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灵珠?”杜荣惊讶地脱口而出,他仔细的看了看陈潇手中的灵珠,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疑惑的抬眼看着陈潇,问道:“东主,请恕在下冒昧。这灵珠是从何而来?”

    这可是灵珠,不是灵币啊!灵币的获取,只要有钱又舍得手续费,总能换到。灵珠跟灵币不一样,能作为能量来使用,在凡间流通地更少。只在权贵世家跟修仙者之间能见得着,他们这些修士平日里花用,也顶多就是灵币。

    陈潇说:“其实很少人知道,我偶然间学到的住宅术,能分辨出来某些特殊的仙人古玩。你应该也知道,仙人古玩当中很有一些有较高的价值。比如说之前踏雪寻仙阁卖出的那个铜鼎——荣叔听说知道此事吗?”见杜荣点了下头,陈潇才继续说,“根据那位带走它的仙师说,铜鼎的符纹阵虽然损坏,可是本身的材质却很稀有珍贵,还可以进行熔炼,再一次的使用。这灵珠也是类似,是一件古传牙牌的酬金。”

    杜荣想了想,说:“东主,难道你是想要专门做这方面的行当?在修仙者的城市当中,也有此类二手杂物店,倒是一处淘宝的好去处。”

    陈潇摇了下头,他说:“不,我提出此事,只是想要向你说明,我有能力挣得足够的灵币灵珠使用。荣叔,您是否愿意陪我一起去一趟修仙者的城市?所有的费用,我可以负担。”

    不得不说,陈潇一下子抓住了能说服杜荣的关键。这么些年以来,杜荣赚取的财物全都用来购入丹药以及武器装备等提升自己。他不是不向往那座城市,可是船票实在太贵了,足足要五十灵币。有这五十灵币,能购买五瓶丹药,十把武器,一身的装备。足够他进行二十回探险历练,提升三分之一境界了。

    陈潇要是真的肯帮他提供船票,杜荣根本就不可能抗拒得了。果然,杜荣几乎都没有怎么考虑,就同意了陈潇的邀请,和他一起去修仙者的城市。既然做出了决定,杜荣立刻就转换了立场,一心一意的为陈潇打算起来。

    他说:“我们首要解决的,就是你的身份问题。修行者们在外历练的时候,都是通过一个名叫知世堂的地方进行任务的领取和缴纳。也是通过知世堂进行物品的兑换,同时也可以通过它发布任务。”

    陈潇挑了下眉毛:“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方便的平台。”

    杜荣不明白他所说的平台是什么,但是对方语意还是能够理解的,他点了下头说:“是很方便,这知世堂由多方势力共同组成,算是一个联盟。从外港到那座城市的航线,就是知世堂开辟的。因为这个知世堂只面对修仙界营业,所以想要购买船票,就必须要有修行者的名碟。”

    陈潇意外地说:“名碟?证明身份的名碟?”

    杜荣肯定的点了下头,“不错,就是那个名碟。”

    陈潇真没想到这个名碟在这种事情上会有大作用,好在名碟一直被他贴身保管。他取出自己的名碟放在桌面上:“我的名碟去年刚刚进行过更换,算是成年后可长期使用的。”

    杜荣伸手取过他的名碟,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法,名碟竟然闪过了一道光芒。

    杜荣对陈潇说:“这名碟是世人最重要的身份证明,不仅是普通人,对修行者们更是。其实这名碟内部能储存一点信息,只用真元探看,就能读出里边的内容。”接着,杜荣就向陈潇复述了一遍,他名碟上的信息。

    陈潇这才知道这小小的名碟上,不光只是有镌刻在表面上的名字、出生时辰、籍贯地址,甚至还有陈潇的体貌特征,具体到他是什么颜色的眼睛,头发是直还是卷,眼睛是什么形状,嘴唇和耳朵又是什么样子等等。每一样都描述的特别的详细,只要有一个绘画功底特别深厚的人,都能根据这份描述,画出一张跟真人差不多的画像来。

    陈潇被这个世界对于人口的管理给深深的震撼到了。就算是前世的身份证系统,也不过如此了。

    杜荣笑了一下,他说:“东主,先别忙着吃惊。这还只是普通人的身份名碟,待要换成修行者更加的严苛。需要把身具何种灵根,境界如何,出身何门何派都要记录上。有师承的写师承,没师门的散修也要标注在哪里上的学堂。”

    陈潇忍不住问:“何以管理得这般缜密?这岂不是把很多仙师的底细都透露了出来,仙门当真愿意?”

    杜荣认真无比的点了下头:“很有必要如此。因为在以前,没有如此实行的时代,曾经出过邪道修行者冒名顶替进入了道修宗门,结果最后差点颠覆了道统的恶事。虽然管理的严密,但是想想能规避很多恶事的发生,众仙门倒也并无反对。再者说了,这上边的描述并没有透露对修行者来讲最为重要灵根和功法信息,也不算泄露了底细。”

    陈潇心情沉重,觉得事情要比他预想要复杂的多。他声音低沉的问:“那么,我的名碟怎么才能转换成为修行者的名碟?”

    杜荣皱起眉头,觉得有些难办的说:“最简单的,只要进行一下测试,就能够把普通的名碟直接换成修行者的名碟。”

    杜荣告诉陈潇,那些拜入仙门的学童们,离开家乡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名碟更换成修行者名碟。而那些没有资格入仙门,最后从学堂毕业的修士们,则经过学堂报备到县城,转换身份名碟。除了这两种途径之外,权贵世家具有灵根的子弟可以直接申报,在外散修的传承流派则向杜荣说的那样,去知世堂测一下就可以领到修行者的名碟。

    以上无论是哪一种方法,陈潇都必须要有灵根才行,没有灵根就别想使用修行者的名碟。问题是,陈潇的身体要是有灵根有天赋可以修炼,他何苦再用风水学创立什么新的修炼体系。

    陈潇苦笑一声:“还有其他的可行办法吗?”

    杜荣严肃地说:“剩下的就只有一种办法了,那就是办理一张临时的弟子名碟。”只要有办法就好,陈潇松了口气。还没等他高兴,杜荣就说了这个办法的完整操作流程。首先找一位愿意帮忙的仙师,然后为陈潇以对方预备弟子的身份办理一份为期只有三个月的临时名碟。

    杜荣说:“其实,也有往来都城和修仙界的普通人,他们使用的就是这样的临时名碟。这个方法首要就是要找到一名愿意帮忙的仙师。”

    愿意帮忙的仙师,真是谈何容易!陈潇头疼的揉了下额角:“想来这样的仙师不好找吧?”

    杜荣这回反而安慰陈潇道:“东主不必焦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总归是能解决的。”

    这主动跟被动就是不一样,杜荣转天不用陈潇提,就把他带到了外港知世堂的驻地。这个驻地并不大,只是一栋占地一百多平的二层木楼。一楼是没有隔断的大厅,进门就是等候区,内部是几个办事的柜台。靠边有直通二楼的楼梯,也不知道上边是办理什么的。

    知世堂内的人并不多,杜荣让陈潇在等候区待着,自己则拿着他的名碟上了二楼。陈潇就老实的坐在等候区的座位上,借着一颗长得茂盛的盆栽遮挡,观察其他的人。

    陈潇看这里的人,首先先看气场。有气场的就是仙师,没气场的不一定是凡人,没准人家是修士。知世堂里的人来来又去去,陈潇就亲眼看见两个身穿名贵绸缎,披着毛皮大氅,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他敢肯定,这俩人绝对不是修士,跟他一样都是没有修仙灵根的普通人。

    这俩富人被带着进了这里,应该也是为了船票。陈潇觉得安心了很多。走的人多了,没路的地方就会被踩出一条路来。有需求的这么多,他办临时弟子名碟的事情就不会很难。

    陈潇安下心来,靠在椅背上专心等着杜荣回来。这个时候隔着盆栽坐下了几个人,大概是因为这里是修行者的地方,他们说话也没有太顾忌。就听其中一个人说:“这都已经第四趟了,到底什么时候咱们才能渡过这片海啊?”另外一个人则说:“耿师弟,稍安勿躁。这次跟着席师叔出来,你就应该要有这种心理准备。”

    陈潇原本就觉得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有一点熟悉,结果这个“席师叔”一出来,他就立刻想起来说话的人是谁了。重玄派的收徒仙师,席云霆的师侄!

    陈潇不敢转过去看,只用余光透过盆栽的缝隙看了一眼,确实是当时跟在席云霆身边的那个赵放。余光匆匆一扫,隔壁坐着四个人,两个陈潇在樊村见过,另外两个看样子也是重玄派的弟子。

    说“稍安勿躁”的是赵放,他斜对面的耿师弟愁眉苦脸,丧气无比地说:“我怎么能知道这趟差事能波折成这个样子。第一次乘船的时候遇到了风暴,不得不回航;第二次简直莫名其妙,竟然能迷航搁浅;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第三次,竟然能遇见深海里的凶兽跑到沿海来求偶……明明半个月的形成,偏偏次次返程,如此耽搁了半年时间,太让人气闷。”

    此时第三个人开口说:“这次出来,让席师叔带队,长老们原本就有意想要进行测试。看看席师叔对厄运的控制是否自如。如今看来,结果不甚理想。”

    第四个人说:“你们放心,掌事院见你们逾期未归,就已经预料到了,才派我二人前来接应。此次并不会扣除你们的功勋,只管安心的把这批弟子带回山门,就算完成了任务。”

    耿师弟说:“我们倒是无所谓,毕竟知道内情。只是可怜那些弟子,连泡了三回海水,每个人几乎都病了一次。”静默了一会儿,耿师弟弱弱地说:“我怎么觉得随着席师叔的修为越发高深,他这无疑当中的带累效果越来越厉害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