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两世加起来,都没有这样痛哭过。

    陈潇可以想象的出来。他死以后,师父是花费了多大的精力,为他想出了这么一个九死一生的机会。那一定很不容易。陈潇自己也是一个风水师,都已经亲身转换时空附身到一个少年身上活过来了,却还是参不透其中的奥秘。

    想到他自以为安排好了一切,结果死了之后还让师父操了这么大的一份心。陈潇就又羞愧,又觉得无法抑制的感动。尽管已经两世永隔,可是只要想起有这样一个人一心为他着想,陈潇内心就满是踏实。那是一种被至亲之人的深情厚谊深深挂怀的幸福。让人内心汹涌澎湃的涌上一股力量,支撑着他充满希望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下去。

    他不能辜负师父的付出,一定要活出一个样子!

    陈潇扬起头,把手搁在脸上。脸颊滚烫,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很肿,毫无形象可言。可是大哭过后,情绪随着泪水宣泄了出去。让他觉得脑袋很轻,心胸都为之舒畅。他不由自主长长舒了一口气。

    经历了一场情绪崩溃,陈潇现在是瘫坐在椅子上。正当他撑着胳膊想要站起来,去洗把脸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人,看到他这样,惊讶地出声:“小憨,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说完,来者快步的走了过来。略显粗糙,温暖的手掌握住他的胳膊,一下把他撑了起来。

    陈潇抬眼一看,竟然是黄婶。他惊讶的看着对方,用沙哑的声音问:“黄婶,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黄婶皱着眉看他:“你黄叔说你从治安队回来了,我过来看看,问问你情况。倒是你,这是怎么?”她认识的陈潇是个性格坚强又**的人,没见过他这么脆弱的样子。黄婶非常担心。

    陈潇想起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要说没事对方肯定是不信。红肿的眼睛眨了下,他说:“我没事,就是一时想起了亲人。”

    黄婶一下想起了陈潇曾经跟他说过的家里情况,顿时就是一叹。她不再缠着这个问题追问,只当是陈潇因为刚发生的事情,觉得孤苦伶仃,所以才伤心难过,思念家人。

    黄婶家人都挺好,见他身边没有亲人,就经常过来走动,把他当成一个子侄辈的看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陈潇也投桃报李,经常送点礼物点心什么的。

    昨天晚上出事,黄家是第一个出来了,一大家子几乎倾巢出动。陈潇嘴上感谢对方,心里也记下了人情。

    两家常来常往,黄婶不见外的帮陈潇把擦脸的帕子投水沾湿,然后又绞干递给他。陈潇道了谢,拿过来擦擦脸,然后叠了叠,盖在眼皮上。

    黄婶坐在旁边,问了问陈潇在治安队的事。因为街坊们也牵涉其中,所以陈潇没有隐瞒,把他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黄婶。

    黄婶咬牙切齿地说:“这些泼皮无赖,就该被拉去抽筋扒皮,不干人事的混账,定要狠狠惩罚才是!”她气得喘气,“治安队怎么说?”

    陈潇眼神一冷地说:“毕竟郡城很久没有出过这样恶性的案件了。治安官长说,禀告过城主府之后,应该会处以死刑。”

    黄婶嘶地一声吸气。虽然觉得他们罪该万死,可是当真这些人被判处死刑,却又心中惴惴。

    陈潇见黄婶似乎被惊吓道,就放下变温热的帕巾,对她开口说:“这次的事情,让街坊邻居们也跟着受了惊动。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想要准备一些谢礼送过去。”

    黄婶不以为地说:“这些都是理该的,不用花费那些。”

    陈潇摇了下头,说:“应当的。既然受了帮助,这就是情分,不去道谢就是我的不懂事了。”

    黄婶没再跟他争执,俩人商量了一家送一份四样点心合装的礼盒。黄婶子觉得,这就是一份很得当不失体面的谢礼了。陈潇虽然在这里生活了有一年多,对这些俗礼有些还是不太清楚,就听从对方的意见,去糕点铺子打包了一堆礼盒,挨家上门道谢。

    他们这样的街道住户,彼此之间虽然来往不如黄婶一家,收了陈潇的谢礼,也纷纷对他进行了一番宽慰。

    打点好了邻里之间的这些事,庞和牧给他找的武师也找到了。庞和牧邀请陈潇去他的家里,陈潇按照约定的时间,赶到了庞宅。

    庞和牧没有把陈潇领到那些人的跟前,而是先和陈潇坐在书房。把这些人的资料先给陈潇介绍了一番。

    是的,庞和牧不是只找了一个,而是一下找了一群。庞和牧把名册递给陈潇,让他从中选几个。

    陈潇一头黑线,看着手上的册子,忍不住说:“东家,没有必要这么多人。”庞和牧用不赞同的眼神看他:“很有必要。这次来的只是三个蟊贼,不懂得什么武艺。说句不好听的,要是修炼过的学堂修士,寻常的一个武师不一定能顶的上事,还是一拥而上为好。”

    上学堂的都是具有灵根天赋的。这里的人会在孩子五六岁的时候,送去最近的学堂进行测试。如果测试出来有天分,就进去先开蒙,然后等到再大些,就教一些通用的基础功法。

    地方上的学堂,肯定是不如仙门和世家,有那种可以直接测出灵根强弱的法器。所以,练上个两年基础功法,就以这些人的成绩来断定。修炼进步快,就会被大户人家或者直接是修仙世家看上。而那些差一些的,再学个几年,到成年之前就必须离开学堂。

    这样的人,就被称为修士。如果之后没有奇遇,他们这一生就都只会徘徊在修仙的境界之外。

    哪里都有良莠不齐的人,等出来各自寻找出路,他们当中也有走上歧途,作奸犯科的。庞和牧说的就是这类,比起寻常人更加的有危害。

    陈潇合上了册子,他说:“既然是这样,那也没有必要请寻常武师。请东家为我选一位修士就是了。”庞和牧惊讶地看他:“修士?”陈潇肯定的点头:“一位高阶修士足矣。”

    庞和牧原本是想要再劝劝陈潇,毕竟一位高阶修士的酬劳不菲。然后想想陈潇只要不断了住宅术这门技艺,只是一位也不是请不起。庞和牧郑重其事地点头:“我明白了。这就为你找一个合适的。”

    陈潇辞别庞和牧回了自己家,坐在卧室圆桌边上,一边喝茶一边思考。

    从学堂出来的修士,陈潇之前曾经了解过一番。这些人当中有的进了管理层,成为了官吏。有的进了治安队,更有的受雇于世家,为这些人做侍卫。另有一些则散落各行各业,各自继承家业。

    他们这类修士,并不是没有进境的资格,只是需要更多的资源。本身没有那样的条件,也没有金主在背后自助,所以就只能不甘心地蹉跎下去。有志气的就想方设法地筹谋,寻找资源进行修炼,没准厚积薄发,还是能够成为修仙者的。

    那么没有背景靠山的修士该如何寻找资源呢?

    陈潇从怀中掏出钱袋,打开里边的一个隔层。在柔软的布料当中,躺着五颗泛着柔光的灵珠。

    他想,这可以直接跟修仙者进行交易的灵珠,一定可以打动对方。

    这灵珠不光能作为货币使用,同时也能够直接提供能量。那位灶台主人,就是这样做的。所以,在修仙者的圈子,这样的灵珠一定能换来修士想要的资源。

    更何况,陈潇现在能拿得出手的酬劳,也不仅只是这些。

    这半年以来,他给人看阳宅,虽然事主给的报酬有多有少,却也积攒了有足足三千金币。这对普通百姓来说,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对富豪来说,也是足以让他们慎重对待的金额。陈潇却觉得这个数字不多,如果要请一位高阶修士,这些钱财也仅仅只是够用。

    因为数额太过巨大,成堆的金币放在家中不好保存。之前陈潇就去了一趟钱庄,把这笔钱换成存票。钱庄只是本地的钱庄,它的存票能在本郡内做大额交易,却并不能全国通用。想要在其他地区使用的时候,必须兑换成金币,或者是拿着存票去当地的钱庄,兑换成当地的存票。

    当时,他有些感慨,带这么多金币实在太不方便,要是有更大的流通货币就好了。陈潇存的数额比较大,来为他办理的是钱庄的一位管事。听到他这话,就告诉他,更大的流通货币也不是没有,只是兑换起来要花费的费用一般人觉得不合适,宁愿倒腾存票。

    陈潇很感兴趣,就请管事给他介绍。管事告诉他,比金币面额更大的通用货币,就是修仙者使用的灵币。其价值,一万金币等于一百灵币等于一颗灵珠。当时,陈潇听得直瞪眼睛,不由自主地伸手摸自己怀中放着的钱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