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试探性的闭上一只眼,结果黑暗当中的罗盘越发清晰。于是他干脆大胆的把两个眼睛都闭上,并伸出手去触碰那罗盘。

    黑暗当中的罗盘是虚无的,并不是实体。当陈潇伸出手的时候,罗盘的虚影落到了他的手上。陈潇用两只手做出捧的样子,那罗盘就随着他的动作移动到了他的跟前。

    陈潇仔细看着罗盘,跟昨晚他睡梦当中的一模一样。这会儿他明白了,很可能那次根本就不是梦境。而是他刚巧在睡觉,当成做梦了。

    黑暗当中意识越发清晰的感受到,他跟面前的罗盘有一种微妙的联系。并不是来自血脉和身体,而是更加虚无缥缈的精神感应。

    罗盘中央的天池位置,磁针安安静静,随着他的动作,轻微的晃动着。并没有发生之前滴溜溜不停转动的现象。陈潇有一丝不解,随后很快放过这个疑点。他小心的握着罗盘的边缘,把它翻过来。背面中央的位置,果真写着一行小字:东煜方顾驭制罗盘。

    看着师父的名字,那一刹那,陈潇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师父的罗经仪,就是他身体那个“未知”。也许是带它来到这个世界,附身在已经死亡的少年身上,消耗了太多能量。罗盘不得不吸取他身体内食物转化的热量来,才导致他醒过来之后总是感到饥饿reads;。而有了充足的气运作为能量,当它聚集了足够的能量时,第一时间出现在了陈潇的眼前。

    想想这段时间陈潇马不停蹄的给人看阳宅,汲取的气运才把罗盘喂饱,从沉睡当中醒来。可见当初师父对他说的,罗盘是他的半身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要不是经历了这些,他也根本不会知道这罗盘竟然本身能承载气运。

    明白了真相,陈潇心中一时之间五味杂陈。有感动,有愧疚,更多的是被压抑在心底,此时无边无沿蔓延上心头对师父的思念。

    他的师父方顾,是陈潇前生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没有之一。

    陈潇并不是一个孤儿,不过他却不知道身世,也不知道亲人在哪里。他五岁的时候,从家门口被人口贩子给抱走了。经过几次转车,小陈潇被带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这里的人平时对他还算不错,毕竟要卖钱,皮相不能受损。陈潇小的时候很聪明,他能背出父母的名字和家庭地址。只不过人口贩子有一种手段,专门对付他这样的小孩。

    他们会问陈潇父母叫什么名字,家庭地址在哪里。每当陈潇流利地背诵出来,就会遭受一顿打骂。如此下来一段时间,出于对疼痛的畏惧,自我保护机制会让小孩子规避那些让他遭受虐待的诱因。就这样,父母的名字,还有那些地址逐渐模糊不清,到最后彻底被遗忘。

    过了几个月,陈潇就不再闹着要爸爸妈妈,那些人声称就他的父母不要他了。小陈潇表面沉默,却从来也不受骗。虽然因为暴力,他再记不清父母的名字跟数字。却始终暗暗记得,是这些人把他从亲身父母的身边夺走,他们都不是好人。

    陈潇小的时候长相很好看,他这样的健康男孩很容易出手。等到人贩子觉得差不多了,就找了一户人家把他卖掉。可是,这事儿并不算完。没过几天陈潇就又被退了回来。

    因为陈潇太能折腾,哭闹也就算了,可是他总是跑到邻居那里跟人说他是从坏人手里买来的。弄得买他的人家很害怕,担心这样的孩子养不熟,长大了会跑掉。

    如此几次三番,来回折腾,陈潇总是能被退货。人贩子渐渐对他变的不好,动辄呵斥打骂,还骂他是个赔钱货。可不是赔钱吗,卖不出去还得养着。没赚到钱,还白赔一份米钱。

    小陈潇忍耐着,他担心如果被卖掉,远离了这伙人,就再也找不到爸爸妈妈。

    陈潇跟着人贩子到处流窜,直到他长到七岁快要八岁,已经开始记事了。这样大的孩子不好出手,也不好□□,更难养熟。人贩子集团就决定把他卖给一伙乞丐,交给对方弄残了,去做乞讨人体工具。

    他毕竟在那里待了两年多了,有一位刚生了自己孩子的年轻女人对他抱有同情,就悄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那女人的意思原本是说,让他老老实实地乖乖被卖掉,去户人家做儿子至少要比被弄残了去当乞丐强。

    可是陈潇却意识到,他不能再留在这里了。不管是被卖掉当别人的儿子,还是去做乞讨工具,他都不能接受。他已经跟人贩子生活不短一段时间,人贩子对他的看管并不是很严格。于是,陈潇就趁着对方疏于防范的时机,逃了出来。

    陈潇担心对方抓他回去,就利用从对方身上学来的转移方式跑路。他每回都是跟在大人身后蹭车,等到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又换了一个人跟着,所以很顺利地接连的倒车,跑得远远的。

    在这之后,他又流浪了几个月,在一个被称为潇水的地方遇到了他的师父方顾。他的师父那个时候已经七十有二,看到他的时候突然动了念头,要收他做弟子传承衣钵。

    师父问他是否还记得父母的名字,陈潇那个时候只记得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姓还是名,有一个是“陈”字音。方顾就用陈做了他的姓氏,他们相遇的地方做了他的名字。

    于是,就这样,颠沛流离过着不正常生活三年的陈潇又有了一个家reads;。可以说,方顾是让陈潇脱离苦海的大恩人!

    因为有感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方顾并没有送陈潇去上学,而是选择一对一的教育方式。请了私人教师到家中给他打好基础,方顾就亲自上阵,教授他风水学。

    陈潇非常的感恩,尽管方顾教给他的知识深奥的要命,陈潇还是拼命的学了下来。等到陈潇大一点了之后,更能理解风水是什么,就彻底热爱上了这门学问。不用方顾督促,也如饥似渴的吸收着他教的内容。

    他们相遇十年后,方顾带着陈潇去做了他的第一个风水,让他正式出师。还没等陈潇为了能够独立赚钱而高兴多久,就发现方顾的身体每况日下,竟然很快就衰败了下去。

    陈潇这才知道,方顾早就知道自己仅有八十二的寿命,这一年就是他寿终正寝的日子。方顾早就已经立好了坟墓,他想要埋葬在他的老家,宗族的祖坟当中。

    方顾很欣慰陈潇完全继承了他的衣钵,放心的把自己的身后事交给这个唯一的徒弟办理。却没想到陈潇不能接受他就要死亡的现实,开始想方设法的改变他的寿数。

    如果换成别人,这只能是徒劳无功的努力。可是陈潇是一个风水师,竟然还真被他找到了一种方法。

    那个时候他太年轻,太疯狂,胆子大的几乎可以包住天了。竟然从方顾老家祖坟附近,另外一个风水好的地方,截断了人家的气脉,挖出了气穴当中疖珠,埋进了方顾老家的祖坟当中,增强了福禄寿的运数。这一下效果明显,方顾的身体立刻就有了起色。

    要不是陈潇很快就受到了反噬,方顾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到方顾知道了他干得事情,他做的事情已经显现出了结果。

    那里原本是一块福地,曾经出过不少人才和官员。如果不是陈潇截断了村庄的气运,这个村子还能再矗立几百年。

    被夺了气脉的村子风水立刻变差。很短时间,这里的土地就变得贫瘠种不出东西。水也变得又浑浊,又苦咸,直接不能喝了。住在这里的村民没办法继续在这里生活,只能选择搬走。整个村子成了空城,不久将直接被从地图上抹去。

    方顾又气又急,可是看着危在旦夕的陈潇,他更多的还是懊恼和心疼。方顾立刻想出了办法,放出了话要接风水单子。他岁数大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手。这一发话,上门的人立刻排成了队。

    方顾就带着陈潇挑选着能缓和反噬的风水去做,当然主力是陈潇,方顾只在一边看。因为有他这个大师在坐镇,事主倒也没有意见。如此过了几年,陈潇也打出了自己的名声,成为了真正的风水大师。再不用借着师父的名头,去招揽风水单子。

    陈潇知道他犯的错误太大。他错就错在不应该在自己能力不足以对抗反噬的时候,就去截断气脉。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直接斩断龙脉的名人,人家怎么没事?因为对方是风水大师,而他那个时候不过是个刚出道的毛头小子。

    他从来也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因为他的师父,他最重要的亲人还活着。虽然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要让自己的师父白发人送黑发人,陈潇还是挺难过的。于是,他就拼命的赚钱,给师父创造最好的养老环境。除此之外,他还收了几个徒弟,把自己的遗产成立基金交给他们,代替自己照顾师父。

    闭眼的时候,他还觉得挺安心的,因为他把后事安排的妥妥帖帖。保证他的师父能够舒舒服服的活到一百二十岁寿终正寝。

    结果这会儿,捧着师父相当于半身的罗盘,他才知道他让自己的师父有多么的伤心难过。

    陈潇哭了,哭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