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魏国勋将文件递给他:“任何与人类相关的**实验,都必须国家科技部批准申请,与人类寿命、人体功能、遗传基因等相关的创新技术,必须得到国政议会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票数通过。我想,关于这一点,您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对。”

    程岫翻开文件,第一二页是面部分析,一页是程岫长大,一页是林赢缩小,结果不用说,本来就是同一个人,结果当然是一一模一样。

    第三页是两个人的dna比对,一个是程岫,一个是从林赢当年练习用过机甲上提取的毛发。比对结果吻合。

    早在他用英雄纪念馆里旧军装上的dna来验证蒋向岚的身份时,就想到自己也许也会有这样的一天。毕竟,自己当年活动范围这么大,留下的痕迹这么多,宋恩平他们又不是曹燮,不可能完全擦除。

    第四到第十页是他驾驶“星空天使”的战斗资料分析,包括技术、习惯性动作等,后一页是与林赢的技术对比,最后是结论,两人的技术和习惯性动作基本一致,程岫的稍显生涩,可能是身体尚未发育成熟的缘故。

    再后面是他的学校成绩、生活习惯、近几年的活动轨迹以及桑乐的资料,因为曹琋手脚做得干净,倒是没留下什么证据,不过光前面的那些资料比对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对了,”魏国勋喝了口茶,慢条斯理地说,“派去希望星的人这两天就回来了,好像也有点收获。”

    程岫合拢文件:“你属于哪个政党?”

    魏国勋笑道:“都是为国家服务,这不重要。”

    程岫自顾自地说:“国安局和中央情报局一向不对付,你不可能是民声党的人。”国安局和中央情报局一个负责行动,一个负责情报收集,是各大政党为免公器私用,互相牵制的产物,在权限和职责上有非常模糊的交叉地带,所以互相较劲的厉害,从来没有两个老大同属一个政党的先例。

    魏国勋静静地听着他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程岫接着道:“也不会是时进党,华家做事不留把柄,他们和我是私人恩怨,一定不会自己冲锋陷阵。”

    魏国勋脸色不变。

    “其他的,你说得对,这不太重要。”程岫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口水。

    魏国勋笑了笑:“曹琋应该不算其他吧?看你们形影不离,他应该是很重要的了。相貌,血缘,还是其他的原因?”

    程岫反问道:“你觉得呢?”

    魏国勋说:“我觉得他是一个性格阳光开朗,态度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程岫无所谓地说:“你觉得是就是吧。”

    “两位在谈恋爱?”

    程岫笑了笑:“不然怎么结婚?”

    魏国勋说:“与您保持联系的除了蒋向峰上将外,还有谁?”

    程岫说:“当然是有一定级别的人,比如华敏和庞鹤园。”

    魏国勋道:“只有这两位?”

    程岫说:“你不肯透露你是哪个政党的,我怕我一不小心说错了,对你不太有利。”

    魏国勋说:“我做人做事的准则是实事求是,只要您说的是真的,什么都可以。”

    程岫说:“你秘书买的糕点并不好吃,我想上厕所。”

    魏国勋丝毫没有为难的意思,点头说:“好的。”

    程岫走到门口,魏国勋突如不经意地提起:“我虽然不是时进党,但您的事,时进党出力不少。”

    隔壁。

    和程岫受到的热情款待相比,曹琋受到的完全可以称之为冷遇了。水是凉的,盘子是空的,连人都是等了半天才出现。

    楼靖手里捏着刚复印出来的资料,看向曹琋的眼里充满了同情。他每年都要碰到很多这样的人,自以为情深无悔,其实被心爱的人骗得团团转,有的是实在太蠢,有的是遇到的骗子段数太高。曹琋显然是后一种。

    毕竟还是年轻。

    楼靖想着曹琋傲人的履历,默默地叹息了一回。

    从他一进门,曹琋就观察着他,自然没有错过他脸上并不掩饰的同情和惋惜:“我和程岫什么时候能走?”

    “喝水吗?”楼靖答非所问。

    曹琋说:“红茶,谢谢。”

    楼靖将资料放在桌上,出去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曹琋依旧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对那份资料视而不见。良好的教养让他心中多了几分好感,将茶水递给他之后,又将资料递了过去。

    曹琋接过来随便翻了翻,除了程岫看到的那些外,还多了几张曹燮的生平以及与林赢的纠葛,一看就是临时从网上下载拼凑的资料。

    楼靖说:“也许你很难接受,但事实就是,你身边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大的少年,实际活了一百多岁,真正的身份是星国的七星上将,林赢。”

    曹琋沉默了会儿,才说:“只有这些?”

    他的冷漠落在楼靖眼里,就是内心受到剧烈冲击仍死鸭子嘴硬的别扭青年:“dna说明了一切。而且我们已经排除了□□的可能。他就是林赢,曹家一百年前的死对头。”

    曹琋将资料放在桌上,还将封面翘起的一角用手压了压:“这是阴谋陷害。”

    楼靖说:“这份资料的收集手段绝对公开透明,符合国家法规以及国安局的操作流程。”

    曹琋说:“我想见他。”

    “请先协助调查,配合回答我几个问题。”楼靖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曹琋看着他,慢慢地说:“我要见他。”

    “据说你们初次见面的地点是dh33星?为什么会去那里?”

    曹琋干脆闭上了眼睛。

    “我看过您的人物传记,听说平时很喜欢到处旅行,最喜欢去哪里?”魏国勋对刚从洗手间回来的程岫笑着问。

    程岫说:“回家。”

    魏国勋道:“您家离dh33星一点儿都不近呢,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程岫说:“迷路了。”

    魏国勋点头说:“的确很容易迷路,不过这个怨您。历代上将,您是扩张的领土最多的那个。”

    程岫不接茬。

    魏国勋自觉地接下去道:“所以,第一次见到曹琋,一定很惊讶吧?我看过照片,他与曹燮曹幕僚长的外貌非常想象,几乎一模一样。”

    程岫嗤笑一声,说:“你应该看眼科了,明明是曹琋帅多了。”

    魏国勋道:“您认识曹幕僚长的时候,他已经二十出头了,自然不能和风华正茂的曹琋相比。”

    程岫说:“我们这场没有营养的对话还要持续多久?”

    “那要看您准备什么时候配合。”东拉西扯地绕了半天圈子,魏国勋一点都不显得不耐烦,好像只要程岫愿意,他还可以再绕星国三百圈。

    但程岫对这一套是相当反感的,这也是他反感政客的原因,总喜欢将话说半句,不留把柄,好像谁会逮着他的话头当令箭似的。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魏国勋:“出具逮捕令,逮捕我,送我上法庭审判,或者我现在离开这里。”说完,也不管魏国勋的态度,转身就往外走。

    “稍等。”

    魏国勋叹了口气站起来,绕到程岫的面前,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上将,抱歉了。我将以非法实验罪逮捕您。由于您的案件牵扯到国家机密,您的律师将由政府指派。还有什么疑问吗?”

    程岫说:“那么,在我的罪名成立之前,我要求恢复七星上将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