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前世临终之前,陈潇没少喝药。这鼎炉里边的味道虽然是很清香,却有一种淡淡的苦涩。药那种独有的清苦味道,他是不会忘记的。

    只不过,这不能作为佐证拿出来。万一人家这种灵香,烧出来就是这样呢。既然庞和牧不相信,陈潇就不再提起这个茬。

    于是,他转而提起了另外一个发现。他说:“我见铜鼎上半部分的纹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刚才我仔细观察,又回想了一番。才发觉,我之前在仙门选徒来的那几位仙师的身上,看到过类似的纹样。”

    庞和牧一大口茶水呛进了嗓子,惊天动地咳嗽半晌。好容易喘过气,酒也全都醒了。他拿过陈潇递过来的毛巾,擦干净撒到上衣的茶水。脸上看着陈潇的表情是半信半疑:“你确定没有记错?”陈潇肯定的点头:“我确信,我看到的就是类似的纹路。”

    陈潇记得很清楚,毕竟三个人从天而降的景象太震撼了。

    他还能清晰的回忆起来,重玄派的三个人身上穿得衣服颜色虽然不同,却是用一种风格的嵌边,有着一样的花纹。尽管款式不太一样,却也能一眼看得出来同属一个系列。他曾经听一个喜欢玩古风背景游戏的人说过,这种系列款的衣服,有一种戏称,被叫做“校服”。陈潇就觉得,这风格近似三件外衣,应该是重玄派的制式服装。

    他在他们的“校服”上看到的嵌边纹样,确实和这铜鼎上的有某种类似感觉。比起他在其他古董上见过的纹饰,要更加的复杂,更加的玄奥,也更加的规律。

    庞和牧站起身,绕着铜鼎转了两团。深思了一会儿之后,他摇了摇头说:“用这一点来认为此鼎是仙人古玩,很牵强附会。郑国王室跟岱国王室一样,都是从修仙者后裔的家族转变而来。这些人家里使用的器物,难免会染上仙人的习惯,成为惯例流传到外。”

    陈潇说:“东家的意思是说,这多宝纹也是如此?是从真正的修仙者器物上看到后,郑国王室才用作在铜鼎上,而后流传到了现在?”

    庞和牧神情更加的凝重,他不置可否,只说:“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吧reads;。不要多想,明天早起上工别耽误。”

    陈潇从善如流的告辞,他走的时候,还能看见庞和牧背影沉重的站在铜鼎的跟前。

    他就明白,庞和牧嘴上虽然说着不信,其实心里边已经被陈潇给说动了。不过,在消息不确定之前,他当然不会表露出赞同陈潇猜测的倾向,以免走漏了消息。

    毕竟如果陈潇说的是真的,这就不只是轰动郡城古玩街了,甚至整个岱国的收藏界都要震动。这么大的器鼎类仙人古玩,之前还从来都没有人见过。

    第二天陈潇来踏雪寻仙阁上工,铜鼎已经没有再摆在店铺中央,而是被挪到了后边。

    后院除了陈潇住过的角落里的房间之外,正面朝向的房屋是东家的,他来查账或者是跟大掌柜谈话的时候都在这个房间。侧面则是防护很严实的收藏室,真正被认为是镇店之宝的古董都被放在这里,有大客户的时候才会被大掌柜亲自领着过来观看。

    再有听到昨天热闹景象慕名而来的人就都被婉拒了,只有那位山羊胡子老者,跟带方帽的齐姓老人被领进了后院。

    陈潇守在自己负责的展架跟前,刚才器鼎类的掌柜师傅被叫了进去,现在这个区域就只有他跟另外一个伙计在。他就在内心数着数,从一数到三百多的时候,掌柜师傅出来了。他神情复杂的看了陈潇一眼,对他说:“东家叫你进去。回话的时候,仔细过过脑子。”

    陈潇跟在掌柜师傅的身后,第一次踏进了后院的正房。正房次间是一间挺大的书房,此时那铜鼎正被摆在地上,周围或坐或站几个人。分别是庞和牧、大掌柜、山羊胡子老者、齐姓老人。

    大掌柜看到他进来,就主动说:“你上前来。”等陈潇走过去束手站好,他就抬手引向两个老人,肃容说:“这两位分别是马老,还有齐老。是郡城收藏者当中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

    陈潇有礼的问候二位老人,丝毫都没有为刚才听到的词汇而动容。他已经习惯了,偶尔在本地土著的口中带出来耳熟能详的成语或者典故。明明这里就没有泰山,也没有北斗星,泰山北斗这样的词汇冒出来就显得有些怪异了。

    他也只能认为,这个世界古早的时候跟前生的时空有某种关系,或者这里是从平行世界演变而来。

    马老上下打量陈潇,他人长得很瘦,偏偏声音很大的问:“就是你提出来的,怀疑这铜鼎是仙人古玩?看你年纪轻轻,胆子却不小,很敢猜想嘛。”

    陈潇不卑不亢的回话道:“马老,您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知识渊博。小子接触古玩的时间还短,见识浅显,想法难免荒诞。有错漏的地方,还请前辈指教。”

    齐老瞪了马老一眼:“别耽搁正事。”然后毫不客气的上前拉住陈潇的胳膊,把他拽过来。他指着摊在书桌上的一本册子,对他说:“你来认认,这本图册上有没有你见过的那种纹样。”

    这一整本图册里边全都是纹路图样,厚厚的一本,足足有上百种。图册的页面发黄,尽管保管的很精心,边上也难免出现了磨损的情况。齐老很珍惜这本图册,甚至他并不让陈潇碰,而是亲手一页一页小心的翻。

    每一页上都有一种花纹,各式各样的,有动物、植物、器物等等演变而成的线条。翻到最后,变成了一种类似象形文字转化过来的图纹。陈潇不得不说,这些纹路真是太齐全了,大概所有古玩上出现过的花纹在这里都能够找到。也难怪齐老会这么小心在意,这要花费多少心思和时间才能整理出这么齐全的资料。

    “你看清楚了,这上边有没有你见过的那种图纹?”齐老的语气当中带着一丝紧张问reads;。

    旁边马老哼了一声:“刚才不都翻过两遍了,有没有类似的图纹你不清楚?”

    从只字片语当中,陈潇判断出,他来之前屋子里的人就已经在这本图册当中找过跟铜鼎上的多宝纹相似的图案。不过,他们没有找到。

    陈潇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这本册子翻到最后象形文字转化成的纹样已经很接近铜鼎上的那种多宝纹了,但是远远比不上铜鼎上的精致和复杂。

    两者之间的对比,就好似书上的这些是简化过后的山寨货,铜鼎上的才是原装正品。

    翻过最后一页,陈潇摇摇头:“我没有在这上边看到跟在仙师身上看到的类似的图纹。”

    庞和牧大笑一声:“看来不用再争执了,这铜鼎真就是仙人古玩。”

    齐老深吸一口气,激动地手都发抖,却还是硬撑着说:“还不敢下这种结论。说不准这就是没有被收录过的一种罢了。再说,从其他地界传来的古物上,也有很多跟本国大相径庭。”

    马老又哼了一声:“你就自欺欺人吧!昨天还跟我争得脸红脖子粗的,百兽跟团花那么鲜明的本国特征,怎么可能是从其他地界传来?!”

    庞和牧心里欢喜得不行,就好声好气地做和事老:“二位不要争执,有什么疑虑咱们可以慢慢的说。马老,您说说吧,是怎么个看法。”

    马老捻了捻山羊胡子,他说:“百兽图样出自郑国时期这没有错。既然是仙家铸造,那么团花缠绵不断也不稀奇。我跟老齐当时看了那多宝纹,只以为那是为了填满空档。现在看来恐怕错的离谱,百兽跟团花才是填空档,那多宝纹才是重点。那个时期能做出这样的铜鼎,也只有郑国王室祖上的那位修仙者了。想来这铜鼎是那位离开之后留在家族当中的,被后代子孙当做了普通的祭祀礼器,售卖了出来。庞贤侄,恭喜你啊,真真是一个惊天的大漏。”

    不愧是知识深厚渊博的泰山北斗,只凭着这些线索,就推断出了这铜鼎的真正主人。

    被马老这么一说,庞和牧抑制不住的发出一串笑声。

    齐老则在这个时候说:“庞贤侄,老朽有一事厚颜相求,能否容许老朽,拓印一份这铜鼎上的纹路?”

    庞和牧迟疑了一下:“这……”一旦确定这真是仙人古玩,这上边多宝纹也就成了真正的宝物。庞和牧这个真正的修仙粉丝,自然是不舍得流传出去。

    可是看着齐老期盼和祈求的眼神,想想俩人之间的交情,庞和牧还是答应了。

    弄清楚了铜鼎的来历,庞和牧反而不打算卖掉这铜鼎了。也算是他从小到大,追寻仙人踪迹最大的收获。他要留着这只铜鼎作为传家之宝,让他的子孙们瞻仰瞻仰他的丰功伟绩。

    庞和牧历来是个大方的人,这次喜获至宝,也不忘记给相关几位送上厚礼。不仅齐老、马老、大掌柜拿了厚实的红包,就连陈潇也得了一份相同分量的酬谢。要不是他一句惊醒梦中人,所有人都要错失这个宝物,让它明珠暗投了。

    踏雪寻仙阁新得的那件铜鼎是仙人古玩的消息不胫而走。原本庞和牧没打算藏着掖着,却也没想到这个消息会传播的这么快。

    可是紧接着,庞和牧就遭到了古玩街上另外几家同样规模的店老板的质疑,怀疑他鱼目混珠。拿那铜鼎来冒充仙人古玩,以此来抬高踏雪寻仙阁的地位。毕竟说那铜鼎是仙人古玩,没有切实的明证。而现在踏雪寻仙阁这家新开业不过十几年的店,一跃成为古玩街上最有名的一家。

    庞和牧听了这番言论,顿时气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