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跟那两位修士见面,约的是郡城内一家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庞和牧一是不放心,一个是提供意见,跟陈潇一块分别跟两位修士会了面,进行了一番更加详细的交谈。

    面试的内容当然不是谈谈理想和对未来的规划。陈潇仔细的问了问两个修士从学堂离开之后的经历,又具体的问明白了家里边的情况。询问了对方,如果聘请期间跟他一起离开郡城去其他地方,他们可否有不同意见。

    整个面试时间加起来一共花费了一个时辰,陈潇相当于跟每个人聊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么长的面试时间,让他对这两个人算是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随后他做出了决定,请那位年龄四十,名字叫做杜荣的做他的护卫。

    庞和牧问他:“为何请他?另外那一个我觉得精神气比起杜荣好多了。”真不是庞和牧看不上杜荣,要是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对比,杜荣明显差另外那个叫马亮许多。

    马亮双目奕奕有神,精神抖擞,举止得体,应对有度。跟在陈潇的身边,不仅能为他处理应对一些事物,光他那个样子,就很震得住场面。

    杜荣就要差一些了,虽然身上同样具有修士的气势,却看起来要显得沧桑许多。眉目黯淡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深深倦怠,总让人觉得他没什么精神。庞和牧看着就感觉不太放心。

    陈潇笑了一下,轻声解释说:“东家,你想想这俩人所叙说的经历,就明白我为何做出这种选择了。马亮从学堂离开,在治安队待了几年,随后被聘到一世家。所去最远的经历,不过是跟随主家去了一次都城。而那位杜荣就不同了,离开学堂之后,他并没有加入治安队,而是外出闯荡。曾经多次深入到无人地区探险,也去过很多地方。有杜荣在,至少在路上和野外的应对、安排会是妥帖的。”

    庞和牧诧异的看他:“你不去都城了?”要是陈潇去都城,那么跟随主家去过都城的马亮一样能安排好路上的行程。

    陈潇摇了下头,说:“都城还是要去的,不过那不是我最终的目的地。不过,这不是我决定不用马亮的原因。虽然他跟着主家外出过,不过他只是随行,不是主事。所以也只是跟随人马一块行动,未必懂得路途上安排。杜荣就不一样了,他是自己行动,何时赶路,何时住宿,一定很有经验。两相对比,当然是杜荣更能胜任。”

    庞和牧按了按额角,无奈说:“好吧,算你说的有理。不过,怎么看那杜荣都是一脸疲倦的样子,跟你这个雇主见面,也不收拾好精神仪容。也太不把这差事放在心上了,这样的人可不好相处。你有个准备吧。”

    陈潇沉吟了一下,才说:“他恐怕不是不想有个精神的面貌跟雇主见面,而是不能。如果我没有看错,他才刚刚受伤痊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到巅峰的状态。”

    虽然他学的是风水,对于相术并不是很精通,只懂得一点皮毛。却仍然能看得出来,杜荣的印堂有些发白。这说明他血气不是很足,肺脾有点虚,很可能刚刚病愈或者伤愈。修士们的身体往往很强壮,极少生病,那么很大可能就是刚刚才受伤恢复。

    庞和牧这下皱起了眉头:“知道他刚刚伤愈,你还请他?”

    陈潇说:“他这样在外闯荡多年的人,有自己的赚钱渠道。如果不是因为刚刚伤愈,不能用之前的方法挣钱,我想他是不会接受我这样的普通人雇佣的。这说明,他这会儿很缺乏钱财,为了拿到酬劳,他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保护我。”那个马亮就不一样了,他不缺钱。并且刚从世家出来的人,就算不是刻意,面对他这个凡人也会自视甚高。

    庞和牧担心的不是这个,他说:“他的身体强健不如马亮,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如何能护你安全?”

    陈潇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从郡城去往都城。这段路程走得人多,危险不大,并不需要杜荣出手。等到了都城,他的身体应该会完全恢复。那个时候我不结束雇佣,他就算想辞也不好开口。所以说,这样一个这样经验丰富,见多识广,身手还不错的护卫,你会不会错过呢?”

    做好了决定,陈潇跟杜荣签了一份契约。约定了每个月的工钱几何和作为护卫杜荣应该承担的职责。当然,修士的必有条件没有省却。只是,陈潇在这份契约上加了一条,一般情况下杜荣要离开,必须要等陈潇找到接任他的人选,否则要赔付违约金。那个数字定得很高,是杜荣酬劳的数十倍。

    杜荣看到这条的时候,面容很沉凝。他深深地看了陈潇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陈潇按照约定,先给了一个月的工钱,让杜荣进行准备,跟他出远门。杜荣虽然并没有成婚,上边却父母健在。他底下还有弟弟妹妹,如今皆已成家。父母跟着弟弟生活,他走之前,要跟父母辞别。

    陈潇则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和用品,出行事情杜荣会管,不用他操心。

    陈潇去钱庄把存票上的三千金币都兑换成灵币。二十七个灵币跟五颗灵珠单独装在一个小袋子里,贴身收藏好。除了这些,他还另外有一些金银做花用。之后每个月给杜荣的酬劳,也会用灵币来进行支付。想来,他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修士对灵币的需求更大,他还省了对方兑换的手续费。

    这一切打点好了,陈潇就去了一趟黄婶家。这次去,他是去告别的。顺便帮黄婶家看看宅子,算作这段时间对方照应他的感谢。

    黄婶家就在陈潇家斜对面,走过了路就是。黄婶一家人口不少,她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已经结婚生子,二子也成婚了,三儿子订了亲,不过因为家里边没有地方,暂时还没有结婚。剩下的两个儿子还小,距离订婚还早。爱给人说亲的黄婶,却已经早早的开始物色人选。

    说实话,这么一大家子,劳力多,应该过得并不差。可是也是奇怪,家里的光景却并不是那么好。

    黄叔年轻的时候受过伤,不能干重活。只能做点轻便的活,挣不了大钱,只勉强拉扯大几个儿子。家里没有什么积蓄,又接连给两个儿子娶妻,没有拉上饥荒就很不错了。

    黄家的院子是个不规则的形状,挺大的。原先只是挨着墙建房子。随着孩子们越来越多,逐渐住不下。黄婶两口子自作聪明的在院子当中又修建了两个小屋子。大概他们是想要模仿两进四合院那种有进有出的格局,却失败了。导致现在的黄家就跟一个没有规划乱搭乱建的违章建筑一样。

    陈潇真正跟黄婶一家交好起来,是他这半年最忙的时候。平日来,也只是在前院两口子的屋子里坐坐,后院有女眷又有小孩,他不好过来走动。所以,这还是第一次完整的看到这个房子的格局。

    陈潇皱着眉站在院子当中,黄婶看他这个表情,心里就是一咯噔。别的街坊不知道,她可是清楚对方是做风水看住宅的,据说只要按照他说的调理风水,就能子孙享福,家中富贵。只是当她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陈潇的身价已经涨到很高了。黄婶子不好意思张口让他帮忙自家看看,实在没有那么多的钱财来酬谢。难得这次陈潇主动提出来上后院,黄婶紧张地开口:“小憨,我家这院子,哪里不好吗?”

    这根本就不是不好的问题,而是极其凶险的凶宅!

    靠墙修的都是大房子,偏偏中间是小屋子,大屋夹着小屋的混乱布局。这在风水当中是典型的埋儿杀格局!主小儿早亡,家道中落,财运不旺。

    陈潇不敢直言,怕吓到黄婶,只是避重就轻地说:“是不太好。如果这样住下去,对家里人不吉。”再这样住,黄婶家的小儿子活不到成年就要遇到死劫。黄婶晚年丧子,只怕也要不好。

    黄婶为人淳朴,只是一个不吉,就已经足够让她心惊。她急忙问:“可有办法挽回?”

    陈潇温和地对她说:“不必惊慌,还有得救。”黄婶追问:“该如何改进?”

    陈潇皱了下眉心:“只怕是要大动一番。中间的两间小屋,必须要拆掉。如果想要增加房屋,万万不能这样没有依靠的修建。”

    黄婶听了这个话,就是一阵愁闷:“可是家里人这般的多,大儿一家还有二儿还会陆续添加人口,住不开了。”

    大儿子一家倒是想要搬出去住,可是郡城这样一郡之首,房价跟地皮钱一直居高不下。实在置办不起,只能厚着脸皮跟老父老母,几个弟弟挤在一起。

    陈潇跟黄婶回到前边两口子的房屋,让黄婶找了一张纸。拿出一根自制的炭笔,在纸张上画了起来:“如果一定要增建房屋,可以把前后部分隔开。后边另外开一道门走。这样,就变成了相邻的两个院子。”

    黄家的宅地,猛地看起来像是一个心形。用院墙隔开之后,就成了一个正方形靠着一个长方形。黄婶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不过,她越想就越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前后隔开,另外开一道门。少掉的两个小屋子,可以顺着新修的院墙扩建房屋补回来。那院墙的两边,能盖两间大屋。这样并不少了空间,相反出入还更加的方便了。

    陈潇给她的图纸,画出来的跟黄婶预想的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开门的位置。陈潇说:“后院把门开在这个方位,虽然不临街,出入要绕一些,不过对你家却是有好处的。”

    黄婶千恩万谢的接过这张纸,小心的收好。她决定了,等她家老头回来,就跟家里人商量着凑钱把房屋给改建了。这样房屋更加的规整,住着也更加的舒适。

    分开住之后,老大家老二家可以自己开火吃饭,想来两个儿媳妇没有什么不乐意的。

    说完房子,俩人才坐着说话。黄婶看着陈潇说:“你这次离开,是要去找你那媳妇儿吗?”

    陈潇一怔,他几乎都忘了当初为了推掉相亲,而找的那个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