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苏念看到床头柜的退烧药,还有水盆毛巾和冰袋……就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发烧了。尤嘉欣还穿着昨天晚上的衣服,明显一晚上没睡。
    按照道理说,苏念平时睡觉很警醒的,尤嘉欣进来……不论脚步多轻她都会有所察觉。
    谢靖秋从来不吃甜食,显然是给谢末末买的。
    苏念醒来的时候看到尤嘉欣趴在床边很意外,刚要做坐身……已经化成水的冰袋从头上跌落正好砸在了尤嘉欣的手背上。
    尤嘉欣摇头:“没有……我没有受伤!那些人就是想要我身上的钱……后来末末出现和他们打了起来,我一害怕……拉着末末就跑到了家里,姐……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苏念轻轻揉捏着尤嘉欣的小手,抬手轻抚了抚尤嘉欣的小脑袋,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甲上,柔声道:“你没受伤就好,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尽管把钱给别人,别逞强知道吗?!”
    怎么回事儿?!谢靖秋怎么天天在这里?!
    总沉默着不是个事儿,苏念先开口:“关教授让我来看看孩子的状况,顺便问一下……家属商量的怎么样了……”
    不等谢末末吭声,尤嘉欣就挂了电话。
    “恩!”尤嘉欣点头。
    病房里,只有小不点儿一个人,他盘腿坐在床上,一手输液……一手拿着冰糖葫芦,吃的满嘴都是焦黄色的裹糖渣。
    谢靖秋眉头微紧,深深看了谢末末一眼又道:“后天回去之前,把你的头发染回来,唇环也摘了,你姥爷接受不了你现在这个打扮!”
    尤嘉欣拿了手机和手电筒,穿上外套,正在玄关换鞋的时候,手机响了……
    苏念鼓足勇气上楼,敲了敲门进去。
    很快,她在心里自己把这个想法否定了,谢靖秋这样的人不至于……说不定是真的很在意他这个外甥吧!
    见苏念一愣,小腾腾以为苏念是害怕谢靖秋,连忙道:“医生姐姐……你别害怕!舅舅今天不会罚你站门口了!”
    她强撑着到了医院,值班结束准备下班的同事看到苏念很意外,苏念也是从同事的嘴里知道……昨天晚上尤嘉欣慌慌张张的跑到医院来,说是苏念发烧三十九度二……外面的药店都关门了,让给苏念开点儿药。
    来电是谢末末,尤嘉欣接了电话:“喂……末末!”
    谢末末不吭声,也不点头……
    温度出来,三十九度二,高烧!
    苏念接过尤嘉欣手中的温度计,尤嘉欣也是困的眼睛都张不开了,听苏念的话回去睡觉了。
    舅舅?!谢靖秋?!
    尤嘉欣折腾了一晚上,最后累的在苏念的床边趴着睡着了。
    苏念的解题思路清晰简单,这几天下来……尤嘉欣发现,凡是苏念给写过解题思路的那一类行题目,她都做的很顺手。
    谢靖秋穿着藏蓝色的居家服,像是睡不着在楼下想事情。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末末……我先挂了!我回来帮你看过之后给你发短信。”
    “商量什么?!”谢靖秋明知故问。
    已经十一点多了,也不知道外面还有没有卖药的,尤嘉欣虽然害怕……但苏念现在发烧,她不出去也不行。
    尤嘉欣看着苏念点头:“好……”
    苏念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儿说出手术两个字,便对谢靖秋道:“出去说……”
    苏念道谢之后,心里虽暖,但还是觉得那么晚尤嘉欣一个小姑娘出来太过危险看,回去得对尤嘉欣批评教育。
    尤嘉欣从房间里拿了条毯子轻轻给苏念盖上。
    这个时候,尤嘉欣倒是在想,如果谢末末在就好了,还能陪自己一起出去,她胆子大!
    谢末末看着传来嘟声的手机,随手把手机装进口袋里,抬眉嘟哝:“不会吧……她那个姐也会发烧?!”
    哪儿呢?!刚才电梯口的吸烟区也没有见到他啊?!
    今天谢靖秋把她带到他这里,谢末末赌气没有吃东西……谢靖秋也就真的没有管她,这会儿……谢末末还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
    听尤嘉欣说完,谢末末把脚下从包里倒出来的东西踢到一旁,拉开房门,准备楼下找吃的。
    ……
    尤嘉欣迷迷糊糊抬头:“姐……你醒来了!”
    谢靖秋把烟蒂按灭,起身道:“冰箱里没有吃的,茶几有块儿蛋糕。”
    这一次,苏念却盖着被子,眼皮动都不动。
    因为昨天和谢靖秋没有谈出个结果,所以孩子的手术检查还不能做……关教授让苏念上去看看孩子的状况。
    谢末末刚从楼梯上下来,就被坐在沙发上的黑影吓了一跳,她开了灯……见是正在抽烟的谢靖秋,拍着胸口:“舅舅……你吓死我了!”
    什么?!罚站门口?!
    谢末末点头:“好,知道了……”
    尤嘉欣想了想道:“姐想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好烫!
    苏念从床沿起来,手心里还攥着刚才给腾腾擦嘴的卫生纸团。
    谢末末满脸的不情愿,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家里没有发烧药,尤嘉欣上网百度……发烧三十九度以上怎么办。
    糖糖圆嘟嘟的小脸儿笑开来,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有陪护阿姨!还有舅舅陪我!舅舅给我带了糖葫芦!”
    苏念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该不会……昨天谢靖秋把自己堵在门口的事情,被这个孩子看到了吧?!
    那就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这里?!
    谢末末这才小声回答:“知道了……”
    苏念拿起一看,来电显示是谢末末。
    苏念想到这里,面颊瞬间红城一片。
    尤嘉欣一下子就慌神了,她想给妈妈打电话……看表这个点儿妈妈早就睡了。
    尤嘉欣用脸和肩甲夹着电话,一边系鞋带一边道:“我现在得出去给我姐买药,我姐发高烧了,一会儿回来帮你看!”
    “再给你量一下体温!”尤嘉欣从水杯里拿出温度计就要苏念含在嘴里。
    谢末末和尤嘉欣通着电话,还在翻找,最后干脆直接把包里的东西倒的满地都是。
    谢靖秋抬脚朝楼上走去,他踏上第一节台阶时问谢末末:“尤嘉欣的姐姐……发烧了?!”
    谢靖秋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块儿蛋糕。
    看表十点多,她问:“欣欣……你吃了吗?!”
    苏念每天都会抽时间帮尤嘉欣改卷子,凡是尤嘉欣做错的,苏念都会用笔在旁边注明那儿不对,并且写清楚自己的解题思路。
    “恩!三十九度多……”尤嘉欣已经拉开门了,“也不知道外面药店还有没有开门的。”
    尤嘉欣一个人吃饭,也没吃下多少,她不放心蹑手蹑脚溜进了苏念的房间。
    昨天谢靖秋在,今天谢靖秋就不一定在了吧,苏念想……
    “我的IPaD是不是忘在你房间了,我包里和车上都没有……”
    尤嘉欣走到苏念床边,跪趴在床沿,伸手摸了摸苏念的头……苏念睫毛一颤。
    没过一会儿,洗手间的门打开……
    尤嘉欣跑出房间,在客厅里找出温度计给苏念含进嘴里。
    见苏念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尤嘉欣有些担忧的站在原地,表情带着歉意:“姐……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一下子出来了好多条,她点开第一条……说是物理降温,要用30~50%的酒精或家中的60度白酒加等量白开水后擦洗额头、手足、腋下和腹股沟等处,或者用温水擦拭……再有就是冰袋敷额头。
    苏念拿手机随便叫了点儿东西,然后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交代尤嘉欣一会儿外卖到了叫她。
    “听见了吗?!”谢靖秋醇厚严厉的声音再次传来。
    上一章《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医生那么难搞!【78】》应该是《我就不相信一个小医生那么难搞!【79】》千千写错了章节数,明天千千家编编大大上班儿会让编编大大改一下……
    尤嘉欣转过头来,唇角笑容明媚:“姐你醒来了!我把饭菜已经热在锅里了……就等你起来吃饭了!”
    苏念看过太多为了守住自己的包儿,被别人捅了结果连命都没有保住的人,苏念不想让尤嘉欣出事儿,那怕是丢了再多的钱!
    医院还得去,今天关教授和儿科教授有一场联合手术,他们这些实习生是可以观摩的,苏念不能错过。
    苏念眉头紧皱,没有私自接尤嘉欣的电话。
    ————————————————————————
    她把客厅的灯光调暗,开了沙发角几旁的落地灯,趴在那里做卷子。
    外卖送到了之后,尤嘉欣见苏念睡得香,试探着叫了两声苏念都没有应,她想苏念今天应该是累坏了,那就让苏念再睡一会儿,等醒来之后……她们再一起吃饭。
    “恩!”谢末末老实点头,“说是三十九度多!”
    见苏念进来,腾腾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向苏念,乖巧的和苏念打招呼,声音奶声奶气的:“医生姐姐好!”
    难不成……是故意来医院找她麻烦的?!苏念不禁这样想……
    “晚上吃什么?!”苏念又问尤嘉欣,“今天有点儿累,就不做饭了。”
    尤嘉欣的手机还在苏念的床头柜上,手机被调成了静音……震了震。
    苏念问尤嘉欣:“今天是怎么遇到危险的?到底受伤了没有?!别不好意思说……要是受伤了姐姐帮你检查一下。”
    苏念撇开头,避开了温度计,对尤嘉欣道:“你快去睡一会儿,我自己就是医生会照顾自己!”
    尤嘉欣缩回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苏念的头简直是滚烫的。
    她起来洗了把脸,也没有胃口吃早点,有种浑身无力的感觉。
    尤嘉欣低下头不吭声,眼睛红红的…洽…
    苏念伸手拉了一把尤嘉欣,尤嘉欣在苏念身边坐下,吸了吸鼻子。
    不知道为什么,尤嘉欣觉得苏念脸色不是很好看,好像病了一样……
    尤嘉欣在那里认真的做卷子,苏念看了眼自己身上盖的毯子,心里微暖。
    谢靖秋随手把擦手的纸团丢进垃圾桶里,点头:“好……”---题外话---
    苏念在办公室里耽误了一会儿,拿着东西上楼上去了。
    谢靖秋转过身来,看着谢末末,全身上下都是不怒自威气势:“后天,要送你小姨回你姥爷那里,你要是不愿意和你妈妈待在一起,也不想留在这里,我让人送你一起回去。”
    小腾腾压低了声音对苏念道:“我也经常被舅舅罚站的,只要一哭……舅舅就放过我了!”
    苏念头疼的厉害,强撑着对尤嘉欣道:“你快吃吧……我没胃口,不想吃先回房间休息,你也别太晚了,早点儿睡……”
    苏念呼出一口气之后摇头,她问尤嘉欣:“晚上想吃什么?!”
    苏念眉头微紧:“那……今天没有人陪你吗?!”
    看到这样一个萌哒哒小不点儿,苏念不由笑开来:“你妈妈呢?!”
    尤嘉欣从冰箱里翻出冰袋给苏念覆在额头上,酒家里是没有的……她用温毛巾给苏念擦手心。
    谢末末脑子转的快,一边下楼一边道:“尤嘉欣你是不是傻呀!你去药店干什么……医院离得那么近,你姐反正是辅仁医院的医生,去找你姐他们科室值班的大夫,都是同事……让他们随便给你拿一些治发烧的药不就得了!”
    只是孩子的舅舅也不是爸爸,应该不会一直守在这里,对不会一直守在这里!
    苏念说着,放下手中的病历本,抽了一张纸巾,坐在床边帮腾腾擦嘴。
    苏念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她分明就是给苏念添麻烦了,本来……苏念是实习那么忙,自己来苏念这里,苏念要操心自己,现在自己竟然还要带别人回来住钤。
    “饿了?!”谢靖秋问。
    谢靖秋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他随手抽了两张抽纸,擦了擦湿嗒嗒的手,苏念手腕处棕色皮链的手表……表盘蓝宝石玻璃面儿也沾上了水珠。
    “妈妈去事务所了,我妈妈是律师……”小不点儿一脸骄傲。
    谢末末想到维护尤嘉欣的那个姐姐,她问:“她发烧了?!”
    已经早上七点半了,苏念得去医院。
    苏念正想着,洗手间里传来一阵冲水的声音,苏念一下子就又尴尬了。
    谢末末乖乖地站在那里说了句:“谢谢舅舅。”
    淡淡的烟草味让苏念眉头皱起,可她确实没有力气再起来回房间,模模糊糊中……竟然就那么睡着了。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