    “要是真的喜欢的话,你不能这样,会吓着人家姑娘的……追姑娘,不是你这么追的!”唐西准备给谢靖秋传受经验。
    除去谢靖秋本身的魅力不说,光是从那一次在车上,谢靖秋娴熟老道的吻技……苏念就能猜测出谢靖秋经历了很多女人。
    苏念偏过头,却把优美细腻的颈脖曲线暴露在谢靖秋的面前。
    上架啦,首更好紧张!
    然,当谢靖秋看到苏念双颊通红,温怒的眉眼间尽是敢怒敢言的羞愤,谢靖秋不知道怎么的……就来了感觉。
    苏念白皙的面颊像是有什么炸开了,滚烫发红都能煮熟鸡蛋了。
    见谢靖秋已经把他带来的文件看完,正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字……
    唐西故意揶揄苏念,用的是苏念刚才对谢靖秋的称呼……
    唐西轻笑一声:“她对你……没感觉?!开玩笑呢吧?!”
    苏念尽力克制着自己声音的颤抖,让自己气息平稳……
    可再见到苏念在雨中排队的画面,谢靖秋却又不自觉的想要靠近,使坏的喜欢看到那个在别人面前一本正经的苏念含羞的样子。
    然,拉开门的一瞬间,苏念愣在了原地。
    苏念的气息有些紊乱,毕竟……她从未和除江景行外的其他男人离得如此近过。
    唐西在心里腹诽,看起来姓苏的小妞功课没做好……谢靖秋有两样东西不吃,一样就是牛腩,太肥还有筋儿,还有一样就是西兰花……
    “怕我?”谢靖秋撑着门板上的手臂微曲,低下头来问苏念。
    谢靖秋的姐姐谢靖媛没有这种粉色爱好,腾腾是个男孩子……自然也不会用粉的。
    疼痛感传来,苏念才能保持清醒,她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谢靖秋这样涉世已深的男人,她不是对手。
    谢靖秋离苏念太近,苏念转过身,没有抬头……直视前方,目光落在谢靖秋衬衫纽扣上。
    谢靖秋说话间气息喷薄在苏念的面颊一侧,滚烫……
    果然……和谢靖秋猜的一样,苏念就是比较害怕他。
    “谢先生……”苏念拳头紧握,抬头看向谢靖秋,故作坦荡,“我还要工作。洽”
    唐西连忙给谢靖秋让开路:“谢先生您请……”
    谢靖秋站在原地不动,苏念只得横着向左移了两步,拉开门。
    其实,被苏念拒绝之后,谢靖秋就打算打消对苏念的念头。
    谢靖秋原本想要点烟,顾念到这里是腾腾的病房硬是没有动作,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差不多谢靖媛也该过来了。
    “恩!腾腾要快快长大……长的和舅舅一样!”腾腾笑开来,双眼里全都是崇拜欣喜的璀璨光芒。
    说着,唐西把他给谢靖秋带来的食盒推到谢靖秋面前:“满江楼廖师傅的手艺,你最喜欢的!吃吧!”
    唐西目光落在了文件旁那粉色的双层饭盒上,这种小姑娘才会用的颜色,他猜测……那是苏念的。
    腾腾哒哒哒跑进唐西的怀里,被唐西一把抱起放在腿上。
    在这个医院,能让谢靖秋允许出现在这个病房的粉色饭盒……除了苏念的还能有谁的?!
    谢靖秋不动声色,拿起文件仔细阅读,似乎没准备搭理阴阳怪气的唐西。
    ……
    甚至……谢靖秋要是把包或者香水车之类的东西送到苏念面前,以苏念清高且带着点儿小傲娇的个性,反倒是会觉得受到了侮辱,适得其反。
    目光对峙,显然苏念败下阵来,她低垂着眼睫,脊背紧贴着门板,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和谢靖秋拉开距离。
    刚才听到屋里***的,唐西还以为腾腾睡着……没想到腾腾醒着!
    谢靖秋见腾腾吃的正好,随意坐在沙发上。
    见苏念眼底微红,谢靖秋不想把苏念欺负哭了,便把抵在门板上的手收进裤兜里。
    谢靖秋合上文件,没吭声。
    室内的气氛微变,空气里都弥漫着暧昧。
    谢靖秋不愿意多说,淡漠地看了唐西一眼,像是在告诉唐西……你别费神了。
    谢靖秋何以听不出唐西的揶揄?!
    唐西清了清嗓子,道:“女孩子嘛……都会故作矜持,你给点儿甜头,送包、送香水……再不行,送车也行,只要你心里觉得她值那个价,反正谢三哥你不缺钱,你缺女人……确切的说,是缺……你有感觉的女人!”
    不知道唐西是什么时候来的,听到了多少……
    要是苏念再想的极端一点儿,说不定会偏激的认为谢靖秋想拿钱把她砸到床上去。
    谢靖秋深邃的目光注视着苏念,眸子中透着温情……和往常的高深莫测不一样。
    下面一层是米饭,上面一层中间有分隔的饭盒……一边是土豆烧牛腩,一边是西兰花。
    显然,唐西是听到了苏念刚才和谢靖秋发生了什么。
    说起来,谢靖秋并没有让苏念帮自己也买一份儿午饭,还是用她自己的饭盒拿上来的。
    “帽子扣的挺大……”
    “她对我没感觉……”谢靖秋开口终于说了这么一句。
    以谢靖秋的城府,只要他想要,他可以让任何一个女人沉溺在他所制造出的这种温情脉脉的幻象里。
    谢靖秋深邃的瞳仁波澜不惊,湛黑中……只倒影着那粉色的双层饭盒。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