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被猛然冲进陈家大院的人按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随着对方这个突兀的举动,陆陆续续的又有一些少年和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占据了陈家的大院。

    婶婶不知所措的站在院子里,二顺又惊又害怕,四宝吓得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老弱妇孺根本就顶不上事。陈潇奋力挣扎,背上按住他的人力气大得不可思议,他动都动不得。只能憋气无比地嘶哑着喊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放开我!”

    陈家外边走进来一个得意洋洋的人,他说:“你使用邪法暴露了,如今仙师让我拿你去见他。”

    二顺气愤得冲他喊:“樊世明!你胡说,我家的人怎么可能会用什么邪法!”

    樊世明冲着而二顺不客气地说:“吴家的人都招了!还敢狡辩,走,把他们都带到陈家去!”

    婶婶和二顺以及四宝被驱赶着,跟着这些控制着陈潇的人一块走到吴家。吴家之前热闹的情景不在,邻里跟亲友跑了个精光,只剩下吴家的人紧张不安的站在客厅里。大堂上,重玄派的仙师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手边的方桌上摆放着一条红绳。

    陈潇被推进客厅,看清楚客厅内的情景,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布置风水格局的时候,他从来都只想着在这个世界有没有作用,就没有想过使用风水会被人怎么样。

    在他的前生,有风水学的数千年以来,风水只有在极短的时间内被认为是封建糟粕,其余时间风水师一直被人奉为上宾reads;。所以,陈潇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意识,使用这样的一种技术,在不清楚的人眼里会被怎么看。

    陈潇内心涌起一种懊恼。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他必须引以为诫。

    陈潇被人粗暴地按着跪在那位仙师跟前。说实话,陈潇两辈子加起来,除了小的时候迫不得已,只有在拜师的时候跪过他的师父。倒不是说他的膝盖有多么金贵,而是生长的环境不同。这种凭白矮人一截,必须屈服在权势、力量面前的屈辱,是在现代社会长大,有着健全人格的人没办法能够轻易接受的。

    不过,陈潇不是一般人。眼前形势比人强,他倒也没有不知死活的为了无谓的自尊而反抗。

    “仙师,那位用邪法祈福的人,我给您带过来了!”樊世明语气当中的得意,让那仙师听得皱眉。他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樊世明嘴角那自得的弧度才收敛了起来。

    仙师坐在那里仔细打量观察了一番陈潇。很明显这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平凡人,身上别说有邪修的痕迹,使用邪法之后残余的能量也一点看不出来。

    不过,他丝毫不敢大意。万一对方隐藏的功夫特别的深,他看不出来,判断失误就糟糕了。

    这位仙师思来想去,来回看了看吴家客厅里的人。他缓缓地开口说:“座下之人,站起身回话。你说说,这红绳护符是怎么回事?又是如何得来?”

    他既然让人把陈家的人带过来,当然进行过了解,知道这红绳是陈家姑娘送给吴新志。于是,这陈家才是事情的源头。他已经听过樊世明和吴新志各自的说法,如今就只剩下这陈家人的还没有问过。这带过来的陈家一家子老弱妇孺,只有一个将近成年能问话。

    陈潇内心大大地松了口气。幸好这人没有凭借一面之词给他们定罪。只要有开口的机会,他就有信心扭转局面。

    陈潇站起身,微微抬头,让对方能看清他的脸,同时目光向下,不冒犯的直视对方。前风水大师见多了人情世故,明白这稍微显得谦卑又很恭敬地姿态,能给处在上位的人好感。

    “这位仙师容禀,这红绳只是那位吴家少年的未婚妻——也就是我的堂妹——用普通的红线,一边为他祝福一边编成的。里边只有舍妹拳拳心意,并不是什么邪法制成,请仙师明鉴。”

    红绳只是普通的红绳,不普通的是它的风水作用。因为并不具有气场,所以就算是仙人来看,这也就是一根普通的红绳。就是因为它太过普通,才让这位过于谨慎的仙师没办法立刻做出决定。

    他现在也犹疑不定。当时都要走了,他临时起意的问起吴新志。这到底是他自己做的决定,还是被什么影响着做出的决定。闹不清楚这个,他实在不安心。

    樊世明见到那陈家人不卑不亢,显得很有礼数的回话,心里边就是一阵烦躁跟不快。他以为陈潇见了仙师会竹筒倒豆子一样的立刻招认,然后吴新志就被从名单上抹掉,立刻换他上去。

    可是这会儿,陈潇的反应大出他的意料,还在仙师跟前表现得这样从容镇定,让他内心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没办法预料跟掌控感觉,同时心里边还有很大的怒气。这陈家的人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痛快的认错,还在这里编造根本就没有的习俗。

    这让樊世明很冲动地大声说:“不要狡辩!”他又立刻扭头说:“仙师!我们这里从来都没有这种风俗,这肯定是他编的!您可千万不要被他花言巧语的蒙蔽。”

    陈潇冷静的侧头看着这个一脸愤然地少年:“这个方法是我从郡城学的。俗话说,三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这位少爷,没有听说过也不奇怪。郡城的人为家人祈福都这么做,听说很灵验reads;。我让舍妹使用这个办法,也不过是因为其心可悯,爱护她对未婚夫的一片心意而已。”

    陈潇不仅为自己辩白,还在吴家人跟前为二顺怒刷好感。要不然无端端的为了红绳被这么对待的吴家人,肯定会在心里边责怪二顺。果然站在一边脸色一直不太好的吴新志,看着旁边委屈又害怕的二顺目光柔和了。

    那仙师本就因为樊世明刚才说话的口气而心中不快。这下听了陈潇的话,把红绳又拿在手上用真元探查了一番。跟之前一样毫无反应,就有些相信陈潇了。

    眼见局势朝着对陈家和吴家有利的方向发展,樊世明又急了:“仙师,不能相信他!要不是为了做邪法,他家里怎么会那么赶着动工?陈家穷得很,根本就没什么钱。肯定是在家里设了做邪法的祭坛,要不然有钱留着买地买牲口,也比修房子有用。”

    仙师目光一冷,他厉声喝道:“他家里设邪法祭坛,你亲眼见了?胆敢空口白牙胡编乱造,道爷保证你的下场会很凄惨!”他说得阴冷冷地,让樊世明打了一个寒颤。

    都到了这种地步,也容不得樊世明退缩。再加上他家毕竟是樊村最大的一户,所以他内心还是有点底气的,总觉得仙师得给他们家一些面子。毕竟他们家里可是出过一位元婴期的修仙者。

    樊世明给自己壮了壮胆,他硬着头皮说:“虽然不是我亲眼看见,可是有人见到了。”他扭头,从身后跟班的那群人当中叫出来一个,“就是他!他父亲当日去给陈家帮忙,亲眼见了他家里的古怪!”

    那个跟班面对众人瞩目,内心有些害怕。陈家毕竟跟他家交好,可是这会儿被樊世明逼着,他不得不把他爹在家告诉他的话复述了一遍。

    “陈家这次修房,有两个古怪的举动,就是把大门的位置跟灶台的位置都给改了。明明之前大门的位置没有什么不方便,单眼改双眼灶也没有必要重新换一个方向。真是怪哉,也不嫌费事。”

    因为樊世明的跟班指证,他们又浩浩荡荡的来到陈家。一进入陈家的院子,那位重玄派的仙师神情就凝重了起来。他感到这里有一种不同于樊村其他地方的微妙感觉,他说不清楚这是因为什么。他在院子里边转了转,锐利的目光看向其他的陈家人,又看了看陈潇。

    这个时候陈长根跟放牛去的三栓也回来了,一家人不安又无措的挤在一起。只有陈潇,孤零零的站着,还极力保持镇定,就显得格外鹤立鸡群。

    “你……”他刚想问什么,就闭上了嘴。退后两步,垂下双手,微微地弯腰,“恭迎师叔。”

    陈潇心头一跳,猛地抬头,就见空中烟波浩洋的庞大气场扑面而来,把他淹没。一袭黑衣,乌黑长发的男人飘然而降,毫无声息地落在了陈潇的跟前。

    看到陈潇,男人目光一顿,随后转头看向一旁还弯着腰的重玄派仙师。现在在场的人都知道了,这主持测试的仙师竟然是为首这人的师侄,怪不得他跟另外一个人会对他这么的恭敬。

    “起来吧。”他的声音低沉而悦耳,陈潇费了极大的自制力才不去盯着对方的气场看。

    “多谢师叔赶来,实在是弟子遇到一件棘手的事。”那位师侄说完这句话,嘴唇开始微微开合,对着师叔传音。在场的人耳边一时寂静无声,却谁也不敢吭声。尽管内心好奇死了,也不能抬头看一眼。

    “嗯……”就听男人沉吟了一声,抬手一阵波动扫过。别人发现不了,陈潇却能看到他的气场像是犁地一样把陈家整个给过了一遍。“嗯?”内心微讶,男人眼中闪过一道疑惑。他没有直接开口,反而是又传音给师侄。

    师侄这才又问了下樊世明的跟班,确定改动房屋的决定是陈潇做的。

    男人轻轻地点了下头,眼睛盯在了陈潇的脸上。霎时间,陈潇的心跳得快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