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看,这就是让他看不懂的地方。杜荣内心想着,手上把空酒杯放到一边。

    一个从山村走出来的少年,即使有奇遇,从微末当中崛起,位列人杰。短短时间之内,却也不该变化如此之大。就是庞和牧之前见了他,也有一如其他普通人那般,先天气短了半截。

    可是这位东主,却目光湛然直视,说话不卑不亢。好似他真心并不敬畏自己身上的力量,而视两人为同一阶层。

    这种奇特,却并不让杜荣觉得被冒犯,而是觉得很新鲜。虽然他并不觉得修士就该比普通人更加高贵。可是世人往往被无形之力束缚,真正能在这种力量跟前,保持自我尊严的少之又少。

    杜荣转头看着陈潇,声音在雅间内回响:“陈东主请问,只要是在下所知,必定相告。”

    陈潇可不知道杜荣内心的想法,虽然他已经极力的模仿这个世界的人怎么为人处世,可是有些东西是只靠模仿没办法学会的。再说,他又不是一个专业的演员,哪能时时刻刻伪装。不过好在他的马甲就算是被人给扒掉了,杜荣这类的修行者也不会把他送上火刑架。修仙世界离奇的事情太多了,比他更神鬼莫测的也不是没有,这让这里的人们接受程度颇高。

    陈潇声音很清晰地说:“有没有一种地方,修士以及修仙者们跟普通人接触的比较多?”

    杜荣怔住了,他不解地说:“……陈东主能具体的说一下吗?在下有些不能理解。”

    陈潇坐直了身体,认真的描述:“就是有没有城镇,跟郡城那种环境正好相反。在郡城的时候,是普通人的数量大过修士和修仙者。两者的圈子互相不交集,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而这个地方,则是修士跟修仙者所占比重较大,可是他们平日里生活并不刻意避开普通人。”

    杜荣明白了,他点了下头:“陈东主是问,有没有专属于修仙者的城市?这样的城市是有的。”他见陈潇对这方面有疑问,索性就为对方解惑。反正这些事情,并不是机密。只不过,双方的圈子差的太远,传播不过去罢了。“岱国生活的绝大部分都是不能修炼的凡人,所以对这方面知道的不多。其实修仙者甚众,不仅有所属的城市,甚至还有拥有附属国的仙门。”

    陈潇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他还以为这个世界的修仙者跟他前生那些只存在在传说当中的神仙们一样,只是少数。并且避居在深山海岛之上,清清静静的修炼,不理世事。哪想到,竟然全然不是这样的。看来他对这个以修仙为主流的世界了解的还不够多,远远没有触碰到核心。

    这不怪陈潇不努力,而是受到社会制度的限制,知识的传播不广。有些内容,他就是想要知道,也没有地方去学习。就比如现在,他都还弄不清楚,这个地方到底是不是在一个星球上,有没有海洋和其他的大陆。

    其实陈潇想要问的地方,是仙门附近的城镇。却没想到他没问出来什么仙门脚下的村镇,杜荣直接告诉他有这样一座修仙者跟修士为主要居民的城市。

    一座城市!

    陈潇难以抑制心中的好奇跟向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都发亮了:“这样的城市在哪里?远不远?”

    杜荣说:“非常远,路途还特别险恶。远到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以普通人的脚力,就是走上一年也到不了。路上凶险的程度,就算是我这样的修士,去走也不过是送死。”

    陈潇顿时露出失望的神情:“原来如此……怪不得从来没有听闻过这样的地方。”这比起当初玄奘法师去西天取经还要艰难险阻,人家去了至少能回来,是九死一生。这路走了,却回不来了,真正的十死无生。

    杜荣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他详细地说:“要去那座城市,需要穿过遍布凶兽的平原、密林,极度酷寒的冰川雪山,炙热荒芜的沙漠戈壁。又费时又费力,就算是以我们这样的修行者,也不喜欢走这条陆地上的道路。所以,一般我们都是乘船出海,绕路过去。”

    陈潇看着杜荣,面无表情的。说话大喘气什么的,太可恶了。真心没想到,一张精干肃然的脸庞下,杜荣竟然是这样腹黑的类型么。

    看陈潇板着脸,杜荣莞尔。虽然只是一个微笑,却因为出现在一个硬汉的脸上,顿时柔和了他锋利的棱角。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漠然,多了几分人情味。

    也怪这会儿的环境跟气氛,太让杜荣放松。东主好奇询问修仙界的事情,让他忍不住想起了他弟弟家的儿子。他成年就离家,弟弟因为没有天赋,早早结婚生子。所以,杜荣的侄子竟然跟陈潇一般的年纪。每次杜荣回去,也是缠着他不断的好奇的问修仙者的事情。

    这样的陈潇,让杜荣觉得尽管他身上还有一些让人看不透的神秘地方,本质上却仍然是个少年人。不由得心弦放松,态度微变。

    发现对方的眼中竟然隐约透露出一丝慈和,陈潇内心顿时一阵无力。虽然他是想拉近跟对方的关系,可是却并不想被对方当成小辈来对待。放松过头了谈话,也难怪不被对方认真慎重看待了。要是换个正式些的场合谈话,对方肯定就不是这个样的态度。

    陈潇默默咬牙切齿,被当成小辈就被当成好了。反正长辈对小辈的态度是包容的,至少移情作用下,陈潇这个雇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于是陈潇干脆仰着一张不用佯装,就足够朝气蓬勃、青春洋溢的嫩脸,对着杜荣说:“杜师傅,我能叫你荣叔吗?”

    杜荣说:“蒙东主不弃,是在下的荣幸。”

    陈潇客客气气地说:“哪里,荣叔完全当得起。荣叔也不必每称东主,叫我一声小憨就行。”

    杜荣再怎么放松,却也紧守着底线,他脸色微微肃然:“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陈潇也不勉强,转而继续起刚才没有问完的话:“那荣叔能给小侄说说,海路是怎么走的?又是从哪里去坐船?”

    杜荣说:“修仙者生活的地域,灵气活跃,凶兽众多。所以,常人不可及。沿海地域则不同,海洋广阔,凶兽甚少往海边活动。所以驱船而行,比较安全。在都城附近有一内河码头,从那里可以坐船抵达外港。外港码头每旬都有船队前往修仙者城市,花钱买票即可。”

    陈潇心中一喜,赶忙问:“船票价钱几何?”

    杜荣摇了下头说:“东主不必想,你买不到票的。”

    陈潇皱眉:“这是什么原因?”

    杜荣说:“这船队只承载修士和修行者,并不把船票卖给普通人。”

    杜荣还以为这个消息会让陈潇再一次失望,却没想到他并没有表现出那样的情绪。只是点了下头,说了一声“知道了”。

    该问到的消息,陈潇都问到了。虽然杜荣说船队不会把船票卖给普通人,可是陈潇觉得这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

    陈潇并不是单纯的好奇,而是下一步准备到这座城市去。在都城继续发展推广住宅术固然可以,可是那不过是在重复郡城的过程。做遍富商的生意,却被挡在权贵世家的门外。

    都是一样从头开始,何不直接去那座修仙者的城市。这样的地方往往普通人接触到修仙者的机会比较多,并且对于住宅术这样跟修仙术法类似的新事物接受起来比较容易。陈潇觉得,修仙者多的地方,跟普通人之间的壁垒很可能比较薄弱,更容易突破。

    陈潇的最终目的,是学到一种能够保护自己的方法,只在凡间城市打转,是找不出来的。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去那座城市。

    接下来泡澡,陈潇没有再问关于修仙者的事情。转而询问杜荣过去的经历,和他曾经去过的地方。

    杜荣年轻的时候就跑出去,其实是跟人组队一块去凶兽的地盘历练。凶兽所在的地方,往往有很多很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灵类植物,或者可以入药的动物。

    他们找到这类有价值的东西,就会想方设法换成对修炼有用的资源。或者是丹药,或者是武器装备等。等用这些提升了自己,就再去更危险的地方,获取更多的材料,回来继续兑换资源。

    杜荣就是在这样不停的循环往复当中,一步步的从低阶修士提升起来,最终成为了高阶。其实他的天赋说真的并不算好,虽然是三灵根,三根灵根却都很弱。修炼起来效率非常的底下,事倍功半都达不到,往往对资源的利用能力只有四分之一。

    在学堂的时候,他也很感到气馁。既然没有这方面的天分,他想不如退学回家去找个工作。可是家里边的父母和弟弟特别支持他,他才坚持在学堂待到了成年。离开学堂之后,家里原本想要凑钱把他送进治安队。他却直接留了一封信,离开家门闯荡。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不再给家里增添负担。

    一直以来,杜荣都做得挺成功。他不仅磨砺了自己,提升了修为。还让自己的家庭过上了富裕的日子。甚至同一时期跟他天赋差不多,进了治安队跟世家的修士都不如他修为高。

    只不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不可能总能一帆风顺。之前他就在一次行动当中受了重伤,丹药吃没了,武器跟装备也在战斗当中损毁严重。侥幸活得性命,回家养病,积攒的财富却全都花了一个精光。

    杜荣从来都不是一个向家里伸手的人,没钱也只愿意自己想办法。他痊愈之后,为了购买新的武器装备,就接受了一位富商寻找高阶修士的邀请,前来做了陈潇的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