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虽然说地面看似是平的,可是寒山城远到极致,比尘埃也大不了多少。再加上空气当中存在的微小物质和光线折射的影响,陈潇的眼神可比不上那些修行者,瞪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直到楼船又行驶了一日,他才看见海平面尽头隐隐出现的一线陆地。

    第二天一大早,陈潇就被走廊嘈杂的声音给吵醒了。左右住的是跟他一样第一次去寒山城的修士们,快要上岸的兴奋让他们早早醒了,就在那里收拾整理。陈潇打了一个呵欠爬起身,杜荣已经把他们俩人的行李收拾好了,就只等着陈潇起床。

    陈潇眨了眨眼,翻了个身下床。叫醒睡得口水横溢的童诺诺,俩人一块先去了公厕,然后又拿着擦脸的巾帕、牙粉盒、猪鬃牙刷去洗漱。一套流程做下来,童诺诺一直睡眼惺忪,半醒半梦。陈潇只得一边看他一边往前走。这会儿可不能放松,要不然就得花上成倍的功夫去找他。

    这不是不可能。他们在这里住了有半个月时,童诺诺某天提出早起不用叫人一块,自己去小解。陈潇想他们都在这个地方住了这么长时间,天天走的地方总不至于找不回来吧?

    于是,转天大早童诺诺就自己出去了。陈潇和杜荣洗漱完了,等着他一块去食堂。结果左等右等,他还不回来。陈潇跟杜荣只好去找,找了半个时辰才在完全相反的那一片区域找到了他。

    从哪以后,陈潇跟杜荣就放弃了等童诺诺认路。不管他去哪,都必须要有一个人跟他一块。

    洗漱回来,房间里只剩下杜荣,那位高壮的修士已经走了。陈潇把洗漱用品交给杜荣收进藤箱,自己则换上一身厚实的衣服。从昨天开始,天空当中就飘起了雪花。越靠近寒山城,温度就越低。陈潇可不比修行者们能抗冻,只能全副武装起来。童诺诺把他的东西草草地塞进盒子,就算是整理完毕。

    走上甲板,看到的景象让陈潇震撼。整座寒山城被冰雪环抱着,银装素裹,粉妆玉砌。放眼望去白茫茫,天空和城市、大地连成一片。

    这座城市依山而建,站在楼船上望去,能看到从码头延伸到山脚下纵横交错的街道。从山脚下到山腰上的建筑大多高大巍峨,气势浑雄。每一栋房屋间隔都比较远,占地面积是都城一户人家的数倍。这也就导致整个寒山城的面积极大。视线所及,都是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屋檐。

    山脚下有一块银镜一般的地方,那似乎是一片被冰封的湖泊。只有那附近道路两旁建筑的才显得密集,一栋连着一栋,形成了一块繁华的地区。

    陈潇正举目远眺,视线突然捕捉到不同寻常的景象。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鹅毛雪花,原本是一片片堆叠而落。却偏偏在山腰上,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抽气,使得雪花好似水流呈现一种螺旋状被吸引了过去。

    “那是什么?”陈潇问。杜荣跟童诺诺同时向他看得方向望去。杜荣也是第一次来寒山城,他也不知道。好在童诺诺清楚,他说:“那个就是传送漩涡啊。怎么,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见?”

    “什么?”陈潇难以理解的看他。杜荣却是一脸恍然:“原来那就是传送门,竟然是漩涡状的!”

    陈潇顿时觉得,杜荣跟童诺诺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知道,可是合在一起他就理解不了了。

    他抬了下手:“等等,能不能给我详细的说下。传送门是怎么回事?传送漩涡又是什么?”

    杜荣却扭头看了一下,他们身后已经开始排上了队伍,马上就要放下舷梯,开始下船。“这里不方便说话,等一会在给东主说明吧。”陈潇只得暂时按住求知心。

    寒山城的码头并不如何大,因为这里的人并不以渔业为生,所以竟还不如鲶城的规模。虽然不大,往来的人却也并不少。尤其是楼船一来,数百人涌出来,顿时填塞满了。童诺诺一遇到这样的情景就紧张,人多他就脑袋发晕,最容易转向。只可恨自己没学过御风术,也没有任何浮空法宝,只能在人群当中挤来挤去。不能像其他修行者一样拔地而起,御风离去。

    陆陆续续飞离了一批修行者,人群的密度顿时就降了许多。童诺诺暗暗松了口气,旁边陈潇对他笑道:“现在我们走吧。”顿了一下,他又说,“要是以后你跟我们一块,一旦迷路了,就待在原地不要动,我们会去找你。你要是迷路了还乱走,可能会原来越远,反而不好找你。”

    也是他们熟悉了,陈潇才敢这样叮嘱童诺诺。要不然以这个少年的自尊心,指不定要多么受伤。这会儿童诺诺就能领会他的好意,只乖乖地点了下头:“行,但有万一,我一定不乱走。”

    随后三人顺着人群的方向离开了码头。这里距离寒山城中心较远,附近没有投宿的地方。因为修行者众多,就连为普通人提供代步服务的马车都数量很少,等了很长时间才遇到一辆。坐上了马车,杜荣吩咐车夫,把他们送到一家普通的客店。

    虽然之前童诺诺只是在寒山城中转了一下,却好歹知道这里的大概消费。住宿跟吃饭,只要不是去特别高级,面对仙门跟富豪人士的地方,价格还是比较适中的。以陈潇的财力,完全能够负担的起。

    他们住宿的这家客店,跟在都城的那家差不多。接待普通人,却也有修行者来往。这里的房间更大,独院里的院子甚至够打一场篮球比赛。放下行李,吃了一顿客店提供的午餐。三个人坐在陈潇房间里的客厅喝茶,陈潇就又提起了之前的疑问。

    杜荣说:“说那传送门之前,在下要先给东主叙述一下这个世间的概况。很抱歉,之前未曾主动对东主说起。虽然不是秘而不宣,修行者之间却鲜有人对凡人说。因为,这很难使普通人理解。”

    陈潇沉声说:“没关系,荣叔你说吧。”

    杜荣说:“这个世间要比你知道的要大的多。我们所在的这片大地,包括海洋,被通称为庚生小天境。那个传送漩涡门,就是通往其他天境的门径。”

    童诺诺点了下头说:“不错,我就是从庚生小天境上属的太椹中天境来的。”

    陈潇是预想到了这个世界不简单,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跟前生完全不同的构造。他听得直接懵住了。难怪这个世界的星象不对,因为压根就不是同一种天象体系!

    “等等!等等!”陈潇扶着额头,语气近乎是呻|吟地说,“让我好好想一下……”

    杜荣很能理解陈潇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当时他们在学堂学到这些的时候,也都很吃惊。

    然而出乎俩人预料的是,陈潇抹了两把脸,就抬起了头。一脸郑重的问:“既然有小天境、中天境,那么想来还有大天境了?”

    童诺诺点头说:“是的。这个世间,就是由七个大天境,二十八个中天境,一百零八小天境,至今仍然没有具体定数的数千微天境构成。”

    “七、二十八、一百零八?”陈潇喃喃念道。这三个数字无比的微妙,正巧对应北斗七星,二十八星宿,三十六正罡星和七十二地煞星。要说这其中没有关联,打死陈潇也不信!

    杜荣说:“每个天境都有通往其他天境的传送门,这些传送门有的是裂缝,有的就是平面通道。像是山峰上的那种漩涡形状的传送门,就属于比较稳定的一种。”

    童诺诺说:“小天境之间只能去特定的几个,并且只能去往一个中天境。想要去其他的中天境,就必须从中天境中转。中天境也同样如此,只能通往固定的几个中天境,和抵达一个大天境。想要去其他的大天境,必须通过大天境中转。”

    陈潇理了理这之间的关系,隐约能明白,很可能这些天境是被划分成了一块块区域。大的涵盖小的,不同区域之间不能互通,只能通过上一级中转。

    他沉吟了一下,问:“那么使用这传送门,有什么要求吗?”

    杜荣跟童诺诺对视了一眼,童诺诺说:“使用传送门的人,必须是修行者,普通人不行。”

    陈潇眉毛都没有皱一下,他猜就是这样的:“具体的条件呢?”

    童诺诺说:“漩涡传送门是由知世堂管理,只有筑基期以上的修为,才能使用小天境的传送门。中天境的则只有金丹期以上有资格使用,大天境的要求更高,要有元婴期的才允许。”

    陈潇默默咬牙切齿,这个一切看修为的世界!

    童诺诺又说:“当然,这些限定,是限制从小天境前往上属天境的。如果是从上属天境向下传送则不需要这些限制。”

    陈潇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他直接问了出来:“重玄派的山门在哪个天境?”

    童诺诺意外的看了看他:“重玄派吗?它的山门在比太椹中天境更高的罗辰大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