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为此结论大吃一惊,他只是从这牙牌上微弱的气场来猜这是一个有来历的物品。却没想到竟然会是一只猛兽的牙齿,还流传了数千年的年份。

    听到仙师说那牙牌是一块有着数千年历史的猛兽之牙做的,踏雪寻仙阁老资历的雇员们都很惊讶。要知道流传的年份时间越长,身为古董的价格也就越高。本身作为凡物来说,就价格不菲。更别提是凶兽身上的东西制作。

    凶兽是凌驾于猛兽之上的存在,其地位就跟仙师之于凡人。除了极其凶悍强大之外,也有一些有些通灵智慧,甚至天生拥有神奇的技能。

    每每有凶兽出没,肆虐在凡人的地盘上,如果不是等到它玩腻了自行离去。则必须要有一位仙师出手,把它赶走或者是杀死。往往也是赶走居多,杀掉的很少。

    所以,但凡凶兽身上的材料制品,百分之百肯定跟仙师有关。可以说是真正的仙人古玩也不为过。

    看看已经被仙师拿在手上的牙牌,庞和牧心中一时之间特别复杂。他既高兴陈潇能找出这么一个物件,没有丢了他们的脸面。又惊讶自己店中竟然有这种宝贝一直蒙尘,懊悔之情顿生。

    大掌柜和二掌柜,其他几个掌柜师傅也是一样。早知道有这凶兽之牙牌,不比那铜鼎差多少。甚至因为只有小小一块,还没有铜鼎那样被人觊觎材料的危害。

    庞和牧站在侧面,看身旁不远处的陈潇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显然也为这个结果而吃惊。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做出的惊人之举,先前的铜鼎,再到现在的牙牌。接连发生就不是巧合,而是陈潇真的在鉴别仙人古玩上边有着天赋。庞和牧轻轻一叹,只可惜陈潇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他留下来的。

    席云霆看完外观,又试探性的输入了真元查看。他神情很明显的一顿,对着陈潇扬了下牙牌,说:“也不知道你这运气,是好还是坏。东西不差,拿来收藏也值当。”

    “?”陈潇露出一个不解的神情,席云霆却没有再细说,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袋子reads;。这个小袋子陈潇几个几天前才刚刚见过,带走铜鼎的中年男子也有。看样子,似乎是仙师们用来放财物的。

    席云霆从小袋子当中抓了一把,然后伸向陈潇。陈潇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接,一小堆圆溜溜,好似珍珠般的小珠子就落到了他的手心当中。珠子互相撞击,发出玉石般好听清脆的声音。

    陈潇低头数了下,不多不少,整整十个。

    大掌柜眼神好,看到那小珠子,倒抽一口气:“灵珠?!”

    庞和牧站的近,也看到了。当日那中年男子直接把小袋子扔到他的怀中,里边装得也是这样的灵珠。中年男子特意直接把袋子也给了他,庞和牧就知道这是不让他露白的好意。晚上回去庞和牧数了一下,袋子里边有五十颗灵珠。

    他内心比较了一下,隐约明白了。这牙牌的价值是铜鼎的五分之一。

    被大掌柜一喊,陈潇也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珠子。就是那次东家做成了一次大买卖,请所有的店员吃饭。厨师带着特制的灶台,提供动力的就是这种灵珠。只不过,那一颗比起手里这些小太多,颜色也黯淡浑浊。他才没有一下子联想到。

    “踏雪寻仙,倒也不虚此行。”席云霆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陈潇再一抬头,他人已经不见了。

    他转头看了一下,水池当中的水面震荡停止,正缓缓地恢复平静。说明席云霆是真的走了。

    仙师离开了。踏雪寻仙阁内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两位掌柜跟掌柜师傅们还有伙计大松一口气。这才敢说话,走动。立刻,三两人凑在一起,兴奋的议论起了刚才那位仙师的风采。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从仙门当中来的仙师,难免亢奋。他们声音颇大,吵杂的动静很快引来相邻的店铺好奇。

    见街坊过来,伙计拉着伙计,掌柜师傅拽着掌柜师傅,你一言我一语,把刚才的情景叙说了一番,引起一阵阵惊呼。

    庞和牧怅然若失:“走了……”

    陈潇把手心里的灵珠递给庞和牧:“东家,这些珠子给您。”

    庞和牧被店铺内越来越大的噪音吵得脑仁疼,他皱起了眉心,接过珠子。对陈潇说:“你跟我来。”

    俩人又到正屋次间的起居室分宾主坐下。庞和牧把手中的灵珠分了一半出来,推到陈潇的跟前:“这些是你的,收下吧。”

    陈潇惊讶的看着桌子上的五颗灵珠,说:“东家?这是何意?”他是知道做成大单子的掌柜师傅们有分成不小的提成,可是五五分也太多了。

    庞和牧笑着说:“这是感谢你为我解围。我庞和牧的脸面还是值些钱的。不用再退让,收下吧!”

    陈潇想了下,没再拒绝。“那我就厚颜收下了。”

    看着陈潇把灵珠放好,庞和牧对他说:“这灵珠你好好存放。我猜这些灵珠,恐怕就是那些仙师们花用的钱。没准儿你将来还能用到,万不可丢了。”

    陈潇也是这么猜测的。毕竟这个世界没有煤和石油,该有这些矿藏的地方,却变成了灵石矿。在他前生。煤跟石油一般都是国家或者大财阀所拥有,那么在这个世界灵石矿该归谁呢?只能是那些修仙者的势力。

    那么,金银在凡人当中作为贵金属流通,灵石制品作为货币也就能够理解了。

    庞和牧试探地开口:“小憨,我见你当时选了那牙牌,真是唬了一跳。你是怎么看出来,那牙牌是仙人古玩?”

    陈潇说:“我就是有一种感觉,觉得那牙牌怎么看也不像是象牙的reads;。”

    庞和牧进入古玩这一行也有将近二十年了,见过的古玩收藏品不知道多少。他自认为对象牙制品有一定的了解,却愣是没有看出来那牙牌有什么不一样的。难道这果然是天赋的原因?

    庞和牧又问:“你是什么时候察觉的?是最近?还是……”

    陈潇不好意思的笑笑:“以前就察觉了。我之前还是底层伙计的时候负责那块的打扫。天天擦,每天都看。有天就感觉那牙牌有些与众不同。只不过我当时刚来没多久,担心是自己少见多怪,就没有对别人说起过。”

    “与众不同?”庞和牧喃喃的念着这四个字。回想当时陈潇说起铜鼎时,没有说到多宝纹之前,也说过那铜鼎当中的味道似乎不对。这不也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疑点?

    庞和牧这下确信了,陈潇是真的有一种天生的天赋,能从凡物当中辨别出来仙人古玩的不同。

    这能力甚至比起陈潇说他懂得一门术数,还要让庞和牧激动。他忍不住问:“那还有什么物件你觉得不同啊?”

    陈潇想了一下说:“我刚来的时候,店里卖掉的那件仙人古玩。”那让陈潇一来就跟着吃了大餐的大单子,卖掉的就是一件仙人古玩。不过那只是一只器皿,比不得铜鼎和牙牌有价值。

    “哦……”庞和牧有些失望,不死心的问,“别的没有了?不是咱们店中的也没关系。你说说看。”

    捡同行的漏,虽然有些不厚道,可也不是不行。这就要看谁家的眼光高了。

    陈潇笑了下,他当然明白庞和牧的小九九。古玩街上当然还有店铺有没有被发掘出来的仙人古玩。可是,他才不想做这种他帮忙挑选,然后庞和牧去捡漏的事情。庞和牧跟踏雪寻仙已经太有名气,太火热了。简直就像是下边烧着炭。

    再闹出去同行店里去捡漏的事情,是嫌得罪的人不多,死得不够快?

    庞和牧追问的紧,陈潇就说:“倒是有一样,是一个玉珏。不过我之前休假把它买下了,回乡送给了别人。别的就是其他店铺明摆出来的仙人古玩,被看得严,我也没有仔细看。”

    还真有!庞和牧先是一喜,随后又是失望。

    陈潇安慰他说:“东家不必太在意。那里有那么多蒙尘仙人古玩,这两件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庞和牧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一个道理,这才恢复了平常心。

    庞和牧放下了这事儿,转头又对陈潇跟那位仙师的对话起了兴趣。他问他们说了什么,陈潇含糊地说:“那位仙师觉得我的住宅术小有所成,今后可以专门习练此术。”

    这会陈潇有点明白为什么席云霆要故意说得让在场其他人听不懂了,毕竟要是他在公开场合,说他未来的成就收获不比修仙者差,那也太吓人了。

    没准席云霆也没指望他一下子理解。不过他听过这话,就算是当时不懂,事后肯定也会去求助别人讲解,以后也一定能懂他的意思。这让陈潇再一次感慨,这样的人不能与之为友,实在遗憾。

    感慨完,陈潇正了正脸色,对庞和牧说:“东家,我有一事相求。”

    陈潇帮了他接连两个大忙,尽管给了对方不菲的报酬,庞和牧却还是觉得没有还清对方的人情。他立刻就回答:“只要我能办到的,必不推脱。”

    陈潇一脸肃然地说:“我想请东家代为介绍,让我在郡城当中推广住宅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