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甜甜蜜蜜拆礼物的时间,其他人自然的没有太靠前。

    不过,却不妨碍众人聊天。

    虽说邀请的客人多是亲近的人,但也有商业方面合作的人。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所以来为甜甜蜜蜜过生日,但关系没有那么好的客人。他们可能是荆家人,也可能是外姓人。

    这不,有人便注意到冯太太与张太太送来的礼物。

    “没想到荆显嘉与张太太和冯太太的关系也不错。”

    “是啊,我也有听说。你说,荆家现在是不是与艾家关系好了起来?”

    “谁知道呢?荆家和谁好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那可不一样,如果艾家站队荆家,也说明荆家肯定远比其他三家更有优势。也说明,有艾家支持的荆家确实更有优势。”

    “谁知道呢,我看最近是不太平。”

    叶静嘉毫不知自己不过收了一份礼物,便被人如此揣测。

    生日宴圆满结束,叶静嘉心中感慨颇多。

    因为度过这个生日后,甜甜蜜蜜便要开始求学生涯。想一想,叶静嘉便充满不舍与难过。在她看来,学习可不是快乐的事情。

    “别担心,她们会很好的。”顾白笑着安抚妻子的情绪。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两天妻子的情绪有些反复,而且多愁善感。

    叶静嘉不禁看了丈夫一眼,随即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叶静嘉被父亲叫到书房。

    叶静嘉本以为是什么大事,只听父亲问:“你与艾家的那个女孩关系不错?”

    “普通朋友。”叶静嘉随即明白父亲问的是冯太太,她自然的回答,同时询问道:“父亲,是不是艾家是有什么不便?”

    “没什么,只是与人交往要多留意,不要被人利用。”荆先生看向女儿叮嘱道。

    叶静嘉有些费解的看向父亲,荆先生却没有多言的想法。

    与此同时张太太与冯太太也正在讨论着叶静嘉,二人讨论的话题则是叶静嘉想也想不到的内容。

    “我看,荆显嘉不错,守得住秘密,仇太的事情也没有向外泄露。你也知道的,她与仇太本就是不合的关系。”张太太非常有条理的分析,同时语重心长的对对面的表妹说:“再说,这件事情只有她能帮你。既然你心里不舒服,就处理掉这件事情,不要留有心结。”

    “我知道,可是……”冯太太叹了口气,难得犹豫的说:“这样做恐怕不好,家里人知道不会愿意。”

    她虽然恨对方,却畏惧艾家的家风。

    艾家是不允许翻旧账的,所以她非常的犹豫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你怎么知道姨妈姨夫他们不愿意呢?再说,你现在是冯家的太太,那个小三即便被处理也是因为她自己的问题。”张太太不赞同的摇头,她看向表妹,很坚决的支持:“这件事情只要不宣扬出去,自然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会调查的。而且我看荆显嘉做这种事情得心应手,交付给她处理必定会事半功倍。再说,我们之前的手段不是没什么效果吗?你呀,不要总担心,憋来憋去,受罪的可是你。”

    想到最近自己做的无用功,冯太太也不禁微微点头,她犹豫的问:“只是,荆显嘉要什么呢?”

    二人面面相觑,荆显嘉到底要什么呢?如何可以让荆显嘉愿意帮她们呢?

    不过很快,二人便想出办法。

    这日,张太太再次将叶静嘉约出来。

    不过这次不是喝茶,而是在美容机构护肤。

    中午时三人自然一同吃饭,期间主要是叶静嘉与张太太在聊天。

    “谢谢你们送来的生日礼物,衣服非常的漂亮,甜甜蜜蜜都很喜欢。”在聊天过程中,叶静嘉借机感谢二人的生日礼物。

    张太太笑着摆摆手道:“孩子过生日,我们当然要送份礼物作为祝福。”

    说着说着,冯太太突然插嘴道:“听说,白家新寻回来一位公子。”

    叶静嘉怔了一下,随即看向冯太太,附和道:“嗯,现在改名为白叙安。”

    “白叙安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有听说白叙安生母的事情。”冯太太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叶静嘉,几乎已经是在明摆着告诉叶静嘉自己手中有关于潘宛如的消息。

    叶静嘉自然竖起耳朵,真的是需要什么便来什么。

    冯太太也不卖关子,直言道:“潘宛如家世不错,只是后来有些家道中落。算起来潘家以前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潘宛如幼年时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贵人。若不然,她也不会从小学习乐器。”

    冯太太的话说到一半,却如何也不再继续。

    叶静嘉费解的看向冯太太,不懂冯太太是何用意。

    冯太太抿着嘴,认真道:“你帮我处理掉那个人。”

    ???

    叶静嘉很茫然的看向冯太太,反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那个贱女人。”将话说透后,冯太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她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便恶心的想吐。

    听此,叶静嘉恍然大悟,她不禁反问:“你说的是那个插足你婚姻的小三?”

    “是她。”冯太太咬着后槽牙点头,她也不给叶静嘉拒绝的机会,直接道:“我知道你有能力处理这件事情,你帮处理这件事情我不会亏待你。白叙安与潘宛如的事情,我可以给你调查。许多侦探查不到的事情我也可以调查到,调查的渠道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可以保证,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帮你查到。只要你开口,我都可以做到。”

    说到这里,冯太太非常的自信。

    他们艾家的渠道很隐秘,同时也很宽很广,只要他们想调查的事情,便没有查不到的!

    原本,她也不想动用家里。

    可是她实在没有办法忍受,想到那个女人的嘴脸,她就气的浑身发抖!

    更可恶的是,她竟然还有脸在打胎后找自己的丈夫,说她还在自己的丈夫!!

    恶心!

    狐狸精!!!

    冯太太越想越生气,脸色也越发的难看,几乎是漆黑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