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杜荣一直以为,陈潇来了都城之后,会很快展自己的事业。却没想到,陈潇接下来的几天,每天起来就是外出游览景观,然后品尝当地的著名小吃和美食。

    也不知道他都是跟谁打听的,不过几天的时间就把都城踏了一个遍,每个角落都去过了。杜荣以前也来过都城几次,从不知道这个城市竟然有这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尤其是各式各样的美食,吃得杜荣原本有些凹陷的脸颊都重新饱满了起来。

    这天早晨,陈潇出了房门,就对已经等在门外的杜荣说:“荣叔,一会儿吩咐店里叫一辆短途马车。”

    “好的,东主。”杜荣都已经习惯了,每天陈潇都会要求叫一辆马车出行。普通马车就代表今天要在都城内部活动,如果要是短途马车就说明要去都城附近的郊区。

    杜荣日常工作时往往不苟言笑,他似乎将公事跟私人分得很开。尽管俩人有了一起泡澡池子的交情,当时,貌似拉近的不少关系,过后却名没有见杜荣表现的亲近多少。这让陈潇放心了不少,他还真怕杜荣一下子切换成了热心长辈的模式,还是这样不远不近的相处着,他比较习惯。

    在客店的大厅里吃过了早饭,俩人就乘上了马车,向着都城郊区的一个集市赶去。陈潇听每天来送热水的客店伙计说,这里的集市很有特色。汇聚了岱国各个郡城的特产,平日里见不到的水果和牲畜,这里都能够看到。因为外地人很多,这里的吃食摊子也是各具特色。总之,虽然这里没有什么优美的风景,和精致壮美的建筑,却是了解各地风俗的好去处。

    当然,陈潇绝不承认,他是冲着吃的去的。

    坐了一个时辰的马车,才到达了这个郊区集市。马车是包了全程的,这会儿陈潇跟杜荣去逛集市,车夫就把马车找了一个地方存了,自己找个茶铺歇着了。

    说是集市,其实这里紧邻着一个小镇。集市就从小镇的一个方向延伸出来,形成一块繁华热闹的地方。

    天南地北的货物汇聚在一起,不同的口音交杂在一起,编织成了一副格外热闹的场景。因为兼具货物中转的功能,这个集市的人非常的多。幸亏有杜荣跟在陈潇的身边,他才没有被人给挤成肉饼。

    鱼龙混杂的地方就难免有小偷,在杜荣格挡了三波人之后,陈潇终于找到了让他感兴趣的产品。

    他们此时离开了水果干货区域,正在日用杂货的地段。这里也不只是经常走商的商队,偶有几个单枪匹马的人,带着一些好货。这些人势单力薄,又没有销售门路,在都城找不到下家接手货物,又不甘心便宜卖掉,就跑来这个集市,想要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识货的人。

    眼前的这个摊位就是这样,老板一个人带着几匹精贵的织物千里迢迢的跑了来。结果绸缎行的店铺有固定的进货渠道,进货价比他的售价要便宜许多,压价压得特别狠,连本钱都回不来。眼看这些货物就要砸到手里,老板急得嘴角上火。

    看到陈潇对自己的货物感兴趣,老板赶忙上来招揽:“这位少爷,您真有眼光。我这几匹织云锦可是从南方带来的,最为名贵的锦缎。”老板并不上手去碰触那些布匹,只搓着手让陈潇自己看。经历过前生专卖店导购的专业服务,这老板木讷的介绍简直简陋。可见是个不善言辞的,也难怪只能蹲在这里眼巴巴的等着人主动送上门。

    幸好陈潇对他面前的织云锦是真的感兴趣。织云锦是用蚕丝、金银丝线、珍禽羽毛编织而成。整个缎面上遍布大片大片的云纹,颜色鲜明,光泽亮丽。据说在前生以前是贡缎,龙袍就是用这样的织云锦制作的。这种锦缎在前世的时候产量已经很低了,因为只能通过手工用大型木织机制造,市面上非常的罕见。

    他眼前的几匹都是素缎,颜色有黛青、霜色、青白、茶色、海棠红、水红、银红、丁香色。陈潇指着其中霜色的问:“这一匹多少钱?”

    老板小心的回话:“一匹织云锦三金币,不能再低了。”大概是之前被价格吓走的人太多了,让老板连报价的底气都没有了。

    三金币都够一个五口之家生活十年了。来集市闲逛的有钱人并不算多,一般人听到这个价格,被吓退再正常不过。陈潇却觉得这个价钱还算合适,就让杜荣掏钱,挑选了黛青、霜色、茶色、青白四个颜色。最近陈潇的身体一直在成长,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衣服。这四匹布,正好用来做这年春夏的新衣服。

    买到了东西,陈潇的逛性就不大了。他就带头向着小吃摊子比较集中的地方走去,找了一家生意看起来不算太差的坐下。

    杜荣暂时离开,打算去找一个容器把这些织云锦给装一下。陈潇在小二的介绍下,点了几个比较火的吃食,然后就坐着等上菜。

    他的目光在周围漫无目的的闲晃。一个身量不太高的少年映入了他的眼帘。他背后背着一个小提琴那般宽窄的长方形盒子,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短打劲装。对方大概只有一米六多,长着圆脸单眼皮,因为眼皮比较厚,感觉就跟没睡醒一样。眼睛下边的鼻梁有点塌,就显得鼻尖挺翘。圆润饱满的嘴紧紧的抿着,明明一张没成年的娃娃脸,却偏偏要板着。

    别看对方一脸好欺负的样子,陈潇却从对方身体周围的气场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修仙者。并且修为很高,比起杜荣至少要高一个境界,跟席云霆那两个师侄差不多。严格来说,这可是一位仙师呢。

    可是现在这位仙师却被淹没在人群当中。一副跟着大人出来混江湖,却不小心走丢的样子,在附近转来转去。

    陈潇实在忍不住盯着对方看,因为他走过一次,空气当中就有气流在动。别的人可能只感觉有一点点微风,汗毛都吹不动。可是陈潇的眼中却不同,就跟有个调皮的熊孩子,不断搅动水面一样。一会水纹好容易平淡了,然后他又来搅合一下。

    在这个少年不知道五次还是六次路过他身边,陈潇的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是迷路了吗?”圆脸少年被他吓了一跳,扭身一脸警惕的紧绷着:“什么?我才没有迷路。”

    陈潇无语的看着他,难道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坏人,干嘛这么防备。再说了,对方是个仙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指头就能把他弄死好吗。

    陈潇说:“我看你来回好多次了。”圆脸少年语气生硬地说:“我只是……只是在找一个地方。真的不是迷路!”

    对于这样死不承认迷路的人,陈潇还能说什么呢。正好他点的东西上来了,陈潇就从筷子筒里抽出了筷子,敷衍地点了点头:“好吧,你随意。”

    圆脸少年有点呆滞。明明是他先来搭话的,竟然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扔下他自己吃起了东西。

    圆脸少年用怨念的眼神盯了埋头吃东西的陈潇一眼,然后不着痕迹的在他的碗里流连了一下。最后,他还是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东西上齐全了,杜荣也回来了。他带回来了一个藤箱,里边铺着一层软布,把织云锦仔细的裹起来,安放在箱子里。陈潇说:“荣叔辛苦了。这鹿肉汤挺不错,快尝尝。”

    鹿肉这东西太补,他年轻体健不敢多吃,倒是对于杜荣这样刚刚受伤痊愈的人有好处。杜荣显然也明白,他没有跟陈潇客气,大部分的鹿肉汤都进了他的肚子。

    这会儿正是一年当中比较冷的时候,一大碗鹿肉汤喝下去,很快额头就微微的出了汗。杜荣动作豪迈的一放碗,难得直白的说:“真是畅快!跟东主这趟出来真是享了不少口福。”

    陈潇吸了一口劲道的粉丝,咽下之后问:“怎么?难不成荣叔以前在外边历练,吃的东西都很不好?”

    杜荣叹了一声:“在外历练当然是什么方便吃什么。有凶兽的地方,并不敢点燃明火。往往吃的都是冷硬的食物,像是面饼,肉干等等。”陈潇跟着叹息:“在外讨生活,可真是不容易。”

    他眼前的空气一阵淡淡的涟漪涌动,陈潇就知道是那少年又过去了一趟。打从陈潇叫住过他一回之后,他路过的次数明显降低了很多。一顿饭的功夫,也不过走过去了三次,每次还特别的快。

    估计是太打脸了,他都是躲闪着过去。可是不管再怎么躲,那气场的淡然波动,都将他深深地出卖了。

    可能是因为双方的境界之差,杜荣并没有发现附近有一个修为比他高的修仙者。浑然不知的吃完了这顿饭,杜荣会了账,问陈潇:“东主,下午还有想要逛的地方吗?”

    集市再怎么热闹,地方也有限。逛过了两个大区,剩余的最后一个是牲畜区。陈潇正在犹豫,要不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特色的动物,就见眼前的气场波动鲜明了起来。

    他转了头,看向坐在旁边的杜荣身后。杜荣这才后知后觉的扭过身,圆脸少年板着脸低头看着他。杜荣心里一惊,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就被这个少年近了身,还是站到背后这么要命的地方。

    圆脸少年可不知道他内心的骇然,他眼睛抬也不抬一下,只是憋着声音说:“这位道友,你可知道内河码头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