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反复跟陈潇确认了他记住了村落地址,周武师才揣着一肚子不解离开了。

    此时歇班的掌柜跟师傅们也都回来了,陈潇就迫不及待的跑去跟大掌柜的请假。一开始听到他要请十天假期,大掌柜还觉得挺不高兴。等到听闻他是要回家去,家里边来了仙门的人收徒,找他回去是为了这事,就立刻同意了。

    跟陈潇预想的一样,踏雪寻仙阁背后的东家是仙人的疯狂粉丝,只要是跟仙人沾边的事情,都会让他由衷的感兴趣。所以大掌柜的想都不想立刻批准了陈潇的假期,并且还关心的问十天够不够。

    他这样做,也只是为了陈潇回来之后,能多搜集一些仙人的相关信息。就算是只谈谈这次的见闻,也会让东家高兴。要不是东家刚好不在郡城,大掌柜的相信东家都会跟着陈潇跑一趟乡下,就只是为了追仙。

    大掌柜直接免了他下午的活,让他去做回家的准备。在赵二虎羡慕的眼神当中,陈潇回后院取出周武师给的那个包裹直接去了之前他被轰出来的那家店铺。

    这家店名叫做鉴宝斋,跟踏雪寻仙阁一样,也是这家古玩街上出了名的古董店。

    陈潇都在这边生活了五个月,自然是一踏进大门就被人认了出来。门口伙计笑着招呼他:“小憨,这回儿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陈潇笑着回道:“这回来是办点私事。”

    门口伙计就奇怪了,他到这鉴宝斋办什么私事?就见陈潇走到玉器货架边上,旁边站着一个高等伙计,看到他进来脸色就拉了下来,这会儿更是直接冷到要掉渣。

    昔日被他扫地出门的土包子成了同行,直接减少他的优越感。每次偶然碰见,双双都没有话说。

    “也不知道吃什么熊心豹子胆,晌午刚过就敢跑出来偷懒。我要是踏雪寻仙的掌柜,早就把这种痞懒的家伙给撵出去了。”那伙计看也不看陈潇一眼,嘴里还不阴不阳的说着。

    陈潇心里当然是不快的,可是想到要到手的目标,他忍了reads;。于是抬脸就是笑:“多谢关心。大掌柜的关照过的,这才敢出来。”

    那伙计冷哼一声:“哪个关心你!自作多情了。”

    陈潇心平气和地说:“近日要回想探亲,这次来是要选购一样礼物。”

    那伙计嗤笑了一声:“打肿脸充胖子!”嘲讽完,才意识到陈潇是买他负责的货架上的展品,随后不耐烦的一甩手,“自己挑!敢打翻哪个,当心你赔不起!”他才不乐意伺候,干脆两步走到一边。

    玉器是大分类,自然不可能就他自己一个负责,上边还有一位掌柜师傅专管精品,他这伙计自然就只能看管这个成色品相差一些的。

    那伙计甩了脸色退开,却没看见他背后的掌柜师傅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掌柜师傅这会儿正有客人,就要过来削他了。

    当然不是为了陈潇抱屈。陈潇一个小小的伙计,他根本就没看在眼里。而是不管怎么样,伙计都是不能让客人单独待在货架前边,这是伙计的职责。

    门前跟陈潇打招呼的伙计看到了掌柜师傅不满,也不提醒那伙计。自己上前一步,笑呵呵地对陈潇说:“小憨,看上哪一件了,我来帮你。”

    那伙计也没傻到家,看门口伙计过来,立刻呵斥:“你不好好守在门口迎客干什么?这是你来的地方吗?回去!”

    门口伙计做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内心却很高兴的回去了。看你上边的掌柜师傅不罚你!

    那伙计还不知道自己要倒霉,冷着脸站在货架边上,眼睛盯着陈潇,眼神跟刀子一样。陈潇不为所动,装模作样挑选了一番,才拿起那个有着隐晦气场波动的玉珏。他转身对伙计说:“我选好了,就这个吧。”

    那伙计垂眼看了看,嘴里嘀咕了一句,陈潇没听清,看表情反正不是好话。随后就听他说:“两百银。”

    陈潇眉毛一挑,心里有些生气。都是做这行的,看这个东西被摆放在不起眼的架子上,就知道这玉珏的价格不会超过一百五十银。这伙计跟他要二百银,分明是狮子大开口。

    陈潇沉了脸色,抬高声音冲着伙计背后方向说:“我是看这玉珏还算不错,才想着在鉴宝斋买。没想到贵斋这么不诚心,行内都知道的价格,还多了三成,看来贵斋是不愿意做这笔生意了?”

    被陈潇直接上升到鉴宝斋的高度,那伙计就有些心虚了。不过他毕竟是做了很多年的伙计,陈潇一拿起这玉珏,就回想起他当初被撵出去那一次,也是拿着这样一块玉珏。

    要不是真心喜欢,何至于几个月之后再回来买?对这样的人,他们这个行当就流行咬个高价,不怕对方不掏钱。

    那伙计就不客气地说:“就这个价格,爱买不买!”

    按道理说,他这个想法是对的。只不过这态度糟糕,并且其他的人也不知道陈潇之前就看上了这玉珏。

    于是,这伙计直接把身后的掌柜师傅给惹火了。他跟客人告了个罪,脚下生风的走了过来。

    “小憨是吧,让老夫来看看——”

    那伙计先是一呆,然后急道:“掌柜师傅,我这是……”他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给严厉喝止:“你先闭嘴!”那伙计吓得一抖,看掌柜师傅的样子竟然已经是对他不满至极,立刻就白了脸。

    陈潇态度恭敬的问候了一下这位师傅,那师傅客气的笑了下,“既然是小憨要这玉珏,只一百四十银便可拿去。”掌柜师傅铁了心要立刻打发掉陈潇,至于那伙计稍后训斥惩罚不迟reads;。

    他不管对方跟这看货架的伙计有什么矛盾,都不可以再闹下去。店里还有几位客人,影响太败坏了!

    陈潇也没再拖延,干脆的拿出银钱会了账。他转身走出鉴宝斋,想起那伙计如丧考批的脸,笑了笑。小坑了对方一把,不过是临走收些利息。

    把玉珏小心的贴身收好,陈潇又去了其他商业繁华的大街。

    买了郡城出名的点心,又到布店扯了十米淡蓝色细布。两样加起来,在村镇不管是探亲还是访友,都是非常体面的礼物了。

    不说村镇里边吃不到这样的点心,单说这十米淡蓝色细布。一家三口的量,省一些像憨娃叔叔家连大带小,也是能每个人一身新衣。

    把礼物单独放好,陈潇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带了一身备用。然后以防万一,把一个汤婆子塞进铜水壶的棉套里带上。他担心憨娃的叔叔家晚上更冷,毕竟那里晚上可是烧不起炭盆的。

    按照周武师给的路线,陈潇从郡城坐上了前往县城的驿站马车。

    驿站的马车比起私人的要贵,却非常的舒适。毕竟是四轮的,装了减震跟弹簧,内部的空间也比较大,至少不用缩着腿憋屈。

    道路虽然是土路,但是压得很厚实,也非常的平整。马车跑的很快,一天就到了县城。晚上在客栈睡觉,果然汤婆子派上了用场,要不然冷的陈潇根本就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吃了客栈提供的餐食,陈潇就又上路了。这次只坐了半天牛车,就到了憨娃叔叔住的村镇。

    在牛把式的吆喝当中,陈潇下了牛车。背起行囊,向着大路旁边的小道走去。走着走着,他不由得职业病发作,从旁边的山道上了山顶,向山下的村庄望去。

    只见这个地方山多拱秀,水势向西,四面环山,村中有三条溪流穿过。周围山势高起,却有一片宽阔的平地,形状好似一艘帆船,静静地停泊在港湾里。山环水绕,藏风聚气,正是风水上典型的吉地特征。

    陈潇不由惊叹一声:“好地方,好风水!”

    在这样的风水吉地居住,人们必定安居乐业,人才兴旺。住在这里的村民如果走仕途必定升官,如果经商则必定发达。

    也难怪那仙门会跑到这个小小的村子里来招收徒弟,毕竟地灵才会出现优秀的人杰。

    想到这里,陈潇脑海当中灵光一闪,只可惜念头过得太快,他没有抓住。

    就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身后一个迟疑的声音说:“憨娃哥?是你吗?”

    陈潇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他这回不是来看风水的,而是以憨娃的身份回来探亲的。

    他转过身来,身后是一个瘦弱的男孩,手里牵着一头牛,后边跟着两个牛犊。

    陈潇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对方:“你是?”那男孩被看得很紧张,咽了咽口水。陈潇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他轻声和气地说:“抱歉,我之前生了一场大病,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那男孩露出欣喜又不敢置信的表情:“真是憨娃哥!你变得、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陈潇眨眨眼:“嗯,大概是因为痩得厉害了。对了,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男孩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否定陈潇的说法:“不是因为痩了。不过,也许是因为痩了?”说着说着,他自己都糊涂了。随后他笑了起来,露出不太整齐的牙齿,“憨娃哥,我是三栓啊,你的堂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