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她二话没说,直接走进厨房,拿出一瓶牛奶,走到张红面前。
    偷吃她面的人如果吃光也就算了,可是还留下点汤,是什么意思?挑衅吗?
    “王。”
    乔恋:……所以,他这是什么意思?身为《枭雄》的男主角,他难道会不知道导演姓什么?
    “听不清。”
    可就见他换了鞋,忽然顿住脚步,扭头,低沉的嗓音飘然而出:“乔小姐。”
    乔恋将这种诡异的想法抛之脑后,确定沈凉川离开了别墅,她这才回头看向张红。
    沈凉川这才满意,淡淡“哦”了一声,然后走出去。
    她扭头,就看到沈凉川站在楼梯口。
    这样看来,刚刚的话,他没听到吧?
    乔恋皱着眉头,“我昨天煮了两碗面,剩下了一碗打算今早吃的,没人碰,怎么会没了?”
    而且,为什么她有一种刚刚自己学了狗叫的感觉?
    乔恋后面的话一下子卡住了。
    乔恋大声喊:“王王王啊!”
    沈凉川点了点头,接过另一个保姆递过来的外套穿上,神色淡然的走到门口处。
    “《枭雄》剧组的导演,姓什么?”
    乔恋看到他这幅样子,松了口气。
    这种阴阳怪气的话,让乔恋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句话落下,忽然听到二楼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乔恋笑的非常假:“哎呀,对不起,我没拿稳。不好意思啊,你们今天清理下吧,否则沈先生晚上回来看到这里,你说,他会怪谁?”
    张红冷笑,低着头继续擦桌子,“乔小姐这话我听不明白。什么叫过不去?”
    乔恋急忙开口:“啊?”
    她看向另一个保姆,“哎呦,有些人啊就是没有自知之明,明明空有虚名,还在这里摆什么太太的谱,呵!”
    张红狗腿的来到沈凉川面前:“沈先生,刚刚李管家来电话,夫人让您去老宅陪她吃早餐。”
    啊啊啊啊,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为了一碗面跟保姆吵架,很丢人?而且,她这张口老鼠,闭口野狗的,是不是太粗鲁了?
    张红站直了身体,没好气的看着她,“乔小姐,因为一碗面就在这里大呼小叫,你丢不丢人?你又不是没手没脚,想吃什么,不会自己做吗?”
    “什么?”
    刚刚,他该不会听到她说话了吧?
    正在擦桌子的张红听到这话嗤笑一声:“真是没见识,谁偷你的面吃?不过乔小姐,你半夜起来偷吃东西,能不能把碗洗了?”
    她忽然勾唇笑,手腕一翻,一瓶牛奶呼啸而出,洒了一整个地毯!
    张红眼瞳一缩:“你……!”
    那嚣张的样子,让乔恋勾起嘴唇,眼神里闪过一抹冷意:“张红,你确定要跟我过不去?”
    张红撇了撇嘴:“谁知道?”
    正思考着,沈凉川终于下楼。
    “不知道?那难道偷吃我面的,是老鼠或者野狗?”
    乔恋不明所以:“王啊!”
    乔恋气的胸口起伏,两手叉腰!
    客厅的地毯,是红白相间的花纹,牛奶洒上去,要清洗地毯,就是一个大工程。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