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铜鼎落在地上,就好像有一柄重锤,重重地击打院中的人的胸口。一阵明显的冲击气浪,从铜鼎身上猛地喷涌而出。强大的力量吹得围观的人先是被掀起,倒着飞出去撞到墙上。然后落在地面上直接滚成一堆,挤在了墙角。

    陈潇毫无防备之下,跟其他伙计一样,被气浪吹了出去。不过他们几个运气比较好,后边全都是肉垫。不管是砸在墙上,还是落在地面上,都有个缓冲,并没有受伤。

    其他站得比较近和最外围的人就惨了,被砸,被压。再加上撞墙摔地上,或多或少的都受了伤。

    铜鼎在爆发了一次之后,重新平静了下来,矗立在那里。多宝纹犹有剩余的力量一般,微微的发亮。如果此时靠近观察,能发现铜鼎正在微微的震颤,发出耳朵听不见的嗡鸣。

    陈潇缓过了气,非常担心还有二次伤害,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忙爬起来去看铜鼎。发现它没动静了,这才放下了心。

    这时院子当中一片狼藉,受伤得人口中发出呻|吟。陈潇一看这灾难现场一样的情景,内心顿时生出了愧疚。都怪他,尚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就贸贸然的用以前的经验来判断。结果铜鼎比他想得要强大太多,造成了这样无谓的事故。

    陈潇没有沉浸在愧疚当中,眼下赶紧把人都救起来才是正事。跟他一样伤得比较轻的人都被这场景吓傻了眼,陈潇指挥他们把人一一扶起来,确认伤势。然后又叫没受伤的杂役赶紧去医馆请医生前来。

    陈潇把庞和牧从人堆当中扶起:“东家,您没事吧?”

    庞和牧整个人这会儿都是懵的,一脸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reads;。他看了陈潇一会儿,才把自己的魂给找回来:“小憨……怎么回事?”

    陈潇看了下周围的人没人注意他俩,声音压低了的说:“是我的失误。没有预料到这铜鼎的气场竟然会这么强。双方气场冲撞之下,才引发了这场祸事。”

    庞和牧不可思议看着他:“刚才真是那是多宝纹铜鼎引发的?”

    陈潇抱歉得看着他,点了下头。哪知道庞和牧根本就没有怪他,眼睛越睁越大,竟然露出一个欣喜若狂地神情:“这是真的!是真的仙人古玩!是真的仙人古玩啊——”越到后来他的声音越高,竟然大喊了起来。

    旁边或躺或坐捧着胳膊捂着胸口正哼唧的人,听到了庞和牧的喊声。顿时也不痛苦呻|吟,利索的一咕噜翻身爬起来,向着庞和牧这边围拢过来。

    “你刚刚说什么?”“这是那铜鼎造成的?”这是怀疑的。

    “你眼睛又没瞎,刚才没看见是那铜鼎出来一股气浪,把人给吹翻了吗?”“这肯定是仙人古玩,还是一件遗宝!是法宝啊!”这些是相信的。

    “仙人古玩——”“真的,是真的!老朽真是三生有幸,得见此重宝!”院子里的人虽然或有受伤,却并没有重伤的人。这会儿谁也顾不上身上那点小伤小痛,全都因为亲眼看到铜鼎发威而沸腾。

    “竟然是真的……”盛老板失声道。他灰头土脸,一只手扶着骨折的胳膊,失魂落魄的呆立原地,非常不想相信事实。

    要是之前那种局面,他有自信用舌辩,说服人们相信庞和牧弄虚作假,用铜鼎冒充仙人古玩。可是现在这样,却是不能了。眼见为实,这么多人都看见了那铜鼎展现出来的异象,他再怎么巧舌如簧,也没法说服人家相信他的话了。

    百兽团花多宝纹鼎普一出现,盛老板就知道挡不住踏雪寻仙阁力压一头。不管那铜鼎是不是仙人古玩,庞和牧的店都要名声大噪。他故意联合其他几家店铺,制造流言蜚语,污蔑庞和牧。不过是想要借着辩驳大会的局面,炒起盛辉的名声罢了。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铜鼎必定以此异象名传天下,而他的盛辉在铜鼎的轶事当中直接成了跳梁小丑。真真是悔之晚矣!

    一众人围着铜鼎正在惊叹,就听空中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之前在此,何人打斗?”

    有人闻声抬头望去,惊讶的出声:“竟然是一位仙师!”

    从空中徐徐地落下一个为发须皆为灰白的劲装中年男子。他正充满威严的向院中的人扫视,又问了一遍:“刚才此地,何人在此斗法,你们可知道?”

    在场诸人满脑袋疑问,不明白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仙师是什么意思。庞和牧作为地主,他又认出了眼前的这个人,就主动开口说:“敢问这位仙师,可是城主府的供奉?”

    中年男子就看他:“正是。你是此间主人?”

    庞和牧紧张地手心都出汗,虽然他追的是仙门当中的仙师。可是这些隐藏在郡城当中的修仙者们,也是让人不能轻慢的存在。他恭敬地回话:“我是此间东家,我名叫庞和牧。”

    那中年男子鼻腔里“嗯”了一声,问道:“刚才的震动你可知道?有没有看到是什么人造成?”

    庞和牧表情古怪了一瞬,才知道原来这位修仙者是被铜鼎的动静引来的。他赶忙把刚才的情况叙说了一遍。

    那中年男子这才露出个惊奇的表情:“原来如此。此前城主在园中感受到了震动,还以为是有人犯了禁忌,在城中斗法。城主大人正在宴客,受此打搅很是不悦。就命我过来查看,捉拿犯事者。”

    庞和牧一听这事把城主都给惊动了,顿时腿就是一软reads;。城主虽然不管事,却是整个郡城说一不二的存在。要是看庞家不顺眼,动动指头,庞家就要完蛋。

    就在庞和牧满心惶恐的时候,中年男子迈步走了过来。见他过来,围拢在一块的人们赶紧让开,露出了中央的铜鼎。

    人群当中,不起眼的陈潇好奇的用目光偷偷打量这位仙师。这是他来到这边见到的第四个仙师。他跟重玄派的三位有很大的不同。首先,他显得上了年岁。不仅仅是头发胡须灰白,连眼角唇边也都生出了细纹。

    陈潇不知道此人的修为有多高,却肯定他没有席云霆厉害,也就跟重玄派那两个师侄差不多。他是根据只是从此人身上的气场得出的结论,并不一定准确。

    中年男子看了看铜鼎,说道:“原来是一尊药鼎,还是一尊中品药鼎,也算是难得了。”说罢,他绕着铜鼎转了一圈,仔细的看了看多宝纹。看完之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惋惜的表情:“这鼎的符纹已经断了,不能再用了。”

    然后,中年男子转头看向庞和牧:“这鼎是你的?”庞和牧诚惶诚恐的回答:“这是小人从一郑国王室后裔手中收来的,据说是从他祖上传下来的。来历名目都很清晰,并没有不实之处。还请仙师明鉴。”

    中年男子摇了下头:“并不是问你追究来历。这鼎虽然成了摆设,再不能炼丹,材料却是少见。如若走漏了消息,遇到正道还好,肯跟你讲讲道理,做做寻常交易。要是遇到邪门歪道,杀人夺鼎,轻而易举。”

    庞和牧吓出一身冷汗,他颤抖地跪在中年男子的跟前:“仙师,这可如何是好?求仙师教我!”

    中年男子叹了一声,说:“这鼎留在你手中,只是个祸根。我与你些灵珠,此鼎我就带走了。”说罢,他掏出一个小袋子,取出一些另外收好,把小袋子丢到庞和牧的怀中。随后,他举重若轻的单手拎起铜鼎的耳部,轻飘飘的起身,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庞和牧眼睁睁的看着城主府的供奉把铜鼎带走了,尽管对方给了灵珠做报酬,却还是心痛难当。他怅然若失的叹口气,仙师说得对。铜鼎继续留在他手中,或许会给他带来偌大的名声,却只是祸,不是福。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

    庞和牧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再怎么不舍难过,也只能接受结果。就当他跟那件药鼎没有缘分吧。

    围拢在周围的人也看到了铜鼎被带走,他们没有庞和牧被打击到的心情。反而觉得事态发展,让这件事成了更为神奇的事情。他们见证了一件仙人古玩展现了异象,这异象引来了真正的修仙者。最终那修仙者给了庞和牧一笔肯定不小的财富,带走了铜鼎。这怎么看,都是一段足以流传后世的佳话啊。

    一边议论着,院子当中的人一边接受赶来的医生们的治疗。随着津津乐道的人们口口相传,这个有着神奇色彩的故事很快就从踏雪寻仙阁传向整个古玩街,让很多错过了的人非常懊悔。

    而随着今天来参与辩驳大会的人们回到家乡,这件事更是会辐射到整个岱国。庞和牧跟踏雪寻仙阁也会随着故事的流传而名声大噪。

    与此相反,没有人注意盛老板黯然地默默离开,他从今天原本的两位主角之一,沦落到连背景都不如,彻底被人遗忘。

    这时,带走铜鼎的中年男子回到了城主身边,他禀报了事情的缘由和处理结果。

    城主非常的满意。让中年男子退下之后,他对今天的客人,重玄派年金丹修士席云霆笑着说:“像是这些有符纹阵器物,是万不能流落到凡人手中的。就像今天,不知怎地被激发,万幸没有死了人。”

    坐在旁边位置的席云霆端起一杯香醇的灵酒,沾了沾唇。若有所思地想,原来那个人说的踏雪寻仙阁就在此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