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管事说一般人觉得用金币兑换灵币和灵珠不合适,陈潇听了具体的比例,也挺肉疼。钱庄兑换的时候要抽一成的手续费。也就是说,拿一万金币,只能兑换到九十灵币。据说,这是因为灵币这种货币的来源很少。所以,手续费就收的有点黑。不过,反过来灵币兑换成金币,就不收取任何的手续费了。

    陈潇盘算了一下,他在钱庄的三千金币全部换成灵币才只有二十七个。

    今天他刻意问了一下庞和牧,雇佣一位高阶修士,每个月的报酬一百个金币。以陈潇在钱庄的存款,能雇佣一个高阶修士为他工作两年半的时间。

    而最好的武师,每个月则只要十个金币,跟踏雪寻仙阁的大掌柜一个身价。也难怪庞和牧觉得价格昂贵。而且修士的雇佣条件当中还有一条,如果中途遇见修士要进阶了,雇主无故不能阻拦。雇主也不能故意下达侮辱修士身份和声誉的命令。

    也就是说,这个高级保镖还有可能中途跑掉,或者拒绝雇主不合理的要求。价钱高昂和条件原因,让修士很难跟普通人达成什么合作。陈潇却并不考虑那些,在没有自保的能力的时候,一个高阶修士,才能够保障他的安全。

    陈潇已经立下了决心要在这个世界打出风水师的名号,这就需要罗盘的辅助。而现在罗盘吸取的气运,只够勉强出现在他眼前一小会。所以,陈潇需要做更多的风水,或者说做更大的风水,来汇聚气运。

    静极思动,陈潇想要换一个地方。郡城虽大,却毕竟是一个地方性城市,对于风水这样的新生事物接受的很慢。和庞和牧有交集的圈子经过辐射,有大半的富商陈潇都做过了生意。剩余的那些属于顽固派,不信加抵制,陈潇懒得搭理。至于郡城内的权贵世家,以陈潇现在的名气跟身份,还打不进去对方的阶层。

    说来,这个城市里的权贵人家都是家中有修仙者,或者是跟修仙者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修仙者跟普通人之间有一层看不见的隔阂,一般人根本就没办法突破这之间的壁垒。陈潇现在就被这无形的屏障挡在外边。

    如果换做以前,陈潇或许还有那个耐心慢慢的寻找突破点。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时间宝贵。没有那个精力浪费在这些固步自封的家伙们身上。

    在庞家的时候,和庞和牧说完请人的事情,陈潇就跟他聊到了这个问题。庞和牧也觉得住宅术在郡城的发展遇到了瓶颈。于是就建议他去岱国的都城,开辟新的战场。没准在那边能有新的机遇,或者积攒更大的名气,回过头来叩开郡城权贵世家的大门。

    庞和牧在都城有些人脉,他说可以给陈潇写推荐信。保证他能在都城顺利的做出第一个风水局。而有了一个成功的案例之后,就能迅速的立稳脚跟,打开局面。就跟他在郡城的发展脉络一样。

    陈潇感谢了他的好意,内心却有其他的打算。这个打算他没有办法对庞和牧说,要先看他能不能找到合适的高阶修士。

    内心打算好了要离开郡城发展,陈潇就开始提前做安排。

    首先,他买下了他现在居住的这个院子。对于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落脚点,陈潇住出了感情,打算买下来。等以后回到这里,有个现成的属于自己的住处,也比较方便。

    其次,就是樊村陈长根一家人。虽然陈潇以给对方布置风水的方式了却了彼此之间的因果,也代替憨娃偿还了对方的恩情。可是,对方可不知道,万一有什么事情,还是会来找他,他也不能不管。

    陈潇托再次来郡城的周武师送了消息回去,告诉陈家他要外出游学。不过,他现在仍然在踏雪寻仙阁挂职,做三掌柜。如果有事,可以找大掌柜求助。他已经打点好了,能帮的一定会帮。

    陈长根并不认识字,所以传的只是口讯。除了这个口信之外,陈潇还拜托给了周武师三百银钱,请他去的时候去集市走一趟,挑一头健壮的耕牛带给陈家。因为陈长根一家人的辛勤,他们已经还清了外债。陈长根现在已经没有再做长工,而是租了几亩田地种地。有了这头耕牛,他们能更轻松一些。

    周武师感觉都快不认识陈潇了。每一次来,他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这半年来,他以惊人的速度在成长发展。一年以前,明明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伙计,现在却已经有资格跟商队背后的老板平起平坐了。

    周武师平时喜欢抽一口烟丝。看着陈潇送给他的上等烟丝,周武师有一种预感,憨娃将来要成为一个了不得的家伙,没准是那种他以前只能仰望的大人物。

    忙完这些事,陈潇又跑了两家,把排在最后的阳宅看完,庞和牧就告诉他给他找了几个合适的人选。这次俩人是在踏雪寻仙阁后院的正屋里见的面,庞和牧给了他一张薄薄的纸。

    庞和牧正色地说:“你也知道这些修士们的身份和脾气都跟一般人不一样。所以不能事先叫过来,让你一个个的挑。你就先看看哪个合适,然后再具体的面谈。”

    陈潇秒懂,这不就是先看简历,然后再进行面试吗。陈潇点了下头:“多谢了。”

    庞和牧严肃的表情顿时消散,他笑着说:“这点小事也不算什么。还要谢谢你帮我布置的金玉满堂,现在踏雪寻仙每月的销售都有所增长。这个风水可真是管用!”

    陈潇给他店铺里布置的这个风水,是属于特别有效的那种。庞和牧一直觉得自己幸运,在陈潇微末之际就跟他认识,还特意没摆架子的结交。现在庞和牧就盼望着,陈潇将来能够有更广大的发展,他说出去脸上也有光。

    陈潇看着他笑了笑,低下头认真看起了纸上的内容。他怎么感觉庞和牧看他的那个眼神——跟一不小心发现了一个潜力巨大却正默默无闻的新星,就等着对方一飞冲天散“卟呤卟呤”光芒的亲妈粉一样?

    纸上写着五个人的名字、年龄、修为、家庭情况、大概生平。年龄从二十岁到四十岁不等,修为差不多,都是处在高阶。当然,其中的境界可能有更加详细的划分,不过这种涉及到修炼内容的讯息,一般都有默契的不往外传。庞和牧也打听不出来。

    “我看前边这位不错。”庞和牧坐在他对面说:“在学堂里待到二十才出来。在治安队工作了五年,现在出来打拼,正是有心气的时候。你可以考虑一下。”

    陈潇抬眼看他,有些好奇的问:“你觉得他不错的因由是什么?”

    庞和牧组织了一下语言,说:“他刚从学堂出来就去了治安队,至少没有丢下修炼。又有几年历练,跟你年龄差距不大,不至于相处不来。”他看了眼陈潇眼前的纸张,“其余的几位,年龄都比较大了,你要知道,年龄越大血性就越不足。没有了冲击更高境界的希望,就很容易疏懒修炼。”

    陈潇没有看他,盯着纸上的文字说:“我看,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年纪越轻的人越没有家室负累,可以很容易说动跟我一块离开郡城。”

    庞和牧嗯了一声:“这也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年轻,就代表他距离突破还有段时间,被你雇佣的期间,应该不会突然提出要突破,半道把你扔下不管。真要什么关键时候扔下你,到时候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潇眨了下眼:“应该不会到那般地步吧?”再怎么说也应该要有职业道德吧,就算要临时撂挑子,至少要把雇主送到安全的地方在走。

    庞和牧皱着眉头说:“怎么不可能?我就知道一件事,有一大茶商,因为要走一条远道。怕路上遇到猛兽袭击,就雇佣了一个修士。结果走到半路上,那位修士突然要突破,怎么也不肯赶路了,一定要就地闭关。那大茶商无奈,只得跟对方结束雇佣,继续上路。万幸剩余的道路没有出事,要不然你说多冤。”

    陈潇听了也不由皱起了眉心,说:“遇到这种情况,也太倒霉了。”

    庞和牧拍了下大腿:“可不就是!这些修士说是很难有进境机会,一旦有了突破感,死活都不顾的,定要死死抓住。”

    陈潇最后挑了年纪最大的两个,一个三十多,一个四十岁。完全摒弃了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修士,跟庞和牧建议的完全相反。

    这让庞和牧很不解,陈潇就解释说道:“年轻修士有血性心气固然好,可是年长一些的为人处世更加的圆滑,也更沉稳。我已经很年轻了,需要的是一个见过世面,能在应对上帮助我的修士。”

    庞和牧被他这么一说,才想起他今年才十八岁。跟他说话相处的时候,让庞和牧全然忘记了他还没有二十,在这个世界都不算成人。庞和牧点了下头:“很该如此,我倒忘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