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原本要立刻就走的仙师一行,为吴新志专门又停留半日,这简直就是无上的殊荣。吴新志激动得脸都红了,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才好。

    那仙师看得好笑,对呆呆地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少年说:“还不赶紧回家准备行李,跟该告别的人道个别。”

    吴新志这才回神,冲着仙师行了个礼告退出来,转身飞奔。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跑到陈家。

    二顺也得到了消息,正在匆忙的准备一个包裹。婶婶在外边喊了一声,二顺就赶忙抱着包裹出来了。

    “二顺!我被选上了,又可以去了!”吴新志跑得额头鼻尖都是汗,一边喘气一边说。

    二顺喜不自禁地说:“新志哥哥,有仙术的保佑,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被选上。”

    吴新志点了下头,他也觉得这红绳起了不小的作用,最少它是一个非常灵验的护符reads;。

    二顺把包裹塞给吴新志:“新志哥哥,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护腕和绑腿,赶路很辛苦,你一定用的上。此去重玄派,路途遥远,音信不通,你要多多保重。……希望新志哥哥有志竟成的那一天,千万、千万别忘记小妹还在樊村等着你回来。”这个腼腆娴静的姑娘,面对即将分别的情郎,再忍不住,对着吴新志叮咛起来。

    吴新志从被选上的兴奋当中缓过来,跟未婚妻分离的伤感和不舍涌上他的心头。他重重地点头,伸出手抱住了二顺,感动地说:“二顺,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会时时刻刻把你挂记在心上。”

    二顺仰着小脸靠在吴新志的肩膀上,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心里边喜忧参半。既为对方高兴,又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但愿、但愿她的吴家哥哥能按照约定回来娶她。

    小两口在陈家的院子里边深情相拥。这原本有些过于孟浪的举动,婶婶并没有上前制止,反而揪着围裙的一角,看的热泪盈眶。

    俩人静静的拥抱了没有一会儿,陈家外边就又跑过来一个人。来人直接冲着吴新志喊:“新志,赶紧家去!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别在这里耽误时间啦。爹娘还等着跟你送行呢!”

    吴新志松开二顺,歉然地看着她说:“我得走了。”

    二顺理解而乖巧的点头:“好,你去吧。我就不送你了,新志哥哥,祝你一路顺风。”

    吴新志抱着二顺给他的小包裹,转身从陈家的院子离开了。二顺再忍不住,难过的哽咽出声。陈潇叹口气,上前拍拍她的肩膀,低声说:“别伤心,只要他把手腕上的红绳一直带着,就不会出什么大事。”

    这点自信,前风水大师还是有的。他布置的风水格局虽然不能让吴新志飞黄腾达、平步青云,至少大灾大难不会有,性命也是无忧。

    吴新志跟来喊他的哥哥回到了家里,客厅的八仙桌上已经堆放了几个行李包裹。吴母硬是撑着病体亲自操持收拾行李,生怕儿子在外边收了委屈。

    “这些干粮单独装一个行囊,还有这些点心也带上,路上饿了可以垫垫。”吴母把两个儿媳妇指使得团团转,“这厚衣服,还有这件披风也都装进去。万一路上倒春寒,也不至于冻着我的儿……”

    看到吴新志,吴母过去拉住他的手快慰地说:“我就知道,我儿能得选!掌事从中作梗,那仙师的眼睛可不是瞎的。当日表现得那般优秀,可见仙师们也把我儿记在了心上。新志啊,到了那个什么、什么重玄派,你可记得好好跟仙师打好关系。这种亏咱们吃一次就够了,万不能再让人挤兑下去!”

    吴新志心高气傲,看不上这种蝇营狗苟的手段,不快的皱起眉头。吴母见他不听,急道:“我知你看不惯。可你不放下身段,被别的人投机,你反倒要吃大亏。这回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吴新志不相信地说:“那是仙门,来往的都是生性高洁的仙师们,才不可能纵容那样的小人行径。母亲万万不能再说这样的话,让仙师们听到该不高兴了,对我才是真不好。”

    吴母立刻就捂住嘴:“好好好,我不说了。”然后她想起什么地说:“等你到了仙门,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寻一门更门当户对婚事。家里这边你不用担心,我迟早想办法把你的庚帖从陈家要回来。”

    吴新志拧起眉毛严肃地说:“这种事情不能做!我才不想被全村人笑话,当成是一个见异思迁的无情小人。”

    吴母露出不以为意的神情。在她看来,她儿子将来不说也成个仙师,就是以仙门的外门弟子,也要比整个郡任何一个富贵人高贵。那陈家有什么,父亲是个长工,母亲就是个仆妇命,生下的女儿当然是配不上她家儿子的。

    吴新志见母亲不肯改主意,立刻就急了:“娘,这婚事万万不能悔改reads;!不说别人怎么看,被仙门的人知道,也该说我人品有污!”他缓了缓气息,见母亲听进去了,就接着说:“再说陈家姑娘和我心意相通,贤惠能干。将来有她在家里代我孝顺二老,我才能安心在外边修炼。二顺是个事事想到前边,又能拿主意的。你看,这红绳,就是她专门为我求来的仙法护符。要不是这个,我这次还真不一定能让仙师改了主意!”

    他此时提起这个事,完全是为了让母亲增强对二顺的好感,别再针对和看不上陈家姑娘。果然,吴母听到当中还有此节,再也没说让吴新志另找良配的话。至于是暂时打消,还是永久打消吴母的想法,吴新志并不在意。只要他的心意坚定,就能说服母亲听他的。

    交通不发达,消息闭塞,人们往往就愚昧。再加上对仙门仙师的敬仰,对于跟仙法沾边事物就有一种不加分辨愚信。吴新志是这样,吴母是这样,吴家其他人也是这样。而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的人听到,想法就没有那么美好了,直接往邪恶的方向想象。

    吴家这么热闹,也有邻里跟好友聚集过来沾喜气,人多口杂就把吴新志被一条红绳护符保佑,被仙师看中选去仙门的事情传了出去。结果这话越传越邪乎,红绳的功能越来越夸大。竟然成了吴新志用红绳控制仙师改了主意,让他去的重玄派。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原本不信的人见说得言之凿凿,也就不得不相信了。尤其是正需要一个把柄,把吴新志从名单上弄下去的人,更是深信不疑。这个人就是樊家那位被刷下去的少爷,樊世明。

    仙师当场询问为何那日背得最多的少年不在,立马就把掌事的给吓坏了。他以为仙师看重吴新志,就算不能选入内门弟子,也要把他带回去当外门弟子。而他做主把吴新志刷下去,就是犯了个大错。

    掌事立刻就认了错,承认是自己办事不利。把吴新志叫过来,让樊世明回去了。仙师看了,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只不过他懒得跟掌事计较,就没有多言。

    樊世明都半只脚踏进重玄派了,却又给赶了回来,吴新志落选都不甘心,他就更不能甘心了!

    立刻就有樊家的人去找掌事。名单上是五个人,吴新志不能下来,其他却还有四个人呢。就算入了最后一轮的两个不动,二轮的其他三人被刷下时只是按照站位顺序,又没有明说名次,总能想办法把樊世明塞进去。

    没想到掌事却被仙师之前的一问给吓破了胆子,这会儿无论如何也不敢当着仙师拿下一个人,把樊世明给换回去。他不肯帮忙不说,还说了一句让樊家自认倒霉的话,谁让他家的少爷个高站在靠后的地方呢。这顿时就让樊家气坏了。

    掌事不帮忙,樊家就只能另外想办法。这会儿听到这个谣传,立刻就眼睛一亮。樊世明就跑回了祠堂,学师拦着,他干脆扯开嗓子就叫嚷。说吴家找邪修使了邪法,干扰重玄派的仙师选徒!

    这些在学堂里边的少年,耳朵里听闻的都是学师们交给他们的东西。这些学师也大多是修为不高,没有什么前途的人,讲述的见闻也只是道听途说。所以,根本就不明白邪修、邪法是个什么概念。

    世间分阴阳两面,有光明自然就有黑暗,有正道坦途,自然也有邪门歪道。各种缘由造成,名门正派跟邪派邪修是不怎么对付的。不说见了之后你死我活,也是彼此不相往来。经常看不惯对方的作为,二话不说就直接斗法。

    樊世明喊得耸人听闻,有邪修用邪法干扰重玄派选徒事宜。那还得了?!这樊村可是他主持的测试,出了事情他是要负责任的!别这次出来功勋没有赚上,还背上一个大过。

    那仙师立刻站起身,抬手一招,将樊世明从那头摄了过来。他揪着对方的领子,厉声喝问:“你所说是否属实?胆敢造谣生事,叫你知道道爷的厉害!”

    樊世明见这仙师反应这么大,害怕的同时内心还有些小兴奋。反应大好啊,那吴家的小子肯定会被狠狠地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