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以前的陈潇对古玩了解的不深,却也知道铜鼎此类大件,是国之重器。因为古代冶炼技术的限制和对金属矿藏的管制,铸造体格大的铜鼎不仅要有很高超的技术,还要有很强的实力才能出得起这么多的材料。

    在这个世界也同样如此。甚至还不如前世有煤炭可用,只用柴火烧造更加的难得。铸造地很大的铜鼎,都被看成重宝。这铜鼎光看外形,足有半个人那么高,就能知道它有多珍贵了。

    很快,熟客们都听闻了这个消息,蜂拥上门观赏。被他们带动,其他的古玩收藏家也纷纷赶来。就为了见识一下,这难得的宝物。

    古玩买家当中,很有一些资深老道的玩家。知识渊博,见识广泛,甚至比起店里的掌柜师傅还要厉害。

    陈潇和店铺里其他的伙计忙得脚不沾地,给这些人挨个送上香茗,搬来座椅,请他们入座。他们这些伙计忙来忙去,却全都被当成隐形人。搬过来的座位没人坐,送到手上的香茗没人喝。全都只顾着围在店铺中央,观赏被放在一个台上的铜鼎。

    陈潇见这会儿客人被怠慢了也没人在意,于是大胆的溜到一边,跟着听。

    就见当中一个大概有七十多岁,脸颊特别消瘦,下颌上长着一把山羊白胡子的老者侃侃而谈reads;。他说:“这百兽团花多宝纹鼎,肯定是三千多年以前郑国时期的器物。你们来看,那个时候的百兽图凶兽多,猛兽少。线条粗狂,简单生动!”

    他说得肯定,站在另外一边带着一个方帽的六旬老人却有不同意见:“不对,我认为时间可能会晚。这团花缠绵有序,仔细看来,首尾连接,毫无断点。这种纹饰习惯,是从我岱国建朝时,才出现的。”

    这个世界的王国存续周期相当的长,如果没有出现特别作死的昏君,一般的王室不会被推翻。因为下边的城主基本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懒得理会上边的王座是谁在坐。所以,尽管有记录以后的国家更迭并不算频繁,刚开始跟着师傅们请教,陈潇就记住了。

    岱国前朝就是郑国,郑国存在了两千多年,而岱国相比较就很年轻了,才九百多年。

    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东家发话了,他说:“我认为齐老说的有理。”齐老就是那位带着方帽的老人,他见围观的人都注视着他,郑重其事地说:“这只铜鼎是我从一个落魄户收来的,据他所说,这铜鼎在他家里传世几代了。他祖上是郑国王室遗族,这铜鼎是岱国王室入都城的时候,他们家族迁徙带出来的。”

    “众所周知,岱国建国的时候,把郑国时期的祭祀器物统统销毁了。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新造的祭祀铜鼎,是不可能被带出来的。”齐姓老者在旁边为他佐证。

    这里历代国家,是习惯用铜鼎来作为祭天的礼器的。上有所好,下必行之。民间也大多数会采用铜鼎作为祭祀使用的器物。只不过,民间百姓用不起大的,就只用小的。

    山羊胡子老者一脸不赞同:“你们也都是老玩家了。这卖家的故事不能信的道理,都不知道吗?再者说来,谁说郑国时期的铜鼎都被销毁了?现如今不是还有留存,时有消息能听说。”

    齐姓老人跟山羊胡子老者杠上了,大声道:“你自己都说了,是‘听说’,谁也没亲眼见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山羊胡子声音更高:“这百兽的纹样就是明证,此器物肯定是郑国时期无疑。你说团花缠枝是岱国才开始流行的不假,可是这不能说明,此前不会使用团花缠枝!在郑国同期的瓷器上,我们偶尔也能见到过。”

    齐姓老人跟他争得脸都红了起来:“瓷器能跟铜器一样吗!郑国时期的铸造之法没有岱国精细,也许他们可以在铜器铸造出来连续缠枝,却必然会有断点!”

    陈潇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感觉这比起前世看鉴宝节目还要过瘾。现如今的争论点在于判断这件器鼎的铸造时间。不比前生有碳十四可以直接测出来,在这边也只能凭借种种特征来推测了。

    庞和牧对铜鼎引起的轰动非常的得意,他一点也不嫌弃上门的人越来越多,热情不减的接待一波又一波的人。这可把店铺里边的掌柜师傅跟伙计们累坏了,东家跟大掌柜又不是三头六臂,只得他们这些人一个盯着一个,把人伺候好。

    被迫加班到华灯初上,踏雪寻仙阁的人才渐渐散去。只剩下店员们留下打扫,把座椅归位,收拾茶盏跟地上的其他杂物。

    陈潇刻意留在了最后,帮着新招收来专门值夜的杂役干完了最后一点活。那杂役感激他的好心,对于陈潇表示想要晚点走,再看看那铜鼎,没什么犹豫的就答应了。

    反正因为有这个铜鼎在店铺里,还没有稀罕够的东家一会儿吃完饭也是会回来的。

    陈潇围着铜鼎转了一圈。这个铜鼎跟其他见过的仙人古玩比较起来,气场比较明显。当然,活跃程度跟他小院里的那个差太多了。让他觉得别扭的是,这个铜鼎的气场稳定归稳定,却总让他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陈潇若有所思地盯着铜鼎的上半部分看。突然,他弯腰凑过去,闻了闻味道。

    庞和牧刚好在这个时候踏进店铺大门,看到陈潇脑袋冲着铜鼎里边,就笑了:“你也对这铜鼎很好奇?”

    陈潇赶紧站好,规规矩矩的问好之后,才说:“是的,我想现在整个郡城的人都对它很好奇,这次店里可是大大的扬了一次名reads;。”

    庞和牧在席上喝了酒,这会儿醉醺醺地,听了陈潇这话,开心地大笑起来:“不仅会大大扬名,还要大赚一笔。”

    陈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毛,这天虽然很忙很乱,陈潇却注意到了有不少穿着非常富贵的人接触过庞和牧。恐怕庞和牧要不了多久,就要把这个铜鼎卖掉。

    然而当成普通贵重古董卖掉的价格,是不能跟当做仙人古玩售出的价钱相提并论的。

    不像普通的百姓那样不了解内情,他们能间接接触到仙人事迹的古董店铺,却知道称为仙门的门派,其实就只是修仙者的山门。所谓仙人古玩,也不过就是以前修仙者使用过的东西,流传了下来。修仙者距离真正的仙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距离,二者压根不是一回事。

    不过,修仙者的圈子和普通人之间隔着天堑,修仙者也不会专门去澄清这种事情。而在知情的人眼中,修仙者有着通天彻地的本领,不老长生,跟仙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就跟现代收藏者对古代名人流传下来的物件格外看重一样,修仙者在他们眼中也是遥不可及。

    仙人古玩价值居高不下,原因就是如此。

    每每有大笔生意做成,大方的庞和牧总是会打赏店员。大掌柜跟掌柜师傅甚至会拿到很厚实的红包,伙计们也跟着沾光,得到一笔额外之财。如果他要知道眼前这件铜鼎是仙人古玩,到时候发给伙计的赏钱,肯定能够一个普通之家不吃不喝积攒上十年。

    陈潇倒不是贪图这红包,而是他意识到这是他的一个机会。一个展现自己具有特殊才能的机会。

    打从知道他能通过风水吸收气运来向修仙者那样修炼,他就改了主意,再不打算隐藏自己能够分辨出来哪件是仙人古玩的本事。其中,气场的部分庞和牧没办法理解,他也不会从这方面说给对方听。

    那如何让庞和牧知道,就是一个难题了。现在,一个机会摆在陈潇的面前,陈潇不打算错过它。他认真地对着醉得眼神都有点不清明的东家说:“东家,这铜鼎有没有可能是仙人古玩呢?”

    庞和牧这天晚上是真的喝的有点多。脑袋迟钝地厉害,脚底下跟踩着棉花一样。过了半晌,他才嗤地一声笑出声:“你这小子,真是会异想天开。这仙人古玩是那么好找的?不要看到一个什么稀罕的宝物,就以为是仙人古玩。那不一样,不一样——”一边说,他还一边用力挥手强调。

    看他醉成这样,陈潇也有点无语。只得扶着他坐到待客区域的座位上,去给他泡了一杯茶,让他喝了解解酒。

    庞和牧酒品倒是挺好,尽管觉得陈潇荒唐的可以,也没有骂他。一边喝茶,一边嘀咕:“哎呀,我家的伙计竟然觉得那铜鼎是仙人古玩……”

    也不怪庞和牧不相信。实在是这会儿流传在市面上的仙人古玩,大多数都是什么发簪、玉带、日用器皿这样生活类的,很少有武器、书籍、字画。

    陈潇也不生气,他说:“我就觉得,这铜鼎里边怎么有一股子味道。按道理来说,传世这么多年,多大的味道都散尽了。”

    庞和牧不以为意,用教训的口吻对他说:“这还是你了解的少。你知道王室里那些贵族祭天的时候焚烧的都是什么?真正从仙门当中得来的灵香,就算烧完了只剩下灰烬了,余香还能百年不散。那铜鼎里不知道烧了多少回,当然会沾染上味道散不尽。”

    陈潇觉得那个味道并不像是熏香,反而更像是……药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