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陈潇在一旁听了,心中感到很惊讶。他并不知道,席云霆从小到大身边的人总是会不同程度的倒霉。第一次看到席云霆用煞气惩罚樊家主,虽然惊奇他对两种不同力量的转换,却并没有想其他。现在听到的只字片语,让陈潇很不能理解。席云霆身具浩然气场,按照常理来说在他身周的人应该会气运增强才对,怎么会出现完全相反的情况?这很不合常理的发展,让陈潇困惑。

    “……应该是随着境界增长,这种天赋能力也随之增强。”赵放抹了一下脸,声音有点闷的说道。

    耿师弟迟疑了片刻说:“席师叔现在还只是金丹期,等到元婴期了谁还敢在他身周三尺?”经过这次出行,已经没人敢相信席云霆能够控制好这种能力。

    两句话说完,隔壁又一阵静默。第三个人打破安静:“这不是我们这些师侄该想的,现在首要是把这批弟子带回去。其他师伯、师叔带回去的弟子都已经开始训练三个月,这批弟子已经落了进度。”

    第四个人说:“不用担心,因为是特殊情况耽搁,所以掌事院决定会在他们抵达之后发一批辅助的丹药,助他们赶上先期到达的那批弟子。”

    赵放说:“这次有两位师兄前来,安全上更有保障。船已经准备好了,今天下午出海。”

    耿师弟干笑一声:“……是说保证落海之后学徒们的安全?”赵放白了他一眼,这种话心里想想就罢了,干嘛说出来。耿师弟挺了挺胸口,似乎是为自己壮胆,他说:“其实,我有一个提议……为何我们不跟席师叔分开走?”

    隔壁就跟被释了定身术,突然谁都不动了。耿师弟吞了下口水,小声的继续说:“按照常规作为带队席师叔必须一起走,可是现在掌事院不是又派来两个师兄?有掌事院的干涉,两位师兄有资格暂代席师叔职责。这样我们就可以兵分两路,把弟子们尽快送回山门……”再这样折腾下去,他们身强体壮不怕,那些只是少年的学童们怕是要死伤几个。这个结果,恐怕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耿师弟这个提议一说出来,桌上其他几人思考了一番,竟然谁也没有反对。只是有一个事情需要慎重考虑。赵放缓缓地说:“……那么谁去跟席师叔说?”

    有志一同的,桌上其他三个人都盯着他。“当然是你!从关系上来讲,赵师弟跟席师叔是同系,必然是你去!”

    赵放顿时露出一个似哭非哭,很不情愿的表情。其他三个人的眼睛,有鼓励、有威胁、有祈求。最终赵放无奈的说了一句:“那行吧……我这就去,不要耽搁了下午出航。其余的事情先交给三位师兄弟了。”

    四个人起身离开,陈潇等他们走出了知世堂,才转身张望。短短几次的相遇,席云霆给陈潇的印象是浩然强大,善于思考,外表冷淡,内心却格外平易近人。他已经把对方当做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虽然他知道那不太可能实现。现在听到这些人竟避讳他到如此地步,不由得心情沉重。要是换做是他,得知了他们的提议,内心一定很难过吧。

    席云霆不应该被如此对待!陈潇握了拳头,愤愤的捶了捶大腿。只可恨他现在手边什么工具都没有,以前学的知识又被废了大半。想要帮助对方化解这种煞气,都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要是他懂得更多就好了。生平第一次,陈潇如此渴望帮助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人。

    杜荣回来后,直接坐到陈潇对面。看到陈潇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杜荣出声:“东主,在下回来了。”陈潇这才回过神,抬头看杜荣:“荣叔,怎么样?”

    杜荣先是点了下头,然后又摇了下头:“情况比在下预想的要好,这边有位仙师专门办理此事,大开方便之门。只不过,对方明码标价,五灵珠开一张临时弟子名牒。”

    “五灵珠!”陈潇吃了一惊。要不是杜荣说的时候表情正常,陈潇都要怀疑那位仙师有透视眼了,要不然怎么不多不少刚刚好五灵珠。“这个价格太贵了!”

    杜荣也是这般想的。昨天陈潇只给他看了一个灵珠,已让他觉得出乎意料,他并不认为雇主会有更多。

    杜荣面色沉重的说:“知世堂内恐怕是专为了修仙世家和豪强的人,才准备了这么一个渠道。世家和豪强财大气粗,五灵珠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陈潇回想起当初城主府来的那个中年修仙者,毫不在意的就掏出了大把灵珠买下铜鼎。看来这五灵珠是真不被这类人放在眼中。

    “五灵珠不行。”陈潇摇了摇头。他身上只有五灵珠二十七个灵币,灵珠都用去办名牒,船票就买不起了。

    杜荣看了陈潇一眼,低声说:“东主不用忧心,既然知道有仙师专门做此行当,那就好办了。知世堂内是明面上,私底下肯定会有仙师价钱要低许多。”陈潇顿时心领神会,看来仙师们也跟凡人们一样,并不古板。杜荣说,“待我好好打探一番,定能找到合适的人选来为东主办这张临时名牒。”

    这事陈潇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交给杜荣去办。俩人离开知世堂,时间还很早。陈潇提出想要去看看专门走去修仙者城市的海船。

    外港的码头比起内河的更加庞大,这里的船体普遍要大的多。这条海航线上的船只因为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靠岸进行补给,并不需要万吨以上。根据杜荣打听到的消息,这条船起楼六层,有船员两百,内舱八十,外舱一百二,可搭乘乘客八百多。共计载人一千以上。

    陈潇不是没有见过比这更大的现代船只,可是那是钢铁铸造,眼前这个高二十多米,长五十多米的庞然大物可是完全用木头建造的!

    跟停泊在码头上的其他船只不一样,这艘楼船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它没有风帆,并不是依靠风力驱使。陈潇猜测这艘船应该跟那个神奇的灶台一样,是使用灵石作为动力航行。这也就难怪,为何船票会那么贵,并且只让修行者使用。

    楼船使用的是专门的停泊码头,跟其他海船分开。陈潇远远看到码头上有人维持秩序,正有一百多人的队伍排成一队登船。那些人看起来都是年纪不大的少年人,陈潇看不出来吴新志在不在其中。

    陈潇的视线在人群当中扫过,他试图找到一个认识的人。找了片刻,最后几个少年都上了船,他眼睛看得都要发酸了,也没有看到一个想要看到的人影。

    陈潇合了一会儿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突然在码头不远处看到了一个穿着深色长袍的人。他孤身一人站在那里,远远地望着楼船。等陈潇想要把对方看得更仔细一点的时候,那个人忽然之间就不见了。

    那是席云霆,陈潇不会看错的。只要想到他寂寥地送别原本要一起返程的队伍,孤零零的一个人被扔下,陈潇内心就隐隐地感到一痛。

    “东主,你在看什么?”杜荣不解的问。

    陈潇扭头,若无其事的说:“没什么,咱们走吧。”

    前生当反噬情况稍缓,他能拖着身体从病床上起来的时候。师父曾经对他说,作为风水师能力越强,越应该要有怜悯之心。陈潇想,他现在是不是就是呢?

    接下来的三天,杜荣每天都会出去,陈潇为了不招惹麻烦,就整天待在房间里不出去。杜荣又私底下找了几个仙师,这些人的出价从四灵珠到二灵珠不等。

    陈潇皱着眉说:“最好能压到一灵珠以下。如果实在不行,就同意那个二灵珠给办的。”因为杜荣也不知道那边城市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要尽可能多的预留出资金备用。

    敢私底下应承这事的,都多少跟知世堂有些关系。他们不过是想要赚点外快,并不想把知世堂得罪狠了。所以,收了灵珠之后还要给知世堂打点,二灵珠已经是极限了。

    杜荣深却吸一口气,坚定的说:“在下会尽力。”

    陈潇在都城裁缝店定制的衣服马上就要做好了。杜荣现在也精打细算起来,他请示了陈潇,打算一个人回去一趟,把衣服和留存在客店的行李都带过来。陈潇点头同意。蚊子再小也是肉,现在能省一点是一点。

    一天半之后,杜荣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圆脸的少年。

    陈潇张口结舌的看着那板着脸硬是装大人的少年,问杜荣:“这是怎么回事?”

    杜荣神情放松,嘴角眉梢都带着一丝喜意:“童道友是筑基期修行者。他答应帮忙办理一张临时名牒,只要东主帮忙出二十灵币购买船票。”

    陈潇眼睛瞪得溜圆,佩服的看着杜荣。荣叔,你可以的,太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