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名门公敌①谢先生,晚上见! > 谢靖秋对她可算不上绅士82

谢靖秋对她可算不上绅士82

    听到苏念男朋友这几个字,陆心妍也不自觉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期待着看到那个身高腿长,看起来绅士又多金,充满男人味儿的男人……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像谢靖秋这样举止透着威慑力,沉稳寡言,魅力十足的男人……凤毛麟角,就算不是自己的,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这不像是以前和江景行恋爱时,牵个手都能兴奋一天一夜的那种感觉,也不像是和江景行亲密时的那种单纯的心跳加速。
    “量过体温已经不烧了。”苏念道。
    尤其是,苏念的那张脸,确实漂亮得让人心痒,王文长不免上了心……
    苏念暗暗在心里鄙夷,谢靖秋对她可算不上绅士。
    一看不是谢靖秋,苏念心里暗自心虚懊恼,抱怨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谢靖秋……面颊刚褪下去的热潮,又轻微回笼之势。
    苏念到如今为止只经历过江景行这么一段恋情,江景行给苏念的更多的是温柔…钤…
    出乎意料的,来的并不是谢靖秋,而是上一次在顾婉荞和江景行婚礼上,董清华给苏念介绍的王家公子,王文长。
    苏念昨天晚上发了一次烧,几乎全科室的人都知道了。
    “苏念……你男朋友找你!”
    苏念回到办公室,脸色特别红……
    报纸已经过期了,朝上的一面,正是报道江景行和顾婉荞婚礼的那一页,旁边一半的篇幅,写的正是谢靖秋。
    和江景行在一起的时候,苏念从未涉及到性这一方面的任何事情,苏念当然知道所谓***,但是没有人引导……江景行也不曾对苏念表达过这方面的愿望,他们那个时候纯真到……哪怕睡在一起,也只会盖着棉被纯睡觉,就连接个吻都面红耳赤好几天。
    ……
    听到这句话苏念回办公桌的动作迟疑,刚平静的心跳再次狂躁了起来……
    陆心妍觉得有点儿可惜,她坐下……把书本放进抽屉里:“我还以为你在医院,他为了你也会每天来的……”彩超室的王阿姨都在整个医院传遍了,苏念有个男朋友……两个人中午在办公室门口说话,她给苏念送东西还打扰了小两口,苏念都不好意思承认,还说了苏念的男朋友一表人才,西装笔挺是难得一见的俊朗,每一次说完……王阿姨还交代,让别当着苏念的面儿提起,省的苏念脸皮薄不好意思。
    没听到苏念的回答,陆心妍抬头:“没碰到啊?!”
    或许是因为昨天被同事误会谢靖秋是苏念的男朋友,所以……在有人说苏念的男朋友来找,苏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谢靖秋。
    该怎么说呢,苏念不可否认的漂亮,可以说是王文长见过最漂亮的姑娘了,又是顾家的女儿……
    苏念,怀着忐忑的心情向门口看去……
    苏念当天借口去洗手间之后就走了,没有给王文长留下联系方式……王文长唯一知道的,就是苏念在辅仁医院心肺外科做实习医生,以后前途无量,所以只能来这里找苏念。
    她对江景行最深的印象,便是白体恤牛仔裤,穿着白色球鞋……抱着篮球站在球场上炙热阳光下,露出灿烂笑容,那样江景行留在了苏念生命中最美好年轻的花季时代。
    苏念心跳的速度已经平复,可手指还在微微的颤抖,她觉得口干舌燥,随手拿过桌子上的水杯在饮水机前接水。
    她垂眸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恩……”
    苏念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和谢靖秋还是能不见面,就不见面了。
    那男人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不免给人一种用名牌堆砌包装的感觉,就连陆心妍都不喜欢。
    陆心妍点头,继续整理东西,她挤眉弄眼问了一句:“我听说……找你的那个陆先生今天也在医院,早上关教授让你去看看病人的时候碰到了吗?!”
    苏念清楚的认知到,自己的身体……也是有变化的。
    谢靖秋不同,他处处彰显着成熟男性阳刚的魅力,西装笔挺……城府颇深,高深莫测又寡言深沉,在苏念还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女孩儿的时候,他以一种强势又平淡的姿态向苏念表达,想和苏念做-爱的欲-望,让苏念清楚的认识到……她这个年纪,应该学着脱离女孩儿的行列,用女人的心态来看待她自己。
    “谢谢!”苏念道谢。
    只是男性和女性生理结构不一样,男性的变化明显……女性身体的变化,却只有女性自己知道洽。
    然……陆心妍看向门口,却看到了一个样貌清秀,但体型消瘦……一脸纵欲过度样貌的男人。
    苏念放下水杯,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王文长……
    王文长倒是很主动,一看到苏念就满面笑意走到她的面前对苏念道:“那天听说你有急事走了,我也没留你的联系方式,所以只能冒昧找过来了,刚开始我说顾婉念别人都说不认识,还是给伯母打了电话才知道……在医院你叫苏念。”
    陆心妍站起身,见苏念正在研究病历,她一边整理自己桌子上的,一边对苏念道:“去吃饭吧,下午还要去观摩关教授的手术,我们得赶紧吃完去观摩室才能占一个好位置。”
    医院所有人心照不宣,都知道苏念有男朋友,但不知道是谁……陆心妍就是帮着谢靖秋把苏念叫出去的人,自然知道王阿姨说的人是谢靖秋。
    顾家结构比较简单,除了这个顾秉龄前妻的女儿……顾家就只剩下一个顾婉荞,当然……王文长知道自己的德行,也就没有打算找一个名门闺秀结婚,别人也看不上他……苏念和他半斤八两,显然就成了那个不错的选择。
    苏念嘴里含了一口水,迟迟没有吞咽……嗓子眼儿像是被什么堵着。
    陆心妍听王文长这么说,倒是客客气气笑着对王文长说了一句:“那你也不能称自己是苏念的男朋友找过来啊!这要是让苏念的男朋友听到了……苏念该怎么解释?!”
    然,苏念和认识不久的谢靖秋在一起,几乎每一次都会感受到谢靖秋那成熟男性最直白坦诚的欲-望,他用身体力行,把苏念知识库里的那些死板的性知识,变成了生动的教学……
    ……
    今天再看到苏念,一身白衣……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那种制-服-诱-惑的场面,顿时有些血脉喷张,恨不能现在就和苏念缠绵一番。
    苏念喝水的动作微微一顿,想起今天早上,差点儿和谢靖秋发生的那个吻,苏念的面颊一下滚烫了起来。
    一杯温水下肚,苏念才缓过劲儿来,呼吸也平顺了不少……
    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不因为她是顾家的女儿,仅仅就是这种长相……这种身材,王文长也愿意把她娶回家。
    初恋的感觉,是单纯至美的,除去最后分开不谈……江景行在苏念心里一直都是干净温柔的。
    苏念立在办公旁,正准备放下水杯……目光落陆心妍刚才用来托瓜子的报纸上。
    顾家的家庭情况可以说是复杂,也可以说简单……顾家起步晚,这些年顾秉龄又有市政府那位老丈人的帮忙,做的越来越有起色,只是顾秉龄的根儿说到底不在金城,不像其他家族,水很深……
    这几天王文长不是没有和其他女人接触过,可是每每想到苏念出现在婚礼上,穿着那一身如同仙女一样的礼服,王文长心里和猫爪子挠一样坐立难安。
    也用行动……告诉苏念,她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陆心妍倒了一些瓜子在报纸上,站起身,用报纸托着瓜子放在苏念的办公桌上:“这是我妈自己炒的瓜子,没有任何添加哦……”
    “好……”苏念应了一声,合起手中的病历,起身接了杯水,“我喝口水就走……”
    苏念被陆心妍说的心脏突突直跳,也没解释……见陆心妍已经整理好了,打算放下杯子和陆心妍去食堂。
    正磕瓜子的陆心妍不放心问了一句:“你没事儿吧?!发烧还没好吗?!”
    谢靖秋?!他又来干什么?!
    苏念扫过一眼,神秘、绅士、睿智这几个词语蹦入眼帘。
    医院忙碌起来,就觉时间过的特别快,眼看着都已经到饭点儿了。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