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的怔愣令黄婶觉得奇怪,不由得又问了一次。陈潇这才回神,硬着头皮说道:“啊,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其余的,也是因为游学。”

    黄婶叹了一声,说:“但愿你那未婚妻,还好好活着。你们能有重聚的一天。”

    陈潇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觉得真能有那么一天就出鬼了。

    之后,陈潇跟黄婶说,交给她一副家里的备用钥匙保管。万一房子那边有点什么事情,也请托她帮忙看着一些。万一有情况,也不需要她家处理,只上踏雪寻仙去找人说一声,自然会有人过来解决。黄婶就笑,说房子那边让他放心,保管帮他看好。

    黄家得了陈潇这么大的一个人情,只不过是帮忙看看房屋,这些事都不值当陈潇专门说,黄婶一家自然就会做。

    陈潇走之前,把小院仅有的两幅钥匙,一副交给黄婶保管,一副交给踏雪寻仙阁保管。店铺这边现在简直要把他供起来,大掌柜甚至排好了班,打算让伙计们隔一段时间去他家那里打扫一番卫生。

    陈潇听得哭笑不得,赶忙婉拒了。凭白给人家添一份工,谁乐意。又没人监督,肯定不给好好干,还得罪人。干脆也不麻烦别人,直接让那值夜的杂役从他挂名的工钱当中领一些铜板出来。让他定期去大掌柜那里拿钥匙,把这个打扫的事情给兼职了下来。

    庞和牧大早上赶来送陈潇,他亲手递给他一个沉甸甸的匣子。陈潇都不用打开看,只听里边金属清脆的撞击声,就知道里边是钱。

    陈潇皱着眉说:“东家,您这是干什么?”庞和牧嘿嘿一笑,硬是塞到陈潇的手里:“穷家富路,拿着!”陈潇刚要把匣子还给他,庞和牧直接就说:“这是你今后五年的工钱,提前预支给你的。”

    陈潇无奈地看着他:“万一我到时候回不来呢?您也不怕打了水漂。”庞和牧腆着脸说:“那肯定是小憨名头太盛了,忙都忙不赢,到时候我就亲自过去请你回来。我可还记得呢,这店铺里的风水,到时候还得让你看看。我知道你今后的前程一定广大,只千万别忘了我这个旧识。”

    陈潇笑着说:“肯定不能忘。那行,您这匣子我收下了。到时候我一定回来,万一我真要回不来,您就拿我那院子去顶账吧。”

    庞和牧哈哈一乐:“我可不要你那院子。”

    杜荣走过来说:“陈东主,时间差不多了。”

    他们一行人,此时正站在郡城驿站当中。几人旁边正停着一辆由四匹健马拉着的宽体马车,这马车比起陈潇之前回樊村所乘坐的更大,也更豪华。坐在赶车位置上的车夫,这会儿正望着他们。见陈潇看过来,露出来一个非常热情的微笑。

    把钱匣子交给杜荣保管,陈潇挥手跟庞和牧告别。他登上了马车,按照座位号,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这回的位置更宽敞,更舒服。如果之前做过的马车待遇是高铁一等座位,那么现在一定是商务座位。座位同样能够调整,能靠还能躺。整个马车只能坐下六个人,因为空间有限,并没有跟随的服务人员。不过车厢的顶头,倒是有一个柜子,里边有可口的点心和保温中的热水可以取用。

    这趟马车是专跑从郡城到都城的专线,沿途不仅会定点停车,让顾客解决一下各种需要和问题。晚上还会在特定的高级客店停驻,陈潇俩人并不需要开房间,直接入住配套的房间就可以。陈潇不由得感叹,不管是在哪个时空,哪个时代,只要肯花钱,就没有享受不到的服务。

    因为陈潇肯花钱,从郡城到都城两个人完全没有受到什么苦。杜荣的脸色也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等到了都城,跟陈潇预计的一样,杜荣脸上的病容一扫而空。双眼沉静,目光锐利,让人一看就知道身手高超,很不好惹。

    在驿站下了车,杜荣从车架下取出两个人的行李。他沉声的问陈潇:“陈东主,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在下好安排住处。”虽然他暂时归陈潇辖下,却并不会用有归属含义的自称。陈潇也不觉得被冒犯,这是修士独有的骄傲。人家就是这种范儿。

    陈潇转头,目光深沉地看着杜荣:“你能找一个修士们出行住宿的客店吗?我有一事需要打听。”

    杜荣有些意外,他诧异地说:“陈东主有何事想要打听,可以交给在下去办。并不需要亲自去,那地方环境复杂,对陈东主比较危险。”

    他虽然没有明说,陈潇却知道,修士有自己的圈子,不会欢迎他这样一点修炼天赋的人也没有的人。

    陈潇看了看杜荣,他并没有因为陈潇提出这样不自量力的要求,就流露出对他轻视。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至少表面态度还是过得去的。陈潇内心暗自点头,看来有些事情可以交给杜荣去办。

    于是陈潇就没有坚持,让杜荣安排一家环境清静,位置方便的客店便好。

    驿站外边有专门承揽载客生意的马车,杜荣很熟练的跟对方确定了目的地和价格,就请陈潇上车。自己则把两人的行李一一搬上车架。

    陈潇透过车窗看杜荣,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不错,能找到这样一个高阶修士来做他暂时的护卫。真要是换成马亮或者是更年轻的那几个,肯定是不乐意来做搬行李这样的事情。因为生活的环境,造就他们不会放下身份。不是指使马夫,就肯定会提出雇佣一个小厮专门来为陈潇干这些事。

    其实要不是迫不得已,陈潇是连这个护卫都不想要的。毕竟他身上有些秘密,在他还不够强大的时候不能暴露在人前,尤其是这些距离修仙者只有一步之差的修士。所以,他就更不会想要一个贴身服务他的小厮了。

    为了杜荣的难得,和他自己的幸运。陈潇决定在结束合同的时候,给这位任劳任怨的修士额外的丰厚奖金。

    杜荣还不知道他的临时雇主,对他的好感度正在攀升。他上了马车,车夫就驾着马车小跑了起来。

    陈潇欣赏着窗外一国之都的繁荣景象。说实话,别看这里的社会制度落后,可是经济看起来非常的发达。道路非常的宽阔,地面平整,铺着石板。街道两边的行人熙熙攘攘,商铺里也进进出出的都是顾客。他们精神饱满,穿着光鲜。眉眼间飞扬自信,看得出来对生活很满意。

    岱国都城是存在了数千年的古都,有些前朝的建筑保存完好,跟主流风格完全不同。让陈潇这个从地方上来的土包子,看得大饱眼福,惊叹不已。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建筑都是最能体现一个时代艺术精华的存在,凝聚了各种技艺的精粹,可以说是时光的代表。只是看着道路两旁的建筑物,陈潇就觉得自己离开郡城是正确无误的决定。

    杜荣没有安排他住在城市中心,而是边缘地带。这里非常符合陈潇的要求,清净并且交通便利。

    杜荣包下了一个独院,他觉得自己的雇主,更喜欢这样的私人空间。果然,陈潇没有多话,情绪很愉悦的入住了房间。

    陈潇把庞和牧给的钱匣子交给杜荣就没有要回来的打算,他打算用这笔钱来作为路途上的费用。

    这话陈潇没说,杜荣也能明白。他所有的安排都恰到好处,并不是最顶级奢华,却全都是让陈潇感觉到舒服的。

    晚上,陈潇邀请杜荣一起去客店的汤池泡澡。他包了一个雅间,汤池很大,足够三五个人一块下水。

    侍者送来酒水。杜荣倒了两杯,然后把飘在池水上的托盘,向着陈潇推了过去。陈潇仰靠在池子边上,端起酒杯,惬意的喝了一小口。

    杜荣不动神色的垂下眼,默默地喝完一杯。他觉得自己的这个雇主很神秘,让他这个在外闯荡二十年,经历不少风浪的高阶修士都看不懂。

    陈潇对杜荣进行过事先了解,杜荣当然也提前做过关于他的功课。他清楚陈潇的身世,也知道他发家的传奇过程。他敢肯定,陈潇一定是有奇遇。

    只不过,在修仙者的世界,这种奇遇虽然比较少,却并不很罕见。陈潇能够遇到,也只是让杜荣惊奇和羡慕,并不会动什么其他心思。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弄不清楚这一点的修行者,根本就走不了多远。

    毕竟,在他了解的资料看来,这种住宅术不过是一种辅助术数。对修仙没有什么用处,算是一种不入流的小道。也只有陈潇这样没有灵根天赋的普通人学来,才恰到好处。

    澡堂的汤池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这样的环境比在饭桌上还容易让人放松,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陈潇请杜荣泡澡,就是抱着这样的地方好谈话的目的。因为他接下来的话,只怕是杜荣这样的老资历高阶修士,都要难以理解。

    喝完一杯味道甘醇的美酒,陈潇缓缓开口:“杜师傅,我有一件事向你打听。还请你如实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