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边的人不知道什么是风水,接受起来固然会有些困难。可是反过来讲,整个郡城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空白市场。

    陈潇所谓的推广住宅术,当然不是大张旗鼓的在人群当中,在街道当中去宣传。而是请庞和牧在他的交友圈子当中帮忙介绍。

    风水师出道都是这样拓展业务的。做成一个成功的案例之后,就能通过事主的交友圈子,口口相传。把名气打出去之后,有需求的人自然会主动上门。不过这里的人根本就不了解风水是什么,也就只能主动出击,请庞和牧宣传一下。

    风水当中的阴宅在没有办法确定这里的具体方位之前,陈潇担心会出现差错。暂时并不打算帮人看。

    阳宅也就是住宅术,现在有了几个成功的例子。陈潇也渐渐摸索出来了一定的经验,有了信心。于是,他就打算主攻住宅术,把技能的熟练度刷满,顺道把风水师的名头打出去。

    有亲身经历在,庞和牧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帮陈潇这个忙。

    虽然连续遭遇了气场对冲,和气场碾压。其实从效果上来看,金玉满堂风水局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尽管庞和牧经历了心痛和差点丢脸的尴尬,却做成了两笔大买卖,有超出平时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收入进账reads;。当然,过程要是不那么惊心刺激,他可能会更开心一些。

    就这样,陈潇的日子一下子变得松闲起来。每天睡得日上三竿才起床,洗漱吃饭过后,愿意去踏雪寻仙阁,就过去溜达一圈。不想出去,就在小院里看书,继续深入学习这个世界的知识。

    在庞和牧的卖力安利下,有几个人对住宅术起了兴趣,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让陈潇去看了看。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是卖庞和牧的面子,也有些人是真的有需求。

    不管来者是因为什么,陈潇都一视同仁,认认真真的考察了他们的房屋,根据情况作出了调整建议。

    虽然都按照陈潇提出的方法进行了改装,却并不是每一个事主家的风水都起了效果。有些形成了气场,凝聚了生气。有些虽然汇集了生气,气场却怎么也无法成行。更有的直接毫无反应,布置之前什么样子,布置之后还是什么样子。

    陈潇并没有被这种情况给打击到。他原本就是个风水大师,当然明白不是所有的房屋都能够形成自己的风水。有的房屋在建造的时候,选址没有经过精心挑选。只是一块不好不坏的地,根本就没有风水可言。

    像是这样的房子,就没有办法借到地脉气运的力。完全只能指望自己的运气,日子过得什么样,跟房屋没有太大的关系。

    还有一种则是因为房屋的方位不对,陈潇还没办法根据这个世界的历法算出屋主的五行属性,也就不能根据他们的命格来进行调整。这样布置出来的风水,也同样不会起作用。

    总体来说,来找他布置风水的人,有三分之一非常有效,有三分之一效果微弱,有三分之一完全没效。

    百分之三十的失败率,让前风水大师非常的心塞。却让整个郡城的富人圈子,彻底的为住宅术疯狂。

    这种神奇的术数,有效的时候效果简直立竿见影。就算只有三分之一的机会,这些人也愿意掏出大把的金币,去搏上一搏。万一他们的运气好呢,毕竟有三成的机会,几率已经不小。成功了,就能遗泽后代。失败了,也无非是一些钱财上的损失,他们这些人,最不差钱了。

    到后来,来找陈潇看阳宅风水的有钱人是越来越多。陈潇的小院子里,常常一天要接待两三波的客人。陈潇只有一个人,就算把他劈成八瓣,也没办法应对这么多人求上门。庞和牧自告奋勇,帮这些人安排出了顺序。陈潇忙碌了将近半年,才把这些人的阳宅都给看了一遍。

    面对一个新生的事物,总有一些顽固派,不相信。不仅自己抵触,还要说服别人也拒绝。这些人当中以盛老板为代表。

    对于这样的人,陈潇向来是不理会的。他现在很有一些拥趸,都不用他亲自出面。他的那些粉丝,就能把对方给怼回去。

    陈潇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疲惫的走回正屋。他坐到卧室的圆桌旁,提起桌子上的茶壶倒茶。水是聘请的帮佣走之前添好的,还温着。喝了一杯茶,陈潇才感觉精神了些。

    连轴转了这么长时间,就算以他现在很年轻健康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

    这感觉,比起师父知道他闯下大祸被反噬命在旦夕,逼着接连赶场看风水还要累。关键在于,那个时候人们都了解什么是风水。方顾更是有口皆碑的风水大师,有他坐镇,陈潇做什么都没问题,很少遇到阻力。

    这边就不行了,他得不停的跟人解释。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有的时候必须要给房屋动手,有些地方需要推倒了重建。有些人不乐意,他还必须努力说服对方,要不然最后效果出不来,砸的还是他的招牌。

    要是搁在以前,他早就甩手不干了reads;。请上门的风水大师亲自指点,就没有这样不配合的。

    前生的风水师们从来都不怵任何人,任何势力。他们的名声是千百年来层出不穷的大师们建立起来的。没有人会想得罪一个风水师,因为指不定对方会怎么用风水报复回来。倒霉破财那是轻的。有那狠毒的风水师直接破坏仇人的祖坟,钱财散尽,家破人亡。更阴损的,断子绝孙的绝户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不过,辛苦归辛苦。这段时间的收获,却着实很丰厚。最初的时候,那些看着庞和牧面子请他去看阳宅的人。大方的给金币,小气的就给银钱。

    到后来,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他的身价也开始节节高升。现在一出手,就够一个一般家庭,一辈子的花销。一开始,他还把这些报酬放在家里自己收着。后来眼见越来越多,这才不得不存入到钱庄里。

    生活无忧,陈潇就开始追求其他的东西。现在他已经不再去庞和牧的古董店了,他想要辞去三掌柜的职务,庞和牧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宁愿他挂一个名头,只有这么一个名号,他都能接受,并且薪水还不少他的。

    陈潇对此模式并不陌生,这不就是挂个名衔当顾问嘛。前生有钱的房地产大老板们经常这么干,让风水师在公司里挂个职务,白领一份工资。这就是变相的送钱给他们花,目的是供养着一位有能力的风水师,在关键的时候能使得上。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陈潇觉得庞和牧还是一个比较不错的人。除了遇到追仙的事情会失去理智,偶尔智商掉线。其他时间正常的时候,还是能跟他谈得来的。当然,所聊的话题也跟庞和牧主动迎合他有关,说得都是让陈潇觉得愉快的风水和古玩方面的内容。

    只能说,庞和牧不愧是三代经商的人家出身。真心要交好一个人,足以使一个人如沐春风般觉得舒服。

    作为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把他作为风水师尊重的顾客。陈潇表示,已经把庞和牧划到了朋友的圈子里。所以,挂名顾问什么的,陈潇就没有拒绝。这能让庞和牧放心,他又没有费任何事,何乐而不为呢。

    晚上在外边解决了晚饭,又去隔壁街区的澡堂泡了泡澡,陈潇才回到家中休息。在这个小院住着,只这一点不好。没有卫生间,解决内急只能用恭桶。简单洗漱还可以,想要洗澡只能自己烧水。陈潇可懒得烧一大锅热水然后拎着水桶一桶一桶的往木头浴桶里边倒。

    舒服的躺在被窝里,陈潇不一会儿就睡得人事不知。

    打从他正式给人看阳宅以来,再没有过在不应该的时候饿得受不了的时候。不仅吃饭恢复了正常,半年时间他甚至长高了一些。原本单薄的肩膀,也开始向着成年人那样慢慢变得宽厚。

    陈潇对此很满意,他以前就是个个子高,身材好的男人。这辈子最好也能长成前世那样的大长腿。

    这天晚上陈潇迷蒙中还以为自己做梦,意识在一个黑乎乎地地方漫无目的地闲晃,黑暗中一抹金色的光芒出现。慢慢地,这亮光越来越亮,陈潇不由自主凑过去看。

    那是一个金色的罗经仪,老百姓口中的罗盘。它有成人张开手掌的大小,最中心的磁针正在滴溜溜的转动。外围密密麻麻一圈一圈全都是字,从中心天池往外数一共十八圈。

    陈潇怀念地看着这个金色的罗盘,仔细的描摹上面再熟悉不过的内容。觉得自己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想过这个看风水的好伙伴。作为风水师最重要的工具,陈潇自己当然有一个。

    这时,面前的罗盘翻转了过来,对应中央天池的位置上镌刻着几个小字:东煜方顾驭制罗盘!

    “!!!???”

    陈潇惊得一下子从梦中醒了过来,猛地从床上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