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虽然觉得陈潇的要求很奇怪,可是侄子给出钱翻修房屋,提出些改动又并不妨碍生活。于是陈长根迟疑了片刻,也就答应了。

    等到这边房顶完工,陈长根就带着两个人在陈潇指定的地方开出了一个大门。原先大门的地方则先用东西封堵起来,等将来再有时间跟闲钱了重新砌成墙。陈潇则跟另外两个把厨房里边的灶台给扒掉,在他划定的位置重新垒砌新的灶台。

    陈潇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能让人理解,所以风水格局上需要的房屋改动,都是借口翻修房屋。能自己做他就自己做,不能自己做的就找一个能让人觉得合理的理由。

    像是这灶台,就从一口火眼变成了两口火眼,比起以前蒸饭做菜只能做完一样再做一样可方便多了。等灶台垒砌好了,婶婶乐得合不拢嘴。尽管位置大变,她适应几天也就好了。

    墙面用搅拌好的泥刮平,农家院立刻变得齐整很多。再加上簇新的黑色瓦片,立刻提升了整个院落的档次。陈家上下都很高兴,又把家具按照陈潇的指示摆放好,就迫不及待的住了进去。

    原本房子翻修后,墙面需要晾晒干了才能住进去。不然会有些潮湿阴冷,住着让人觉得不舒服。陈家人却一点不在乎,宁愿收集柴火烘干,也不愿意多等哪怕一天。

    陈潇对此有些无奈,只能跟二顺约定好了,两个人半夜悄悄地起来,聚集到堂屋里。

    正屋的位置是设置风水法器最常用的地方,陈潇选择堂屋的大梁来安放玉珏。房梁中心的位置,有他买房梁的时候偷偷塞钱给卖家,让对方预留出来的暗格。

    在家里用暗格藏东西,卖家司空见惯,收了钱很利索的在房梁上做出了一个不太容易被找出来的暗格。

    二顺跟陈潇两个轻手轻脚的搬来梯子,陈潇抹黑爬上去,找了半天才找到暗格把玉珏放进去。

    玉珏放进房梁,稳定的气场很快扩散到房屋,带得陈家整个房子的风水布置起了作用。

    见到气场平稳的和樊村整个村的大气场和谐地融入到一起,陈潇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reads;。

    二顺在底下扶着梯子,等到陈潇爬下来,俩人又一前一后地抬着梯子出了正屋。

    二顺终于忍不住了,低声问:“憨娃哥,这样就能帮吴家哥哥选上了?我怎么觉得……很不安稳呢?”

    这姑娘含蓄地给陈潇留了面子,没直接说他不靠谱。毕竟她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修修房子就能让人被仙门选上。

    陈潇也低声地说:“我也没有把握。这个方法是我从……学来的,能不能起作用,我也不知道。不过,总应该能有些效果。”

    毕竟风水格局是做出来了。

    陈家门前有街道,左方路长,右方路短,宜开右方门收地气。所以陈潇改了大门的位置,也被称作“白虎门收气。”

    因为星象不对,陈潇也没有办法算出来陈长根的生辰所属,根据他的批命来摆放屋里的陈设。只能根据八宅派的方法,把房屋里的各个方位划分,排成了“坐生向旺”格局。

    坐生向旺,能收福纳吉。正好符合陈长根一家三五十年小富小贵的格局。只不过,要想要立刻应验到跟二顺只有未婚关系的吴新志身上,还需要另外做一项准备。

    陈潇给了二顺一把红线。他说:“你跟吴新志定过亲,一定知道他的生辰八字。今天晚上别睡觉,一边默念他的名字跟生辰,一边把这红线编成细绳。明天一早,就把这细绳给他,让他系在手腕上别摘下来。”毕竟是未婚关系,想要加强吴新志跟这个家的关系,也只能二顺辛苦一些了。

    听了陈潇这么没头没脑的话,小姑娘倒是不敢再怀疑。陈潇那含糊不清的话,把二顺这个容易想太多的姑娘给惊到了。她还以为陈潇是在郡城那边跟人学到的什么仙法。她可是知道有种说法叫做法不传二耳的。

    二顺表情郑重的双手接过这把红线,回了自己的房间果然一夜没睡,连夜把这把红线编成了一根筷子粗细的红绳。她顾不上休息,天刚亮就赶忙去给吴新志送了过去。

    吴家父母对她心有怨怼,二顺也不敢直接叫门,只让吴新志学堂的一个同窗出面,把吴新志给他叫了出来。

    三天过去,吴新志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听到二顺找他,还以为是为了那天的事情。他心里边也有些歉疚。不过毕竟那是他母亲,子不言母过,他也只能多多劝说让二顺忍耐了。

    吴新志跟二顺在村子外一个荷塘前见面。

    一夜没睡,二顺的面容有些憔悴,眼中有血丝,眼皮还有些发肿。吴新志看得有些心疼,他说:“二顺,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娘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你对我好,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以后定然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二顺很快反应了过来,她摇了下头,轻声说:“新志哥哥,我都明白。伯母只是一时心情郁愤,她也不是有心的。”是不是有心,二顺当然能分辨的出来。只不过在这种事上,她不能跟吴新志争论,再说这也不是她今天来的目的。

    二顺从衣袖里边掏出那根红绳,抬起吴新志的右手,细心的绑了上去。吴新志没有动,就看着她动作。等二顺绑好了,他才开口问:“二顺,这是什么?”

    二顺抬头看着他认真地说:“新志哥哥,你可一定要带着。这是我憨娃哥特意用仙法帮你求的,能保佑你复选功成。”

    吴新志不以为意,他就没想过自己复选会选不上。不过这是未婚妻的一片心意,他就当是护身符带带也无所谓。于是吴新志笑着说:“好,你放心,我一定带着不摘。”

    把红绳交给吴新志,二顺就完全放下了心事reads;。可是等到吴新志回到了家,才知道有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在等着他。

    吴家父母愁云惨淡地坐在客厅。原来,刚才有一个跟吴家交好的人跑过来告诉他家一个消息,这次复选的名单定下来了,并没有他们家的新志!

    接到这个内|幕消息,吴家上下这才着了急。赶忙发动亲友去打听,才知道掌事地收了樊家的孝敬,把樊家少爷的名字给添了上去。

    最后一轮加第二轮的六个少年家,除了吴家之外,其他几家多少都有些关系。于是几家一商量,干脆直接把吴新志给刷了下去。

    也怪吴家父母太不长心眼,竟然没有想到去掌事家里坐坐。不说送东西,就是过去说个好话都没有。掌事见此,连过意不去的情绪都没有了,直接把吴新志的名字给划了去。

    吴家父母一边在家里大骂,一边拿出家里边的积蓄,想要给掌事的送过去,好让他把自己家儿子的名字再改回去。哪知道掌事干脆不见他们,直接假托不舒服,闭门谢客了。

    吴母气急攻心,直接晕了过去。吴父慌了手脚,又是掐她人中,又是喊人请医生。吴新志站在客厅看着乱成一团的家人,气得浑身发抖,这才知道人心险恶,世人无耻。

    吴家人就这样又急又慌地,迎来到了重玄派仙师们再来的这一天。

    复选原本应该是名单上的少年直接去祠堂,别的人不用去。吴新志因为不甘心,非要进去看看。挡在外边的学堂学师正是那天劝过他的,对他的落选心里也是同情,就放他进去看看。

    不过,他叮嘱了吴新志一番,千万别闹出动静来惊动了仙师。要是他闹出事情来,下次其他门派再来选门徒,就直接取消他的资格。

    吴新志被这警告吓到,顿时熄了心思,答应老老实实的。

    这次来的只有上次主持的那位仙师,被选上内门弟子的那位已经在了,掌事正在一个一个的介绍复选上的少年。

    吴新志站在远处看着,不甘心的掐着手心。他恨不得冲过去,向着那位仙师高声揭露学堂掌事跟樊家肮脏的交易。要不是那位放他进来的学师警告,他真的要冲过去。

    就是这样,他也气愤的直喘气。低头视线扫到腕子上的红绳,想起二顺送给他的时候的期盼跟祝福。更是悲从心中起,眼圈发了红。

    吴家也是死一片沉寂。吴母病得起不来,吴父农地里的活也不管了,就只坐在客厅里抽着烟袋。吴家的其他人也打不起精神,更不敢在这个时候造出什么动静,惹来吴父的臭骂。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阵的喊声,吴父茫然的抬头去看。就见之前跟他家送内|幕消息的人闯了进来,冲着他一叠声地说:“你家的新志又选上啦!别愣着了,赶紧收拾东西!今天仙师就要带他们走,就等半天的功夫!”

    吴父又惊又喜,还很不敢置信,他站起身,拽着来人:“你说什么?我家新志选上了?怎么回事?不是那杀千刀的樊家顶了我儿的名额吗?”

    来人拍着大腿笑道:“原本都要走了。那仙师不知怎地,突然问起你家新志为何没有在名单上,掌事立刻吓得面色如土。仙师没有问责,只是让他换下一个人去,这样你家新志才入了选!”

    吴家如何惊喜,忙着给吴新志收拾行李不提。陈潇听到了这个消息,才是松了一口气。

    这风水,原本就是使得有可能发生变成肯定发生。一件原本只有百分之一希望的事情,在气运的加强之下,才会百分之百的成功。

    还好,在这个世界风水改运,寅葬卯发,催官显贵,化煞生旺的本质能力并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