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 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医生那么难搞78

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医生那么难搞78

    尤嘉欣的声音软绵绵的,像是恳求苏念可以收留谢末末。
    苏念目光转向一旁,躲开谢靖秋的眸子……
    苏念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舒展开来……疲惫趁机侵袭而来。
    和妈妈吵架……这样的事情苏念从来没有经历过,因为她的妈妈……没有等到她成长到叛逆的青春期就不在了。
    他现在会不会在心底嘲笑她这种无聊的小把戏?钤!
    见谢靖秋不答话,谢末末着急道:“你看……我都受伤了,要是我妈把我接回去,我免不了和她吵架,我会死的!”
    谢靖秋看着站在宋晨枫旁边的谢末末问:“吃了吗?!”
    显然他们三个人进来不久苏念就回来了,尤嘉欣还来不及给另外一人倒水,宋晨枫接过水杯之后……又绅士的把水放在了那两个人面前。
    他高挺的眉弓下,深邃的眼窝中……湛黑正看着她,说不清楚是什么神色,总让人觉得高深莫测。
    谢靖秋和唐西先下楼,两人从电梯里出来,唐西笑道:“这姓苏的姑娘可真别扭……怎么就不敢大大方方的说家住几楼,偏偏要早下一层……你说她是有多害怕你,多想要避开你?!”
    青春期之所以会叛逆,是因为有人惯着……疼着,纵容着这种叛逆,而像苏念这种从小就是去母亲的孩子,她青春期学会的……是观人于微和察言观色。
    或者,谢末末就是尤嘉欣心里那个叛逆的自己,谢末末做的是尤嘉欣不敢做的事情,加上两个孩子又都是青春期和母亲关系相处不融洽,自然有共同语言。
    “先上车吧……”谢靖秋道。
    她停在尤嘉欣的身边,面有难色。
    原本……苏念这辈子都不想动顾秉龄每月雷打不动汇入自己卡里的钱,等到合适的机会卡直接给顾秉龄,告诉他……她不会动他给的钱。
    谢末末看着苏念像是护小鸡一样把尤嘉欣护在身后,黑白分明的眸子……仔细打量苏念的样貌。
    她们家有钱是他们家的事情,但是……在别人家里,这样指挥别人的妹妹,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太缺乏教养了?!
    说完,谢靖秋便抬脚往外走,完全不给谢末末考虑的机会。
    苏念注意到尤嘉欣只端了两杯水出来,一杯在唐西的面前,一杯在谢靖秋的面前……热水冒着热气。
    事到如今,苏念总不能把人往出赶吧?!毕竟……谢靖秋的外甥女救了自己的妹妹。
    “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医生那么难搞!再说了……你们俩也算是有缘分了,外甥病了……住在她所在的医院,外甥女随手救了个人,还是她妹妹!说来也奇怪……我查到的资料可没显示她有个妹妹啊!她妈什么时候生的?!”唐西想了想,有些想不通,索性不去想,她对谢靖秋道,“不管这个妹妹怎么来的,反正你挺喜欢这个姓苏的小妞,你要是放心……我帮你试试看这么个弄法有没有效果!”
    苏念和尤嘉欣一走,谢末末就侧头问谢靖秋:“舅舅……你没告诉我妈我在哪儿吧?!”
    苏念说完那些话之后心里有些后悔,刚才也是火气上头了……竟然说什么费用她承担,谢靖秋家里的人,需要自己承担费用吗?!
    只有宋晨枫对苏念笑了笑,然后对尤嘉欣道:“欣欣……麻烦你拿一下末末的包。”
    ……
    “小妹妹,你救了我妹妹我感谢,但我家地方小确,实没有多余房间安排你,欣欣马上要高考,最近复习很紧,得休息好,小床你们两个人也没法睡,我是医院的实习生,每天都要去医院,连欣欣都照顾不好,怎么照顾你?!所以你还是和你舅舅回去,家里人到底能更细心照顾你,当然……你为了欣欣受伤,我真的很感谢,如果你是在不想住在自己家里,那么我可以帮你租酒店,酒店随你挑,我也会请看护去照顾你,直到你康复,费用方面我来承担。”
    李爱宁也是苏念的妈妈,可是李爱宁从来不会责怪苏念……苏念也从来没有顶撞过李爱宁。
    苏念想要细细询问尤嘉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眉头紧皱……心有不安开口道:“欣欣你跟我来给客人倒水。”
    苏念一向不喜欢家具上沾染香烟的味道,可是现在她顾不得……
    谢靖秋看在眼里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苏念已经下定了决心,上一次她欠了谢靖秋的,谢靖秋说让助理联系她……她把钱转过去,谢靖秋的助理一直没有联系,这一次又加上谢靖秋外甥女受伤。
    尤嘉欣和苏念擦肩,苏念一把拽住了自己的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苏念这会儿面对谢靖秋……觉得自己就像是做错事被抓住了一样。
    或许因为尤嘉欣一直是一个在家里听话的乖乖女,而谢末末身上带着些率性而为……打扮穿着更是极大胆。
    “不用了!我就住在这里……反正我是救尤嘉欣受伤的,尤嘉欣会管我的是吧……而且尤嘉欣的姐姐是医生不是,我的伤也有人照顾。”谢末末看向尤嘉欣。
    谢靖秋惬意的靠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指尖夹着一根香烟,面前放着一个烟灰缸……想必是刚才询问过尤嘉欣之后,尤嘉欣给拿出了烟灰缸才抽的。
    不管谢靖秋做了什么,结果……就是导致苏念越发的想要避开谢靖秋。
    尤嘉欣一愣,听到谢末末这么说,转头看向了刚从厨房走出来的苏念。“姐……”
    没过一会儿……宋晨枫带着谢末末从里面出来。
    宋晨枫拉起谢末末道:“那我就先带着孩子走了。”
    苏念听到尤嘉欣说了这么多,就知道……尤嘉欣是喜欢谢末末的。
    “姐……”尤嘉欣一脸不解。
    苏念不免头疼,知道这个叫末末的孩子和谢靖秋的关系……苏念打从心底里是不想让这个孩子住进来的,相比较之下,苏念更加愿意在经济上补偿这个孩子……
    毕竟苏念是未婚和妹妹居住,两个女孩儿住在一起,苏念警戒心强注意自己的**安全,这无可厚非。
    苏念态度坚决,尤嘉欣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谢靖秋他们走了之后,屋子里还弥漫着淡淡的香烟味。
    看着谢末末期待的眼神,苏念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尤嘉欣,她和谢末末是两类人。
    苏念眉头一紧,她十分不喜欢谢末末对尤嘉欣这种命令的语气……
    谢靖秋吸了一口香烟,烟雾弥漫他声音淡漠:“你那些招数……对她应该不管用。”
    尤嘉欣已经把谢末末的包儿给谢末末拿了出来,宋晨枫伸手接过,和苏念告别之后就带着谢末末离开了。
    小时候,苏念看到顾婉荞和董清华吵架,心底里……苏念是羡慕的。
    苏念把水倒好,还来不及追问尤嘉欣谢末末救了她是怎么回事儿,尤嘉欣就着急地端着水往外走,十分乖巧的放在宋医生面前:“叔叔喝水!”
    唐西见谢靖秋已经抬脚向外走了,也站起身……
    “谁说你舅舅要把你送回你妈哪儿了?!刚才已经和你妈说了……这几天你住在你舅舅那!”唐西对谢末末道。
    “好!”尤嘉欣简直就像是谢末末的小丫鬟,头点的和波浪鼓似的,转身就要跑到房间里拿谢末末的包。
    她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重了,尤其是当着谢靖秋的面……对谢末末的态度可以说是训斥了。
    谢末末一听,身体明显一个激灵,本身谢末末就害怕谢靖秋……住在谢靖秋那里,还不失去自由?!
    但……这个孩子既然是谢靖秋的外甥女,自然是不会缺钱的。
    他深深看了苏念一眼,跟着走了出去。
    宋晨枫带着谢末末先上车,唐西看着谢末末的背影轻笑:“别说……这谢末末和靖茜那丫头个性上还有几分相似,就是比靖茜更怕你!”
    谢靖秋起身,随手把烟灰缸放在茶几上,系好了自己西装的那颗纽扣,对谢末末道:“去我哪儿,还是你妈来接你……自己选!”
    尤嘉欣既然现在住在这里,苏念就要对尤嘉欣负责。
    尤嘉欣犹豫了一下,点头朝着房间走去,步伐没有刚才那么欢快。
    苏念是个十分护短的人,刚才或许还因为谢末末救了尤嘉欣有些话说不出口,但是见谢末末把尤嘉欣当丫鬟使唤,苏念心理也有了火。
    她的这些话,可能对唐西他们来说是有些可笑,可……苏念必须拿出自己的态度,不是吗?!
    谢靖秋躬身拿过烟灰缸弹了弹烟灰:“诚心让你妈着急?!”
    “你要是嫌我白吃白住,我给你生活费!”谢末末对苏念说着就指挥尤嘉欣,“尤嘉欣你去把我的双肩包拿来!”
    连苏念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可苏念更不愿意欠着谢靖秋和谢靖秋侄女的,她想……先动一动,等到以后补齐了再给顾秉林。
    苏念听到谢末末的话,心里有一根玄轻微的被人拨动。
    要是谢末末把尤嘉欣带跑偏了,尤嘉欣要是高考没考好怎么办?!成了谢末末这个样子怎么办?!苏念答应李爱宁好好照顾尤嘉欣该怎么交代?!
    谢末末是因为尤嘉欣受伤的,苏念也凑过去看了一眼。
    正在沉默想办法的谢末末意见尤嘉欣出来,把主意打到了尤嘉欣的身上……
    苏念猜测不出谢靖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心里乱糟糟的。
    这个谢靖秋当然有所察觉,甚至比唐西还要早察觉到……
    谢末末已经上车,谢靖秋和唐西还站在门口抽烟。
    谢靖秋从单元楼里出来,站在屋檐下点了一根香烟。
    ……
    唐西也点了一根香烟,继续道:“刚才她一进门……我都替她觉得尴尬!至于么……做到这个份儿上?!你今天中午到底对那个小妞做什么了?!”
    苏念点头……
    她小手拽了拽苏念的衣服:“姐……末末是为了救我,而且……末末也要高考了,我们在一起能一起复习,最巧的是……我们两个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的生日……特别巧!她和我一样也是在家里和妈妈吵架了,所以才负气离开,可我还有姐你投靠……末末没人投靠怎么办?!”
    谢靖秋怎么想,苏念真的猜不透……可是唐西这会儿嘲弄的笑意却十分明显。
    “我能不回家吗?!”谢末末对谢靖秋的态度,明显恭敬。
    谢靖秋看的清楚,苏念的耳朵分明已经红透了,红的简直能滴出血来。
    苏念抬眸……不成想和谢靖秋深邃的瞳仁相遇,苏念呼吸一窒。
    ……
    他把打火机放进裤兜里,手也停留在了里面。
    或者,苏念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躲避太过刻意,又轻而易举的被戳穿发现,内心难免紧张。
    谢末末的伤口不算很深,但仍然触目惊心。
    谢靖秋已经抽完烟,他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终于开口:“包扎好了吗?!”宋晨枫点头:“好了……”
    但苏念担心的是……尤嘉欣马上就要高考,谢末末有一个后台强硬的舅舅,可尤嘉欣有什么?!
    唐西没想到苏念口气这么大,正想要说话,宋晨枫先开口:“小苏医生……我知道你的顾虑,孩子这是小伤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哪用得着住酒店请看护这么严重了!”
    “我不想吃……我就想睡觉!”谢末末低着头,语气有些硬。
    怎么办?!人家还有人家的亲舅舅在这儿怎么会没有人投靠?!这样的话……苏念没办法说出口。
    “不了!”谢靖秋声音听不出情绪,看相远处的目光悠远。
    “姐……”尤嘉欣又唤了一声,她眼睛很漂亮,像李爱宁……水汪汪的杏眸,带着灵气……
    尤嘉欣乖巧的跟苏念一起去倒水。
    谢靖秋想到刚才苏念在她家里见到他和唐西、宋晨枫愣在玄关处的样子,真是不知道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苏念的样子。
    谢末末的声音很大,在厨房倒水的苏念轻的一清二楚。
    唐西趁着烟没抽完,仔细想了想谢靖秋和苏念的事情,认真对谢靖秋道:“我说你别光闷头调-戏人家姑娘,回头人都给你调-戏怕了,送送礼物什么好好哄着,女人嘛……很好哄的!”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