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个男人……真恶劣81

    苏念手腕处的禁锢着她的温暖,让她无法后退。
    谢靖秋的面颊越来越近,苏念垂着眸子……能感觉到谢靖秋逼近的热度,她身上的毛孔全都张开,手臂汗毛竖立……
    “嗯?!”谢靖秋发声,催促苏念回答。
    苏念生怕被谢靖秋看出什么,眼神闪躲……
    也不知道是羞涩的缘故,还是发烧的缘故,苏念的额头很烫。
    苏念后悔了,后悔昨天用自己的饭盒给谢靖秋打饭。
    苏念深深看了谢靖秋一眼,恼羞成怒转身要走……
    大雨接连洗刷了好几天的天空,出奇的蓝……空气也极为干净,金色的阳光从未关的窗户照射进来,落在谢靖秋的西装宽阔的肩头……
    “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中午再过来找孩子的母亲谈?”谢靖秋的声音低沉性感,不自觉让人心跳加速。
    “啊?!”苏念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谢靖秋视线落在苏念紧张微颤的睫毛上,精致高挺的鼻梁……嫣红的唇瓣,白皙的面颊透着羞红。
    谢靖秋频繁出现并非苏念所想的那样,只是因为孩子没有父亲,所以谢靖秋身为孩子的舅舅,但在孩子的感情世界里充当着“父亲”的角色吗?!
    感觉到苏念脉搏的速度,他松开手,重新咬住香烟:“好像还有些烧,量体温了吗?!”
    这个男人……真恶劣!
    可腾腾比苏念幸运,腾腾有一个舅舅,苏念……就只有妈妈。
    那时,她就一个人在医院,看着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有妈妈陪,她……只有一个缝缝补补不知道多少遍的洋娃娃。
    苏念也不禁对腾腾的母亲发自内心的敬佩起来,一个女人带着生病的孩子多么难过……别人不懂,但她知道。
    谢靖秋带给苏念强烈的悸动,是苏念从来没有体会过的……---题外话---
    谢靖秋像是十分喜欢站在窗前,他靠立在墙边……逆光而立。
    苏念本来是想要和谢靖秋好好谈,谁让谢靖秋对自己动手来着。
    谢靖秋深吸一口烟,吞云吐雾间,声音沙哑:“孩子父亲不在了。”
    苏念就站在谢靖秋的对面,阳光和谢靖秋仿佛融为一体,越发显出谢靖秋阳刚的男人味,苏念心头怦然跳动。
    然,苏念怎么听都觉得别有用心。
    苏念偏开头,声音里带着颤抖,紧张的压低声音,试图阻止谢靖秋:“谢先生!”
    “发烧还没好?!”谢靖秋问。
    苏念确定,自己现在要是问谢靖秋,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饭盒还给自己,谢靖秋肯定会说,你说谈谈也没说要饭盒。
    谢靖秋抬手,干燥温暖的手掌心覆在苏念的额头上。
    看着苏念离开的背影,谢靖秋兀自抽着烟,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是唐西的来电……
    咔哒——咔哒——自动圆珠笔发出的声音在吸烟区格外明显,苏念按了两下,便停下来,按笔……并没有能让苏念情绪放松,咔哒声想起,反倒让苏念更紧张了起来。
    谢靖秋点了一根烟,夹在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单手插兜……深邃的眸子注视着苏念。
    ……
    苏念一个激灵向,后退一步躲开谢靖秋的手,然……她纤细的手腕却被谢靖秋夹着香烟的手拉住,把苏念往他的方向拽……
    听苏念说完,谢靖秋把香烟从唇便移开。
    想到腾腾那一瓶液体快要输完了,这才按灭香烟,拨通唐西的电话号码,朝病房的方向走去。
    苏念喉头一紧,似乎一瞬间就能理解为什么谢靖秋会这么频繁的出现在医院……
    苏念垂眸朝着声源处看去,目光落在谢靖秋右侧裤兜……微斜一寸,苏念触及到裆-部……心里一慌,想到那天在车里,谢靖秋这个部位的异样,她面颊瞬间就滚烫,心跳加速。
    呼吸越来越近……烫的苏念有一瞬间的意乱情迷,心跳跟着谢靖秋呼吸的节奏凌乱了起来。
    “那么,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中午再来找孩子的母亲谈。”苏念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谢靖秋注视着她优美的颈线,心里暗笑……或许苏念并不知道,她优美细腻的颈脖多男人来说多么诱-人。
    她也只是一个凡人,面对谢靖秋这样褪去青涩,浑身充满成熟味道的男性示好,心里没有丝毫感觉是假的。
    她对腾腾有感同身受……
    谢靖秋口袋里的手机震动……
    “那……孩子的父亲呢?!”
    谢靖秋挺拔的鼻尖和苏念精致的鼻头轻微接触,苏念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这里是医院,还是在公共场合,要是谢靖秋吻了自己……别人看到怎么办?!
    孩子生病,对一个女人来说,不仅仅是金钱方面的难,更重要的是心里方面……一个女人又当母亲又当父亲,难过了没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害怕了……没有人可以商量。
    以前生病的苏念也没有爸爸,只有妈妈……可是妈妈为了给她治病好忙啊!每天都在忙!和腾腾的妈妈一样!
    “饭盒也不要了?!”谢靖秋再次出声。
    谢靖秋的魅力,苏念从来都没有否认过。
    谢靖秋身高腿长……这一步,可要比苏念退的那一步大得多,两个人的身体距离相比刚才近了很多……
    两个人独处,苏念难免想到自己昨天窘迫的样子,那种尴尬感再次袭来,她有些不自在的抱紧了病历本儿,另外一只手插进白大褂口袋里,握着口袋里的笔,轻轻按着笔头来调整自己的情绪…钤…
    或许真的是因为发烧还没有好,苏念反应还有些迟钝……显得有些呆萌。
    谢靖秋天生就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威慑力,悄无声息中……就会碾压别人,苏念也不例外。
    明明是苏念叫谢靖秋出来的,可是苏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而变成……她跟着谢靖秋走到了吸烟区。
    吸烟区,只有苏念和谢靖秋两个人洽。
    苏念清了清嗓子,准备步入正题……
    苏念觉得不能理解,孩子现在住院……到现在只见谢靖秋这个舅舅经常来,孩子的父亲却不见踪迹。
    “吃药了吗?!”谢靖秋压低了嗓音,越发的低沉沙哑,带着撩-拨人心的性感。
    脚下步子有些迟疑,要是诚心想要还饭盒,为什么刚才不直接拿出来?!
    苏念紧紧攥着手中还没有来得及丢的纸团,眉心紧皱,不吭声。
    苏念站在电梯里,失控的心跳逐渐平静下来。
    谢靖秋说出来的话,都是关心苏念的……
    谢谢亲爱的们送的钻石、红包、鲜花、月票……千千都看到啦!谢谢亲爱的们……超级爱你们!千千会更加努力加油!
    “孩子手术的事情,您没有跟孩子的父母说吗?!”苏念心里其实是有些着急的,“孩子现在这样的状况,越早接受手术越会好恢复,我相信……孩子的父母也是因为相信辅仁医院才把孩子送过来的,我想知道家属方面还有什么担忧吗?!可以说出来……我给孩子的父母讲讲。”
    见苏念不吭声,谢靖秋慢慢低下头:“嗯?!”
    苏念想到这里,对谢靖秋说话也就越发的中肯起来:“谢先生,我不知道孩子的母亲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孩子的母亲担心孩子承受不了手术,担心手术风险,但孩子已经生病了这是事实……越拖下去对孩子越不利,看得出来您是很疼爱孩子的,所以……我希望,您也能和孩子的母亲说一说这种事情需要当机立断,来自亲人的声音,总是更能让人听得进去。”
    谢靖秋喉结轻微翻动,有些动情……想要再靠近一些,却硬是克制着没有动作。
    “不出意外,孩子的母亲下午一点到两点,六点到八点会在医院。”谢靖秋弹了弹烟灰道。
    “我下午找孩子母亲的时候来取!”
    苏念说的认真,谢靖秋眸子一直没有离开苏念的面颊,苏念声音里的沙哑,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他的大手试探着苏念额头温度,不动声色朝苏念的方向踱了一步。
    苏念沉默了良久。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