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苏念心里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说出来。
    苏念听到陆心妍的话,没有做解释,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善于解释的人。
    苏念不吭声,陆心妍明媚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忧郁:“我当然知道啊!我没有想过和江医生怎么样的,只是单纯的喜欢欣赏而已……就像是,追星族那样,喜欢一个明星!”
    唐西立刻拍着宋晨枫的胳膊:“把车靠边……停在姓苏小妞的面前!”
    “你年纪不小了,家里着急……”谢靖媛柔声开口,“要是你不喜欢温慈那类型的……也得和家里说说你到底喜欢什么,家里也好给你留意,现在家里人最关心的就是你的终身大事了。”
    出了医院大门,苏念往公交车站走去,虽然家里离得很近,但今天苏念确实是累的走不动了。
    谢靖媛巧舌如簧,是有名的律师,却在自己弟弟面前不知道如何说话,或许是因为同父异母,相处间到底有隔阂,又或许是因为谢靖秋太过高深莫测,谢靖媛摸不透不知道如何掌握说话的那个度,只能这样不痛不痒的说一句。
    谢靖秋没有吭声,只是看着自己的姐姐。
    挂了电话,谢靖秋对唐西道:“你先走吧……我去趟医院。”
    见苏念不说话,陆心妍笑的越发爽朗:“哎呀!你真的不要往心里放!其实……说实在的,我呢……一开始就是因为你认识江医生,所以我才和你亲密了起来,今天是看到你桌子上放着江医生结婚的伴手礼,才鼓起勇气让你帮忙说说的,要说起来……我一开始跟你做朋友根本就是目的不纯的!你今天要是真的答应我帮忙和江医生说的话,我的心里可能还会觉得对你有愧疚!现在这样就好多啦……”
    苏念真的很想把自己缩小到唐西看不到,尤其是经历了今天中午唐西偷听的事情,苏念面对唐西更加尴尬。
    这一次父亲让谢靖媛问一问谢靖秋,多半其实也算是试探……
    谢靖秋慢条斯理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去看腾腾……钤”
    “咦……那不是姓苏的小妞!”唐西看到了站在人堆儿中低头看手机的苏念。
    苏念其实是知道的……
    “那谁让你的车送去修理了呢!”坐在副驾驶的唐西笑开来。
    这就是苏念不愿意欠人人情的缘故。
    轿车靠边儿,苏念听到声音抬头,本想看看是不是自己等的公交车,没想到却看到了唐西那张笑脸从车窗里探了出来。
    作为律师,和别人说话拐着弯儿谢靖媛已经习惯了,偏偏一遇到谢靖秋这样寡言的人,你和他拐弯抹角说话,他不吭声,就好像她已经一眼被看透。
    “什么姓苏小妞……你说话怎么这么像耍流-氓!”宋晨枫笑着说了一句,还是按照唐西的吩咐把车靠边儿。
    而且……宋医生都开口了。
    谢靖秋点头:“我知道。”
    叶家有没有问过叶温慈的想法谢靖媛不知道,但谢靖媛知道……谢家,一直都没有问过谢靖秋的想法。
    唐西的目光锁定苏念,引得其他人也看向了苏念……
    二来,是因为今天早上她女儿冲出去撞了苏念也撞了别人,宋晨枫却单单点了小苏医生问话。
    宋晨枫抱怨着:“只是搭你们一个便车,不仅要上门儿当医生……还得当司机!”
    点到为止吧……谢靖秋是聪明的,应该明白她的意思,谢靖媛没有再多说。
    谢靖秋从不对家里说起自己感情的事情,所以家里对谢靖秋感情这一块儿并不明朗。
    朋友?!
    陆心妍听到苏念这么说,眼底虽然有失望的神色,却还是笑的灿烂明媚:“没关系没关系……你不用道歉,这种事情……又不是你的错!再说了……本来我来找你帮忙,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啦……”
    苏念只能在众人的注目下,走到了后排拉开车门……
    后面公交车已经来了,不停的按喇叭,可谢靖秋的车停在这里挡着路,唐西他们就想没有听到震耳的喇叭声一样……
    “去医院?!”唐西坏坏笑着,“去找姓苏的妞?!洽”
    苏念现在不想和江景行扯上丝毫关系,更别说让他帮忙往爱仁医院介绍人了。
    大雨过后的晚霞格外漂亮,夕阳暖橘色的光线落在苏念的白大褂上,为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暖意。
    宋晨枫不明情况,轻笑一声,本来想说……你做的是把人家姑娘按在床板儿上!但觉得有苏念这个小姑娘在硬是没有呛声回去。
    这样的难看……在谢家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说不定,最后结局会闹得很难看。
    只是这时苏念和陆心妍已经离开了,谢靖媛什么都没有看到,她问:“看什么呢?!”
    下午急诊来了病人,苏念忙了一下,午饭有没有吃好……这还没下班儿都已经开始头晕眼花了。
    苏念听到江景行这个名字,身体微微一僵,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亦是看向陆心妍:“怎么了?!”
    后面儿公交车堵了一串儿,喇叭声震天……
    下班后,苏念收拾好办公桌,把喜饼和伴手礼放在抽屉里,猕胡桃给尤嘉欣留了四个,其他的都分给了同事。
    苏念和陆心妍四目相接。
    “你说想要和我说的事情就是这个?!”谢靖秋问了谢靖媛一句。
    宋晨枫这才启动车离开……
    陆心妍缩了一下脖子吐舌头,声音欢快:“被你看出来了!”
    陆心妍说的有些尴尬,她把自己的长发别在而后:“你这个人比较孤傲……也不会和人打交道,可是和你相处之后,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这个人什么都闷在心里不说……但其实很温柔,也很会为别人着想,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做朋友!”
    陆心妍笑的明媚,那是干净到毫无杂质的清丽笑容。
    “啧啧啧……你这个舅舅当的真的是没话说!”唐西系好自己的西装纽扣,“行了……我陪你一起去吧!”
    谢靖媛道:“靖秋……我从来没有过问过你的私生活,那个小苏医生看起来是个乖女孩儿,不是外面那种可以逢场作戏的莺莺燕燕,也就是因为苏医生是乖女儿,所以我多一句嘴……你要把握住分寸,凡事有度,别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坦诚布公……从此以后赤诚做朋友,苏念当然愿意……
    苏念没有办法,只能道:“不用了,谢谢……”
    谢靖秋闻声抬头……
    陆心妍侧头看着苏念问道:“苏念……你和爱仁医院的江景行江医生,是不是很熟啊?!”
    或许是因为她来这个医院之后,陆心妍一直对她很好的缘故吧,不管这种好……是不是有目的的,苏念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
    “我想……我最后肯定留不在辅仁医院了,如果你和江医生熟的话,能不能到时候帮我和江医生说几句好话,留不了辅仁医院,我想……我应该可以去爱仁医院吧!”陆心妍说完之后,连忙补充道,“当然了……要是没有办法也没关系!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小苏医生……回家啊?!我正好要去你们小区有事儿,上车吧……顺路送你!”唐西道。
    虽然陆心妍说没有办法也没有关系,可是她看着苏念的眼神,分明就是满满期待……
    苏念点头。
    谢靖秋良久的沉默之后,道:“知道了。”
    陆心妍和苏念坐在医院后湖的长廊里,陆心妍感叹道:“你就好了……家里关系那么强硬,加上你又这么有天分……以后一定会留在辅仁医院的!”
    谢靖秋坐在后排,指尖夹了一根香烟,低头翻看邮箱。
    她本来想要不吭声不回答,可是……已经有很多人向她侧目了。
    ——————————————————
    苏念看着陆心妍不吭声,双眸清澈……
    谢靖媛话说的很含蓄,大意就是希望谢靖秋不要招惹苏念这个“乖女孩儿”,因为乖女孩儿涉世未深,懵懵懂懂……最容易对一个人付出全部,一旦一个人付出全部得到不到她想要的回报,比如说妻子的位置……
    谢靖媛道:“我今天听腾腾说……你和一个医生怎么了?!是不是今天早上晨枫问的那个小苏医生?!”
    陆心妍一开始和自己亲密起来的时间段太敏感,并且……陆心妍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表现出对江景行……对仁爱医院浓烈的兴趣。
    叶温慈是海城叶家的独女,算不上是谢靖秋的女朋友,只是前些年……谢靖秋迟迟不肯解决终身大事,家里变着法的给谢靖秋相亲。
    苏念说话语气低沉,她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帮不上陆心妍,就是欠了陆心妍的一样。
    “说出来了就痛快了!”陆心妍叹了一口气,问苏念,“苏念……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苏念看着陆心妍,别的……也不好多说。
    她站在公交站等车间隙,拿出手机翻看今天的新闻。
    但……苏念可能会让陆心妍失望了。
    谢靖秋转过头来:“没什么……”
    唐西抱着腾腾在走廊里转悠,谢靖媛把腾腾喝水的杯子用开水烫了之后放在床头柜上,侧头看着自己弟弟的背影走到他身后,也朝外面看了出去。
    提到这两个字,苏念眸子有些微红。
    “哦……不是,是温慈……我听爸爸说,温慈下个月可能就回国,想让我问问你的意思……是不是等温慈回来之后就开始着手你们的婚礼?”谢靖媛问谢靖秋。
    “心妍,对不起啊……我和江医生真的……不熟,可能……帮不到你。”
    谢靖媛一直都看不透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可以说……谢靖秋对腾腾特别的好,却和自己不怎么亲近。
    车子一动,就听唐西对宋晨枫道:“我这个人……虽然嘴上流-氓,可实际上最纯情了,我可从来没有做过把人家姑娘按在门板上的事情!”
    谢靖媛像是有什么想说的欲言又止,道:“那正好……我有事儿和你说,我们见面说!”
    虽然如此,苏念还是不免提醒了陆心妍一句:“心妍……江景行已经结婚了,所以……”
    陆心妍其实是一个不太会心计的姑娘,所以掩藏的很拙劣,不要说苏念这样比同龄人都要成熟一些的姑娘,就连旁观的其他人多多少少也都看出来了。
    果然,谢靖秋就坐在里面。
    苏念可以理解陆心妍,毕竟……顾秉龄出现之后,陆心妍知道苏念家世不俗,加上之前她也看到知道自己和江景行认识,对自己抱有期待是理所应当的。
    ……
    朋友,当然是越纯粹越好。
    宋晨枫都看不下去了,他拽了唐西一把,把唐西拽开……探出头对苏念道:“小苏医生……上车吧!不然后面的喇叭都要按疯了!”
    谢靖媛之所以能一下子点到苏念的名字,一是因为苏念的样貌确实是出色,关教授可是金城里一等一的美人儿,可苏念站在关教授的身边还略胜一筹,胜在年轻稚嫩……
    后面喇叭声不给苏念犹豫的时间,苏念坐进去关了车门。
    谢靖媛摸不准谢靖秋,被谢靖秋看的有些心虚……
    “我说要结婚了?!”谢靖秋反问谢靖媛。
    ……
    叶温慈和谢靖秋年纪相差不大,算是和谢靖秋能说上几句话的,两家人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两个孩子是一对儿,半年前叶温慈出国进修,两家商量着等叶温慈回来,就给两个孩子举行婚礼……毕竟两个孩子都不小了。
    其实,苏念刚才决定上这辆车的时候,心里存了侥幸心理,觉得说不定谢靖秋不在……
    还是陆心妍给了苏念一颗糖果,苏念含在嘴里才好一些。
    苏念等的车没有到,不至于随便上一辆车吧?!
    没想到,拉开车门还是看到了谢靖秋。
    老远……宋晨枫开着谢靖秋的车从医院大门出来。
    大雨虽已经停了,但路上还有积水……谢靖秋的车不走,上公交车的人得踩着水过去,十分不方便。
    楼上,谢靖秋站在窗口,巧不巧就看到了坐在长廊里的苏念……
    名车美女,足以让等公交车的路人在腹中臆测出一部豪门之恋。
    苏念一直都觉得,自己身边剩下的朋友……恐怕就只有乔北川一个人了。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