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表现出了恰如其分的欢天喜地、感激涕零,陈潇揣着沉甸甸的三百银钱出来了。东家并没有留他吃饭,他还没有那个资格。陈潇也不在意被看低,惊喜已经足够大了。

    他内心也是有点小激动的。毕竟这三百银钱,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凭借着他自己的付出赚得地最大的一笔钱。

    憨娃得的赏钱虽然数目也很大,不过那是他用生命换来的。大部分被用来拯救了性命,小部分换取了现在的工作。陈潇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觉得那是属于他的。

    周武师送来憨娃存的私房钱,也被陈潇当做憨娃的遗产。买了玉珏,布置了风水格局,回馈给了有恩与他的叔婶。

    陈潇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突然得了一笔财富的惊喜了。

    毕竟他前生是个风水大师,很多有权有势的人,排着队的邀请他去看风水。不管是阴宅还是阳宅,每次给得酬劳都很多。他早就失去了赚钱的快乐,觉得金钱不过就是躺在银、行卡上的数字而已。

    心情愉快的去了钱庄,把三百银钱兑换成了三枚金灿灿的金币reads;。三百银钱的数量实在不小,不好携带,还不安全。换成金币就好了,利于收藏。

    跑去郡城最好的一家酒楼吃了一顿好的后,陈潇并没有返回古玩街。他打算利用剩下的时间找房子,这样轮休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搬过来。

    陈潇向来愿意付出报酬,让别人来为自己服务。这样省时省力,还能少走不少弯路。于是,他直接找了一个房屋中人,只花了半天时间就找到了一处让自己满意的住处。

    这个地方在踏雪寻仙阁的东面,距离古玩街隔着两个街区。每天上下工,走路只要两刻钟。陈潇看中它,一个是因为居住的大多数是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家,不需要应付复杂的邻里关系。

    还因为这里是老街区,靠近郡城的几个重要街道,治安比较好。一旦有什么事情,喊一声,巡逻队会来得很迅速。

    当然,第三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古玩街东边是一个吃食集中,还有很多美食的地方。他可以在上下工的途中,把饭给顺便解决了。这对于不会做饭的单身汉来说,是最值得看中的一点。

    跟中人签了契约,画了押,交付了半年的房租和三个月的押金。又让过来公证备案的官吏检查了名碟,入了档。这座只有一排坐北朝南正房和搭在正房旁边低矮的厨房的小院子,就暂时属于陈潇使用了。

    陈潇也是这会儿才知道,在郡城租房子,竟然还要上报给郡城官府。

    岱国的政治体系很有意思,是分封城主制。城主家族往往是修仙者传承下来的世家,取得一个城市的统治权之后,岱国的国主会颁给这个家族一个王令,宣布把这座城市“分封”给了这个家族。

    这个国家没有类似科举的制度,仕途的上升顶多到城主府。而一个城主府文吏的地位,甚至没有附庸城主家族的修仙者高。在这种环境下,官吏的权利要小很多。可是却偏偏更加的尽职尽责,管理制度也挺全面。

    房子里边有之前住户留下的旧家具,陈潇看看太过陈旧了,还会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就请还没走的房屋中人叫人来搬走。房屋中人非常乐意帮他这个忙,因为陈潇说这些旧家具可以送给那些搬东西的人。谁家没几个穷亲戚呢,这可是好大的人情。

    一阵尘烟地动后,房屋被搬空。看着漂浮在空气当中的灰尘,陈潇深吸一口气,干脆利落的挽起袖子。找邻居借了水盆跟抹布,去外边街上的水井打了水回来,里里外外擦洗干净了。

    打扫干净,天完全黑了下来。陈潇看看时间,锁了门,回去店铺的路上解决了晚上饭。

    又过了几天,轮到陈潇休息。大早上,他就去了街上尽头一家不起眼的店,看家具。

    经常来往古玩街的人,都知道这街上有几家是经营旧家用的。这一家经营的虽然是二手甚至是倒腾过好几手的家具,却都是正经的好东西,不比那些新打的家具差。反而因为有些年头,上了包浆,很有历史的韵味在其中。有些喜欢老物件的收藏家,经常能在这里发现惊喜。

    陈潇并不是赏玩收藏,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一套齐全的、成色不错、材料中等的家具。他提前打了招呼,请老板帮忙寻摸。这次过来,就是看情况的。

    毕竟都是在一个街上的,老板很给留意了一番。利用自己的渠道,给陈潇收来了他想要的家具。

    这套家具,正好够一间堂屋,两个次间使用。成色不错,品相完好。因为在这个世界属于很易得的木材,价格也不算贵。整套下来不过三十个银钱,只是陈潇二十天的工钱。

    “你看看,可还喜欢。”老板叼着一个长杆烟嘴,吞云吐雾。“这套家具,材料虽然只是黄木,不过做工可是精巧。”

    老板所说的黄木,其实就是云杉,这种普遍生长在北方温差大的地方的树类reads;。岱国的木材资源特别的丰富,这也就导致作为主流使用的黄木价格很贱。一根一人合抱粗细的云杉木,也不过就卖八、九百铜钱。所以说,老板说得很实在,木料不值钱,贵在做工上了。

    这套家具上,有很精美细致的木雕。陈潇细细看去,竟然是人物、动物、山水之类的木雕情景画。画面纤毫毕现,栩栩如生。这在前生也很难得了,可以说是艺术瑰宝也不为过。

    老板如数家珍,给陈潇一一讲解。告诉他衣柜上的木雕是什么名堂,床架上的故事又是哪个典故,就连配套的桌椅上也雕刻不重样的各类动物。

    陈潇仔细的听着,这些典故跟动物,是他平日跟掌柜师傅学习不到的内容。也从侧面介绍了这个世界的面貌。

    陈潇发现老板说的动物,有些跟前生一样,例如说牛、羊、鸡、马等。也有一些绝不一样,例如说那让憨娃丧命的花皮豹虎兽。

    第一次周武师来看望他,陈潇借口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曾经问过憨娃受重伤的经过。

    那一次是商队倒霉,竟然遭遇了兽灾。在这个世界,有些猛兽异常的凶猛。不过那些凶兽都生活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出没和活动在一般人居住地方的,都是弱一个级别的猛兽。

    凶兽跟猛兽有各自不同的习性和生活习惯,只有一点它们很相像。那就是发、情期跟带崽期觉不好招惹。经常有凶兽和猛兽在此期间易怒狂暴,跑到人类的地盘上大开杀戒。这种不幸的灾难,就是兽灾。

    顺带一提,当初让陈家举家逃难的就是兽灾。一只凶兽失去了幼崽,不知道怎么跑到陈家以前生活的地方,半个县的人都糟了灾。最后,还是一位修仙者出手,把这只凶兽赶走。因为那只凶兽没有死,陈家和其他逃难出来的人不敢回去,只能落户在异地他乡生活。

    憨娃那次遇到的则是一只发、情期的猛兽,还是一只求偶失败了的。可想而知它的心情有多么糟糕,商队又是多么的倒霉。

    陈潇对家具很满意,当场结了款。老板就让店里的伙计,从后门把家具运出去,送到了陈潇的家里。陈潇指挥着伙计们按照他的要求,把家具摆放好。

    给了赏钱,打发了伙计。陈潇又去街上雇了一辆马车,采购了其他用品,就算是打理好了。

    这次搬家,陈潇很低调,没有声张,也没有请客。毕竟他认为,这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点,算不上真正的家,也就不算乔迁。

    忙碌了一天,躺在崭新、绵软的床上,陈潇惬意的打算入睡,却被突如其来的饥饿感袭击。

    陈潇猛然一惊,怀疑是不是之前那种状况又来了。就迟疑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饿得他不行了。

    陈潇不得不爬起来,把晚餐吃剩下的半只烧鸡从食柜里拿出来。

    这天虽然没请客,他自己却吃的不差,有酒有菜、有肉有鸡。按照道理来讲,他是不应该这么饿的。把肚子里的饥饿给止住,陈潇带着困惑爬上床睡了。

    第二天,熟悉的一日三餐,外带下午茶和宵夜的日子又回来了。如此过了三天,确定没有弄错之后,陈潇就按照之前的预定开始行动了。

    上次布置风水格局之后,到他重新又出现吃的特别多,间隔了十四、五天。陈潇打算做个试验,来验证风水格局跟这种能吃之间,到底是存在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这天中午趁着午休,陈潇请了一个土木班的师傅。让他带着徒弟,到自己家去起了一道墙。

    确切的说,陈潇在家的大门跟正房之间,修了一个影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