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还以为男人会问他话,结果却是旁边的那位师侄代劳了。不知怎么地,陈潇竟然觉得有点点失望。

    随后他察觉了自己这种极度不可取的情绪。顿时心中一凛。不管对方的气场再怎么罕见和吸引人,也不能影响到自己的心态和判断。遂进行了认真的反省,暗暗发誓之后一定端正态度,再不“花痴”。

    那位师侄望着陈潇问道:“解释一下,房屋修葺的时候为何要换掉大门跟灶台的位置。你可不要再说,这也是异地的风俗。”

    这个问题,回来陈家的路上,陈潇就已经打好了腹稿。当然不是实话实说,风水什么的就算跟他们讲,这里的人也没有办法理解。

    可是,准备好的借口就在唇边徘徊,愣是被那个男人看得说不出口。他有一种感觉,不可以在这个男人面前说谎,会很危险。这种源于动物对危险的本能直觉,陈潇不敢忽视。

    紧张地心跳近乎失速,让陈潇地胸膛都一阵阵地发疼。

    他真心不敢跟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为敌。只能改变策略说真话,但是这个真话还要说得这个世界上的人能相信,并不太容易。

    这些念头在前风水大师的脑海当中不过是以极短的时间闪过,很快他就整理好了说法。他思考地同时并不慌张,反而是很明显地露出一个组织措辞的样子。之前在那位师侄面前积累的好感起了作用,对方并没有不耐烦的催促。

    过了一会儿,陈潇才说:“我说了,只怕两位仙师不相信,觉得小子是胡言乱语reads;。”

    那位师侄还没有说话,樊世明等不及地插话:“露出真面目了吧!你就是在编瞎话,明明就是邪法!”

    之前他两次在那师侄面前不经允许的说话,就已经让对方不快了。他却丝毫没有察觉,这会儿又犯一次。先前那位师侄可以容忍他的冒犯,现在有他的师叔在场,是绝对不允许有人如此放肆的!

    “竖子狂妄!师叔当前,哪有你说话的地方!”师侄眼中闪过厉色,抬手一挥,樊世明就像被无形炮弹击中了似的,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陈家的院墙上。

    陈家的院墙不过是土坯泥巴,根本就经受不住这样大的撞击力度。土崩瓦解之下,烟尘弥漫,樊世明直接摔在了陈家外的大路上。也是那位师侄不打算要他的命,樊世明虽然伤得不轻还吐了血,性命却是无忧。

    仙师含怒出手,吓到了在场所有的人。跟着樊世明来的跟班,全都是历届学堂里边优秀的学童。他们受到了樊家的资助,变相的为樊家效力。这会儿个个噤若寒蝉,哪个也不敢走过去把樊世明从土堆里扶出来。

    处置了樊世明,那师侄才对陈潇说:“速速道来,不要含糊其辞!道爷们自有判断。”

    陈潇也被对方毫无征兆地出手伤人吓得不轻,回话道:“遵命。”他顿了一下,接着说:“小子本是郡城一家名叫踏雪寻仙的古董店伙计。二位仙师明鉴,这家古董店经营的除了凡俗之物外,偶有几件从古早传下来的,是真正仙师们使用过的器物。”

    说到这里,那师侄已经明白陈潇要说什么了。

    古玩街上经常能听到某某幸运儿捡了个大漏,以极低的价格买入以天价卖出,一夜暴富。无独有偶,修仙界也常常会听说,哪里有一个幸运的家伙得到了上古遗泽。继承某位老祖的心法,潜修一番后,横空出世,一鸣惊人。想来这个陈家小子,也是有了类似境遇。

    果不其然,紧接着陈潇就说道:“小子幸运,从店中仙人流传下来的一件古物当中接触到了这种住宅术。只是那古物当中的道理太过艰辛,小子又不曾读过多少书,理解不了更复杂的。只这其中的住宅术,涉及到门窗、灶台易懂,才记了下来。这住宅术,讲得是如何在房屋当中聚集生气。屋里的人长期居住在生气当中,对身体大有裨益,不生病灾。”

    住宅术,是风水阳宅的另外一种说法。阳宅对应生人居处,与此相对,阴宅就是对应死人埋葬。陈潇这么说,除了从哪得来,其余全都是真话。

    那师侄听了这才恍然,怪不得他总觉得这个陈家感觉微妙,原来是因为带有生气。生气跟灵气相比,对修仙者来说微乎其微,也难怪他没有立刻注意到。

    思索了一下,这住宅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这个世界大道三千,各种功法更是比天上的繁星还要多。没听说过,只能说它很冷僻,不能说明不存在。

    要是这个陈家小子说的是真的,那他倒是挺幸运,不过也挺倒霉。幸运是因为他竟然能在一家凡人的古玩店铺里边发现这种传承秘籍。倒霉是在于这个住宅术实在太冷,还不是修行功法,而是一种辅助类术数。

    不过……师侄上下扫了一下陈潇。这人这么大了没有一点修为,看来是没有修炼天赋的。幸运还是倒霉,说来倒也没什么用。

    男人的目光在陈潇说话期间一直落在他的身上,这时他缓缓地开口,却是问:“你识字?”

    陈潇一怔,才回道:“是的,在郡城的时候,跟着店里的师傅们学过几个字。”

    陈潇深知在任何一个地方,文字都是认识世界最重要的工具。所以,他一入职,就缠着店铺里边的师傅学字。那些师傅们不肯交给他如何辨识仙人古玩这样高深的技法,他求教文字倒是并不推辞reads;。

    这个世界的文字跟前世的有某种相似之处,也是从象形文字演变过来。掌握了规律之后,陈潇现在已经能认得日常会用到的大部分。

    男人没再看他,环视了陈家的住宅一圈。不知道冲着谁说:“这住宅术虽然微末,对于凡人来说却很可取,倒不失为一门技艺。”

    师叔说话,师侄不敢无视。不管是不是对自己说,立刻接话道:“凡人畏惧生老病死,有此术数沦落人间,定然流水朝宗。”

    陈潇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心里反复琢磨,刚才那话到底是说给师侄的,还是说给他的呢?

    重玄派是道门名门大派,比这更生冷的术数也有,倒是看不上这种只能聚聚生气的小道。房屋变动问明白了,那师侄就拿出了气度,没有探问他人的功法秘术。让陈潇白担心了一场,还以为对方会寻根问底。

    这陈家的情况,其实弄清楚了有生气聚在屋中,师侄就明白不可能是邪法了。邪法一个很典型的特点就是掠夺,有灵气掠夺灵气,有生气掠夺生气。人呆的久了就会生病,严重的会失去性命。

    既然不是邪法,那就是污蔑。

    师侄也明白樊世明这样上蹿下跳的完全是想要把吴家的少年拉下去,重新换他上名单。要不是因为这个,这谣言也只会是谣言,不会成为攻击吴家的把柄。

    樊世明在大路上躺了片刻,好不容易爬起来,却发现事情好似尘埃落定了。他还没意识到他当着仙师的面污蔑吴家会面临怎样的下场,全然没有把仙师当初说的警告放在心上。

    愤恨不已的看着吴新志,接着又用仇视而怨毒的目光盯着陈潇。吴家和陈家不如他的意,就是得罪了他。重玄派的仙师们不计较,等他们走了,看他的手段……

    樊世明还在这边脑补要怎么报复吴家跟陈家,眼前站着的人群忽然分开,把站在最后边的樊世明暴露在仙师们的跟前。

    他还在莫名其妙,就见那位师侄面色不善的看着他,站在落后那黑衣男人一步的地方对着他说:“樊世明,你夸大其词、谣言惑乱、妨碍正听,其性不正、人品不端。今日胆敢扰乱重玄派择徒。奉师叔之命,当与重罚,以儆效尤!”

    樊世明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他惊叫一声,转身就想要向家里跑去。师侄想要对他下手,跑到天边也没有用。樊世明就感觉有个冰冷的铁钩子钻进了他的肚子,狠狠的一搅。他浑身的内息就跟破了洞的水缸一样,一下跑了个干净。

    樊世明惨叫一声跌在地上,捂着下腹:“我的丹田!我的丹田破了!爹!娘!我的丹田破了——”

    樊家的跟班都被吓呆了,樊家少爷的丹田被废,今后就是一个废人,再也不能修炼。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觉得惩罚太过,吴家跟陈家的人也没有被怎么样,何必这样重罚樊世明呢。却没想到,在仙师眼里,重玄派的威严不容冒犯,惩罚樊世明并不是结束。

    那仙师处置了樊世明,又对在场樊家跟班说道:“尔等助纣为虐,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对这些跟班,他倒是没有打算全废掉对方丹田,只是打落了一个境界,让他们只能重新去修炼。

    这些跟班可是樊家这一代全部的精英力量。被废掉一个少爷虽然让樊家心痛难当,却不至于伤筋动骨。而这些附庸的人被打落了境界,却会让樊家出现力量断层,是樊家不能承受的。

    立刻,藏身在暗中关注事态发展的樊家家主赶了过来,一边飞奔,一边嘴里还喊着:“仙师,仙师手下留情——”

    男人微微侧首,黑曜石般的眼睛闪过冷光,唇角勾起一个不带感情的弧度:“终于肯露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