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从身体恢复健康以来,陈潇一直持续着一日三餐,外加下午茶夜宵的用餐习惯。他来到樊村,也一样如此。前风水大师可不打算亏了自己的嘴,当然会选好的吃。

    回来头一天,他就让三栓去村里的晚集上割了小半扇肉,又买了细面回来让婶婶蒸馒头。美其名曰是改善家里的生活,他自己吃的比谁都多。

    本来他就是个能吃的年龄段,再加上陈家人以为他还在习武。所以尽管他吃得多,饿的快,也并没有觉得很奇怪。

    婶婶跟二顺两个变着花样给他烙饼、拉面条,几乎顿顿都有肉、有油。陈长根、三栓父子两个甚至去邻居家换了一些红薯,下午晚上烤了给他做间餐,就怕他晚上饿得睡不着觉。他在陈家这几天,四宝都知道去山上捡去年落的坚果给他吃。

    陈潇也觉得很不好意思,要知道村里的习惯可是吃两顿饭的。这一下打乱了人家的规律。可是没办法,只要时间一到他肚子里边的馋虫就造反。他也尝试过忍过去。可胃袋饿得直抽搐,心还直发慌,根本顶不住。

    也幸亏这村里的吃食便宜,要不然这么吃,就算不是自己的钱,也要让陈家的人心疼死。

    这么吃了几天,直到房子翻盖好的第二天,情况突然不一样了。那天早晨陈潇照常吃饭,中午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等到下午茶的时候他反应过来,这个点了,他竟然没觉得想吃东西。

    于是,下午茶跟夜宵就没吃,给了三栓和四宝。他睡前仔细感觉了下,确实没有了那种饿得火烧火燎,睡不着的情况。

    等到第二天,没等他摸索出来什么,吴家那边就出事了,把他跟陈家的人都牵连了进去。这么折腾了一番,不仅午饭错过了,下午茶时间也过了。

    陈潇却已经饿过了劲,完全没有感觉。有了这次明证,他才真正敢确定,他是真的摆脱了莫名能吃的情况reads;。

    那两天特殊的事情他只做了一样,那就是亲手布置了陈家的风水格局。这让陈潇匪夷所思,没听说过,做风水局能让人饱肚子。

    直到今天晚上,他还是没有感觉到异常饥饿。陈潇不敢妄下结论,他这是身体恢复正常了,还是只是暂时好了,还有待观察。

    第二天大早坐上去郡城的驿站马车,宽敞舒适的座位让陈潇几乎没有感觉到不舒服。跟坐在高铁上一样,还能调整椅背。让陈潇不由得庆幸这个世界略显奇葩的发展趋向,至少只要肯花钱,出门并不受罪。

    赶回郡城天色已经晚了,他不得不先赶去掌柜家里,连销假带拿店铺的钥匙。

    大掌柜家距离古玩街不算太远,陈潇把行礼里特意买的特产送上。大掌柜就嘴里一边客气,一边对他说:“我还以为你要晚两日才回来。仙门收徒嘛,家里边慌慌乱乱的,我们都明白。”

    陈潇垂着手,端着笑说:“事情办得还算顺利,不敢耽搁店里的活,就赶紧回来了。”

    大掌柜点了点头,说:“你心有成算,人又机灵,接人待物也不差。这一次,你回来了,就直接提成高等伙计。跟器鼎柜的掌柜师傅干吧,先从看柜做起。”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了!

    陈潇又惊又喜,赶忙道:“多谢大掌柜栽培!不过小子实在糊涂,不知哪里得了大掌柜青眼。还请大掌柜指点,小子也好继续保持。”这绝不是一包特产就能做到的,这么突然肯定有原因。

    大掌柜抬头哈哈一笑,指了指陈潇:“就说你小子鬼精鬼精。直说了吧,这次你回去老家参加仙门选徒一事,我碰巧跟东家提了一下。你小子走大运了,东家竟然很感兴趣,还要叫你过去问话。你这两天准备一下,好好想想,到时候怎么回话。”

    大掌柜提陈潇的事,原本是打算在东家跟前先做个铺垫。等陈潇回来,问明白仙门选徒的事情,好作为趣闻说给东家。没想到这次东家竟然很感兴趣,要直接见这个陈潇,也是让大掌柜措手不及。

    原来如此,是东家要单独叫他过去说话,难怪大掌柜突然提拔他。

    虽然他只是一个小伙计,对方是踏雪寻仙阁的大掌柜,东家肯定更相信他。不过要是在这单独见面的时候,这个伙计说出点什么不中听的,也让人不愉快不是。抬举陈潇不过是举手之劳,施恩过后,陈潇聪明就懂得该怎么做。

    果然陈潇立刻就说道:“小子明白。大掌柜的栽培小子记在心里,一定不会在东家跟前失了表现。”

    大掌柜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另外,既然你提成了看柜伙计,今后晚上值守的事情就不用你做了。下一次轮休,你找处房子,搬过去吧。”

    看柜伙计的日薪比起底层伙计和普通的高级伙计要多,每天就有一百五十个铜板。有资格看柜的伙计,一般对古玩知识有一定的了解,能单独面对顾客进行交易,算是古玩街上的中端雇员了。

    虽然惋惜那份平常躺着睡觉就能挣钱值夜差事,陈潇却乖巧地不露声色,低声答应一声就告辞了。

    反正那屋子的朝向不好,冬天那么冷,夏天肯定也很潮。能自己租个房子也好,再做什么就不惹眼了。

    转天,陈潇就被调到了器鼎柜上。对此变动,赵二虎很是羡慕嫉妒。可是,他自己也承认,他没有陈潇那种认真钻研,厚着脸皮被人甩白眼也要贴上去学习的精神。

    器鼎柜的掌柜师傅跟另外一个伙计倒是挺欢迎他的。陈潇来了,相当于这两个人都小小的上升了一位。伙计可以去看更精贵的展台,掌柜师傅也不用整天盯在柜台前,更轻松了reads;。

    陈潇发挥他的厚脸皮,对着掌柜师傅跟伙计一阵逢迎,买回来的特产也大部分送给了这俩。他接下来还要请教他们器鼎柜的知识呢,这俩老师可得巴结好了。

    看柜伙计一个月有两天休息,不过要店里所有的看柜伙计们轮着休。还没等到陈潇第一次轮休,他就被叫到了东家。

    东家姓庞,名叫和牧,是一个长得很富态的三十多岁的男子。陈潇在店铺里见到过他几回,也曾经在做成一笔大单子的庆功宴上跟着其他人一块敬过他酒。

    不过贵人多忘,庞和牧显然是不记得他的脸跟名字。倒是被人提起一个最能吃的,反而更有印象。

    庞和牧家传到他这一代,是个独子。所以,父母舍不得送儿子远去,再加上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天赋,干脆就留在家乡做个富家翁。

    大概越是得不到得,越是念想。庞和牧从少年时,就很痴迷仙人的传说跟踪迹。经常经商在外,路过某地听闻有什么仙人迹象,就跑过去看看。

    如今他已成婚,有两子一女。这三孩子,也是没有太出众的天赋,够不到仙门收徒的标准。这让望子成龙,想着能有一天亲手送自己孩子去修仙的庞和牧失望。结果就导致,他对仙门收徒兴趣大增。

    这仙门收徒,但凡大点的门派,规矩都挺严格。不是跟送选的少年少女有关系的人,是不允许近前围观的。再加上这些仙门收徒,大多数是十年一轮。所以,庞和牧能亲眼看到的机会,并不多。

    这次就是,距离他上次看过仙门收徒过去好几年了。要不然也不会把一个伙计叫到家里,亲自询问。

    仙门选徒的程序其实都差不多。不过陈潇懂得如何满足庞和牧这类粉丝的心里,把本来就曲折的过程,说得更加跌宕起伏,惊心动魄。

    这当中,最引人入胜的就是吴新志的经历了。从原先的背书落选,到明明稳上的复选名单却被人顶替刷了下来,再到峰回路转仙师亲自过问。这已经是一折戏的剧情了,庞和牧听得很满足。却不想,后边的内容更加的让人瞠目结舌。樊家为复选污蔑吴家,引得仙师问罪陈家。

    当然,这曲折离奇的故事里,陈潇是不会提到风水相关的任何事的。

    在樊村,他可以借口是从踏雪寻仙阁接触到仙人古玩学到了住宅术。在这位东家面前,却不能暴露他能够用双眼看到仙人古玩上的气场的秘密。所以,风水什么的,提都不提。

    就算是这样,整个故事讲完了,庞和牧也是大呼过瘾。

    “痛快!太痛快了!”他不嫌疼的拍着大腿,“我真是恨不能身在当场,亲眼一见!唉——只可惜我当时不在郡城,竟这样错过了!可惜,可惜啊——真不知道,两位仙师在当时是何等风采。”

    庞和牧神往得畅想了一番,半晌才回过神来。陈潇在此期间,就坐着在一边的椅子上默默地喝茶。

    庞和牧看了看陈潇,说:“这么精彩的经历,以前我亲眼见过的竟然全都比不上。我得好好赏你——”

    陈潇赶紧推辞:“不敢当!东家,不过是小子小小的见闻,能博您一乐已经是小子的荣幸了。”

    庞和牧笑了一声:“就是这一乐,才难得。不要推拒,这是你应的。”说完,他就转身叫来管家吩咐。

    陈潇不再说话,他刚才也不过面上推辞一下,这奖励拿得全然心安理得。就是说书的,说完了也得给赏钱呢。更何况这半天,他嘴巴都说干了。

    只是,他没想到庞和牧会这么大方,竟然奖赏给他整整三百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