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户人家只是寒山城一家经营布坊的大老板,小厮也只是一个寻常人。见了气势逼人,又身穿一件经历过杀场胸甲的修行者,顿时腰就不由自主的往下弯。双手接过信封,小厮态度卑微的哈着腰低着脑袋对杜荣说:“是是是,小人这就去禀告我家主人,请贵客稍等……”

    他说到这里,眼角余光瞥见街道上的积雪,就用一只手轻抽了一个嘴巴。然后腰弯得更低,“请两位贵客进来稍等,请进来。”

    于是就这样,什么都没说,陈潇跟杜荣两个就进了大门。

    小厮不敢耽搁,一路小跑冲进了正院。他这样冒冒失失的跑进来,管家看到了就是一顿训斥:“不像话!乱跑什么,不成样子的东西!”

    要是往常小厮早就吓得连连道歉了,这会却理都没有理,直接把信封举到管家跟前:“管家!您快看看吧!外边来了一个仙师,带着一位尊贵的公子,说是上门拜访老爷!”

    管家听了目光一凝,也顾不得跟小厮生气,就夺过了信封查看。他当然是没胆子拆开的,可是只管是看看信封的纸,就知道是只有富贵人才用的起的。原本他这时是应该代替主人先去迎接,可是想起小厮说对方是一位仙师。只管家出面,可能会让对方不满。

    就立刻对小厮说:“你先上前边支应着,不可怠慢二位客人。我先去把信给老爷看过,再去亲自迎接。”

    小厮点了点头,赶忙说:“小的明白。只外边化雪,地上都是黑水。不敢叫客人站在门外,请他们进了门廊。”

    管家不仅没有怪罪,反而赞赏了他一句:“难得你机灵一会,好好招呼客人,回头赏你!”

    管家说完这句,便和小厮两头分路,快步的走进了后院。这会儿正是上午刚吃过早饭后的一段时间,王大老板正坐在茶亭一边赏雪,一边烹煮香茗,惬意的享受着。

    管家疾步走到他附近,声音不高,却急促而清晰的说:“老爷,门口来了一位仙师带着一个富家公子,说是上门拜访。”

    王大老爷微微一惊,扭过身问他:“什么?有拜帖吗?”他吃惊实在正常,他也不是没有认识的修行者,也日常跟对方打过交道。可是,亲自上门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这寒山城当中虽然路上行着,道上走着,经常就能够看到那些修行者。可是两者的生活并无交集时,一般人也不敢上前贸然攀谈。这就好比旧时社会,京城里边老百姓经常能偶遇王公贵族,哪个也没有胆子上前招惹。双方阶层之间存在着天然的隔阂。

    王大老板别看家业不小,在业内也算是一号人物。可是在整个寒山城,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上边有整整一座大山压着,他们这样的都得老老实实地在低下蜷着、所着。所以说,这会从大山上下来这么一个人到他家里,别提多让他震惊了。

    管家把信封呈到他面前:“拜帖没有,倒是有一封信。”

    王大老板不由肃穆的结果信封,拆开后取出信纸,展开一股冷香淡淡的弥漫在鼻间。只见信纸上抬头写着:兄台大鉴,下边内容则是“自上次一别,经年未见……”。王大老板看称谓没觉出什么,看下边的内容还以为是自己的哪一位熟人。很亲近的叙述了对他的思念,回忆了他们之前在某处的见面。

    看到这里王大老板觉出不对了,这上边说的压根不是自己的经历。他纳闷的又翻了一下信封,才注意到信封上并没有署他的名字。才隐隐有种感觉,这封信找的人不是自己。可是信都已经拆开了,他干脆就看完。

    前边说的基本都是废话,后边进入正题把王大老板给镇住了。这上边说,写信的人结识了一位会施展住宅术的贵人,经过他的调理,门下经营一家店铺日进斗金。然后这位贵人又为许多富商做风水局,效果斐然。他经过一番努力,跟这位贵人攀上了交情。如今这位贵人外出游历,如果去了收信人的那里,就请贵人带了这封信给他。写信人说,他全然为收信的人打算,碰到这样的机会,千万别错过。请对方也为他施展这住宅术,好留福泽给后代。

    后边大部分的人都是在为这位贵人歌功颂德。通篇潜台词都溢于纸面了,意思就是说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这富贵给你送过去了,千万别犹豫,赶紧去抱大腿!

    王老板望着信纸最后的落款,印着一枚印签。这印签是富商们通常在写需要公证的文件才会用的。堪比名牒,最是做不得假,也是最能证明身份的印信。

    看完了这封信,王老板赶忙站起身,带着管家向着大门匆匆赶了过去。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才不会管对方是不是不小心找错人家。有这样的机会在眼前,他除非是个棒槌,才会承认对方是走错了门!

    这封信,其实是庞和牧在陈潇离开之前写的。他给陈潇这信的目的,就是想要拉生意给他。让他顺利在都城做成第一单,顺利打开局面。陈潇在得知对方要给他这样的信件时,故意让庞和牧没有写具体的名款。如果他最后来不了寒山城,只能继续在都城发展的时候,这封信就会被陈潇带去交给真正的收信人。

    他让庞和牧不要写清楚收信人署名,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会派上其他的用场。信件写不清楚收信人并不是很要紧,最为重要的其实是最后庞和牧的印信。那相当于是富商之间的名片,是有力的凭证。看到了这样的印签,收信的人就不会再有疑问。

    现在也是这样,王老板虽然并不认识庞和牧。可是看到这个印签,就已经相信了一半。再等看到一身冷厉气息站在一旁充当护卫的杜荣,和穿着只有权贵人家才穿得起的织云锦的陈潇,顿时就全然相信了。富商的印签可能会有问题,可是一位仙师和一个世家子弟,是不可能专门为了蒙他上门的,对方没那么无聊。

    这个世界的人全然没有想过,有可能会有人打着修行者的名头出来招摇。陈潇这样的行动才能够轻易的敲开王老板的家门。

    陈潇预想了王老板的两种反应,一种就是现在这样,王老板绝口不提他是找错了人;一种是直言他走错门认错了人。如果是后一种,虽然会花费一些口舌,陈潇也能达到他的目的。就不如现在这样简单轻松。

    陈潇被请到了正厅客座,王老板态度非常客气的请杜荣落座。杜荣严肃的拒绝了,他背着手站在陈潇的身后,一派坚守职务,谨守本分的姿态。王老板让杜荣的作态给弄得更加的谨小慎微,他端着热茶,请陈潇用。

    陈潇单手接过,揭开茶盖嗅闻了一下,品了品香味。矜持而缓慢的点了下头,才说:“好茶。”

    王老板笑着说:“陈公子喜欢就好。”陈潇一听他的称呼,就把手上的茶盏放下了。茶杯落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一声碰撞声。那动静虽然不大,却好似一个巨石落到地上般把王大老板给吓了一跳。他看着陈潇的脸,不知道怎么让这位世家子弟不愉快了。脊背紧绷,王老板还以为陈潇要发怒,却没想到对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要称公子,称呼在下为陈师傅即可。”

    师傅?王老板脸上闪过一个怪异的神情,内心倒是若有所悟。这是代指从事某一个行当当中较强专业能力的人的称呼。这位世家子弟让他这么称呼,顿时让王老板浮想联翩。

    王老板知道,具有灵根却不强的人怎么修炼也没有办法突破到筑基期,一生只能做个修士。这样的人不光是寻常人家会有,在权贵世家当中也存在。对于这样的子弟,虽然不到放弃的地步,可是家族也是不怎么看重的。可以说,成人之后,他们甚至在家族当中可有可无,是个挺尴尬的存在。慈悲点的世家,能保证他们一生衣食无忧,养到老死。残酷一些的则会让这些人**,外出自己谋生创业。

    陈潇就被王老板当成了一个在家族中不受重视,倔强的想要不依靠家世,自己出来闯荡的世家子弟。

    于是,王老板从善如流的改了口:“陈师傅,谢谢您带故友的这封信给敝人。如果不嫌弃,请在敝人家中盘桓数日,让敝人好好款待一番。”

    陈潇眉头轻皱,声音清冷地说:“不必。既然你知道在下的来意,那就尽快开始。在下还有其他事情,没有那么多闲暇。”

    虽然被不客气的拒绝了,王老板却没有生气,世家出来的修士都有这样的高傲。懒得敷衍,有话都是直说。能利落办完的事情,绝不愿意拖延到第二天。

    更让王老板觉得惊喜的是,陈潇十分卖写信的人的面子,竟然也不用进一步对照,就要施展那住宅术。这让王老板觉得占了大便宜一样,他不敢耽搁片刻的起身,邀请陈潇看他的宅子。

    王老板的住宅在寒山城的山下部位,占地颇广。因为不需要跟周围邻居分割地皮,所以宅子建得很规整,是个四四方方的园子。这样的宅子一般不需要大动,陈潇能省不少的事。轻松的表情维持到进入了后院,一看到铺满地面的碎石,他就直接皱起了眉。