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说的再多,陈潇也无法想象出来传送门是个什么样的。好在传送门的使用虽然只允许修行者使用,却并不限制人靠近。

    喝完茶,童诺诺提出要带陈潇亲眼看看。杜荣隐晦的用不赞同的目光看了童诺诺一眼。他能看出来陈潇在得知了传送门凡人不能使用之后,脸上很明显的表现出了失望之情。再去让他亲眼一看,不是更加失落?

    陈潇却很感兴趣,立刻答应。童诺诺背上自己从来不离身的长盒子,跟陈潇一块向外走去。杜荣无奈,只得跟上去。

    时间很早,马车到了山脚下时,陈潇就决定走上山去。山被白雪覆盖,道路两旁的树上形成了美丽的雾凇,风景如梦似幻。上山的道路是用平整的石板铺成道路,因为两旁住有人家,坡度并不陡峭。

    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他们终于到了传送阵附近。陈潇看得惊叹。那是一片很大平地,靠近山体的空中好似有一个巨大的透明幕布,被投射了一个缓慢旋转的水窝。漩涡般不断旋转的传送门有五层楼那么高,二十多长,七八米宽。

    传送门附近被清理出一大块平整的地面作为广场,周围虽然没有围墙,却因为地处在山腰的平台上,不是悬崖就是绝壁,只有一个方向可以过去。知世堂把守住了那个通道,建立了哨卡一样的门楼。就这么一会功夫,就看到有几人进进出出。

    那些人靠近传送门,身影被扭曲的漩涡抻拉,逐渐变淡,突然间消失。或者正好相反,突然出现带着颜色的长条,随着走出来身形也变成一个完整正常的人。

    陈潇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内心涌起渴望。他想起前世经常在电视上听到一句话,这个世界这么大,他怎么能不去看一看?

    当晚,童诺诺住在陈潇的独院当中,第二日一早,他就来辞别。

    “你要走?为什么?”陈潇惊讶又不解。这段时间他们一处吃住同行,让陈潇都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他们会相处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过,他们会有分开的那一天。还这么突然这么快,让人措手不及。

    童诺诺的圆脸上满是严肃,他说:“既然已经到了目的地,我也该告辞了。我此次出来的目的是收集材料,也该去继续历练。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也不必感到不舍。”

    陈潇无语,这话说的他不是一路在蹭人体导航仪,而是刻意护送他们一样。陈潇对童诺诺的路痴都操心成了习惯,他说:“你自己一个人?会迷路吧?”为了照顾童诺诺的自尊心,陈潇都没用肯定句。

    童诺诺严肃的圆脸绷了绷,他说:“我承认,容易迷路是我的缺点。只是修行之人,不能因此止步不前,停顿在一处。越是缺点,越是应该要勇敢面对,客服它!”

    陈潇想,少年你不是认真的吧?看着童诺诺那张认真的圆脸。他特别的想要拍着对方的肩膀说,放弃吧,路痴不是赖床,只要意志力强大就能够克服。

    大概是陈潇脸上的不相信太直白了,童诺诺脸上抽了抽,终于坚持不住的露出了沮丧:“我知道这很难。可是没法,我出来是为了历练,不能时时依赖他人。修仙之路漫长,没有谁能总是陪伴在我身边,有些时候只能靠自己。”陈潇都能想到童诺诺即将面临的磨难,他说:“你这种精神是可嘉的,我只能支持你。”

    被陈潇鼓励的童诺诺简直要哭出来,他探过身抱住陈潇的肩膀,脸压在他的肩膀上:“要是陈潇你能修炼就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历练。只要你肯带着我,我保证我以后成为机关大师一定会报答你!”

    这还是俩人第一次肢体接触,陈潇僵硬的举着胳膊,颇有些受宠若惊。听少年这么可怜的说着,陈潇认真地说:“好!等以后我有了修为,一定跟你一起历练。我也保证!”

    童诺诺不过是因为即将分别,就要一个人直面茫然前路而惶然无助,一时感情脆弱。尽管陈潇跟他保证了,他虽然感念陈潇的好意,却也并没有当真。这个时候的他,怎么能够想到有一天陈潇真的能修炼了。

    俩人说话的时候,杜荣也在一边。童诺诺要去历练,他难免眼露羡慕跟向往。都已经到了寒山城,身处在这个环境当中。杜荣的那颗想要变强,想要更高修为的心躁动了起来。

    陈潇发现了,也只能装作没看见。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放杜荣走。他们是签了契约的,杜荣只有等陈潇不需要他的时候,才能解除合同。或者他想离开也可以,只要找到能代替他的人护卫陈潇。当然,陈潇也不会真的留杜荣太久。他可不想因为这个而使得杜荣心生怨怼。

    童诺诺只抱了一下就放开了,陈潇还没怎么样,他倒是很不好意思。陈潇说:“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带一些吃的路上用。”然后他又对杜荣说:“荣叔,麻烦您一会儿送一下童诺诺。”

    童诺诺和杜荣在客厅等,陈潇就进了卧室。他把桌子上没有吃过的点心用油纸包起来,又找出了一块崭新的方帕。紧接着,他把钱袋倒空,数出了八十个灵币装进去。钱袋放在下边,油纸包放在上边,陈潇把方帕打成一个小小的包裹。

    走出房门,陈潇神情自若的说:“这些点心,你路上饿了吃。”

    童诺诺压根就没有多想,接过来打开盒子就塞了进去。陈潇看着,放下了心。除了把童诺诺那三十灵币还了回去,他还添了五十。等到童诺诺发现了,他就算想不要,能不能找回来还是个问题。有这些灵币,虽然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他却不至于再露宿饿肚子,走丢的时候也能有钱雇个马车。

    送走了两个人,陈潇回到了房间。他坐在卧室圆桌的边上,仔细的数了数还有多少家当。买船票用了一灵珠五十灵币,给了童诺诺五十,之前给杜荣发月薪给了一灵币。现在还剩下三灵珠二十六灵币。

    这些灵币,在寒山城过普通人的日子,能过的不错。可是如果想要修炼,却并不算太多。陈潇这段时间已经过够了节俭的生活,是时候放开手脚进行大采购了。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杜荣先武装起来。俩人现在这个样子,连寒山城的普通富豪都唬不住。

    午时初,杜荣回来了。陈潇问:“怎么样?安顿下来了?”杜荣说:“先是去了知世堂,接了一个离寒山城很近的任务。因为目标地点有凶兽,所以要的人不少。领队的是一位金丹期修行者——比童诺诺高一个境界,童仙师跟他们汇合了。”

    陈潇点了下头:“有住的地方?”杜荣说:“有,领队那边有个院子,十几个人都住的下。”

    有的住,有的吃,还暂时有人管。

    “还不错。”陈潇叹了一声,“但愿那位金丹期的仙师耐心好一些。”他们除了如此期望之外,帮不了童诺诺什么。

    用过了午饭,俩人坐着马车来到了寒山城湖泊的附近。围绕着湖泊,有一大片商业区。东边是普通人的,西边则是修行者的,两个区域由一条长长的堤坝隔开。马车只能走到堤坝尽头,再往前,普通人的马车进不去。

    杜荣付了车钱,俩人下了马车往街区里走去。这片区域,楼阁林立,写着招牌的幡布在风中飘动。各式各样的店铺名称,让陈潇看得眼花缭乱。有丹药店、成衣店、符纹店、符玉店、兵器铺、乐器铺、草药店等等,种类繁多,几乎很少有重样的。

    陈潇被这么多的店铺弄得有些发蒙,他悄声问杜荣:“难道没有一家东西特别齐全,一进去所有的东西都能够置办齐了店吗?”

    杜荣也悄声回答:“没有这样的店。不过,倒是有一个地方的东西比较全面,那就是典当行。它可不单单只经营典当,却也兼着售卖二手用品和拍卖的营生。”

    陈潇听了眼睛一亮:“荣叔之前说,这里有专门经营二手旧物的杂货店?”

    杜荣迟疑了一下说:“在岱国,大一些的城市都有这样的地方。寒山城这般规模,应该也是有的。”

    陈潇想了一下,摇头说:“之后有空闲再去找,现在首要的是给荣叔置办武器和装备。”

    杜荣这才知道他们来的目的,顿时又惊又喜。喜悦过后,杜荣皱起了眉毛,他说:“东主,没有必要如此。”有了武器和全套的装备,武力就会倍增,他固然高兴。可是如果只是护卫陈潇帮人看看住宅,做做风水局,又不用出城去危险的地带,那些武器和装备就只能闲置。花费钱财去买注定会闲置的东西,那就是浪费。

    陈潇一笑,说:“不,很有必要。这可是重要的包装,彰显身份就靠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