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说实话,寻仙阁给的工钱确实很多,底层伙计的工钱每天就六十个铜板,高级的伙计也就是赵二虎要比他多二十个。而外边其他工种一天的工钱五十铜板就算是高了。

    再加上陈潇还兼职晚上住在店里值守,另外算一份,总共加起来一天一百铜板。这样高薪,在郡城这样繁华的大城市,养活一家三口,都能过得不错。

    赵二虎说他花钱大手大脚,陈潇一半是真的,一半却是冤枉。

    来这里之前,陈潇功成名就,年轻多金。每天吃的不说山珍海味,却绝不是粗茶淡饭。而在这边,这吃的何止是粗茶淡饭,简直就刮他的嗓子眼。

    寻常百姓家吃的是粗加工的黍米,纤维太粗,陈潇吃了两天就不行了。尽管电视上天天提倡吃粗粮,可也不能粗到跟砂纸一样。

    之后陈潇再吃饭食,就选那细加工过的粮食做成的。细加工的好粮食原本的价格就是普通粮食的两三倍。

    他还不是偶尔吃一顿就算了,而是学那有钱富贵的人家顿顿吃,天天吃。他不光吃的好,最主要是吃的多。

    大概是因为大病初愈,又因为正是生长发育的时候,陈潇的胃口好的出奇。一天三顿之外,还要加上下午茶和夜宵。不吃还不行,到点肚子就饿的咕咕直叫。连不怎么来的东家都知道自己的店里有一个特别能吃的伙计。

    于是,陈潇每月吃喝的花费,就要花去薪资一多半。

    说他用的挑拣。

    真心不是他用的挑剔,再苦的日子陈潇也能过得住。可那是因为穷,那是因为没有经济来源。而现在,他凭自己的劳动能力换来的报酬,又为什么不对自己好一些?

    再说,他这不知道怎么来的又一世,谁知道会什么时候被收回去。省下钱来到时候还不知道要便宜给谁。

    内里贴身的衣物要细棉布的,坚决不要粗麻布;别人外边的棉袄里是棉花,他不光有棉花,里面还专门请人给缝了一层细羊毛皮;配给了一个汤婆子还不够,自己又添置了俩;别人大早上起来都是用冷水洗脸,就他为了用点温水,专门给铜水壶做了一个壶罩……

    让人总觉得这不是一个伙计,这简直就是一个娇小姐reads;!

    可是,陈潇却有委屈。

    除了粗麻布是穿不习惯以外,缝细羊毛皮里子跟多买了俩汤婆子、给铜水壶做壶罩,完全是因为他之前是个南方人,郡城这边是北方气候,冬天太冷,适应不了。

    原身憨娃在这边生活了十几年,陈潇过来了之后,怕冷这点倒是跟生前变得一模一样了。这让陈潇心有疑惑,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陈潇吃完东西,收拾了桌面。就去自己负责的区域,整理货架的台面。

    踏雪寻仙这个店名,起的就让人一下知道这背后的东家恐怕是一位附庸附雅、痴迷仙人的脑残粉。要不然这么酸的名字,也真好意思直接挂出来当牌匾。当然,以上言论纯粹是他内心的吐槽,没准岱国的审美就这个风格。

    证据就是这家店铺是这条街上生意最好的古董店之一。

    踏雪寻仙阁所在的这条街很繁华,不仅宽阔还很长。街道两边全都是琳琅满目的店铺,街道边上甚至还有人支着车子摆摊。让第一次走到这边的陈潇还以为自己身在国内古都的古玩街。

    平日里这条街上的人并不算太多,只有在一些特殊的日子,才会特别的热闹。例如:哪里有仙门打开山门,派人下来招收徒弟的时候。

    在这期间,附近的居民会蜂拥而至,不管是有钱没钱,都要求一件回去。美其名誉,沾沾仙气,增强运气。这喜感的一面,让陈潇觉得好像看到了高考前夕,考生的爹妈们上庙门烧香一样。不求有效,但求心安。

    真正的踏进店门,才会发现,这里的古董店跟生前的有什么不同。

    这里的店铺,不只是经营本国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古物,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从什么时候传来的上古仙人用过的东西。

    在这里,真正的仙人遗物就跟生前古玩市场上的真品一样,十个里边九个半假的,还有半个也不一定是真的,没准是高仿。

    就跟国人们疯狂追寻历史珍宝一样,这里的人也一致追捧仙人们遗留下来的任何物品。

    真的是任何物品!陈潇甚至看见过竹筷和汤匙……

    店铺里让人眼花缭乱的展品,种类繁杂。就是在这样让人头晕眼花的凌乱当中,陈潇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东西。

    那是一个玉珏。光泽因为时光而显得有些黯淡,上边却有着精美的纹饰。因为成色不好,这玉珏被摆放在一堆不太出众的杂物当中。

    陈潇注意到它,是因为他在它的身上看到了隐晦的波动。那波动陈潇再熟悉不过了,是气场!

    能够看到气场,这是陈潇得以年纪轻轻就成为风水大师的看家本领。就不提当初学会如何看气场,经历了怎样严苛的训练。只说在这另外一个世界,看到一件具有风水气场的物品,是多么的让他震惊。

    只是那店铺店大欺客,伙计看陈潇穿着的其貌不扬,根本就懒得招待他。并且在他开口询问之后,冷嘲热讽地将他轰了出去。

    陈潇顾不得跟他生气计较,只是牢牢记住了这家店名,就又上其他的店铺去看了。

    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店铺都有这种具有气场的古物。陈潇从头找到尾,也只找到寥寥几家,其中最多的就是后来他花钱入职的这家踏雪寻仙。

    那个时候因为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主流背景,所以陈潇并没有从店铺的名字上联想到什么reads;。他入职之后,认真勤勉的虚心学习。各种侧面打听,也没能从这些掌柜师傅们的嘴巴里掏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还是后来那位灶台主人炫耀,才揭破了这层窗户纸。让陈潇推测,那具有气场的物品,正是仙人们遗留下来的东西。

    陈潇恍然大悟。

    在他前世的世界,高僧名道们带在身上的物品时间久了都会具有气场。而这里,跟仙人有关的物品具有了气场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也难怪那些掌柜师傅们讳如莫深,这能从万千凡物当中分辨出哪一样是真正的仙人用过的本事,怎么可能轻易的就传授给他这个小小的伙计。

    想清楚之后,陈潇也一度非常的兴奋。他这个本事不用做别的,一年卖出一件真正的仙人古玩,就能够自己衣食无忧。

    更别说,他给别人做风水局,风水法器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个世界,可以和以前一样凭借气场,轻易的找到带气场的物品,对他来说是多么的事半功倍。

    然而很快,陈潇就陷入了黯然失落当中。

    就在他身体康复,第一次从居住的那间房屋当中走出来,仰望星空的时候,就如遭雷击的愣住了。

    因为这个世界,跟他生前所在的世界的星象全!然!不!同!

    等到偶然听到这边的人谈起,竟然连太阳的叫法都全然不一样,这边叫做日星!

    陈潇顿时就茫然惶恐了。

    他所学的风水学星象是测定方位的依据之一。可是现在星象都没有了,他怎么能肯定现在所知道的东南西北是正确的方位呢?

    要知道寻龙点穴,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弄错了,那就不只是不起作用,甚至很可能会祸及一地,子孙后代都要遭殃。

    学了十几年形成的知识体系崩塌了,陈潇不可谓不苦涩。

    好在他的意志坚定,很快就接受了现实的改变,辞别了照顾他的人家,出来想办法寻找新的谋生手段。

    等到他发现了仙人古玩有气场,有些可以用来做风水法器,高兴了片刻,又就寥落。

    能怎么办呢?

    他不敢轻易去尝试。这不只是毁坏一地风水气运,更是会折损自己功德,影响性命。

    他曾经年少轻狂,犯过一次,付出了惨痛代价。真的不敢拿这第二次生命来冒险。

    陈潇用柔软的细布,轻轻地擦拭台面上的展品。这一个架子上都是一些杂物。有笔架、印章、竹刻、木雕、牙角器等等。

    他挨个擦过去,然后在中间停下,反复擦拭一个牙牌一样的东西。这是踏雪寻仙阁当中,为数不多的仙人古玩之一。

    他来了好几个月,没有一个人对这个牙牌感兴趣。

    因为是在陈潇负责的区域,他暗中打算,等到快要走的时候,找个有眼光的古玩家推荐出去卖掉,好抽一笔佣金,当做接下来的路费。

    想想探听到的价格,他能抽到的佣金一定不小。每每擦拭这块牙牌,陈潇都像对待自己的饭票一样精心。

    他是能花钱,可是同样的,他也能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