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席……”陈潇一开口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的声带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震惊紧缩了起来。嘶哑地发出了一个音节,陈潇就闭了嘴。为自己的不淡定有些尴尬,陈潇润了下喉咙,才再次开口:“席仙师,再次见到您,在下深感荣幸。”

    席云霆轻轻颔首,开口说话的声音低沉而有力:“不必多礼。”

    庞和牧激动得浑身发颤,几乎要昏过去。他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地说:“小憨,啊?这这、这位?难道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位?

    他说得没头没尾,让人听都听不懂,除了陈潇。他能理解对方的紧张和无措,因为现在他也弄不清楚,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

    陈潇态度恭谨地对席云霆欠身一礼。他猜测席云霆这么低调的前来,是不想他行个大礼招来侧目的reads;。见席云霆目光平静地看着他,陈潇觉得自己猜对了。微微放下了心,深吸口气,陈潇低声而清晰地说道:“席仙师,可否请店内一叙。”

    席云霆没说话,而是直接抬步越过两人向着踏雪寻仙阁走过去。陈潇拽了下庞和牧,俩人紧跟着也走入店内。

    刚才水池里金鱼突然出现惊人的状况,店内的所有人都很注目。陈潇跟东家接连跑到外边,他们也跟着凑到门边。陈潇的称呼他们也听到了,席仙师进门之前,众人赶紧散开,不敢挡了他的道。

    大掌柜跟其他掌柜师傅还有伙计虽然也紧张,却更多是敬畏。他们不像庞和牧那样对仙门修仙者有着过分狂热的态度,只是恭顺的站在各自的位置上。

    进了门就能看到造型独特的水池子,陈潇注意到里边的金鱼垂死挣扎到筋疲力竭地开始翻肚皮。陈潇内心满是抱歉。要是知道今天这位会来,他哪里敢把这些小东西放在里边遭罪。风水载物最是敏感,往往有变故首当其冲。尽管席云霆并没有相对的意思,他身具的却是龙脉,岂是这小小一间店铺的风水鱼能抗得住的,顿时被这恐怖的威压吓得要疯。

    他赶忙叫过门口的伙计,低声吩咐他先把金鱼捞出来,找一个水盆先安置了。

    庞和牧完全遗忘了自己是这家店的主人,只知道跟在席云霆的后边,一副不想错过对方只字片语。陈潇看得无奈,只得代替他上前。要不然偌大一个店铺,所有人木头一样站成桩子,只唯一的席云霆被晾着,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他还记得对方一生气,樊家家主就被厄运缠上了。他不想接下来十年都倒霉,就只能招待好这位莫名上门的仙师。

    “席仙师,敢问这次莅临小店,是有什么吩咐吗?”陈潇小心地问。

    席云霆眼睛在店内扫了一周,平静无波的眼神在看到不停震荡的水面时,露出了一丝惊讶。不过,那情绪闪得很快,很快黑曜石般的眼睛就重新变得沉静,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

    “予那日听闻,你是自得术数在此踏雪寻仙。偶然得知就在郡城,心中忽然动念,故前来。”席云霆吐字非常清晰,是陈潇听过的这个世界最字正腔圆的官话。不过,这说话的风格跟那天在樊村大相径庭。

    岱国百姓的自称很通俗,就是“我”。“在下”已经很讲究,粗俗些、低下一些的就是之前他还是伙计的时候经常用的“小子”。自称“予”,不是这里常见的。幸亏陈潇从小到大读了不知道多少古籍,要不然还没办法立刻理解对方说的话。

    席云霆这话白话意思就是说:我那天听说,你是在这踏雪寻仙阁自学而成的术数。偶然知道这个地方就在这个城市,心中忽然一动想看看,就来了。

    在岱国,没有修仙天赋的人接受教育的程度普遍都比较低,像是现在连庞和牧听得都很吃力,其他人眼里直接转起了蚊香。能听懂就已经显得很过了,陈潇可不敢跟着他一块拽文,直接白话说:“劳烦您还记得。”

    席云霆又道:“予观你术数有成,持之以恒,造化不凡。可修身养性,历练心境。或得不亚于修行者。”

    陈潇惊讶地看着席云霆。这话的意思更容易明白,是说陈潇的住宅术已经算是小有所成。让他持之以恒,将来会有不凡的成就。同时他要修身养性,磨砺心性。或许将来他的收获,并不比去修行差。

    想必席云霆看不出来陈潇的特殊体质,也不知道他能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一个不了解风水的人,却能仅仅凭借两次接触的机会,就能做出这种判断,着实让他出乎意料。可以说,席云霆为人不同与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孤高冷漠,并且观察事物非常的敏锐而有卓见。

    毕竟这个世界是以修仙为主流的,人人都以为修仙服务为优先。那些没有用的辅助能力,根本就不会去思考它的用途和发展前景。像重玄派的那个赵放,就视住宅术为不入流的小道,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reads;。

    身为一个修仙者,能摒除这种偏见去思索,非常的少见和了不起。他甚至能放下身段,走这么一趟跟陈潇这个只见过一次的人说这些,可见他除了以上品质之外,还很惜才。

    这一刻,陈潇是真的有些佩服席云霆了。觉得这个因为人形龙脉而让人印象深刻的男人,一下子变得更加的真实。

    同时内心,陈潇又觉得有些可惜。他觉得席云霆有着很值得结交的优秀品质。只不过双方身份相差太远,所处的又不是一个环境,他没有那个机会跟资格和对方成为朋友。把遗憾压下,陈潇态度真诚的说:“多谢良言。”

    席云霆牵了一下唇,露出一个算是温和的表情。随后他的脸上重归于平静,又看了一遍店内,见没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侧着头,对陈潇做了个示意,竟是直接要走了。

    他俩人的交谈别人根本就听不懂,可把庞和牧急坏了。眼见仙师说完话了,却是一副去意。庞和牧焦急地想要挽留对方多待一会儿。好容易能跟真正的仙门仙师同处一室,怎么能一句话都没有搭上。

    于是着急忙慌的庞和牧就脑袋发晕地说了一句:“仙师,您看看我这店里的古董。品类齐全,应有尽有。难得一见的仙人古玩都有,别出可是见不到的!”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庞和牧就懊恼的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旁边大掌柜几个也是瞠口结舌看着他。这样用来揽客的话,对着别人说说也就罢了。仙人古玩这种东西,除非是铜鼎那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在修仙者眼中才称得上。他们店里也就一些玉带、器皿。真给仙师看别人遗留下来的日用品,那就是个笑话!

    庞和牧一脸崩溃,恨不得立刻找个缝隙钻进去。丢人直接丢到心心念的仙师跟前,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陈潇念在东家对他不错的份上,主动打了圆场。他说:“是的,店内的物品童叟无欺,是真正上了古的老物件。仙人……仙人古玩也是有的,保证是从古修仙者身边流传至今的物件。”

    庞和牧一脸感激,旁人却用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大掌柜内心由衷觉得庞和牧没有白白提拔看重陈潇,甭管是因为什么。这份关键时刻为了老板不丢脸,豁得出去一起作伴的厚脸皮,就没人能比得上。

    席云霆站立住,望着陈潇的目光充满兴味。陈潇忍着心虚,硬着头皮跟席云霆对视。就见席云霆仰月般好看的唇开启:“既然贵店如此盛情,可否一观?”

    为什么这会就不拽文了?!陈潇内心咆哮。面上却还是端着笑,僵硬的点点头:“当然。”

    庞和牧都要哭了。即为陈潇的义气感动,又为即将面临的尴尬而难堪。

    陈潇却给了他一个让他淡定的眼神,走到杂物类的展架,从最边缘的展台上小心的拿了一个牙牌。

    他竟然拿了一个牙牌!

    这让店内的所有人觉得很不理解。那个牙牌既然是放在最边缘的架子,说明是杂物类里边很不值钱的一类物件。陈潇究竟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把这么个玩意当成仙人古玩递到一位仙师的跟前。真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就在所有人内心产生惶恐,心跳到嗓子眼。感觉眼前的这位仙师就要勃然大怒,拿他们一个戏耍仙师的罪名问死罪的时候,席仙师竟然伸手接过了那牙牌。

    陈潇那个胆边生毛的家伙,还煞有其事地说:“这件牙牌,我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牙齿。总觉得不像是寻常象牙,有些特殊。”

    席云霆仔细看了下牙牌,眼中微讶。他抬眼看向陈潇,那眼神意味深长。他说:“这确实不是象牙,而是一种名为剑虎兽的凶兽之牙,并且经历了数千年的年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