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只要包装好,就算是没有灵根天赋,陈潇也有自信让人相信他是一个修士!他当初顶着师父的名头,装出了风水大师的派头,也是这么蒙倒了一群人。当然,让他有底气的是站在他身后的师父,跟自身所学。现在的条件跟那个时候极其相似,就让陈潇很快就有了办法。

    他让杜荣走在前边,自己跟在后边装个学徒。其实不用装,只要把名牒拿出来一看,他就是货真价实的临时弟子。也没有人会整天把测试灵根的法器带在身上,专门查看看陌生人的天赋。

    杜荣也是乡下人进城,原本走在这只有修行者的大街上心里还有些发怯。可是陈潇往他身后一站,顿时责任感战胜了心怯。他抬头挺胸,气质冷然,目不斜视。到底是生死挣扎历练出来的修士,让人打眼一看就知道有真材实料。身上那种磨砺出来,刀锋利刃般的气息,这里的人熟得不能再熟。走入到修行者当中,很快就显不出不同来了。

    不一会儿,杜荣就放松了紧绷的肩膀。这里虽然修行者众多,却因为寒山城内管理得更加严格,很少人会因为争执大打出手。只要没人动手打斗,带着雇主行走在其中,还是比较安全的。

    俩人来到一家名叫泰祥的典当行。这家典当行在街道的中心位置,地理位置相当优越。门面也做的极大,三扇门开着同时迎客。

    典当行当中人挺多,有来典当的,也有来赎回的。更多的则在一些伙计的陪同下,选购着死当的物件。

    杜荣说这里东西全面,真没有说错。寒山城内修行者众多,知世堂的任务发布也相当的频繁。淘换下来不用的东西,丢了可惜。当成旧货卖又卖不上价钱,还懒得摆摊。干脆就拿来这里死当,回笼一些灵币。来往寒山城的过路仙师,也经常会往这里丢一些用不着的东西换些钱财。这就让典当行的货源相当充足。

    泰祥典当行也是有趣,有这些货源,却并不另外开一家专门的杂货店。就在典当行的大厅当中摆了几个高高大大的货架子,上边挂着、摆着、堆着许多旧物。其中有些虽然很陈旧,却还能使用。因为让一些并不富裕的修行者有种淘到宝的乐趣,所以来光顾的人很多。直接造成了典当行里热闹非凡的景象。

    杜荣不着痕迹的护着陈潇走到货架的跟前,陈潇放眼望去,杂货架子上有不少东西泛着隐晦的波动。他上前动手挑拣,却都是一些用处不大的零碎,还比不上他最初买的那块玉珏。

    看来是没办法在这里捡漏了,陈潇掩下失望。想来也是,这里的掌事要是连分辨物品价值的能力都没有,也干脆别干什么典当行了。

    摆正了心态,陈潇走到一边装备区域,认真的选看。他一边看,一边对杜荣说:“荣叔,您可千万别嫌弃这些是用过的。只有这些经历过风霜的装备,才是禁得住考验,实用的东西。”

    杜荣语气当中透着些激动:“东主,不必说了。在下懂得。”这些装备,以往在岱国见都没有见过。寻常哪里会有筑基期的修行者换下来的装备出现在市面上,往往都是直接送给亲友。

    旧装备架子上,有成套的,也有散件。陈潇让杜荣选了一些他用的上的装备出来,然后他再从中挑选。杜荣虽然不解,却还是听从了陈潇的话。杜荣选了两件不一样的胸甲,又挑选了散件。这两件材质不一样,装备上的符纹也不同,一个是增加速度,一个是增加力量。散件则有加强防护的、有增加爆发力的。

    杜荣低声的对陈潇解释道:“这件侧重速度,这件侧重力量。”陈潇虚心求教:“哪一种对荣叔来说更有用?”

    杜荣想了一下说:“差不多。在下是风土双灵根,风属性灵根功法可以使修士身体轻盈,速度快。土属性灵根功法则是让修士肌肉更加的厚实,力量大。”炼体期增强的都是身体特质,只有筑基期以上才能学得会法术。

    陈潇凝神,用观察气场的方法看了看两件装备。力量的这一件气场更加的清晰完整,于是他就建议杜荣选择力量这一件,散件里则挑选了加强防护的护腕。

    付账的时候,陈潇终于发现到了他能看到气场的特长,在典当行里能起到的作用。因为都是八成新,速度护甲跟力量护甲的价钱是一样的一百五十灵币。不过在符纹受损程度上,力量护甲要比速度套装轻多了。所以说,一样的价钱,他却能从中选出性价比最好的。对此发现,他只有一个想法,以后买此类东西,再也不用担心会吃亏。

    选择力量这一件,除了符纹受损比较轻微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这是外甲。由于材质是轻皮,虽然处理得足够柔软,贴身穿却依然会感觉到不舒服。只能穿在衣服的外边,所以也叫做外甲。而另外一件则是内甲,则是用一种厚实的布料制作成的,虽然上边银色的符纹很有卖相,穿在里边却一点的都不起眼。

    陈潇当场让杜荣把外甲跟护腕穿上。杜荣原本就很有男子气概,穿上了装备之后,肃杀的气息更加的浓厚。陈潇对此效果非常的满意,这下外形、气质、装备俱全了。

    然后他绕着杜荣看了看,总觉得还缺少一点什么。又瞅了瞅典当行里其他的修行者,才恍然发现杜荣身上缺少一把武器。

    典当行当中的装备还算是便宜,符纹武器则贵得陈潇直接懒得去细问。俩人直接离开典当行,去兵器铺花了三个灵币买了一把价格最为亲民的精钢刀。这种精钢刀是岱国修士们的标配。最初杜荣出来做护卫,打算挣得钱财之后购买的武器,就是这样的一把刀。

    杜荣把精钢刀挂在腰上,嘴里还感慨了一句:“这样一般精钢刀在岱国要五个灵币,不想寒山城竟然这样低价。”制造工艺虽然一样,寒山城内却有更多的人为修仙者们服务,价格自然就要低廉。

    护甲一百五十灵币,护腕五十灵币,一把精钢刀三灵币。只半天,灵币就流水一样花了出去,换成了穿在杜荣身上和挂在腰间的东西。这让杜荣感觉胃里揣进了一个秤砣,沉得直往下惴。

    “东主,接下来怎么做?”杜荣迫不及待的想要为陈潇做些什么,好对得起这一身武装。

    “不要着急,接下来才是一场硬仗。”陈潇弯起了唇角,笑了一笑。

    转天,雪后初晴,气温却更加的冷。陈潇出了房门,被寒气侵袭,打了一个寒颤。杜荣跟在他身后,皱着眉心说:“东主,还是穿得厚实一些吧。”

    此时陈潇穿着一身新作的织云锦春装,青白色的长衣衬得原本就生得极好的浓眉杏眼,挺鼻弓唇,更加蓬勃鲜活。只是让杜荣很不解的是,明明雇主就很畏寒,偏偏要在这化雪的时候穿春装出门。

    陈潇颤颤的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气,从内到外都冷透了。他克制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冲动,努力使身体适应着。他颤声说:“你见过哪个修士这会儿穿得跟个棉花套子一样。不都是个个一件单薄的外衣吗?我这里边还有一层夹衣,放心吧没事!”

    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杜荣无奈地说:“也没有必要为了伪装成修士的身份,就硬挺着挨冻吧?”

    陈潇语气坚定的说:“一处错,就会招致处处错。这么明显的破绽不能有。”

    杜荣看得实在忧心,陈潇就算再怎么健康年轻,那跟修士的身体素质也是没有办法比的。想了一下,杜荣说:“东主,我明白你是想要扮作世家出身。在穿着上更用心没错,可是世家的修士子弟出门也不一定只穿一件单衣。在室外的时候,也有人会穿一件名贵的披风。不是为了冷不冷,而是应景装扮。我看你那件水貂皮的就不错,很符合身份。”

    陈潇都快要冻傻了,而且他发现了一个糟糕的地方,鼻子下边竟然隐约的冻出了鼻水。这也太有损形象了!世家的子弟怎么能这样没有体面?并且,他也担心如果自己继续坚持这么出门,到了地方可能会表现得达不到预期效果。不仅风度没有保持住,恐怕还要呈现出病容。动了动有些发僵迟缓的脑子,陈潇觉得杜荣的建议可行:“那好,就穿那件水貂皮的。”

    在寒风当中冻了一会儿,可能是真的适应了一些这样的温度,只加了一件水貂皮的披风,陈潇顿时觉得温暖了许多。

    拉紧了披风,陈潇说:“这样是好多了。我先在室外披着,等到了室内脱掉,应该能坚持得住。”

    杜荣并不知道陈潇接下来的计划,可是只看他为了准备,如此煞费苦心,就能推测出有多么重要。他提起精气神,努力以更加饱满的精神仪态来配合,好保证自己在关键时刻不要拖后腿。

    就这样,陈潇以一个带着看起来很厉害的修行者护卫,穿着富贵,疑似世家子弟的身份出现在了寒山城的一户人家门前。

    杜荣面无表情的拍开大门,递给门房小厮一封信:“请转交给贵宅主人,就说有客人上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