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那水不是死的,旁边一根铜管从墙面当中延伸出来,小小的水流顺着铜管流入到水池当中。落水哗哗地发出响声,溅起的水花让金鱼显得更加的活泼,水草也随着摇曳。水池当中有一个暗口,源源不断流动的水,就从这个小口通过暗渠排出去,丝毫不会出现满溢出来的情况。

    只是这精巧和意趣,就叫人难得一见,几人驻足观看了半天,还是后边又有人进门,才醒过神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庞和牧不知道站在一边看了多久,他笑吟吟地对几人说:“诸位看我这池金鱼可好?”

    几人暗自为刚才的忘形而羞恼,又摸不到庞和牧什么意思。只有盛辉的盛老板似笑非笑地说:“没想到庞老板还有这种闲情雅致,我还以为你最近会很‘忙’呢。”

    庞和牧打了个哈哈:“再怎么忙也要有点休闲爱好嘛。诸位,请进吧。后院有上好的茶水和点心招待。”他很明显是不愿意让这些人在这里多待,几个人为庞和牧的态度疑惑了一下。随后抛之脑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真要成了,那才是看庞和牧的笑话呢。

    庞和牧等人都进去了,见没有人再围着石头池子观看,才放心的进去。他可还记得呢,这池子弄好的时候陈潇跟他说过的那些话。

    那天,陈潇说这是个风水池。让人轻易不要动,如果一定要动,之后千万要恢复原状。陈潇说的郑重其事,庞和牧听得都不由肃穆起来。

    庞和牧不明白什么叫风水池。陈潇只是跟他解释说:“水能带来财气,这个水池就有聚财的作用。同时这个水又要来时要明,去时要暗。意指钱财来的明明白白,源源不断;去时要暗,有留财之意。”然后陈潇又指着水池里活泼的金鱼说:“金鱼在此水池当中,又有金玉满堂之意。这个风水,就名为金玉满堂局。”

    庞老板经营古董店铺,对这样的铺面,金玉满堂局最适合不过了。只是让庞和牧不明白的是这布局怎么能让铜鼎展现奇特。

    陈潇很有把握的说:“风水一成,自成气场。到时候只要把铜鼎摆放到特定的方位上,必然能引动气机,引发铜鼎上边的多宝纹reads;。”

    那铜鼎不知道是做何种用途,陈潇敢肯定的是它绝对不是风水法器。也就跟风水气场难以相容,两种不相容的气场碰到一起,就会出现当天那位重玄派的席云霆从天落下自身气场碰撞樊村气场,激起气流动荡的景象。

    有此异象,想来足够证明这铜鼎不是凡物了。要是庞和牧请来的那些外援再给力些,能羞辱得盛老板和他的人从此见到庞老板就绕道。

    陈潇穿着店铺里伙计统一的着装,一身青碧色的短打,极为精神干练。他和其他的伙计站成一派,等着一会儿庞和牧一声令下,就搬动铜鼎。

    有这么一排人镇守在院子当中,进来的人虽然大部分是盛老板那边的,却没敢在院子里鼓噪嘲讽庞和牧。

    盛老板看着围拢在一块的生面孔,嘴角撇出来一个冷笑。他迎着庞和牧过去:“庞老板,你这里的客人可不少啊。何不介绍一下,怎么说在下也是老街坊,要尽尽地主之谊呢。”

    庞老板呵呵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盛老板不说,我也正打算把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介绍给你们呢。来来来,这位是都城祥福盛的赵老,这位是景泰斋的洪老……”庞老板用得意的语气一个一个的介绍这些来自都城鼎鼎有名的古董店铺的人们。这些人当中有的是他请来的,也有的是听说有这么回事,主动过来的。

    盛老板就看不得他得意,故作惊讶地说:“原来有这么多前辈前来,真是失敬失敬。巧了,我今儿也带了一些人来做客,庞老板不会不欢迎吧?”

    庞老板的笑容一僵:“怎么会呢?小弟后学末进,还等着盛老板多给引荐几位前辈呢。”

    盛老板就趾高气扬的介绍了几位从人群当中走出来的人。这些人的名头也一个个响亮,跟庞和牧找来的那些人不相上下。庞和牧脸色有点发青,硬撑着才没有耷拉下嘴角去。

    他没想到盛老板竟然也会请这么多外援,这下不知道一会儿还能不能跟对方拿个势均力敌的局面了。毕竟郡城本地的收藏圈子大部分人都站在对方那边,庞和牧就显得人单力薄了。

    他心里有些懊恼,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的时间都只顾着看陈潇布置什么风水,竟然没把心思全都用在请人上面。

    庞和牧僵在原地,盛老板却不会放过这个时机。他也是老油条,也不顾双方此时对立的立场,竟然越过庞和牧,带着身后的几位过去跟那边的几位说话。

    两方的人马有些是从一个城市来的,不过是前后脚出发。接受的邀请人不一样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来往,有认识的就交谈起来,互相介绍刚刚认识的同行。这些人天南地北的分居各地,难得有此机会共聚一堂。彼此同行,又很有共同话题,一时之间竟然相谈盛欢。一场本应该争锋相对,激烈碰撞,气氛紧张的争辩场面,竟然变得和谐起来。

    陈潇眼见情况不好。盛老板这一手狠辣。他这么一搅合,今日这一场,不管是因为什么而来。这些同处一地的同行,肯定不会因为庞和牧这个外地人而交恶,双方人就不好意思下力气争执了。他们那边是不怕,庞和牧这边就惨了,直接降低了不少的战斗力。

    庞和牧并不傻,很快明白盛老板的险恶用心。不过双方已经攀谈开了,他又不能上去分开双方,告诉他们彼此的立场对立。那也太不懂事儿,太不给对方脸面了。

    陈潇仰头看了看时间,干脆上前对庞和牧说了一句:“东家,再不开始,就要错过时间了。”

    庞和牧这才回过神来,现在也只能指望陈潇的办法奏效了。他抬高声音,朗声说道:“诸位——”等所有人都看过来之后,他拱拱手:“承蒙各位前辈赏脸,莅临本店,共襄盛举。今日是为观赏一件重宝铜鼎,天光正好,正是看个清楚的好时候。”

    旁边就有一位喊道:“我们已经等候多时啦reads;!”喊这个话的人可不是托,而是之前来看铜鼎却被婉拒回去的收藏者。有人捧场,庞和牧的脸色好了一些,就笑着说:“这就请出这百兽团花多宝纹鼎,大家不要急,可以慢慢细看。”

    陈潇跟其他几个伙计一块进入打开房门的收藏室,抬着铜鼎出来了。人群有些微的骚动,可是大家都矜持着,谁也没有往前凑,都等着陈潇几个把铜鼎放下来再往过涌。

    却没想到,陈潇几个人抬着铜鼎不往地上放,反而在院子里边走动起来。慢慢腾腾地这里挪一下脚步,那里挪一下脚步,可把别人都给急死了。

    “我说,这是折腾什么?是不是不想让人看啊。”盛老板故意大声地说道。顿时把人群当中心急的人给带动了起来,乱哄哄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是啊,干什么故弄玄虚。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就是,不会是故作拖延吧?”

    陈潇这样做是事先安排好的,说是要按照什么方位走才可以。当时答应的时候,没想到会有如今的场面。庞和牧一看,觉得不能让这些人继续鼓噪,万一他们被盛老板煽动,陈潇走不完剩下的那些地方被拦下了,导致直接失败就糟糕了。

    于是庞和牧上前一步,笑呵呵地说:“大家别急,都知道这铜鼎是仙人古玩,不能轻易的就摆出来。总归有那么一个仪式,也算是表示敬意了。”

    盛老板也不知道跟谁说:“还不知道是不是仙人古玩,就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倒时候鉴定出来不是,那可就难堪咯……”

    庞和牧脑门上青筋爆起,硬是挤出一个笑来:“耽搁不了诸位的时间,还请稍等。”

    盛老板并没有真正的只手遮天,也不是所有的人都买他的帐。有些熟客跟经常在古玩街出入的玩家,是愿意相信他的。这会儿就主动说没关系,表示愿意等。庞和牧这才松口气。

    有几个被邀请来的同行看到铜鼎就走不动道了。哪里还有耐心等陈潇几个摆完阵势,他们并不妨碍陈潇几人的脚步,隔着两三步的距离,对着铜鼎品头论足。因为之前盛老板的搅合,这双方人马并没有针锋相对,就算各有不同的意见,也是客客气气的。

    庞和牧并没有对他请来的几位古玩圈前辈说,陈潇提供的那条至关重要的线索。他担心这些人不会相信一个店铺伙计的话,反而会反过来怀疑自己脑子是否有问题,怎么会这么轻易相信没什么见识的伙计。

    所以,这些人尽管觉得多宝纹很独特,却不敢像齐老跟马老那样肯定,只肯说一个存疑的结论。这让庞和牧大失所望,盛老板越发的得意起来。

    庞和牧肯相信陈潇,也是因为有之前的那一次谈话打基础。让他觉得见闻过仙门选徒,甚至亲口跟仙师对话过的陈潇,还是可以指望的。现在的庞和牧,不得不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陈潇身上,他甚至在内心暗中祈求,让陈潇的办法一定要奏效。

    陈潇根本就顾不上看周围的人。他跟几个伙计喘着粗气,步履艰难的一步一步挪动。陈潇是料想到了铜鼎会跟店铺里的金玉满堂局发生碰撞甚至有抗衡的过程。却没想到搬着铜鼎去预定的位置竟然遇到了气场的抵抗。让几人的脚底下好似深陷在泥潭当中,每一步都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五月份的天,人们都穿的单衣。几个人的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滴落汗水,很快就汗湿了他们身上的青碧色短打,洇出一大片。一大块深色在青碧色的衣衫上特别的显眼,也特别的触目惊心的。终于有人意识到了不对,喃喃地说了一句:“这铜鼎没有那么重吧?”

    无端端的,院子里边挂起了一阵风,人们沉默了下来,看着陈潇几个走完最后一步。如释重负地,伙计们小心的放下铜鼎。大概是这期间消耗了太多的力气,这最后一下实在抬不住,手腕一酸,脱了手。

    “咚!!!”一声沉闷的巨响,院子里的人顿时人仰马翻,滚地葫芦一样,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