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甚至从杂役那里听说,东家怒得摔了一套他很喜欢的茶杯。

    连马老和齐老这天的脸色挺不愉快,毕竟对方质疑庞和牧作假,就是怀疑他们两个人的人品,特别的打脸。两个老人在圈内混了几十年,头一次遇到这样窝火的事情,内心都很愤怒。

    这不是在一家两家店,而是古玩街上那几家名号响亮的店铺联合起来这么说。完全不顾马老和齐老的名声,一副撕破脸的架势。

    马老气得脸色发白,庞和牧吓坏了,生怕这个老人在他店里倒下。赶紧叫伙计去喊医生,陈潇机灵的主动揽下这个活。一路小跑,去了之前复诊那家医馆,请了一个专职治疗上了岁数的人突发急症的坐堂大夫。

    因为陈潇提前说明了状况,医生来了之后掏出一颗醒脑保心丸,直接塞进了马老的嘴里。不过片刻功夫,马老的脸色就恢复了红润。

    马老一边喘气,一边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得好好的说道说道!他盛辉大老板不是有本事吗?说动了整条街的古玩店跟他身后摇旗呐喊。咱们也找人,从都城,从周围郡的郡城。我就还不信了,凭他,就想一手遮天?”

    庞和牧苦笑一声,他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庞家三代经商,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学习,自然明白眼前的局面是因何而生。踏雪寻仙阁是他一手创办,才十几年的功夫就力压古玩街百年店铺,成为名气最大的一家,这可不就狠狠地得罪了他们,被他们千方百计的针对reads;。

    对于装聋作哑的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就算他们从周围郡城请来同行宿老,也不过弄成一场势均力敌的驳辩大会。联合起来的店铺们根本就吃不了亏,而踏雪寻仙阁却要背上沽名钓誉的恶名。

    现在为难就为难在他们确实没有明证,一切都是推测。唯一的证据又是一个人言轻微的店铺伙计提供的见闻,轻易就能让人给驳倒了。

    庞和牧的目光在屋内漫无目的的扫视着。医生还在那边叮嘱马老,这段时间要平心静气,不可大喜大悲。陈潇站在一边,捧着医生的药箱。

    看着陈潇那张低眉顺目的脸,庞和牧不由得生出一个念头,要是能找来当初那个仙师的衣服再看一看就好了。

    随后,他就被自己这个荒诞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就算只是衣服,那也是仙师身上的。谁敢提这样冒昧的要求?更何况,他们又上哪里去找呢。

    “唉——”庞和牧愁闷的叹气。

    陈潇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轻轻地把药箱放到一边的茶几上。他走到庞和牧身边,低声说:“东家,可是在为铜鼎的事情烦恼?”

    庞和牧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这不是明摆着的事?”

    陈潇抿了抿唇,用一种略带紧张的语气说:“要是这事儿,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管用。”

    庞和牧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无所谓的挑了挑眉:“你有什么好办法?”

    陈潇低声说:“现在外边不肯相信这铜鼎是仙人古玩,只是因为没有有利的证明。如果这铜鼎能像仙师那样,让人一眼就看出来特别,就觉得不是凡物。您说,这些人会不会就相信了呢?”

    庞和牧眼睛瞪得溜圆,用一种崭新的目光看陈潇,说:“之前还以为你只是有些小聪明,没想到这脑袋瓜是真的很灵通。”随后,他又用一种无奈地语气说:“我也知道最好能用仙家手段来证明,甚至我之前大逆不道的想着能弄一件你看到的那种衣服。可是,这不是能轻易办到的事。就算搭上我庞家三代经营出来的人脉,也是没办法跟仙门扯上关系的,只能请动郡城里的修仙世家。”

    身为郡城本地的大商人,庞和牧也是认识几位修仙者的。通过这些人,他倒是能跟城主府搭上关系。可是那些人脉关系是庞家家业生死存亡之际才能动用的。追仙什么的是他的个人爱好,要为了这铜鼎消耗这份积累了很多年的人脉关系吗?庞和牧很犹豫。

    陈潇倒是没有想到庞和牧身后还有这种力量,意外了一下,才开口说:“不用劳烦东家去请那些贵人,只咱们自己就能置办了。”

    庞和牧这下有兴趣了:“哦?”

    陈潇看了一下周围的人,他们都正围在马老周围,没注意这俩人正说话。庞和牧明白他要避人耳目,虽然觉得没有必要,却还是把他带到正屋的另外一个次间里。

    这边是一个起居带卧室的格局,中间摆着屏风,把两边隔开。庞和牧坐到罗汉床上,让陈潇自己搬了一个圆凳坐。

    “详细说说。”庞和牧说。

    “实际上,我掌握了一门被称为住宅术的术数。虽然这门住宅术被仙师认为不堪大用,却在引动生气上有独到之处。”陈潇接下来为庞和牧大概讲解了一下,住宅术就是一门如何利用房屋的形状、方位,家具的设置来聚集生气,使得居住在房屋里的人感觉到舒适的技术。

    庞和牧大概明白了,他不解的看着陈潇:“这跟你的方法有什么关系?”

    陈潇认真地说:“住宅术不能修炼,也不能防御和攻击。可是有一点,在这里一定能够使得上力reads;。生气也是一种力量,布置得当,步骤正确,一定能够引动铜鼎上多宝纹。不管到时候多宝纹释放的能量是强还是弱,至少证明了它绝不是凡品!”

    庞和牧的眼睛越来越亮,等陈潇说完,他兴奋地站了起来:“好好好!此法甚好!!就按照这个方法来办!”他大跨步走到陈潇面前,大手重重地按在他的肩膀上,郑重地说:“此事要是成功,你就是踏雪寻仙阁的大功臣。到时候,我就提你当店里的三掌柜!不仅如此,还另有重赏!”

    踏雪寻仙阁目前有大掌柜、二掌柜各一个,掌柜师傅若干。大掌柜负责日常事务,二掌柜负责账务,掌柜师傅们则负责销售。这些人分工明确,三掌柜添上能干什么?大概就只是干领薪水,什么活也不干吧。

    陈潇对此并不看重,见庞和牧答应了,内心才松口气。他原本只是想要借着这个铜鼎,把自己能鉴别仙人古玩的能力给透露出来。却没想到事情的变化会这么突然,庞和牧要是扛不住这一遭联合阻击,踏雪寻仙阁名声就会一落千丈。之后说不定还会被其他几家大古玩店联合起来挤垮。

    陈潇在这里待得挺愉快。他想在这里待到走之前,并不想再换一份工作。再说,也找不到像现在这样高薪又很轻松的活了。所以,这一仗踏雪寻仙阁不能输。

    正好,他也可以顺便把自己的看家本领轻描淡写的给带出来。这个时候,没有人会认真追究他究竟是从哪里,又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种住宅术。毕竟,再怎么不能修炼,算是一种辅助术数,那也是跟仙法沾了关系的。

    在庞和牧的命令下,踏雪寻仙阁的伙计们跟着忙碌了起来,执行陈潇各种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命令。他们不能理解,好好的排水沟为什么要修成暗渠,还弯弯曲曲奇形怪状。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店铺里边的要安装一根铜水管,这水管偏偏还只有下半边,能看到水流动。

    陈潇才不管他们明白不明白,只是让他们照办。踏雪寻仙阁里边的动静,瞒不过外边的人。盛辉的老板就暗地里讽刺,庞胖子这是自知干不下去了,要拆房子装修转行。

    好事的人很多,这话很快就传到了庞和牧的耳朵里。庞和牧这次倒是没有生气,而是邀请几位老板,在几天后到他的店面里来,真正的观赏一番这件仙人古玩。所有人心知肚明,决一胜负的日子就要近了。

    庞和牧虽然听任陈潇进行了布置,却并不把希望全都放在他的身上。他出重金从都城和周边郡城请来了几位很有名望的同行,到了那一天,如果陈潇的办法没有起作用。就直接让这些同行们跟对方的人舌辩,不能弱了风头,至少也要是一个平局。

    陈潇两耳不闻窗外事,只一心做自己的准备。

    他寻摸了一个用整块石头掏成池子,非常的有野趣。这池子原先里边摆着的是微缩景观,有山有水,有人家。小山、小树还有房屋全都被他弄了出来,只剩下一个干干净净石头池子。

    这池子被他安置在店铺内一侧靠墙的位置,为了给这个池子腾地方,还把这一面的展架都给挪走了。连带得店铺里边的格局都有些变化,待客区都被迫缩小了三分之一。放好了石头池子,陈潇不让任何人动。只用一块布把石头池子盖住了。

    几天之后,盛辉的老板和古玩街上其他几家老店的东家一块上了门。一进门就是一股清新湿润的气息,一抬眼就能看到靠墙安放的石头池子。

    盛辉老板诧异地很,不明白庞胖子这是什么爱好,在店铺里边摆这么一个石头池子。他好奇的走过去看,身后的几个人不明就里,跟着走了过去。

    “嚯,庞老板真是好有雅致,竟然在店里养了鱼。”其中一人说。

    眼前这个池子,像是一个砚台,外延高低起伏,就好像被雕琢过一般。中间这个池子里,水清澈见底,能看见几条圆胖可爱的金鱼,摆动着裙子一般的尾巴,悠闲的游来游去。水池当中,点缀着水草和鹅卵石,别有一番易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